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尸王之无限进化 第六十九章 争相献宝
    陈董拿着一个精美的盒子,来到赵静面前,当着在场人的面打开。在这个盒子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枚车钥匙。

    “限量版跑车钥匙,这辆车就送给您了。”陈董侃侃而谈,“这辆跑车是二零五七年新上市的,价格一千两百万,而且一般人有钱也买不到。”

    围观群众都被吓了一跳,有人上网搜了一下,发现了那辆跑车的信息,陈董所言非虚!

    赵静也吓了一跳,一千两百万的跑车!

    冯董见状上前,“我不认为跑车这种礼物适合赵女士,还是看看我们准备的首饰吧!”

    一个绣着金丝的盒子被拿出来,有识货的人脸色都变了,“金丝楠木盒子,并且上面还镶嵌了金丝,点缀着刚果钻石!”

    光是这一个盒子,很多人几年的工资都买不起。

    盒子里面,柔软的绸缎衬托着一根项链。项链上面镶嵌着宝石,这枚宝石仿佛半透明的糯米,包裹着浅紫色的馅料,偏偏又是一枚宝石,实在是神奇。

    “糯心项链!”

    对于这根项链,在场的很多人都不陌生。因为就在前几天,潞州有人发现了一块奇异的宝石“糯心石”,被人发到了网上。

    根据专门机构的检测,确认这是天地异变后诞生的宝石。宝石可以储存一定量的阴阳气,然后缓慢释放,对人的身体有很好的滋润效果!

    没想到,这枚宝石居然被人制作成了一根项链,并且送了出去!

    冯董挑衅似的扫了陈董一眼,对自己的礼物颇有自信。陈董心里暗骂老狐狸,他的跑车当然是给苏景云准备的,没想到正主居然不在!

    又有一个人站出来,“这里的居住条件不够好,我们给您买了一套别墅,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

    房产证被拿出来,“您只需要在上面签字就可以了。”

    距离这里不远,只有一个别墅区。那个别墅区里,随便一栋别墅,都需要至少一千万价格。

    楚董看到这些人都纷纷将礼物送上去,他也不甘示弱,让人捧着一个盒子过来。

    “我们楚氏财团发现了一株中等灵植,上面有十几片叶子,今天拿过来的,就是其中一片。”

    盒子打开,黑白二气缭绕,绽放出光芒。等到黑白气流平息,光芒才渐渐收敛。

    躺在盒子里面的,是一株草叶,一个巴掌长,两指宽。叶子上面有浑然天成的纹络,纵横交织,散发着令人心旷神怡的气息。

    “这么一片草叶,磨碎后配着精血让普通人服用,可以极大地增强生命力。”

    楚董指了指自己,“我就吞服了这种灵草。”

    其他人听到他这么一说,都看过来,一个和楚董关系很不错的人大惊,“我记得你原来已经有了白头发,皱纹也出来了,可现在……”

    现在的楚董,看上去只有三十几岁,令人惊异。

    毫无疑问,这也是真正的宝贝。哪怕只是中等灵植的一片叶子,也不见得比先前的礼物差。

    其他人纷纷献礼,每一件都无比珍贵,价值千万。围观群众看着这些,一个个都吃惊的不得了。

    不过想到这是给苏景云送的,大家又都释然了。那样超越了人类极限的强者,天下第一,完全能够配得上这种待遇!

    赵静有些目不暇接了,这些人还只是在示好,进行拉拢,就有如此价值的宝物送上!

    不过遇到这种情况,她也不知道该去答应去哪一家了,索性和苏景云联系。

    苏景云正在一家茶馆里喝茶,不远处就是公安局。他的神觉已经锁定虞君临,只要有危险,随时可以进去救人。

    正在这个时候,通讯微微一震。看到老妈旁边那么多人,他略微惊讶。了解事情后,苏景云想了想,决定顺势而为,不用自己出手了。

    “各位,我的朋友被陷害,被抓了起来。”苏景云冲着那些人露出抱歉的表情,“所以我现在没办法接待各位。”

    听到苏景云的话,那些人都露出异色,谁敢陷害苏景云的朋友?

    问清楚事情后,楚董第一个开口了,“苏中尉,你放心吧,我们会给你讨回公道的!”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表示会帮苏景云讨回公道。挂断通讯,他们驱车赶往这里,另一方面则是询问赵静、虞家夫妇,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搞清楚事情后,一个又一个通讯从这些名贵的豪车上拨出去,通讯号码则是一些潞州市大人物的私人号。

    “金市长,现在有空吗?”

    “许常委……”

    “老史!”

    “……”

    潞州市公安局长正在办公,通讯就响了起来。看到来通讯的人是谁,他神色一正,“金市长,请问有什么指示?”

    “柳局长,你的工作出现了一些问题啊。”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柳局长冷汗涔涔,吓得魂魄颤抖。还好不等他胡思乱想,金市长就继续说,“你们是不是抓了一个叫虞君临的人?”

    柳局长当然不知道这件事,“金市长,我对这件事并不知情。”

    “不知情?不知情就好说了。”金市长脸上的严厉才淡去一些,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要说了一遍。

    柳局长忙不迭的点头,“我一定会为受到陷害的人伸冤!”

    好不容易等金市长挂断了电话,柳局长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不过还不等他放松,又一个电话过来了,是一个老熟人的通讯号。

    “柳局,你是不是抓错什么人了?”

    听到这句话,柳局长咯噔一下。刚才金市长这么说,自己这个老朋友也说类似的话。

    “我刚才接到金市长的通讯。”柳局长把事情大概一说,那个老熟人才放松下来,“我可替你捏了把汗,不多说了,你赶紧去处理好这件事。”

    刚刚挂断,又一个通讯过来,居然是市委书记!

    柳局长吓了一跳,不会也是那件事吧?

    “史书记。”接通通讯,他就是这位书记一手提拔上来的,关系很近。

    一番通讯,果然还是这一件事。接下来又是几个通讯,每一个级别都至少和他持平。

    这么多通讯下来,柳局长也完全搞明白怎么回事了。拿起通讯,准备给尹副局长拨过去,又放下来。

    “算了,我亲自去!小马备车!立刻出发!要快!”

    柳局长急匆匆的坐上车,他明白,这一次出大事了!尹副局长?看来你这个副局长是坐到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