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之诸神界〕〔纨绔天医〕〔重生星际之凤九娘〕〔战王归来〕〔主角叫夏宇林雨欣〕〔重生之九零年代〕〔系草的小可爱甜爆〕〔团宠崽崽三岁半〕〔冷先生的甜婚指南〕〔梁以沫冷夜沉〕〔我的弟子有点强〕〔三国之吕家霸业〕〔穿书后,成了反派〕〔修仙界里的蚊子〕〔史上最强炼气期〕〔林敏顾景川〕〔闪婚蜜爱:总裁独〕〔青云相声社〕〔冰人幻颜〕〔沈七夜林初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一代神棍 第九十八章 幕后黑手
    陈小白偷偷的隐藏在后面很远的地方,以她的五感灵敏度,即使离的那么远,这些人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云骁担心的问云新,云新只在网兜中微微抬起自己的手臂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可是却看不见这家伙把脸埋在了哪个位置,没有露脸,看上去像是因为身体不适而成了一团。

    应该是受伤了,但可能没有大碍,至少还能回应自己,云骁心中忍不住微微的松了口气。

    正在云骁准备蓄力,打算再来一次返攻的时候,站在木桥上的那个中分头,忽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露出他那一口恶心至极的大黄牙。

    “呵呵........呵呵........你们的时间到了,老子可没时间陪你们玩了........”

    听到这句,陈小白下意识的看了看天空,竟然已经到未时了!

    云新有生命危险!

    这会陈小白也顾不上躲在后面想玩什么偷袭之类的了,她早就仔细观察了这片地方,除了锁仙网以外没有发现别的法器,便知道那个幕后黑手肯定不在这里,只是让这些狗腿子普通人拿了这两件法器在这里守株待兔呢。

    只是对方也太小看云家了,小小的锁仙网,陈小白还不放在眼里。

    她直接窜了出去,对着网住云骁的锁仙网扔出几张爆裂符,先是打乱了锁仙网的邪气,接着双手结印,打出一个散灵咒,她结印的手速很快,不是一般玄师能赶上的,眨眼之间,七八个带着金光的咒字直接打在了锁仙网上。

    每一个咒字落在散发着黑气的锁仙网上时,都因为两气相撞,砰的一声,金光的强势来袭,直接把锁仙网上缠绕着的黑气装出一个又一个大大的窟窿。

    锁仙网上的黑气在金光的撞击下,渐渐开始消散,它桎梏云骁的力量便也开始减弱了。

    可是也就在陈小白救下云骁的同时,那边桥上的中分头见势不对,直接用把匕首快速割断了绳子,那裹着云新的网兜,直接落入了水中。

    陈小白此刻就是动作再也来不及去救回他来。

    但她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云新落水的地方,在经过木桥的时候,她还不忘记一伸手咔咔两下会断了两条支撑着木桥的主要支柱。

    那站在木桥上的几人,逃跑不及,随着坍塌的木桥一起落入了水中。

    水有三米深,这个深度就算是对于两米高的巨人来说都是很深的,陈小白虽然不怎么会游泳,可是仗着自己被大力神附身直接跳入水中,飞快的在云新落水的地点找到了网兜的一头,拎着网兜她憋着气沉入了水底,在触底的那一刻,双腿用力一蹬,直接蹬出了水面,成功的落在了岸边。

    这时候云骁那边也解决掉了剩下的那些小喽啰们,看着陈小白已经把云新救了回来,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可是当他们把网兜打开,把云新从里面搬出来的时候,才发现他的情况到底有多糟糕!

    一脸青青紫紫的痕迹,唇边还有血迹,身上穿的衣服此时破破烂烂的想抹布一样,看的出来这些衣服上破损的痕迹,是衣物在地面上摩擦之后产生的破损痕迹,除了破烂,衣服上也有着大块,小块的血迹,还有他右脚的脚腕不自然的向反方向扭着,刚刚还对云骁有反应的他,此时双目紧闭,脸色灰白,还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很明显,在云骁和陈小白赶来之前,云新便已经经历过一场十分惨烈的毒打。

    这群人真是伤心病狂,别说陈小白看着十分生气,就是云骁,已经双手紧紧握拳,云新今年才十四岁,还是个少年!他们有什么深仇大恨要用这样残忍的手段毒打,弄死一个孩子?!

