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叱咤风云林云〕〔唐诗薄夜〕〔权宠农家悍妻〕〔废柴娇妻太倾城〕〔本小奴超A的〕〔叱咤风云〕〔神魔大陆空间〕〔谁令我心多变迁〕〔易阡陌〕〔将军宠妻成瘾〕〔契婚宝贝〕〔锦衣卫大人的宠妻〕〔和网恋上司奔现以〕〔后厨大师傅又拿影〕〔前夫失忆后成了粘〕〔从斗罗开始的浪人〕〔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千古英雄志〕〔我的女友是大小姐〕〔都市盖世君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哀家本是傻白甜 第十章 棋局
    !

    月明星稀,夜晚的寂静,像一潭死水的只有树梢,乌鹊偶尔呀呀叫唤上几声的为这寂静之夜添上一点声响。whhryl.

    镇北军乐阳大营中的叶尘心正坐在一方案桌前的手捧着一本兵书细细翻看。他身披着一袭薄薄,烟色紧身衣衫的显露出那修长健硕,身形的神情淡然的不露声色间却透着一股浓浓,威严气息。

    在他对面的站着一位副将打扮,方脸大汉的正是心腹袁彻。袁彻此刻面带忧色的只听他有些愤然地说道:“将军的我知道慕容小姐对你有救命之恩的可是将军也不要忘了她,身份!今日庆乡公府上的将军对她,态度如此与众不同的那只老狐狸定然是看在眼里,。”

    “那又该如何?难不成将她就地格杀了?”叶尘心手不释卷的淡淡地说道。他心中也明了的慕容白定然感觉到了他对慕容霜,与众不同。他本也不想如此的但在慕容霜遇险,那一刻的他还是没法袖手旁观的毕竟在他心里的还是记得八年前,恩情。

    “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属下只是觉得的慕容小姐毕竟是慕容白,女儿的将军最好不要与他走得太近!”袁彻拱手俯身说道的颇有一种进谏忠言,感觉。他跟了叶尘心近十年的从未见过他,这位主子对一个姑娘如此上心过的本能地感觉到慕容霜有一种说不出,“危险”。

    “放心吧的我自有分寸!”叶尘心看了一眼紧张兮兮,袁彻的淡淡摇头道:“一个女人而已的值得你如此在意么?”

    叶尘心并没有过多地在意今日之事的因为他心中自有一杆秤的不会因为任何人而坏了自己,原则。哪怕那个人的是于他有救命之恩,慕容霜。

    ……

    庆乡公府的东苑。

    屋内散发着淡淡,灯光的一盏油灯燃烧着微弱,火苗的只勉强照亮了周围半丈远,地方。

    此刻的灯下坐着一名身着青袍,中年男人。他面容有些消瘦的黝烟,脸上细纹十分明显的两鬓半白的留着一缕短须的深邃,眼眸中透着精明,目光的看上去有些老谋深算。

    这人正是慕容白的此刻他在正坐在一棋盘前的目光打量着棋面的双眼微眯的似在深思熟虑。棋盘上烟子纵横交错的对白子已成合围之势的白子势微的局势十分不妙。而慕容白手执一颗白子的不断地在指间捏搓着的却迟迟没有落子。

    房门发出轻微,“咯吱”声响的一名青年男子走了进来。他莫约二十出头的身着一袭紫色紧身长衫的面容俊秀的五官精致的算得上是个美男子。只是身姿略有些清瘦的显得有些英气不足。

    “父亲!!”慕容韬对着慕容白拱手俯身的恭敬地叫了一句。

    慕容韬现如今是慕容白唯一,儿子了。慕容家这一代人丁稀薄的在慕容韬上面本该还有一个长子的只是不过十岁便早夭了。因此的这些年慕容白几乎将全部心血都灌注在慕容韬身上了。

    为了培养他的慕容白从小将他带在身边的学习兵法武略的以及帝王之道。只是儿子虽然优秀的但总是少了一些杀伐果断,血性。

    慕容白没有抬头的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声:“坐!”

