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足坛大师进化录〕〔陆柏庭叶栗〕〔崛起〕〔富婿奶爸〕〔超武女婿黎南杨小〕〔黎南方清甜〕〔富婿奶爸〕〔黎南杨小丽〕〔赵旭李晴晴〕〔秦静温乔舜辰〕〔代号修罗〕〔江策丁梦妍.〕〔我的爷爷是富豪〕〔云苏许洲远〕〔燕沁陌上川〕〔走向你如涉深河〕〔云苏许远州〕〔许君不知情深浅〕〔跨越山海来爱你〕〔离婚后每天都有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哀家本是傻白甜 第五十六章 练兵
    !

    接到穆文帝的圣驾后,叶尘心将项哲等一行人安排在圣行府。这是专门接待朝廷皇室成员的府邸,其豪华程度,占地之广,堪比原来的北燕皇宫。

    但是项哲刚走进来,随便看了看,却是嫌这个地方破烂不堪,言语间故意地奚落了叶尘心一顿。

    “陛下见谅!北燕乃苦寒之地,比不得京都的盛世繁华。圣行府已是燕王城最好的府邸了,还请陛下将就一下!”叶尘心被冷嘲热讽了一顿,却依旧是面沉如水,俨然一副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的模样。

    项哲见他那副雷打不动的平淡模样,顿觉无趣,挥手道:“罢了!罢了!朕且将就着住下,你先下去吧!”

    项哲说罢,不耐烦地朝叶尘心挥了挥手,他自小便看他这位义弟不惯,怎么瞧都有些不顺眼。

    “是!”

    叶尘心微微拱手,随即携着一众亲卫缓缓退了下去。项哲看着叶尘心离去的背影,眉头微微蹙起,不知为何,叶尘心那温顺的态度,却反而让他多了几分不悦。

    翌日,王城北区,练兵场。

    上万叶家军将士纵横交错,排排列队,将偌大的练兵场排得满满当当的。他们一个个站立如松,佁然不动,一眼望去,好似一片初生的密林。

    练兵场前,一行人缓缓走来,为首二人,正是穆文帝项哲和镇北侯叶尘心。

    &n.whhryl.bsp;楚朝新皇登基,巡视边关将士是一大传统。叶家军镇守北燕,自然是穆文帝巡视的对象之一。

    项哲、叶尘心等人在练兵场前台的中央区域停下。项哲张目看向这一眼难忘尽头的军队列阵,双眼微微眯了眯。

    “叶爱卿!这便是你那天下闻名的叶家军么?”项哲看了身旁的叶尘心一眼,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叶尘心面无表情,回道:“陛下说笑了,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都是陛下的军队!”

    叶尘心说罢,淡淡地看了身畔的袁彻一眼。袁彻会意,随即拔出腰间的长剑,朝天一挥,大喝道:“将士们!拜见我们的皇帝陛下!”

    号令一下,上万的将士“咚咚咚”地一齐单膝跪地,齐声喝道:“参加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nbxgchotel.sp;   声音连成一片,如一声声惊雷炸响,响彻天际,震得耳朵都有些发疼。

    项哲挠了挠耳朵,好一会儿,才淡淡道了一句:“众将士平身吧!”

    袁彻将长剑一收,将士们随即又齐刷刷地站起身来,动作整齐划一,非常利索。

    项哲的脸色淡漠,眼中的目光却是微微一凝。在这上万叶家军的气势面前,他这身为帝皇的气势,竟然都隐隐有种压不住的感觉。可是,这支军队,在叶尘心手里,却是如他手里的棋子,仿佛只要他往那里一站,便能化身为执棋人。

    他毫不怀疑,只要叶尘心一声令下,这支军队手中的武器便可以对准他这位皇帝。

    初次参见皇帝之后,袁彻便安排叶家军的将士们开始演练行军拳。

    “嘿”“哈”“嚯”……

    一声声喊声从将士们的口中发出,每一声汇聚在一起,都如一声惊雷炸响。

    将士们仿佛极力想要在这位新皇帝面前展现叶家军的实力,军拳打得很是卖力。他们一个个挥汗如雨,每一拳都刚毅有力,每出一拳,仿佛都能激起一阵迅猛的拳风。

    一套行军拳下来,练兵场前响起了几声响亮的掌声。项哲拍了拍手掌,以示鼓励。

    “不错!不愧是大名鼎鼎的叶家军,看着气势很足!”他看向叶尘心,赞许道:“叶爱卿,你将他们练成这样,可费了不少时日吧?”

