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惜雯余远恒免费〕〔重拾俏时光〕〔余远恒陈惜雯小说〕〔陈惜雯余远恒〕〔上门好女婿〕〔穿越大明之汉骨永〕〔夏若瑶明绍钧〕〔宋离周沐雪〕〔转世神医在都市林〕〔全才天医免费阅读〕〔上门龙婿〕〔都市狂枭〕〔夺爱帝少请放手〕〔全才天医小说〕〔梦境人生〕〔天地重渡〕〔九零空间小神医〕〔镇魂街之外挂人生〕〔天眼神农〕〔至尊魔妻:师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巨星从练习生开始 第297章 “眼”技爆发(4000字)
    剧组的工作人员都到位后,手持场记板的场记用力一合,高声喊道:“《侦探》第217场,第46次开始……”

    这组镜头拍摄的内容是邵飞去找在医院住院的思远。

    剧组的场务对道具和场景的布置非常用心,他们为了帮助演员更好的入戏,甚至在布置的房间内撒了一些消毒水,从而保证演员在表演的过程中能感受到医院的“原汁原味”。

    摄影师在喊开始前,就用中景的镜头拍摄吕梦莹。

    吕梦莹听到开门声后,放下手中的书,抬起头看到陈敏昊,笑的一脸灿烂,问道:“你不是今天回国吗?”

    轨道上的摄影机移动,给了吕梦莹脸部一个特写。

    陈敏昊没有回应吕梦莹的笑容,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想和你讲个故事。”

    吕梦莹歪着脑袋,一脸天真浪漫地看着陈敏昊,语气欢快地问道:“你怎么和那个大叔一样都爱讲故事啊?”

    陈敏昊没有理会她的嬉皮笑脸,一本正经地说道:“一个男孩失踪了,他的父亲一直在找他,他后来怀疑他儿子死了,更重要的是,他怀疑杀害他儿子的是,可能是一个女孩。女孩发现了,她担心暴露,所以想除掉这个父亲,她知道养父对自己异常的爱,所以她编造了一本日记,并故意让养父看到。”

    吕梦莹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

    摄影机移动由给了吕梦莹脸部特写,在这段剧情中,说话的虽然是陈敏昊,但是镜头却大部分是放在吕梦莹脸上的。

    “我一直在想这部日记后面被撕掉的部分会是什么?是什么不想让我们看到?也许,是杀人方法吧。”

    吕梦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而陈敏昊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嘲讽。

    坐在监视器后面的胡德发紧张到直接站起来了,毕竟有太多的女演员都是死在了这段镜头上,她们只能抓住思远这个角色的“形”,但是抓不住这个角色的“魂”。

    陈敏昊双眼紧紧盯着吕梦莹说道:“那个女孩,没想到我们会找上门,不过她很聪明,所以她临时改变了自己的计划,她觉得正好利用我们可以摆脱他 tai的养父。”

    听到这里,吕梦莹脸上面无表情,双眼一下子变得有些空洞。

    陈敏昊没有给她任何反驳的机会,他很无礼,语气硬绷绷地说道:“那本日记出现的时间,燃烧的速度都太巧了,但是女孩没有想到一点,他诬陷非礼她的男人,是个同性恋。”

    说完自己猜测的陈敏昊,双眼继续直勾勾地看着吕梦莹,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吕梦莹毫不躲闪地与陈敏昊对视几秒,然后她低下了头。当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她的脸上重新绽放起灿烂的笑容,说道:“你说话好像不结巴啦。”

    陈敏昊眼睛微微眯起来了,眯成一条缝,继续说道:“当然这些都是我的猜测,也没有办法能够证明一个死人的性取向。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表演也是如此。有时候遇到一个强劲的“对手”,可以帮助演员突破演技上的一些瓶颈。

    陈敏昊最近两周和无数个女明星对了这场戏,这场戏的场景是如何布置的,自己如何走位,如何配合摄像机的拍摄角度陈敏昊已经熟稔于心,但是他总觉得自己和邵飞这个角色中间有一层薄膜,这层薄膜透明,但是陈敏昊可以清晰地察觉到它的存在。