    云骁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一定是云家的仇人干的。

    可是当他把脑子里云家仇人挨个筛选了遍,那些人不是在外地,就是自己摊上事都还没搞定,哪有功夫腾出手来对付他们?

    陈小白蹲在云新的身边,开始利用自己的天眼给云新做检查。

    这小子虽然皮的很,但也还是个孩子,看的出来他此刻无论是内伤还是外伤都十分严重,但是对方既然能拿出锁仙网这种邪器出来,谁知道还有没有别的阴毒的手段,所以她主要检查的是这小子有没有被玄学界的人在身体里下什么黑手。

    “我们感觉送小新去医院吧!”说着云骁就要抱起云新。

    陈小白赶紧拦下了他,对他严肃的摇了摇头,“等一下,我先给他检查一下,万一他被人下了黑手,送到医院也没用,反而会拖延治疗的时间,而且我检查了,他虽然伤的重,但还不致命,你先给他做下印记处理吧。”

    云骁当然是信任陈小白的,所以他不说话,只是点点头,便开始找木棍准备固定云新的伤腿,伤头,伤手........

    陈小白这才继续把目光调向了云新,将他从头至尾的检查一边。

    果然,当检查到这小子心房附近的时候,她发现一个隐匿在他身体里的小黑点........

    这是........

    她仔细观察着,这个小黑点如果不是仔细的话,真的可能被忽略,只是她在检查的时候感觉到这个小黑点带出来的一点点的灵力波动。

    这还是个活物!陈小白用手心贴在云新的心口处,慢慢的把自己的灵力控制成很细小的一丝,在不伤害云新的前提下,侵入到他的身体里面。

    小心翼翼的用灵力将这个黑色的小点完全包裹,隔离,再小心的控制着灵力将小黑点带出云新的体外。

    因为靠近心房,所以陈小白动作格外的小心,整整花去了将近二十多分钟,这才把这个小小的黑色东西从云新的体内给弄了出来。

    云骁在旁边看到这个移出的小黑点的时候,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他忍不住冷声的问,“这是什么?”

    陈小白摇头,“我也还不是很清楚,应该是一种蛊虫。”

    “蛊虫!”云骁的声音突兀的扬高了亮度,怎么又是蛊虫!他的腿........就是因为在南疆被人下了蛊这才废掉的!现在竟然又有人拿蛊来害他弟弟?!这是为什么?!

    陈小白关于蛊虫这种东西研究的不多,于是她在自己的脑海里开始呼唤器灵老头,“师傅!师傅!你在嘛!”

    过了好一会,就在陈小白以为那老头不打算搭理自己的时候,脑海中终于响起他老人家懒洋洋的声音,“吵什么........不知道老人家需要多睡觉嘛........”

    “师傅!你就是个灵体,不老不死,哪里需要睡眠啊!”陈小白这回没工夫跟他扯皮,直接实话实说道。

    器灵老头,“........”这个臭丫头........

    “哎呀,师傅,说正经的,你快帮我看看,这个玩意到底是个啥?!”陈小白用灵力控制着那个蛊虫,抬到自己的眼前,然后在脑海里催促着老头赶紧认认虫。

    器灵老头这会因为有外人在,所以他没有从指环空间里出来只是利用陈小白看到的外面的画面,他也死死的盯着陈小白手里的那只小黑虫。

    他沉吟了好一会才辨认出,这竟然是........

