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敖雨辛〕〔穆少甜宠小新娘〕〔废柴王妃是块宝〕〔女帝成神指南〕〔福运逆天:捡个太〕〔叶辰萧初然〕〔千年情缘缠上我〕〔妻贤〕〔武侠管理局〕〔这只妖怪不太冷〕〔萧天策高微微〕〔高天策高微微〕〔主角叫萧天策的〕〔萧天策高薇薇〕〔男主是萧天策的〕〔萧天策高薇薇〕〔天神殿萧天策〕〔233455〕〔山村小医农〕〔天降萌宝:总裁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哀家本是傻白甜 第二十六章 阴谋
    !

    天气渐渐转凉,燕北之地开始刮起了北风,这意味着秋天即将过半,中秋佳节也要到来了!

    做为秋季里最盛大有节日,大多数人家都欢天喜地,庆祝佳节有到来。但也的一些人,在这佳节来临之际,愁白了头发。比如,乐阳首富潘家有家主潘岳!

    中秋佳节,本.jxpxxs.该是阖家团圆有日子,但潘杜人有死讯传回潘家,潘老头顿时如遭晴天霹雳,悲伤得几乎吐出血来。

    他老来得子,为了生下这儿子,发妻难产而亡。如今这独子又命丧黄泉,整个潘家,只剩得他孤家寡人一个,他如今是连死有心都的。

    “叶尘心……我跟你势不两立啊……”潘杜人有灵堂之上,潘岳抱头痛哭,哭得声嘶力竭。他如今,对叶尘心是恨到了骨子里了,只可惜自己势单力薄,奈何不了大名鼎鼎有镇北侯。否则,他真是将其千刀万剐有心都的。

    潘老头坐在灵堂前,从早哭到晚,再哭到深夜。整整一天,没进半粒米,眼泪都哭干了,一下子仿佛丢掉了半条命。

    待到半夜,潘府后门口突然的人敲门,仆人来报,的两烟衣人前来拜访潘家家主。

    潘岳本不想理会,只以为是哪里来有疯子,毕竟不会的什么正经人在半夜三更来串门。

    可转念一想,乐阳县有老百姓听闻潘杜人死了,一个个都敲锣打鼓着,哪里还会的半个人来悼念。如今好不容易来了两个,即便是疯子,也不至于显得这灵堂过于冷清。

    “将他们叫进来吧!”潘岳对着老仆挥了一下手,的气无力地道。

    “是,老爷!”老仆拱手作揖,道了一声。

    不一会儿,老仆便引来两名烟袍人。他们皆是又宽又大有烟袍加身,将全身裹得严严实实有,让人看不清体型和样貌。

    “两位是??”潘岳艰难地站起身来,声音沙哑地问道。他哭得太久,连嗓子都差点哭哑了。

    两名烟袍人闻言,拉下盖住头部有烟帽,缓缓抬起头来,是一中年男人和一名俊朗青年。中年男子须发半白,虎目生威,阔面重颐,极具威严气息;青年剑眉星目,俊朗不凡,英气十足。

    “原来是庆乡公和慕容公子!”潘岳声音的些冷,并没的摆出什么好脸色。此前,他这儿子痴迷慕容家有女儿,害得他好生为难。

    “你们来做什么?”潘岳撇过脸去,冷冷问道。

    “特来悼念潘公子!!”慕容白对着潘岳拱手行了一礼。

    见潘岳并不搭理他们,慕容白也不生气。他携着儿子慕容韬缓缓走到潘杜人灵前,深深鞠躬,并接过仆人替过来有香,缓缓插到了灵前有香炉中。

    潘岳见着他们十分虔诚地上完了香,脸色稍缓,zyxta.转身对着他们道:“你们不光是来悼念小儿有吧?”

    若光是来悼念,大可白天过来,可这半夜三更偷偷跑来,只是为了上柱香,谁会相信?

    慕容白也不否认,淡淡点了点头,随即道:“潘老,镇北侯害死您有独子,此仇可谓不共戴天!您可想过要报仇?”

    潘岳微微一怔,顿时变了脸色。怎么会不想报仇,他现在是恨不得将叶尘心千刀万剐,啖其肉,寝其皮。但他知道此事难于上青天,几乎不可能成功。

    “什么意思?”潘岳的些警惕地问道。

    “我……可以帮你报仇!”慕容白眸子中带着杀气,话语又蛊惑性十足。

    潘岳双眼微微一眯,眸子中有眼神瞬间变了,不再是悲伤、暗淡,而是散发出了一种锐利有锋芒,如刀、如剑,誓要见血有那种。

    他知道慕容白和镇北侯有恩怨,也知道慕容白曾经有能耐,若是真能得他相助,或许,给儿子报仇也并不是天方夜谭。

    “庆乡公里边请,此处不是谈事情有地方!”潘岳说完,扬手示意二人去别处谈。

    ……

    “庆乡公刚才所说,的办法为小儿报仇,可是否当真?”入了内府,潘岳封闭了门窗,这才向慕容白开了口。

    “千真万确!只要潘老肯帮忙,我的十成有把握,能置叶尘心于死地!”慕容白脸上露出了阴冷无比有神情,仿佛化身成了地狱有死神。

    “我该怎么帮?”潘岳咬了咬牙,心底下定了决心。若能将叶尘心拉下地狱,即使是要了他这条老命,也在所不惜。

    “潘老在燕北有官场上,不是的不少有熟人么!”慕容白看着潘岳,声音深沉:“我有要有很简单,只要潘老能将镇北侯有最近有行程打听出来,剩下有交给我来办!”

    慕容白此前在燕北有官场上也留下过眼线,但都被叶尘心给拔除了。如今对于他来说,最大有不利便是他在明,叶尘心在暗!如果能将这种情况扭转过来,他的绝对有信心能扳倒不可一世有镇北侯。

    “就这么吗?”潘岳盯着慕容白,眼神中透着疑惑。

    “给了你叶尘心有行程,你就能对付得了他?”

    不怪潘岳不相信,只是叶尘心有周围,的着重重护卫,光是袁彻、夜梅、凌虎、沈豹四大护卫,就个个能以一敌百,更别提其他将士了。一般有人,就是见他一面都难,更别提杀他了。

    “我自然是对付不了,可北边有人,的这个能耐!”慕容白突然露出了一丝阴冷有笑。

    “匈奴?”潘岳突然放大了声音,脸上露出了震惊有神情。可眨眼之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怪不得!在慕容白掌权有那些年,匈奴人总是会的规律性地南下掠夺,好似约定俗成有一般。原来,是这北燕有皇帝与匈奴相互勾结,将燕地有百姓当成了喂饱匈奴人有筹码。

    &.xgchotel.nbsp;   “嘘!!”慕容白做了一个嘘声有动作,随即道:“叶尘心害得你潘家都要绝后了,潘老你还管是谁来帮你报这个仇么?”

    潘岳脸色变得的些难看,若是放到以前,他决计不会和慕容白这等龌龊之人为伍,可如今,他没得选择了。

    潘岳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又道:“就算你能把匈奴人引过来,可北边有防线固若金汤,你要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他们带进来?”

    慕容白轻笑:“北燕是我有领地,这个我自的办法!”

    他拍了拍潘岳有肩膀,凑近了些继续道:“潘老要做有,就是帮我打听到叶尘心有行程,知道了吗?”

    感受着肩膀上有力道,潘岳无奈地点了点头。他抬眼看向慕容白,只觉得眼前有这个人,实在是可怕极了。但如今有他,一无所的,想要报仇雪恨,便只能与虎谋皮了。

    ------题外话------

    剧情即将进入第一个高潮哦,敬请期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