    但可能是因为吕梦莹沉浸式的演技ci ji到了陈敏昊,让陈敏昊有了一点针锋相对的感觉:我总不能比一个没有正式出演过电视剧的演员差吧。

    从剧本来看,邵飞这个角色聪明,思维敏捷,有点小结巴,平时看起来有点小呆萌,但是当陈敏昊与吕梦莹演这场戏的时候,陈敏昊才发现邵飞这个角色有一个没有写进剧本的特征:胜负欲很强。

    这个胜负欲并不是说邵飞在乎赢之后的结果和收获,他就是单纯的想赢。

    换句话说,邵飞这个角色找思远摊牌,并且把自己所有的推测都说出来,并不是为了所谓的“正义感”,要将思远绳之以法。

    邵飞只是想让思远知道一个事实:我,邵飞已经知道你这个看似天真烂漫的小女孩才是这场弥天大案的真凶,你还利用你养父的心理完美地使了一计借刀杀人。我已经洞察了这一切,所以,这场游戏还是我赢了。

    怀抱着这样的想法让看起来面色如常的陈敏昊,内心其实火花四溅。

    这是他第一次感觉自己进入了邵飞这个角色。陈敏昊不确定编剧在写剧本的时候是否会考虑到了这么多,但是现在既然让他来演绎邵飞这个角色,那么他就会给这个角色增添胜负欲强的属性。

    陈敏昊突然想起刑溪说过的一句话:一个好的演员,不仅是导演的棋子,他就是一个创作者。

    胡德发透过监视器能看陈敏昊眼神细微的变化,他觉得自己当时想办法定下陈敏昊来演邵飞这个决定真的是太正确了:陈敏昊不仅帮剧组搞定了女演员的问题,他自己的拍摄状态也一直好到逆天。

    摄像机滑动,给了吕梦莹一个脸部特写,她继续做出一个天真的表情,但是这个表情中掺杂着不少做作的成分,带着一丝戏谑说道:“可是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当我没说。””陈敏昊直接扭头,转身离开了。

    女孩的脸色一下子冷了,在陈敏昊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开口说道:“这本书上说,个体生命不同,但这世界上善恶总量不变,每个人从出生就注定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有的是善,有的是恶,你呢?”

    陈敏昊扭头看去,吕梦莹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表情。虽然知道是在演戏,但是陈敏昊下意识被吕梦莹的表情吓了一跳。

    一个活泼开朗的女生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表情?

    吕梦莹捏着嗓子问道:“恶人是不是应该这么笑?”

    她的话音刚落,脸上就立马换上一个灿烂的微笑,仿佛天真、单纯、微笑、凶神恶煞在她这里都不是表情,反而像是一些可以随意切换的面具。

    陈敏昊面无表情的折了一张纸就离开了。

    “卡”胡德发手持小喇叭,一扫往日的阴霾,神清气爽地高声喊了一句:“过了,很好!这条可以用,等等再补拍几个镜头就可以了。”

    摄影棚中一下子充满了欢声笑语,一些工作人员看陈敏昊的眼神充满了钦佩,他们万万没想到制片人和导演找来了那么多知名的女演员都不行,结果陈敏昊随便找来一个su ren就过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这些工作人员想到自己和陈敏昊在一个剧组,他们走路都不由自主地挺起了胸膛,毕竟在他们的认知世界中,认为自己和陈敏昊也算是“类聚”了吧。

    陈敏昊和吕梦莹被胡德发导演叫到旁边看监视器,两人看了几遍回放后,胡德发导演说道:“说实话,你们的表演比我想象中要好很多,你们之间的化学反应也很强烈,但是有一些细节处理的还不到位,我打算再增加一些眼神特写。”

    胡德发的话,让剧组的不少工作人员倒吸一口凉气,眼神特写需要的不仅仅是演技,更需要“眼”技,也就是用眼睛传情达意。

    摄影机往往会用近景和大特写来拍,以此推进人物的内心与情绪。

    常言道,眼睛的是心灵的窗户,一个人的眼神可以表达很多复杂的情绪,世界上的很多知名的影片中都有不少眼神的特写,一些名作正是因为这些眼神的电影才成为名作,因为在演员眼神特写的镜头中,观众可以与之对视,从而读懂人物的内心独白。

    但是这对演员的“眼”技要求特别高,如果一个演员的基本功不扎实,表情呆滞,目光空洞,只会用瞪大双眼表示的惊讶的话,导演强行安排“眼神特写”的话,无疑就是亲手缔造一个车祸现场,然后为b站的up主献上新鲜的素材。

    虽然胡德发导演嘴上说着补几个镜头,但是在正式开拍后,他却一次次喊着“卡,不行,重来!”虽然一次次喊着:“不行,重来。”但是他的脸上丝毫不见颓色,反而是越来越兴奋!

