刚刚更新: 〔神卦宠妃〕〔我靠充钱当武帝〕〔八零甜妻萌宝宝〕〔重生五零巧媳妇〕〔老子才是富二代〕〔头狼〕〔奇迹的召唤师〕〔永恒圣王〕〔今天也没变成玩偶〕〔逆天神医魔妃〕〔拜师九叔〕〔明廷〕〔我的小人国〕〔天命道尊〕〔武道霸主〕〔我抢了灭霸的无限〕〔尚书大人易折腰〕〔韩娱之崛起〕〔抢救大明朝〕〔明帝国的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123:她的未来由我接手(1更)
    “最近听到些传闻。”权相濡收回落在宁归晚身上的目光,投向楼下的车流,似不经意地提起,“你跟二叔走得很近……”

    宁归晚眸光微顿,转头看向他,唇畔的笑,透着几分慵懒和不在意:“嗯,所以呢?”

    “……”权相濡转身,视线凝聚在宁归晚身上,她这是承认了?

    他眼里爬上痛苦的神色。

    那晚在医院急诊门口的一双俪影缓缓浮现脑海,亲密相拥,耳鬓厮磨的姿态。

    “你不该和他走得太近,他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他……”

    权相濡急急地想要找出那个男人的种种缺点,而事实,那个男人确实不是什么善类,自从他当上瑞银集团的掌权人,便大刀阔斧地扩展商业版图,多少企业家成了他手下的牺牲者。

    几个月前的三棱重工被收购,苏家一夕败落,苏老爷子受了打击,至今还住在医院里疗养。

    而权御这个罪魁祸首,毫无愧疚感地享受着外界的掌声和奉承。

    “他怎么样?”宁归晚笑着问,眼睛里却没有一点好奇。

    看出她的敷衍懒散,权相濡皱紧眉头,“他不是好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小晚,我不是要管你,我只是不想你将来受到伤害。”

    他不是好人……

    这话权御自己也对宁归晚说过,在她说自己不是好女人,劝诫权御当心名声受累的时候。

    “那正好啊。”她想着那日权御回答她的话,嘴上也说了出来:“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呢。”

    女孩的语气极其平淡,带着一种自我厌弃的情绪。

    权相濡心口猛地一痛,“小晚……”

    他的女孩,他曾经捧在手心里护着,舍不得让她受一点委屈的女孩,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多谢你的关心。”

    宁归晚取下身上的大衣,唇边的笑娇丽嫣然,一直漾到了眉梢眼底,“不过我好像不太需要,抱歉了。”

    转身时,她愣了一下。

    权御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身后,目光深远莫测。

    权相濡接过宁归晚递来的大衣,见她要走,下意识伸手握住她的手腕,“你知道我不是真正的权家人,可为什么却有瑞银集团的股份?”

    说完,也注意到了权御的存在,神情一怔。

    “二叔……”

    权御的视线落在他攥着宁归晚手腕的手上。

    明明这个男人没说话,他却像得到了指令,猛地松开了手。

    权御淡淡转开视线,右手拿起左臂弯挂着的深灰色大衣,抖了抖,展开,披在宁归晚肩上。

    “这么冷出来吹风,诚心叫我心疼?”男人微微低着头,压低的嗓音有点哑,温柔缱绻。

    权相濡很清楚权御这个举动代表着什么。

    他……不是要阻止宁归晚开始另一段感情,可是那个人不能是权御,权御这样的男人,经历太复杂,心思难以捉摸,跟这种男人在一起,任何女人都会很累。

    而且权御这样的男人,也不可能全心全意去对待一个女人。

    “二叔……”

    “你先进去,别着凉。”权御只垂眸看着宁归晚,帮她拢紧大衣,唇角带着柔情。

    男人的呼吸洒下来,宁归晚嗅到了淡淡的酒香。

    裹着男性的体味。

    宁归晚长睫微垂,视线落在男人脖底那条红色领带上,跟宁归晚的红裙相得益彰,像是刻意,又似巧合。

    她轻轻‘嗯’了一声,转身。

    权御看着她的倩影消失在宴厅门口,才回头。

    “背后说是非,大哥和大嫂看来是太忙了,忘了教导你。”权御的黑西装敞开,露出里面的白衬衫,他两手插着兜,看向权相濡的眼神,隐约透着寒凉,哪有半分先前的柔情蜜意。

    “是二叔忘了自己的身份。”权相濡握紧拳头。

    在强者面前,人都会不自觉生出敬畏,权相濡比权御小七岁,七年后他或许能有资格与现在的权御一较高下,但是现在,他在权御面前,不管是阅历气场,还是心性,都弱很多。

    “我什么身份?”权御安之若素,淡淡反问。

    “小晚一直很尊敬你,把你当长辈,可你对小晚,是不是太不尊重了?若是奶奶知道你这么对小晚,她老人家会怎么看小晚?你想过吗?你是男人,最多被人说风流,小晚要承受的却会更多更重……”

    权相濡说得激动,脖子里的筋都暴了起来。

    权御却仍是泰然镇定的样子,“到那时候,我会和她一起面对,绝不会在她受人指责时弃她于不顾,甚至跟着外人一起责骂她。”

    权相濡听了,满身的戾气忽然散去,整个人都变得怔忪。

    宁归晚被媒体曝光在会所酒店私会陌生男子之后,她来找过他。

    女孩本身就备受关注,消息一出来,顿时就炸了。

    狗仔很会拍照,宁归晚眼里的惊慌和无助被尽数捕捉,好似真的做了不要脸的事被抓了包,脖子里暧昧的痕迹被圈出来放大,惹人遐想。

    那天,宁归晚一脸苍白和泪痕,想解释,可他听不进去,他愤怒,暴躁,甚至口出伤人:“宁归晚,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才多大?要不要脸?”