    “子母蛊!”他失声惊讶道。

    陈小白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心中不禁一沉!怎么可能是子母蛊?在先天预神诀中的蛊虫篇里有详细的记载关于子母蛊的。

    子母蛊是一种极其少见,甚至被记载灭绝的作用于精神方面的蛊虫。

    它分为子蛊和母蛊,两者相绊相生,无论隔着多远都能相互连通。而且子蛊永远听命与母蛊。

    换句话说,就是被下了子蛊的人,会被子蛊慢慢的控制自己宿主的心神,当子蛊完全控制了宿主的时候,拥有母蛊的人一但通过母蛊对子蛊下的任何命令,那个宿主都会乖乖的去执行,就像是一具被剥夺了思想的人偶,任那持有母蛊的人摆布。

    不得不说,这个给云新下子母蛊的人的心思,极其阴险,如果不是她学了先天预神诀的话,恐怕根本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吧!说不定一不小心就着了人家的道了。

    这时候云骁已经给云新固定好了身体,他见陈小白盯着手里的那个小黑点,久久不语,便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陈小白难得严肃的看着他,“子母蛊。”

    云骁不懂,他很迷茫的看着她,陈小白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好将子母蛊的用处简单解释一遍给他听。

    当云骁知道了子母蛊的用法之后,他不由的深深的拧起了双眉,心中已经略过千万种可能,到底是谁想要用这种非常手段,先是杀人不成,然后这明显是留着的后手嘛!就是为了防止云新被他们救出,如果不是陈小白那丫头,就算他们救出了云新恐怕还是依然着了那个人的道了。

    陈小白忽然想到云家,背景雄厚,如果是他们在华夏本土的政敌,似乎也不会用这样非常规的手段来拿捏他们吧?因为这种事如果一但败露,那就是家族覆灭的打击。

    没有人能容忍用这种玄学手段来对付普通人的事情,玄学的手段太多了,有时候只需要你的一个生辰八字就能把你给咒死,而且还是死因不明,突然暴毙的那种,所以政敌之间,不动用玄学手段几乎是不成文的规定了。

    那么会这么做的就只有一个可能性了,那就是这幕后黑手绝不是普通人,而且对付的不仅仅是一个云家那么简单,可能他们更看重的是云家背后所带来的利益。

    是什么巨大的利益能驱使这些人冒这么大的险?

    陈小白不禁想到了,只有与国家利益挂钩的时候,总是有那么一些人是视死如归的。

    那么最大的嫌疑人,她觉得应该不能算是嫌疑人,而是嫌疑国或是嫌疑组织了。

    之前那个人不是还说什么祖爷吗?

    这个祖爷可能就是他们的领头人了,既然是组织,那肯定有些什么统一的线索吧?

    想到这里,陈小白立刻站了起来,先是收起了那枚子蛊,偷偷的将它藏进了指环空间内,然后她走到那些死的死,伤的伤的喽啰们旁边,她翻着那些人的衣物,企图找找他们身上是否带着什么线索。

    云骁是军队的老人了,他一看能不知道陈小白在干什么?他立刻也走了过去,一起翻找着那些人的身上。

    果然,没一会陈小白就从桥上落水的那个中分头的上衣口袋里,找出一本小本子。

    虽然这本小本子被水浸泡了一会,字迹已经有些模糊了,但是不难辨认出上面写着的最大的四个字。

    分别是“云”,“江”,还有“欧阳”。

    她想,她的猜测果然没有错,对方要对付的不仅仅是一个云家!而是整个京都的三大家族。

    京都三大家族都对上了,就等于直接对上了京都啊!京都是什么?华夏的首都,对付京都不就是对付华夏嘛!

    她把这本本子拿给云骁看,云骁接过以后,看到上面的那四个字,一脸冷凝的表情,“你的意思是,他们不仅仅要对付云家,可能真正要对付的是华夏?”

    陈小白点了点头,“我猜是这样的,所以可能不只你们云家,另外的江家,还有欧阳家我觉得最好在这件事查清楚之前,都要保持警惕,最好跟老魏说说,让他安排几个玄师到这几个世家里保护,至少能防止对方随意用玄学的手段,那可不是你们普通人能应付的了的。”

    这是她中肯的建议。

    这三家基本上代表了京都很大一部分军政的力量所在,所以那些人早已经摸清了京都的局势,知道要在京都下手,拿这三家来开头是最好不过的了。

    云骁将这本小本子收了起来,然后他将在场的那些贼人们都检查了一番,发现没死的就直接用绳子绑了,跟绑粽子一样,绑成了一窜,因为大力神符的时效还没过,他一手轻轻松松的拎着这些人,一手托着自家的堂弟,叫上陈小白直接离开了这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