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方平秦卿芸〕〔异能田园之农女谢〕〔老公每天不一样〕〔通天仙路〕〔醉酒娇妻〕〔叶新林清雪〕〔牧云王嫣然〕〔超级龙婿〕〔西游记之黑暗三界〕〔史上最强邪君〕〔开局就有顶级剑道〕〔傲婿临门〕〔大小姐的上门女婿〕〔豪婿临门牧云王嫣〕〔从今天起当首富〕〔总裁爹地请温柔〕〔重生之一剑破空〕〔女朋友太强怎么办〕〔大道纪〕〔壮志凌云方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一代神棍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大胆的猜测
    如果说干燥的洞穴让人感觉到意外,那即干燥又整洁的洞穴就更让人感觉到奇怪了。

    这里像是经常有人来打扫一样。

    陈小白一边检查洞穴里的情况,一边思考着。

    当她走到洞穴里面,发现里面竟然还有家具!

    这些家具样式十分的古老,一看就是很有年纪的古董家具了,有柜子,床,桌椅板凳,都是日常生活需要的。

    而引起陈小白注意的却是在洞穴最里面的墙壁角落里,静静的躺着一只黑漆漆的方形的大木箱子。

    这箱子上还上了一把锁,锁头的样式也是只有在古装剧里才出现的那种古老的锁头。

    这还是一把黄灿灿的铜锁,可让陈小白觉得惊奇的是,这把锁在这里经过了这么多年,竟然一点锈斑都没有,整个锁身,锁头都黄的发亮,似乎氧化什么的在这里一点都看不到正常反应的痕迹。

    陈小白走到大木箱前蹲下,直到刚才,她十分确定这里以前曾经有人住过,可是现在来看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

    因为这里虽然看上去干净整洁,可是能看的出来,这些桌椅板凳已经很久很久没被移动过了。

    所以陈小白就觉得这里是不是被人布置过什么除尘之类的法阵,先前还不确定,可当她看到那把黄的刺眼的铜锁的时候,她才确定,这里真的被人布置了法阵。

    原因很简单,如果是正常环境下,铜不可能不氧化,只有在非正常的环境下,人为干涉,才有可能出现这种反自然的现象。

    所以陈小白才肯定这里一定被人布置过类似除尘法阵的阵法。

    只是这个阵法十分轻微,轻微到连她都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只能通过这法阵里的东西推算出来。

    可还有一点陈小白不明白,那就是这个洞穴似乎并没有设置障眼法这一类的法阵,洞口就是这么敞开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从没有人进来过。

    为什么她那么肯定没人进来过?

    那是因为无论是人还是别的什么生物,又更或者是鬼物,都有属于自己的气场和气息。

    如果有人或是别的东西进入到这里,那就一定会留下他们身上独一无二的气息痕迹。

    这一点是每个玄师都知道的基本常识。

    可陈小白进洞之后第一时间就检测过了这个洞穴,除了大嘴和她就再没出现过其他的气息了。

    那么这么一个敞开的洞穴,没有任何遮掩的手段,为什么没有别的人到过这里呢?

    她可不相信周围附近的人会没到过这里,特别是那些淘气的孩子,小时候胆子大着呢,好奇心又正盛,最喜欢冒险和刺激,这种洞穴往往他们的最爱。

    没理由不进来看一看啊。

    除非,除非这里的人们把这一块地方划为禁区,从小就告诫他们这里是不能够来玩耍的地方。

    可就算是这样,那离这里不远处还有一群非奸即盗的日本人呢?

    他们的目的十分不单纯,她甚至怀疑他们来这的目的跟水库下面的那个祭坛有着分不开的联系,那他们怎么也没来这里一探究竟?

    除非他们还没发现这里!因为来的时间不长,只在山的那边进行挖洞炸山,并不知道水库的这边还有一条通道。

    然后因为身份敏感,不敢跟这里的本地村民有过多的接触,不敢随意外出晃荡,所以造成他们还没有发现这里!

    越想越觉得事实应该就是这样。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陈小白倒不急的进去一探究竟了,她决定先问问边华年那样的本地人对水库这边山的情况。

    想到这里,陈小白就推出了洞穴,她走了回去,撤掉了挡在边华年前面的法阵。

    “怎么样了?”边华年看见陈小白从水边走了回来,忍不住问道。

    陈小白神情有些严肃,她斟酌了小会才开口,“情况有些复杂,我只推算出你弟弟所缺的魂魄确实在这水库里,但是想要取出来,有点难。”

    边华年本带着一颗期待的心,瞬间落下了好几层,他不懂这些玄学界的事情,但是他却知道陈小白是不会欺骗自己的。

    犹豫了一小会,他还是诚恳的对陈小白道谢,“小陈同志,无论如何还是要感谢你为我弟弟跑这一趟,如果实在难办就算了,我不能让你因为我弟弟的事情而置身于危险之中。”

    “边团长不用这么客气,这件事既然我碰上了就是我与你弟弟有这么一场机缘,我不能不管,再说这底下的事并不像你想的那样简单,恐怕已经不单单是你弟弟一个人的事了,所以你不要有负担。”

    陈小白实话实说到。

    本来也就是这样,这件事现在随着她调查的深入,不仅发现了神秘的祭坛,洞穴,还有那些日本人!

    虽然现在她还不知道这些事情之间存在什么样的联系,但这绝不是一件能错过的事情。

    她有预感,如果这件事不查个水落石出的话,那么吃亏的将是她们自己。

    边华年当然不知道这里面的猫腻,可是陈小白只透露了这么一点点的信息,作为一名优秀的军人,他很快就从这里面嗅到了一股不一样的味道。

    他忍不住沉下了心,“小陈同志,这件事说起来还是因为我而起,如果不是我拉你过来也不会发生后面这些,所以请让我帮助你。”

    其他多余的话他没有多说,更没有多问,他明白很多事不是他能问,或是陈小白能说的。

    再说这件事牵扯进玄学界,就算陈小白说了,他也不一定懂。

    所以他直接告诉陈小白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尽管开口。

    陈小白笑着点点头,“行啊,边团长如果需要你帮忙,我一定不会跟你客气的。”

    还没等边华年回应,陈小白立刻话锋一转,继续问道,“对了边团长,你家就在这附近,你就是这长大的吗?”

    虽然不知道陈小白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可边华年还是马上回答,“是的,我家祖上三代都是这里土生土长的农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