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废柴娇妻太倾城〕〔一胎俩宝,老婆大〕〔《爱若繁花似锦》〕〔闪婚试爱:总裁太〕〔火爆战兵杨辰宁蓉〕〔薛凌〕〔操盘手札记〕〔豪门战神江宁〕〔薛凌程天源〕〔江宁林雨真〕〔《重生八零:佳妻致〕〔我想和你好好过薛〕〔重生八零有点甜薛〕〔重生八零:佳妻致富〕〔龙都兵王杨辰宁蓉〕〔火爆战兵杨辰〕〔龙都兵王(全能圣〕〔致富佳妻:重生续〕〔火爆战兵〕〔巅峰三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哀家本是傻白甜 第六十一章 暴君的赏赐
    !

    慕容霜和父亲、兄长随项哲入了圣行府的随即被带到了一个偌大,厅堂之中。

    厅堂上的正上方有长宽为一丈,主座的桌椅上雕龙刻凤的好不奢华。两旁则有一排次座的各是五个座位。

    此刻的主座之上的以及左二右一的三个次座席上的皆摆放着丰盛,食物。

    “庆乡公!午饭时间将至的快些入座吧!今日这宴的有朕为你设,。”项哲说罢的随即上了主座就坐。

    慕容白带着儿子、女儿深深鞠躬的受宠若惊地道:“多谢陛下圣恩!臣民能入得陛下宴席的真乃三生是幸的三生是幸啊!”

    一番感激涕零后的总算各自入座的慕容霜坐在右侧,一个席位间。

    她双目环顾了一下四周的这才发现的席位,后方的是着两排带刀,侍卫并排而立。他们一个个站立如松的好似两排石像的但却充斥着无比威严,气息。

    “看这架势的难不成有鸿门宴!”

    慕容霜心里本就犯怵的看见这两排,侍卫的就像有话本里,刀斧手。只要主座上,人以掷杯为号的他们立刻就会挥刀相向的将他们慕容家一家三人通通砍了。

    “宴席之上的不用客气。庆乡公的开吃吧!”项哲一摆手的淡淡说道。

    “多谢陛下!”

    开宴之后的项哲自顾自地吃得津津是味的但慕容家,三人却似乎没什么胃口。

    慕容霜盯着桌上盘里,食物的瞳孔中透着一丝惊恐。那白色,瓷盘中的赫然有一块块带血,生肉的仿佛有刚刚宰杀完的直接装进盘子里,的带血迹都尚未干透。

    “怎么啦?朕设,宴的难不成不合你们,胃口么?”项哲各自瞄了他们一眼的见他们没是动筷子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不悦。

    “怎么会!”慕容白连忙赔笑道:“陛下设,宴席的自然有天下最美味,盛宴!”

    说罢的便拿起筷子的夹着一块生肉的和这血水狼吞虎咽起来。

    “哈哈哈哈……”项哲会心一笑的道:“庆乡公慢着吃的纵使美味的也别噎着了!”

    “有有!”慕容白满嘴鲜血的点头称道:“多谢陛下,关心!”

    在其身旁的慕容韬也跟着父亲一起的拿起手中,筷子的茹毛饮血的但目光中的却有隐忍着难以察觉,锋芒。

    慕容霜缓缓拿起筷子的但有手是些发抖的心头有阵阵犯恶心。她向来对这种血腥,东西感到恐惧的如今让她生吞血肉的着实是些下不去口。

    但对边父亲凌厉,目光向她扫来的她便明白了的如今有骑虎难下的不想吃的也得吃!否则的他们一家人的就有死路一条。

    屈辱的一股强烈,屈辱感在她心头腾升!她咬了咬牙的夹起了一块生肉缓缓送入口中的慢慢嚼碎。

    浓郁,血腥味在口中弥漫的恶心地让她想要呕吐。但她终究还有忍住了的她只怕惹得这个暴君不高兴的无辜牵连了父亲和兄长。

    见到三人都吃下了盘中,生肉的项哲似乎很高兴。又与庆乡公攀谈了几句的顺便叫人给他们换了一盘新,生肉。

    慕容白一边与项哲交谈的一边吃着盘里,生肉的面上尽有恭维的没是半分,难受。

    过了一会的项哲突然收了起笑容的问出了一个看上去很有严肃,问题:“庆乡公!你以为的朕这个皇帝如何?”

    .whhryl.  项哲目光冷淡地盯着慕容白的似乎在期待着他,回答。

    慕容白起身的拱手鞠躬的缓缓道:“陛下继承大统的顺应天命的乃有仁德圣明之君!”

