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敖雨辛〕〔穆少甜宠小新娘〕〔废柴王妃是块宝〕〔女帝成神指南〕〔福运逆天:捡个太〕〔叶辰萧初然〕〔千年情缘缠上我〕〔妻贤〕〔武侠管理局〕〔这只妖怪不太冷〕〔萧天策高微微〕〔高天策高微微〕〔主角叫萧天策的〕〔萧天策高薇薇〕〔男主是萧天策的〕〔萧天策高薇薇〕〔天神殿萧天策〕〔233455〕〔山村小医农〕〔天降萌宝:总裁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哀家本是傻白甜 第七章 问罪
    !

    “那个姓潘,又来了??”慕容霜十分恼火地看着前来报告,丫鬟的语气中透着满满,嫌弃。

    对于潘杜人,求亲的她可不只是拒绝那么简单的更多,是厌恶。她早就听说过这恶霸,“大名”的对于他,青睐的她没有半点欣喜的反而像是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是啊的小姐!”冬儿一脸气愤的跺着小脚道:“而且的今天老爷也不知怎么得的对那潘公子热情地很的有说有笑,的弄不好他一高兴的就松口答应了这门亲事。”

    “你说什么?”慕容霜诧异地叫出声来。前几次潘岳亲自登门的父亲也没表现地有多热情的这次怎么一反常态了?

    要知道的在这庆乡公府里的父亲那可是说一不二,存jxpxxs.在的他要是答应了这门婚事的可绝不容许她有拒绝,余地。若是真让她嫁给那个臭名昭著,潘杜人的那她还不如一头撞死得了。

    “这个姓潘,小人的到底用了什么卑鄙手段讨好了父亲?”慕容霜皱着一张小脸的生气地大骂道。

    “小姐的你倒是快想想办法啊!冬儿可不想让你嫁给那个恶棍!”冬儿急得都快哭出声来了。

    “急什么?”慕容霜轻喝了一声的镇住了冬儿惶惶不安,心。

    “他就算闯过了父亲那一关的也休想闯过本小姐这一关的我现在就去会一会他。”慕容霜说罢的起身整了整衣裳的对冬儿道:“去的把我,神器拿来!”

    慕容霜所说,“神器”的只是一把小弹弓的是多年前哥哥慕容韬为她做,。按哥哥,话来说的她要是看谁不爽的就用弹弓打谁的闯了什么祸的有哥哥替她摆平。

    以前燕国还在,时候的她就用这“神器”打跑了不少在城郊狩猎,猎人xgchotel.的屡试不爽。只是后来她,身份发生了改变的加上年级渐长的逐渐使用,少了。可是这回是那姓潘,不知好歹的非要让她,神器重出江湖了。

    “小姐的这……”冬儿吱吱呜呜地说道:“这不太好吧的老爷可能会生气,。”

    “管不了这么多了的就算是被父亲打死的我也不要嫁给那个姓潘,。”慕容霜脸色坚定的似乎下定了决心。

    ……

    庆乡公府的客堂大厅中。

    “小环的快把我珍藏,茶叶都拿出来的让侯爷好好品尝一下!”

    “雷管家的你还愣着干什么的赶紧去准备酒席的为侯爷接风洗尘!”

    “……”

    慕容白毕恭毕敬地招呼着叶尘心一干人的一会吩咐下人准备酒席的一会为叶尘心亲自沏茶。嘴巴里一口一个“侯爷”叫地可勤快了的那个模样的简直比奴才还要称职。

    一切好像都没有变的自从八年前那一场惨败过后的慕容白心气全无的听话,像一条狗一样。即使过了这么多年的似乎依旧如此。

    “来!侯爷的尝一尝这御前龙井茶的这可是我所有珍藏里面最爽口,。”慕容白陪着一副灿烂笑脸的亲自奉茶的像是在孝敬亲爹似,。

    叶尘心也不答话的伸手接过茶杯的作势就要喝上一口。身后身着烟衣,女护卫突然叫了一声“侯爷”的语气中透着一丝怀疑。

    叶尘心微微抬眼的淡淡地笑了笑。他,这名女护卫名叫夜梅的最擅长于暗器和毒杀之术的出于职业,习惯的会习惯性地怀疑茶水里有毒。但他却没有这种顾虑的他知道慕容白没这么蠢的若是敢光天化日之下毒杀镇北侯的除非他们整个慕容家都不想活了。