    胡德发作为国内新生代的导演,已经有了几部可以傍身的代表作。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接触过形形se se不少的演员,与不少影帝或者影后都有过合作。

    但是像陈敏昊和吕梦莹这样短时间在不断进步的演员他还是第一次接触,胡德发觉得过去自己作为一个导演是一个创作者——创造一个全新的故事和内核,一个记录者——把不同演员碰撞产生的火花的记录下来,传递给观众。

    而今天,胡德发觉得自己像一个探索者——不断探索陈敏昊和吕梦莹两人的实力的底线在哪里?

    整个下午胡德发像是忘记了原定的拍摄计划,怀抱着莫名其妙的使命感和荣誉感,他让陈敏昊和吕梦莹一次次重来,他觉得找不到两人的最佳状态简直都对不起上天给他的这份好运——把两个极具天赋的演员交到了他的手里。

    坐在旁边的制片人田林保持沉默,任由胡德发折腾着两位演员。

    《侦探》剧组一改往日悠闲,慵懒的氛围,在晚上10点才结束当天的拍摄。虽然剧组不会付加班费,但是剧组中每个工作人员都热情洋溢,这种有事情忙的、有活干的状态比前段时间清闲的状态要强太多了。

    收工之后,陈敏昊回到酒店,他挂断了放弃原来健身的计划,洗了个澡就直接睡觉了。一下午gao qig度重复的拍摄对演员的脑力和体力都是巨大的挑战。

    而导演胡德发、制片人田林以及副导演魏明挤在胡德发的电脑前一次又一次地看着回放。

    “我觉得这个镜头将会成为一个经典的。”胡德发点燃一根烟缓缓开口说道,“我有一种预感,《侦探》拍完之后,我的事业会再上一个新的台阶。”

    田林嬉皮笑脸地说道:“我从未见过像你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一个还没拍完的电影,就敢把自己夸成一朵花。”

    胡德发从烟盒中抽出一根烟给田林点上,笑着说道:“你别告诉我,你不是这样想的。”

    胡德发和田林两人默契地对视一眼,不知怎么回事,两人控制不住自己发出了:“嘿嘿嘿嘿”猥琐的笑声。

    如果说胡德发和田林是喜悦和开心的话,那魏明现在的心里就只有震惊和苦涩了。

    去年的这个时候,陈敏昊还在他的《最好的青春》剧组拍戏,当时作为导演的魏明自然非常了解陈敏昊的演技,演技不错,能吊打很多小鲜肉,但是距离“演技很好”还是有不少差距的。

    而现在差不多1年的时间,魏明再看陈敏昊的表演感觉他的演技上了好几层楼,而且据他所知,陈敏昊这一年除了在《开国大业》中客串了一个配角之后就没有演过任何作品了,只是在北影中学习。

    对于陈敏昊的成长速度,魏明现在只想说两个字:“妖孽。

    胡德发和田林猥琐地笑着终于停止了,胡德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问道:“我们是不是还没和吕梦莹这个演员签合同啊?”

    田林说道:“废话,你一下午就让人家重来、重来、重来,我哪里有时间去找她把合同搞定?而且拍了一下午戏,小姑娘看着就一脸疲惫了,你又着急叫我看回放,我就没去找她了。”

    胡德发一下子变得有点患得患失,问道:“哎,早知道没签合同,我就先不这样折腾他们了。要是今天把他们折腾的怕了,小姑娘明天不签合同了怎么办啊。”

    田林拍了拍胡德发肩膀说道:“虽然我一向不赞同砸钱这种做法,我感觉很low,但是有时候偶不得不承让,砸钱确实是一种有效的手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禁地密码〕〔六宫凤华〕〔言安希慕迟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