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代战神〕〔姑射山人之暗能量〕〔杨辰和秦惜〕〔退役战神〕〔无敌战王〕〔战神归来杨辰秦惜〕〔木叶舞蹈家〕〔宫斗回来后的种田〕〔狂战奶爸杨辰秦惜〕〔第三流人生〕〔穿越种田记事〕〔暴戾意志〕〔乘龙医婿〕〔带着贝勒爷去旅行〕〔诸界之深渊恶魔〕〔林夕紫薇〕〔序列玩家〕〔叶辰萧初然〕〔端木卿黛宗九墨〕〔杨辰和秦惜为主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一代神棍 第一百五十五章 较量
    陈小白此时有些头大,谁会想到这个看上去如此恐怖狰狞的鬼物,竟然是一个话痨?

    “老夫说了这么多,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你一个小小五品玄师难道也妄想对付老夫吗?!”

    那鬼物见陈小白就那么站在那里,不言不语的,对自己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觉得这个小玄师胆子也太大了,竟敢不将他这鬼将大圆满放在眼里,不由的气闷,语气也变得恶劣起来。

    陈小白此时却没了一开始的紧张感,她忽然展颜一笑,“大嘴,交给你个任务。”

    “啊呜……啊……呜呜……呜……”

    只见大嘴应了一声之后,撒腿就跑,越跑越远越跑越远,直到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消失在陈小白的视线之中。

    陈小白,“……”

    我靠,这个坑货!竟然跑了!不愿意就不愿意嘛!跑什么跑!靠不住的家伙!它肯定以为她又要它把那又臭又脏的鬼物给吃了,所以心里极度不愿意下就撒腿就跑了。

    算了算了,关键的时候还是要靠自己。

    “哈哈!你的护法神兽都跑了,你还不跑?!”三色炼狱恶鬼将看着大嘴撒欢的跑掉之后,忍不住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不要得意的太早,”陈小白冷哼一声,把手里的上青天枢院印收回到指环空间,然后将桃花木剑抽了出来。

    她握着剑柄朝天空一指,“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真。”

    话音刚落,旧件桃花木剑的剑尖处绽放出一团耀眼的金光,金光渐渐扩散,在剑尖形成一个金色的“降”字。

    “降”字诀已成,陈小白手腕一翻将剑尖直指那三色炼狱恶鬼将,只见那个金光闪闪的“降”字直直向恶鬼将飞射而去。

    陈小白根本没给三色炼狱恶鬼将任何反应的时间,出手就是杀伤力超强的“降”字诀。

    三色炼狱恶鬼将显然也没想到这个小小五品后期的玄师一出手就是上古杀咒。

    虽然他在这个水库里潜伏了只有一百多年,可是在潜伏在这里之前,它在外面也修炼了三百多年,遇到的玄师不算少,对于玄师的那些手段它还是了解一二的。

    可是这几百年来,哪怕它遇到的最厉害的那个六品玄师都施展不出如此威力的杀咒。

    没想到如此手段竟被这小小物品后期的玄师掌握了。

    金光“降”字飞射的很快,恶鬼将也不敢再托大在原地保持造型,它脸上三种颜色的烟雾齐齐仿佛火焰一样翻腾起来。

    随着烟雾升起和翻腾,这只三色炼狱恶鬼将的体型竟然开始变大,从最开始只有三个篮球那么大的体型瞬间跟吹气一样,膨胀到比大象还要大上一圈。

    三个颜色的黑洞里的烟雾猛的喷射出来,向着金光“降”字缠绕了过去。

    这三色烟雾代表的是人间的恐惧,憎恶和怨恨,这些代表的都是负面能量,也是能腐蚀灵气法咒的存在。

    可是上古法咒可不是那么好腐蚀的,可是三色炼狱恶鬼将似乎也不着急,只是在那里像是一个超级烟雾弹一样不停的释放三色负面烟雾。

    到最后,竟然真的将金光“降”字给遮的严严实实。

    陈小白就是一皱眉,这该死的恶鬼将确实有些手段,难怪一般的六品玄师都拿不下他。

    行,不就是腐蚀吗?陈小白冷冷一哼,抬手握剑指向天,嘴里默念“降”字诀的口诀,“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真。”

    一连念了五遍才停,只见在剑尖处一连冒出五个闪着金光的“降”字,五个金光“降”字竟然重叠在了一起,重叠后,金色的光芒简直刺的人睁不开眼。

    陈小白动作利落的将剑尖朝着三色炼狱恶鬼将一挥,五个重叠的“降”字,直直向它飞射而去。

    五个重叠的“降”字威力有多大,看着那恶鬼将躲的远远的就知道,它这回根本不敢硬抗,接连往旁边躲去,它一躲,“降”字便追,一来一往这两货竟然在这不大的水库上方打起游击来了。

    而且这是一场单方面的游击战,只见三色炼狱恶鬼将身形踉跄的往前窜去,五个重叠的“降”字在它身后紧追不舍。

    这回恶鬼将没有再召出三色烟雾来腐蚀“降”字了。

    那三色炼狱恶鬼将一边窜还一边大叫,“你这个臭丫头,竟然还学会的重叠杀咒,老夫一定不会放过你!”

    “哼,自己都如同一条丧家之犬了,还这么喜欢放狠话,可惜呀,我一点都不怕怕呢!”陈小白就没见过这么爱叨叨的鬼物。

    刚想举剑再给它多来几个“降”字的时候,忽然想起之前边华年拜托给自己的事情。

    如果边华年的弟弟是在这水库出的事,变成了痴傻,那很有可能是被这里的鬼物给摄去了魂魄而导致三魂七魄不全才会呈现痴傻的状态。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还不能直接灭了这鬼物,还要先找到他弟弟被摄去的魂魄才行。

    就是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弟弟的魂魄是否还完整的保留下来。

    想到这里,她便注视一眼水库上方追逐的两团影子,这边看来一时半会的还分不出胜负,她便转身走出自己的不下的法阵,向边华年走了过去。

    法阵外,边华年两人并不知道这里已经被陈小白布下了阵法,在他眼中看来就是陈小白立在水边许久,终于走回来了。

    他有些着急的问,“可是探查出什么来了?”

    “有点眉目了,”陈小白自信的一笑,“只是还需要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你身上可带了跟你弟弟有关的物品?”

    “额,有一样。”

    边华年有些不解的看着她,虽然不知道小陈同志要这个做什么,但他还是点了点头,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只红色的手工缝制的小布包,他表情有些凝重的打开布包取出里面的一样东西递给了陈小白。

    这东西是木头做的,圆圆的只有硬币大小,上面似乎被人刻出了一个图案,只是可能时间太久,又经常被人放在手里摩擦,这个图案已经十分不明显了,但仔细看还是能看出那是一个五角星形状的图案。

    “这是我弟弟痴傻之前为我刻的五角星的木头印章,我参军后就一直待在身边,这个可以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