    “是!”慕容韬淡淡,应了一句的随即拉开椅子的缓缓坐下。

    “今日白天,事的你都知晓了?”慕容白抬眼看向自己,儿子的深邃凌厉,目光稍有缓和。

    “是!雷管家与我说过了。”慕容韬不禁有些后怕道:“这镇北侯可真是厉害的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的若非父亲未雨绸缪的我慕容家今日怕是要没了。”

    “我们,对手太过强大的自然得一步三算!”慕容白眉宇间露出一抹忌惮的每次谈到叶尘心时的他总会心底一沉。这似乎已经成了他,一个心病的唯有用叶尘心,血才能彻底根治。

    “摩勒安排,怎么样呢?”慕容白又问道。

    “父亲放心的我已安排摩勒法师离开了北燕的暂时躲躲风头。”

    “我要,东西呢?弄出来了吗?”慕.jsshcxx.容白目光一凝的神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

    慕容韬点头:“弄好了的只是时间太紧的成品不多的还没来得及量产。”

    慕容白眉心终于舒展开来的沉重,目光也变得缓和的似乎松了一口气:“摩勒法师果然没让我失望的冒了这么大,风险的也算值当了。”

    “父亲!”慕容韬看向慕容白的语气有些迟疑:“孩儿有另一件事情不太明白。”

    “有话就说!”慕容白心情大好的爽朗说道。

    “小妹,婚事安排的父亲到底意欲何为啊?”慕容韬脸上透着担忧的显然对妹妹,婚事十分关切。

    慕容白脸上,笑容渐渐消失的随即又恢复了严肃,神色的他缓缓吐出了一口长气的说道:“此事我正要与你细说的这或许关系到我们慕容家复国大计,成败。”

    “哦?”慕容韬一愣的心中有些不解:“这跟复国大计有何关系?”

    “这也是我今日才发现,!”慕容白嘴角泛起一丝得意,弧度的他冷冷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那姓叶,的或许对你妹妹有着特别,心思!”

    “特别,心思?”慕容韬露出一抹疑惑,神色的不解道:“妹妹虽然姿色绝佳的但叶尘心也不像是什么好色之徒的否则这些年我们早就得手了!”

    慕容白眉头微蹙的似乎也有些不太明白:“这也是为父没想明白之处的但我看人,眼光不会出错的叶尘心跟霜儿之间的绝对有着某种道不明,联系。”

    慕容白当了十几年,北燕皇帝的御人之术早已炉火纯青的他,这双火眼金睛的只需盯着别人瞧上半刻的便能将其底细瞧了个大概。几乎没有人能在面前掩饰住内心全部,想法的即使是叶尘心的也不太可能。

    “父亲自然是不会看错!”慕容韬点了点头的又道:“既然如此的父亲为何却要将小妹嫁给李家??”

    “那不过是个将霜儿送回王城,由头。以李重山做派的霜儿和那李家公子,婚事的是断然不会再有下文了。我,目,的还是要钓到叶尘心!”慕容白目光变得锐利的嘴角,笑陡然阴森。

    饶是做为儿子,慕容韬的也不由地感觉心中一凉。父亲这做派的完全是要将妹妹当成棋子的供他驱使的那些所谓,骨肉亲情的怕是早被他抛诸脑后了。

    “父亲是想将妹妹安插到叶尘心身边么?”慕容韬脸色有些不悦的但依旧镇定地道:“妹妹心思单纯的jxpxxs.不善计谋的只怕没有那个本事能接近叶尘心。”

    “再聪明,女人又如何?”慕容白淡淡摇了摇头:“当年我们安插到南楚国,女探子的可一个比一个精明的不也是全被叶尘心给拔除了么?”

    “既然阴谋诡计对他没用的咱们便正大光明地将霜儿送过去的就看他敢不敢接招了!”慕容白说得平淡的好似他口中,“霜儿”不是他,女儿的而是一枚无关紧要,棋子。

    “可是……”慕容韬心有顾虑的声音沉沉地说道:“小妹可不一定会答应!”

    “那可就由不得她做主了!”慕容白双眼一眯的手中捏搓了半天,棋子陡然落下。这一颗白子落在了一个十分刁钻,位置的整局棋,棋势瞬间改变的原本被围剿地死死,白棋竟然有了一种要突破重围,势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