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之诸神界〕〔萌妻出没,霸道前〕〔风雨沐剑光〕〔女神的超级傻婿〕〔天沁色等烟雨回眸〕〔嫂子快跑〕〔万古第一仙宗〕〔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从港岛电影开始〕〔秦羽龙牙〕〔贞观憨婿〕〔秦羽方媛媛〕〔收租:开局一座顶〕〔锦书雁回〕〔将后重生〕〔从诛灭同族开始的〕〔厉少夫人又作妖了〕〔傲世天医〕〔天医归来〕〔斗罗大陆之开局签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一代神棍 第一百四十六章 离魂咒
    帝都的天似乎变了,夜晚开始宵禁,成队成队的军人开始二十四小时无休轮换的巡逻,气氛十分的严肃。

    老百姓也都有些担心出了什么大事,平时逛街的,串门的,喜欢聚在一起聊天锻炼下棋的人也少了,能不出门的都尽量不出门。

    此时在帝都郊区的山里,这里是特别事务处的一处秘密基地,方圆十里之内都实行了最严密的军事管制,任何人在没有获得允许都不得擅自入内。

    这时魏明,陈小白,还有云骁三人正坐在一间里外隔间的小平房的外间里。

    “该死,难道一点其他办法都没有?”魏明有些沮丧的锤了锤桌子,语气十分的不甘心。

    云骁闻言看了他一眼,然后一语不发的望向陈小白。

    陈小白一手托着腮,一手在桌面上轻敲,“没有,只有找到施法人施法用的原物,否则叶小四这个离魂咒解不了。”

    离魂咒,一种高级咒术,施咒者一般用特制的符纸或是符咒器皿封住被施咒者身体发肤中的随便一样,哪怕只是一根头发,施咒者都能利用这根头发将被施咒者的一魂一魄召唤离体,然后将其一起封印。

    而被施咒者缺了一魂一魄,整个人都会显得呆滞状态,仿佛睁眼的植物人一般,对外界也失去了所有感官。

    被陈小白从山谷中救回的叶无巳就中了这种几乎已经绝迹的离魂咒。

    回来的这几天,陈小白除了去跟云骁做了任务汇报之后,就一直待在这个秘密基地里研究着该怎么解这个离魂咒。

    魏明这个特别事物处的处长也在一天前赶了回来,赶回来就直奔这个秘密基地,看的出来,对于叶无巳他还是很看重的。

    “老魏,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派给夜小四什么任务?大概去了哪些地方?这些你总要告诉我吧!你什么都不说,让我怎么查这个离魂咒的源头?!”陈小白的语气十分欠佳。

    魏明脸色为难的看着陈小白,然后又看向了云骁,一幅难以开口的模样,最后沉默了许久才微微一叹,“哎,虽然这次任务是绝密,可是对你们就破例一次吧。”

    随后魏明开始讲述叶无巳这次任务的事情。

    原来,这次叶无巳也是为了追查那桩发生在黄雾城灭门惨案事件。

    因为这已经不是普通的谋杀案,在现场被当地的特殊事物部门发现了一些灵异事件的线索,汇报到总部魏明这边,魏明便派了叶无巳去查这起案件。

    可是叶无巳到了那边不久却没了联系,没想到再见到竟然是被陈小白救回来的,还中了这么离奇的离魂咒。

    魏明也是一脸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一脸期待的望着陈小白。

    云骁同样不言语,也看着陈小白。

    陈小白,“……”

    这些人看着她干嘛!

    “哎,小陈同志啊,”魏明一幅全靠你的语气,拍了拍陈小白的肩膀,“叶同志的生死可就交给你了!你尽力就行!不要有负担啊!这样,你在这好好想办法,我去给你们弄些吃的回来,都下午了,你们一天没吃了吧?肯定饿了,我去看看有什么吃的,给你们送点过来。”

    说完他竟然双手背在身后,然后就这么走出了房间。

    陈小白简直就是目瞪口呆,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这样也行?到底叶小四是谁的人啊!靠!

    想着她忽然猛的瞪向云骁,阴测测的开口,“你是不是也有事要先走?!”

    云骁十分淡定的摇摇头,“我陪你。”

    意思就是他哪都不会去,可是陈小白看了他两眼,还是十分失望的叹了口气,这人还坐着轮椅上呢,自己想啥呢?!还指望人家坐在轮椅上帮她不成?再说了,这云大团子也就一普通人。

    哎,算了算了,陈小白垂头丧气的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你在这也帮不了什么忙,你也走吧走吧,让我自己好好想想。”

    ……

    帝都郊区,全国唯一的一座特殊监狱修建在这里。

    这座监狱只关押特殊的罪犯人物,这里的罪犯包括玄师,特殊异能人,甚至还有应该被消灭,却还没消灭的鬼怪之类的特殊生物。

    而被陈小白从山谷中降服带回来的人都被关押在了这里。

    此时特殊监狱里的a级看守区域内,一名老者被单独关在一间小单间内,老者一身褴褛,胡子头发都邋遢的结到一起去了,又长又脏的刘海挡住了他那双浑浊的小眼睛。

    单间内的摆设十分简单,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板凳,因为老者的双手和双脚都被铁链锁住,所以他只能微微曲着腿坐在床上小息,双手则是垂在身侧。

    周围十分的安静,正这时,忽然轻微的一声“啪”响起,如果不是此时房间内太安静了,估计不会有人能注意到这个极度轻微的声响。

    坐在床上的老者此时却睁开了双眼,他浑浊的眸中快速的闪过一道精光。

    他微微抬起一双已经被铁链磨的不成形状的干枯的手,艰难的做了几个动作,接着他继续闭眼等待。

    渐渐的房间内涌起一股十分细小的气流,这股气流逐渐朝老者用来,直接分别从他面部的七孔灌入,当气流灌入七孔的那一刻,老者忍不住浑身一颤,接着双手紧紧握拳,似乎在极力忍受着什么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见老者七窍都流出跟头发丝差不多细小的血丝,正常人流出来的血液应该是鲜红色的,可是这老者七窍中流出来的血液却带着一抹诡异的蓝。

    血液从七窍中流出,顺着老者的脸庞往下滑,最后几股细微的血丝在老者的下巴处汇聚,渐渐凝结出一滴血珠,血珠渐渐变大,滑落在地上,只见血珠低落地面的瞬间,“噗”的一声,地面竟然冒出一股白烟。

    再看地面上竟然是一个小小的坑。

    如果有人看见这一幕的话,一定不可置信,这是什么血啊?竟然能把地面都腐蚀出一个坑来!太夸张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