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可以窥见未来〕〔星河大统领〕〔我气哭了百万修炼〕〔我的前女友是大明〕〔元道帝尊〕〔我只想安静地当保〕〔风雨大宋〕〔华年〕〔祸世狐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封神之雷震子〕〔魔戒骑士的奇妙之〕〔网游之九转轮回〕〔妖孽殿下的棉花糖〕〔暴力书生〕〔四海天冥〕〔重生之低调大亨〕〔寻宝全世界〕〔天门谣志〕〔惹火甜妻:理事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深宫风云录 第143章 鸳鸯
    春日的夜,黑得早,傍晚时分,筑梦居已然挂起了灯笼,将廊庑庭院照得通亮,仿若白昼一般。而高侧妃的寝居内,却只是零星点了几根红烛,又用金丝缠错的灯罩盖着,透着若有若无的暧昧。</p>

    高侧妃于柜中的匣子里取出一物,交给红玉,说道:“将这密香往熏笼里添些进去。”</p>

    红玉打开了瓷盖,瞬间有一股异香从鼻端沁入心扉,仿佛径直往骨头缝儿里钻去。她小心地用勺子取了指甲盖大小的粉末,倒入了熏笼里。粉末立时化为无形,随着香气飘散在了房中的各个角落。</p>

    红玉疑道:“主子,这香……”</p>

    高侧妃闭目闻了闻,顿时一阵挠心,笑说:“这还是斌弟给我的,原以为不会用到,便一直搁置着,没想到果然能让人神魂颠倒。35xs”</p>

    高斌流连烟花之地,这些暖情之物,自然是最熟悉不过了。此香名曰‘羡鸳鸯’,据说是川滇一带的治香高手所炼制的,独门独技,更是一价难求。当初,高斌是花了重金,才觅得这么一小瓶。</p>

    红玉服侍她更衣,说道:“主子,今晚王爷会来吗?”</p>

    高侧妃自信满满地说道:“白天母亲这么一闹,斌弟又受此屈辱,王爷必定要来安抚。你且去门口候着,不必入房伺候了。”</p>

    “是。”红玉替她卸了头饰,又换了蚕丝寝衣,才出了门去。</p>

    正如高侧妃所料,绵柠戌时便过来了,问着红玉:“侧妃歇了吗?”</p>

    “正要歇,主子说王爷兴许过来,就让奴才给王爷留着门。”红玉说着,便给绵柠开了房门。</p>

    绵柠进了房,昏暗的烛光下,隐约瞧见高侧妃坐在妆台前,似有小泣声,又见她悄悄抹了泪。绵柠径直走了过去,高侧妃被他的脚步声惊到,转身看去,说道:“王爷,您来了啊。”</p>

    绵柠见她梨花带雨,终究是不忍,说道:“高斌的事情,想必平阳郡主都与你说了吧?”</p>

    高侧妃拭了泪,点头说道:“我就他一个嫡亲的弟弟,他甚至都未娶一个正房妻子,更别说留下子嗣了,竟遭了贼人的毒手,我与母亲岂能不伤心?母亲也是气坏了,才会闯了王府,还请王爷体恤一个母亲的心情,莫与我母亲计较了。”</p>

    绵柠说道:“那贼人确实可恶。今日朝后,我亲自去了一趟刑部,提审了他,据他的口供,他是为了一个叫花娘的女子报不平,不知为何竟无辜攀扯到了徐知晦头上。如今,他深知难逃法理,已畏罪咬舌自尽了。”</p>

    高侧妃心里暗想,好一个死无对证!绵柠此举,分明是刻意包庇傅氏和徐知晦,私心竟这般明朗。但她什么也不能说,只能将苦果吞进肚子里。她淌着泪,一头栽进绵柠怀里,哭诉说:“贼人伏法,也算是给斌弟一个交代了。只可惜,他死的容易,斌弟却活的艰难啊。”</p>

    高侧妃在他怀中抽泣,绵柠闻着那淡淡的清香,竟生出些许怜悯。她身上仅一件蚕丝衣衫,烛光下是她若隐若现的细腻冰肌,绵柠只觉得喉咙干涩,身子也燥热难受,似乎失去理智一般,抱起她就往床帏走去。</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我就是这般好命〕〔超级神婿沈惜颜林〕〔孤女登仙〕〔南宗最后一个弟子〕〔厉少宠妻至上(简〕〔重生八零:媳妇有〕〔万劫圣尊〕〔大明荒唐皇帝有属〕〔萌神恋爱学院〕〔杨辰宁蓉蓉〕〔最强王者在校园〕〔他是病娇灰姑娘〕〔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