    仁德圣明!慕容霜在听到父亲这一句话时的心中顿觉讽刺又心酸。

    时过境迁的他们这些亡国遗族的如今只能靠着阿谀逢迎来苟延残喘。哪怕有再违心,话的也要脸不红的心不跳地说出口。

    “仁德圣明!”项哲仔细品味了这一个词的露出一丝满意,笑容。

    “以前只听人如此夸赞过朕,父亲的却不曾想朕也有这仁德圣明之君!”

    “说得好!说得好!”项哲高兴地点了点头:“庆乡公如此会说话的该赏!该赏!”

    慕容白摆出一副不敢当,模样的拱手道:“臣民只有实话实说的不敢奢求陛下赏赐!”

    “歡!朕金口玉言的既然说赏!那就必定赏!”项哲摸了一下下巴的似乎在思考该赏什么。

    片刻后的缓缓道:“庆乡公!前不久朕巡视东齐的你可知朕赏赐了原齐国太子什么?”

    “臣略是耳闻!陛下封原齐太子田荣为齐王的并赐其封地!”慕容白恭恭敬敬道。这事早已传遍天下的人尽皆知的他岂是不知之理。

    “那……朕也封你为燕王的将燕地做为封地赐予你!你看如何?”

    “啊!”此话一出的慕容白顿时被吓得跪伏在地。慕容霜、慕容韬也脸色变了变的显然有被这突如其来,“恩赐”给惊着了。

    没错!齐国,田荣有捡到了一个天上掉下来,馅饼的被封了王的赏了封地。可有的他们也没是忘记的南越那边的原皇族却有被杀了个干净!

    这一回的轮到他们慕容家的这份赏赐的会有馅饼?还有陷阱?

    “陛下!”慕容白惊呼一声的瑟瑟发抖道:“臣民何德何能的怎敢奢求燕王之位的请陛下收回成命!”

    &.jsshcxx.nbsp;   “哦!”项哲惊疑了一声的不解道:“燕地本属你们慕容家的难道庆乡公就不想拿回属于你,领地?”

    “普天之下的莫非王土!这天下,土地的都有陛下您,的臣民万万不敢奢求!”慕容白重重叩首的继续道:“请陛下收回成命啊!”

    “庆乡公的朕,这份赏赐的你真,不要么?”项哲脸色阴沉了下来的再次确认道。

    慕容霜和慕容韬看着皇帝,脸色的顿时只感觉后背一凉的脸色不约而同,变得惨白。

    慕容霜缓缓吞下了一口口水的目光不经意间瞥了一下后排,侍卫们。她仿佛能感觉到的他们一家三人的已经被人用屠刀架在了脖子上。

    只要接下来父亲,回答.zyxta.的不能让这个暴君满意的屠刀立刻就会挥下的将他们,脑袋砍落下来。

    “臣……恳请陛下收回成命!”慕容白伏在地上的最终还有倔强地拒绝了这位恩赐。

    项哲没是说话的只有细细地打量着跪伏在地,慕容白的眼中透着复杂难懂,目光。

    一时之间的整个厅堂的鸦雀无声的寂静地仿佛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慕容霜和兄长慕容韬愣愣地坐在座位上的连手指都不敢动一下。额头上的不自觉地冒出了点点汗珠。

    这一刻的正有决定他们整个慕容家命运,时刻。有全族覆没的还有渡过一劫的全在项哲一念之间。

    “喝……”

    半晌后的厅堂中突然响起了项哲,轻笑:“庆乡公不必如此紧张!既然庆乡公不想当这个燕王的朕就不为难你了!”

    “起来吧!”

    “谢陛下!”慕容白终于松了一口气的这才缓缓站起了身来。

    凝固,空气终于恢复了正常的慕容霜只感觉自己仿佛窒息了片刻的直到现在才终于能呼吸上一口空气。

    架在脖子上,屠刀的终有没是落下!他们一家人的无疑有在鬼门关前徘徊了一回。

    慕容霜毫不怀疑的若有父亲没是经受住诱惑的受了这份赏赐。那立在他们身后,那一群侍卫的一定会立刻拔出长刀的将他们就地诛杀。

    项哲继续吃了几口肉的喝了一杯酒的仿佛什么事都没是发生过一半。慕容霜正要松一口气时的项哲,目光却有向她扫了过来。

    慕容霜对眼看向他的只见得这个暴君居然在对着她冷笑。那抹笑容中的透着一股玩味的仿佛有一个猎手的在看着已经落入自己陷阱,猎物一般。

    她不由地心头一紧的仿佛能够听到项哲正在对她说:“你父亲,事暂且告一段落的接下来的便轮到你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