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眼定情:冷少甜〕〔霍夫人是个小哭包〕〔江鱼郑萱〕〔纵横五千年〕〔庭审之上〕〔贺先生的钟情宠溺〕〔木叶的白眼公主〕〔我的LOL宇宙传说〕〔无双神医〕〔九龙拉棺〕〔农家傻女〕〔巅峰仙道〕〔盛世荣宠之商女为〕〔宫少你老婆又上头〕〔皇后是朕的黑月光〕〔娘娘是朵黑心莲〕〔医妃遮天:嫡女不〕〔七等分的未来〕〔全网都是我和影帝〕〔本宫玩转高科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137:你怎么知道?他告诉你的?
    张紫妍听了黎漾的话,转过头去看宁归晚,对上宁归晚略显冷淡的眼神,似愣了一瞬,然后苦笑起来,“我有什么好看的,别浪费精力,你们回去吧。w..org”

    她一副生无可恋的凄惨样子,黎漾直拿眼朝宁归晚使眼色,示意宁归晚点什么。

    宁归晚见她眨眼眨得实在辛苦,终于开了口,“你去给她买些吃的吧。

    黎漾顿了一顿,反应过来,捏着手包欢天喜地地去了。

    病房转瞬只剩宁归晚和张紫妍,张紫妍朝宁归晚扯出一抹勉强的笑,似乎是被她这一句贴心的话感动到了,“谢谢你。”

    “不过我一点不饿,吃与不吃,也没什么区别。”

    宁归晚坐在距离她两丈的位置,看着她眼神,带着厉色:“黎漾单纯,真心关心你,你不该利用她。”

    张紫妍听了,沉默下来,过了会儿,她:“以前我受伤,你都会很心疼我。”

    宁归晚不接她的话,“及时发现你,又送你来医院的人,是宋长峰。”

    张紫妍脸上萦绕的死气和悲伤忽然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诡异的兴味,“你怎么知道?他告诉你的?”

    完,自己又摇头,“不会,他不会主动跟人提,他恨不得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我跟他私下往来过。”

    虽然有所猜测,但张紫妍就这么认了,宁归晚还是暗自吃惊,隐隐生出些愤怒,“他就要结婚了,为什么去招惹他?”

    “如果我跟他两情相悦,你肯定也不信。”着,张紫妍幽幽叹了口气,“只怪我最难看的一面已经被你看见了,你若没看见我跟韩泰那个老男人在一起的样子,也许还会信。”

    “你不会告诉谭总监那个可怜的女人吧?”

    “想你也不会告诉她,你还需要她和宋长峰给你做事,那两人若是因为我闹掰了,以后肯定不能在同一家公司共事,对你来损失可就大了,而且……谭总监知道我跟你是老同学,以前关系十分要好,会不会因此怨恨你,也是不准。”

    “哦,差点忘了,那两人现在应该已经闹得很不愉快了,男人都一个样,嘴上爱你,背地里却吃着碗里瞧着锅里。”

    宁归晚之所以这么猜测,还是因为宋长峰上次提醒她的那句话:心点你那个当明星的朋友。

    当时她只以为宋长峰是觉得张紫妍圈内绯闻太多,让她注意点保持距离。

    但这次宋长峰抛下招标会离开,又恰好卡在张紫妍割腕的时间点,实在由不得宁归晚不多想。w..org

    刚才她那句只是试探,并不十分确定。

    张紫妍却连遮掩都不遮掩一下,直接就认了,图什么?

    张紫妍似乎还没过瘾,嘴角的笑越来越大,却并不见一点高兴,“甚至还会在背地里捅你一刀,然后再把你推进地狱,你最有经验了,对吧?”

    宁归晚:“你好像也很有经验。”

    张紫妍脸色一变,像被毒蛇咬了,脸上泛起青气。

    宁归晚站起身,不想再待下去,“宋长峰和谭溪是我的朋友,请你管好自己,我不想看到他们任何一个人因你而受到伤害,否则,别怪我不恋旧情。”

    完,不再看张紫妍,她直接走了出去。

    到了楼下,遇到卖了盒饭匆匆回来的黎漾,黎漾见她要走,奇道:“这么快就走了?紫妍呢?怎么样了?”

    “我有点事,你在这陪她吧。”宁归晚缓笑道:“晚上早点回去。”

    两人来时一辆车,宁归晚把车留给了黎漾,出了医院,她想打辆车,不过这个点正是出租车生意好的时候,等了许久,也不见一辆空车。

    忽然一辆银白色suv缓缓在她面前停了。

    车窗降下,露出一张俊秀的脸孔,权相濡的英俊和权御截然不同,前者是过分的漂亮,后者却是沉默而强大的俊美。

    “等车吗?”权相濡隔着车窗望着宁归晚,“我送你。”

    宁归晚正要话,他又道:“没别的意思,只当普通朋友帮个忙。”

    他们两个知道只是普通朋友帮个忙,不代表别人也这样认为,尤其是宁轻菡,宁归晚想到她愤怒又纠缠的样子,觉得还是和权相濡保持距离比较好,她不怕麻烦,不代表她喜欢麻烦。

    来也巧,权相濡这车刚停下,后面就来了一辆亮着‘空车’的出租,宁归晚绕过面前这辆,抬手招停那辆出租,头也不回地坐了进去,很快,浅绿色的出租车缓缓驶离。

    权相濡久久地望着那辆出租,一直到它再也看不见。

    宁归晚没去别的地方,而是去了当初她给宋长峰和谭溪准备的房子所在的区,没有上去敲门,坐在区的喷泉旁给宋长峰打了电话。

    没多久,宋长峰穿着便装过来,在她旁边坐下。

    谁也没开口,过了会儿,宁归晚开口:“你不问我从哪儿来?”

    宋长峰听了,像是在配合她,微微笑着问她:“你从哪儿来?”

    宁归晚神色凝重起来,显然宋长峰已经知道她此来的目的,便也不拐弯抹角了:“你那天是接到张紫妍的电话,知道她出了事,才离开会场,我不问你跟她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只想问你,溪姐怎么办?”

    又沉默了会儿,宋长峰道:“看她。”

    宁归晚明白了,看谭溪是否能继续接受他。

    “你打算跟她坦白,还是等她发现?”

    宋长峰没回答这个问题,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是什么。

    宁归晚终究是外人,再多就不好了,不管谭溪怎么知道这件事,都不应该从她嘴里出去,他们都是成年人,应该自己处理。

    但是宋长峰还没想好应该坦白还是继续隐瞒,张紫妍自杀的事被捅上了媒体,她一向是娱乐的焦点,各大媒体记者各种深挖报道,居然张紫妍现居别墅的监控曝光了出来,内容正是张紫妍割腕那个下午,宋长峰将她从房间里抱出来的一段。

    角度问题,宋长峰没露脸,倒是张紫妍苍白的脸都在镜头底下,大众对她的绯闻很是喜闻乐见,那个没露脸的无名男子立马被打上‘秘密男友’的标签。

    不认识他的人,可能看不出来那是宋长峰。

    但是认识他的人,一眼便能识别。

    谭溪拿着报纸,脸色白得没有一点人样。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