    “陛下过奖了!”叶尘心道:“叶家军镇守北疆,臣不敢怠慢!”

    “很好!”项哲点了点头,又道:“朕瞧叶家军的将士个个都是勇士!不如,让我这不成器的侍卫来陪他们练练吧!”

    说罢,项哲看向身畔的烟衣侍卫,挥手道:“墨七,不知你敢不敢啊?”

    那烟衣侍卫拱手道:“墨七,愿意一试!”

    项哲点头,随即指了指前排列队中的一名魁梧士兵,叫道:“朕看你刚才的拳打得不错,想必武功不俗,你就与我这侍卫随便练练吧!”

    那士兵似乎是个伍长,旁边的士兵称他为王伍长。他闻言后有些受宠若惊,当下便拱手道:“多谢陛下抬爱,臣定当尽力而为!”

    叶尘心见此情况,却是眉头微微一皱。那墨七是项哲的首席侍卫,看上去弱不禁风,实则武功高深莫测,连叶尘心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胜他,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伍长。搞不好,那个伍长会连命都给搭上了。

    思及此,他手心微微握了握。他心里知道项哲的心思,正所谓功高震主,这位皇帝陛下自从便与他不对付,对他有所忌惮是自然的。

    可是,他对自己冷嘲热讽,甚至出言羞辱便罢,拿自己的士兵开耍,却是有些触及到了他的底线了。

    “王伍长,你便与他切磋切磋。记住,点到为止!”叶尘心淡淡的说道,话语中,却是夹杂着不可抗拒的威严。这不单单是说与他的这位士兵听的,更是说给那位皇帝陛下的侍卫听的。

    “是,将军!”王伍长点头称是。

    ……

    二人一交手,王伍长便使出凶猛的拳法,一招招都往墨七的身上招呼过去。

    那墨七身形飘忽,每次都几乎贴着王伍长的拳头闪过,可偏偏就是打不过他。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似乎有意在戏耍对方。

    “王伍长威武!”

    “王伍长好样的”

    “……”

    周围的士兵们看得兴起,顿时开始为战友加油助威起来。

    墨七听着士兵们的助威,顿时冷冷一笑,似乎有意将他们的气焰给通通灭掉。他顿时探手一指,以一个诡异的角度绕过王伍长的小臂,朝着他的手肘处轻轻一点。

    只听得“啊”地一声惨叫声响起,王伍长的那条手臂竟然“咔嚓”一下,臂骨瞬间断裂。整条小臂,竟然往外歪曲了过去,看上去颇为触目惊人。

    众人顿时脸色煞白,方才的助威声,戛然而止。寂静的练兵场前,只剩下了王伍长的声声惨叫。

    众人的目光中透着不忍和愤怒。只是一个切磋的功夫,他们的这位队友,可能要落得个终身残疾的下场了。

    “托主子的洪福,墨七侥幸赢了半招!”墨七走了回去,拱手对项哲道了一句。

    叶尘心看着王伍长那抱着手臂惨叫的模样,面色上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愤怒,但瞳孔却是微微颤抖。

    项哲看向叶尘心,面上带着一抹嘲弄的淡笑:“叶爱卿,看来,你这兵练的也不怎么样啊!”

    “陛下见谅!”叶尘心微微躬身,道:“臣一定加倍努力,将叶家军练得更加出色!”

    “行啦!今日便到此为止吧!”他拍了拍叶尘心的肩膀,淡淡说道:“叶爱卿可要上点心,莫要辜负了朕的期望啊!”

    说罢,项哲便带着墨七等人,转身离去。

    叶尘心愣愣地站在原地,脸色已变得十分难看。他仿佛又回到了多年以前,那个初到皇宫的小破孩,也是像如今这般的处境。

    许多无奈和困苦,终是挥之不去。不是因为他是臣子,而是因为,他欠他们项家的,一辈子都难以还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