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冷血剑仙〕〔万千之心〕〔天眼神农〕〔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天才嫡女,废材四〕〔至尊神医之帝君要〕〔魔帝在上:盛宠腹〕〔重生之神级投资〕〔夫人虐渣要趁早〕〔众帝之国〕〔从召唤哥布林开始〕〔妃倾天下:王爷请〕〔逆流之他们的世界〕〔神帝升级系统〕〔长生大仙界〕〔道家祖师〕〔我的学姐会魔法〕〔异世三国〕〔入骨宠婚:误惹天〕〔独步剑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兵王混花都 第1218章 镇压四鬼!
    那道模糊身影手持魔剑,召唤群魔,鬼声揪揪的冲杀过去,有凶戾之气冲出,他要和这个恶兽战斗,看看谁才是真正的群魔之主!魔剑挥动,一道道撕裂时空的魔气冲出,将这里破坏的一塌糊涂,最终在萨塔儿的面前形成了一面魔网,要将它直接分解斩尽。

    吼!手持金枪,龙凤加持周身的萨塔儿感觉威严受到了挑战,地位受到了亵渎,非常的愤怒,他愤然出手了,手中金枪大光金芒光彩,撕裂了黑暗,释放出千万道可以正面击杀一切真人武宗强者的枪芒,那铺天盖地的枪芒仅仅一个照面便洞穿了魔网笼罩在了那道身影上空,随即如神箭一般落下,要将它绞为齑粉,撕个粉碎。

    那道身影挣扎,嘶哑不断,愤怒不断,魔气不断暴涨,手中魔剑大光异芒,对着上空暴力斩出,眨眼之间便以斩出亿万万道剑气,这些剑气弥漫了千丈虚空,千丈虚空每一寸空间都被这剑气侵蚀了,不过霎那便是“嘭”的一声破碎,这破碎并不是普通的以力破碎,而是真正的破碎,就好比是将虚空打穿了一般,无法愈合。

    虚空的突然破碎崩塌引发了大范围的时空错乱,形成一个巨大的黑洞吞噬着周围的一切物质,那些枪芒更是首当其冲被吞噬了了个无影无踪。

    虚空大裂斩!周钦识得这招,乃是创造索罗三鬼身的那位无上强者的最强杀招,传闻他一旦使出虚空大裂斩,可以将一整块大陆吞噬沉没,恐怖的没边。

    神境的传闻中的魔王和他家乡中传闻的魔王以后人的观想召唤而出战在一起了,到底会是谁胜谁负?

    嗡!萨塔儿双眼微虚,随即猛然张开,这一张开,他身上的金枪不安的颤抖起来,龙凤在其身上和鸣,恐怖磅礴的气息自他体内弥漫而出,他的全身上下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眼睛,每一个眼睛都是漆黑一片,里面有魔光凝聚,而随着那魔光的逐渐绽放光芒,他们脚下的大地正在渐渐破碎融化,他们上空的空气正在慢慢的溶解消失,四面八方的虚空不断的出现扭曲变形的趋势,隐约间就欲破碎了。

    魔瞳一扫,生灵湮灭!嘭嘭嘭!持续了数秒之后,它全身上下三万九千六百颗巨大的眼睛终于爆发出了密密麻麻的黑色光线,这光线是死亡光线,掠过之地,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留下保存,纷纷湮灭成了离子结构。

    嘭!虚空大裂斩承受不住那等恐怖的能量冲击而消散,手持魔剑的魔王不甘的怒吼一声,浑身爆发万丈黑芒冲杀了过去,那等气息同样也是令得天道颤栗。

    呼...在哪光线的冲击下面,魔王最终还是哀叹一声,消失于天地。

    “大悲王!星云眼!”

    周钦不再保留,将大悲体解开身化了孤独浪子的大悲王,身后是繁茂星空,有星光之力在凝聚,化为了一面四色神光的盾牌,盾牌上面是星宿神兽在咆哮在怒吼,神威浩天,震得天道嗡嗡颤栗。

    星宿之盾犹如这片黑暗世界之中立起来的世界脊梁,竖在周钦面前,为他驱逐黑暗,为他抵御外力,无法可破,无力能入!嘭嘭嘭!那光线落在星宿之盾上面,爆发了灭世的威能,不过却是被盾牌抵挡住,神秘的星空运转变幻,将这些力量分解消散于空。

    在星云力量的笼罩下面,一切的黑暗都犹如池中鲤鱼,不能逾越而出。

    大悲王动了,他手掌晃荡,传出一个个有形的掌纹,他对着萨塔儿虚抓过去,顿时在萨塔儿的上空便是出现了一面看不见尽头的大手,对着他抓来,那手掌的气息很是古朴荒芜,他身上的魔气在哪气息的笼罩下面尽是黯淡了下去,金枪龙凤更是变得虚薄,快要分散。

    “不——”萨塔儿仰天长啸,悠远深邃的不甘之意传递了无尽虚空,他想拼尽全力破碎一切,征服一切,毁灭一切,可惜在哪大手下面都成了泡沫。

    他被那面大手翻手之间便被镇压炼化!山鬼真人吐出一口浓浓精血,身影逆射回去,气息枯竭的要命。

    “四鬼夺天,酒鬼无形!”

    酒癫出手了,这个表面上看起来的邋遢老头跟着全力出手,他一出手便是将腰间酒壶抛飞起来,变成一个百丈多大的葫芦,那葫芦口张开,喷射出了洪水,这洪水滔天的落下,好似天河之中的弱水,没有什么能够逃脱它的淹没,又好似银河之中的水银,沉重的可以让天神力竭暴毙而死。

    这洪水爆发出去,化为一片汪伦,一片海洋,铺天盖地的,无边无际的,如山如岳的向着大悲王落去,千丈虚空被尽数腐蚀湮灭了。

    这等手段,不知道多么的恐怖,远远超出了普通真人的层次。

    到底是四鬼一直都处于隐忍状态还是说这半月里面他们突然爆发了?

    周钦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想归想,手中的动作却是没有停留,大悲王大手一转一翻,便是对着那水银包裹过去,就如同他就是大海的那块凹凸地一般,刚好将水银装进去了,一点也不渗出。

    荒芜气息在手中运转,星宿之力在周围跳动,那本沸腾沉重的水银逐渐失去神力,沦落为怏怏凡物,没有一点伤害。

    酒癫惊骇,正欲抽身而退,不过这回大悲王是不会再给他机会了,当即便是大掌如天际一般覆盖过去,层层叠叠的将酒癫笼罩了起来,囚禁在了空间牢笼之中。

    这牢笼乃是荒芜之气所化,能够腐蚀一切灵力,任凭酒癫如同攻击都没有效果。

    “去死吧!”

    大悲王瞳孔生电,豪气冲天,满头白发在虚空中飘荡飞舞,令他看起来更有一股主宰者的意味,而不再是孤独浪子的颓废。

    轰隆隆!那荒芜之力凝现而出的牢笼向里面收缩起来,荒芜气息弥漫,爆发,那酒癫的身体快速腐朽起来,天道之力快速流失,在另外三人注视下径直走向末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楼主大人求放过〕〔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众神塔〕〔生命法典〕〔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