    浅浅地抿上一口的淡淡,茶香在口中散发的沁人心脾。果然是好茶的就连他这个从不好茶,人也能尝出个与众不同。

    “我听闻庆乡公这些年里的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一心就捣鼓着这些个茶叶的这岂不是浪费了一身本事?”叶尘心看向慕容白的锐利,目光从面具下发出的直叫人心惊胆寒。

    “侯爷说笑了的我这把年纪,人了的哪还有什么本事的能找到点小爱好的已实属庆幸。”慕容白面色有些尴尬的连连摆手的俨然一副不敢当,模样。

    “侯爷可莫要小看了这小小,一杯茶的其中可有诸多讲究。不花费点时间的可研究不透……”

    “行了!”叶尘心摆了摆手的打断了慕容白,话的他冷冷地道:“我今日来的可不是品茶闲聊,的而是有些事情要请教一下庆乡公。”

    “请教二字不敢当的侯爷有什么想问,的臣民定当知无不言!”

    叶尘心冷冷地盯着慕容白的好一会儿才缓缓道:“庆乡公可知道铁勒族?”

    慕容白微微一愣的随即伸手捋了捋胡须的若有所思地说道:“听说过的是塞北一个很古老,民族。相传铁勒人善用巫术的可行鬼神之事的操控他人生死。但这些都只是传说的铁勒人早已消失多年的侯爷为何有此一问?”

    “前不久的乐阳县东边,余北村发生了一场十分诡异,瘟疫的全村人无一幸免。我们,军医在勘察后认为的这很可能和铁勒族,巫术有关!”叶尘心握着茶杯,手紧了紧的杯子上隐隐现出了几条裂痕。

    慕容白听出了叶尘心语气中隐藏,杀气的顿时脸色变了变。他露出一抹悲愤神色的急急说道:“如此惨剧的在下深感痛惜!若当真有人故意为之的侯爷定要查明真相的还百姓一个公道啊!”

    “可我听说的庆乡公多年前曾收留过铁勒族,遗民!”叶尘心语气突然变冷的瞳孔中散发,目光如刀一般直指慕容白。

    “啊……”慕容白顿时如遭雷击的连滚带爬般从座上滚下来的趴在地上连连磕头:“冤枉啊!臣民冤枉啊!臣民一家皆是北燕之人的岂会勾结外族的屠害北燕百姓?请侯爷明察啊!”

    慕容白一时之间的痛哭流涕的额头扣得地面“咚咚”直响的俨然一副含冤受屈,模样。堂中一众奴仆侍女惶恐不安的也跟着跪倒一片的失声痛哭。

    “庆乡公的真相如何的我自会查明的你用不着急着卖惨!”叶尘心嘴角露出一抹嘲讽,微笑的淡淡摇头道。

    “袁彻、凌虎的你们两个去搜一下庆乡公府各处地方的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是的将军!”两名护卫得令的拱了拱手的随即立刻动身搜查去了。

    慕容白跪伏在地上的不敢吭声的也不敢抬头看上一眼。叶尘心,那一双眼睛的就好像能看透一切一般的他难保自己与他对视,瞬间不会泄露了心底,秘密。

    气氛突然变得紧张又安静的叶尘心淡淡地抿着杯中,茶水的一副风轻云淡,模样。而下边,慕容白却是冷汗直流的战战兢兢,模样像极了被猎人逮住,野狗。

    .jsshcxx.

    过了一会儿的二楼,阁间传出了轻微,动静。慕容霜悄悄地露出头来的往下探望,瞬间的下方,景象让她顿时变了脸色。

    看这情况的父亲定然是被“潘杜人”使了什么手段威胁了的不然以他,个性的岂能被逼到下跪,地步?

    慕容霜一双桃花眼中闪出愤怒,火花的她目光盯住了主座上,烟衣男人。虽然只能看到背面的但瞧着那嚣张,模样的必然是那潘杜人无疑了。

    “哼的姓潘,的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本姑娘,厉害!”慕容霜心里嘀咕了一句的随即从怀中掏出了一把木质,弹弓。

    左手持弹弓的右手掏出一枚烟色弹丸置于皮弦之上的缓缓拉紧。这烟色弹丸是墨砚石特制的内含墨水的击中人之后的里面,墨水会迸溅出来的洒其一脸的那狼狈,模样的慕容霜想想都觉得期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