    那天,宁归晚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看了他许久,眼泪流了一遍又一遍。

    “我曾给过机会给你,因为她喜欢你,但你的作为实在令人失望,她的未来由我接手,没你说话的份。”

    权御说完,冷冷地睨了权相濡一眼,转身离去。

    权相濡拳头捏得脆响,当年,他是后悔的,后悔没能坚定地站在心爱的女孩身边,没能在她承受狂风暴雨的时候保护她。

    可当他意识到后悔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

    宁归晚想提前离开,喝了点酒,不能开车,谭溪便叫宋长峰送她。

    “我特意没让他喝酒,等结束他就是我们所有人的专用司机。”

    听了这话,宋长峰笑笑,很纵容的样子。

    宁归晚和他一块乘电梯下楼,电梯在九楼停了一下,上来一个熟人。

    张紫妍。

    她和天池集团旗下百货商场的合作已经敲定,年后签合同,也见过宋长峰,笑着和电梯里两人打了招呼。

    宁归晚有些冷淡。

    “你们是参加瑞银集团年会的吧?真巧,我参与拍摄的新剧也在这家酒店办杀青宴……”张紫妍和宋长峰寒暄了两句,也识趣地安静下来。

    到了酒店外面,宁归晚站在门廊下等宋长峰去取车,张紫妍似乎也等人来接,站在宁归晚不远的地方。

    “小晚。”她呵气成雾地看向宁归晚,眼里有与好友重逢的喜悦,“这次能和天池集团合作,还要谢谢你。”

    宁归晚脸上没有表情,“那是你自身有商业价值,跟我无关。”

    她的回应,让张紫妍嘴边的笑深了许多,“不管怎么说,能和你合作,我很开心。”

    说着,她眼里蓄上水雾,楚楚可怜,好似四年前腼腆怯懦的少女又回来了,声音也是绵软好欺负的音色,“小晚,我真的很开心。”

    这时,宋长峰开车过来。

    宁归晚没说什么,直接上车。

    张紫妍挥手,泪眼朦胧地笑着:“下次见。”

    宋长峰降下车窗,见张紫妍还在等车,怎么说也是自己公司的合作艺人,脑袋探出车窗说了句:“你去哪儿?顺路送你?”

    张紫妍却看向宁归晚,像是在询问。

    宁归晚没看她,眉眼淡漠。

    张紫妍又看向宋长峰,“会不会耽误你们时间?”

    “我先送宁总,再送你,你要是赶时间,就随意,不赶时间的话,也别等了,天这么冷。”

    宋长峰单纯的出于好意。

    张紫妍灿然一笑,没再多说,拉开车门上车。

    知道宁归晚还不能接受她,识趣地坐进了副驾驶。

    一路上,宁归晚闭目养神,张紫妍和宋长峰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聊的也都是合作上的事。

    到了权家大宅门口,黑色轿车缓缓停下。

    “晚上开车别太快。”宁归晚淡笑着说了一句,便下了车。

    宋长峰重新启动车子,开出一段距离,见张紫妍还在看宁归晚的方向,笑着开口:“宁总看着冷冰冰的,其实内心很柔软,你跟她是高中同学,应该了解吧?”

    张紫妍一笑,身上有股性感的气质缓缓渗透出来,和方才在宁归晚面前截然不同。

    尤其是她的嘴唇,是那种男人看一眼就会生出邪念的饱满丰盈。

    “再了解,分开四年,也生疏了。”她笑笑,手指拨了下垂在肩上的卷发,“听说你跟谭总监和小晚在英国就认识,你们的关系很好吧?

    宋长峰开着车,闻言点点头,“她就像我们的小妹妹。”

    把张紫妍送到一处高档住宅楼下,张紫妍下车后绕过车头。

    车前灯开着,明亮的光线下,女人性感的身姿一览无遗,腰肢细又柔软,宋长峰本来心无旁骛,看到那勾魂摄魄的身形,也怔了一下。

    车窗被敲响。

    宋长峰讷讷地降下车窗,窗外,张紫妍弯着腰,锁骨下风景旖旎,递进来一张名片,指甲红艳:“今晚谢谢宋总,这是我的私人电话,有时间一块吃饭吧。”

    声音似乎也有所不同,落在宋长峰耳膜上,脊柱发酥。

    那张名片,最后进了宋长峰钱包的夹层里。

    ------题外话------

    有二更,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我的绝色总裁未婚〕〔五代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