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霸道总裁宠上天 第1774章 这女人脑子有问题
    靳痕来到李子安的住所,司机先下车摁了他家的别墅门铃。手机端 vodt而靳痕便戴着墨镜坐在车后座上并未露面。

    摁了好久,李子安的管家带人开启了雕花铁门。

    “请问您找谁?”管家看了一眼前来敲门的人,因为是第一次见,显得很戒备。

    “请问你们家少爷在吗?”

    “在,有什么事吗?你们是谁?”

    “我们是您家少爷的故友,特意前来拜访的。”

    “哦,那你们把名号报上来,我进去通报一声。”

    “这样吧,把这个交给你们家少爷吧,他自然会知道。”靳痕的司机把一张照片递给管家。

    李子安的管家手里接过照片,看了一眼。

    照片是少爷在部队时候的集体大合照,想来对方肯定是当年的战友了。

    “你们稍等一下,我立即把这个交给我们家少爷。”

    管家拿着照片进去了,顺便还把大门关上了,这样的警惕看来不是一日两日了,大概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司机回到车上和靳痕一起等待李子安那边的消息。

    此时的李子安还在家里抱着孩子玩,手里的女孩儿只有两岁,话还不是说的特别利落。

    “晗儿,叫爸爸。”

    “爸爸。”

    “叫妈妈。”

    “妈妈。”

    小娃娃口齿并不是很清晰,奶声奶气的。

    这一声爸爸妈妈叫的李子安开怀大笑。

    “晗儿,我们去找妈妈好不好?”

    “好。”

    李子安抱着孩子去房间里找齐韵。

    齐韵坐在沙发上,偷偷吃饼干,看到他们进来,立即把饼干藏到了身后“不要抢我的饼干,不许抢。”

    “妈妈。”李晗儿一路小跑奔到齐韵面前,钻进了她怀里。

    看到这孩子,齐韵露出了好奇的目光“你只要不抢我的饼干,我们就是好朋友。”

    “好。”李晗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那给你吃一点好不好?”齐韵把饼干掰了一半放到女儿手里。

    女儿接过饼干放进嘴巴里然后甜甜一笑。

    两个人虽然是母女,但仿佛是同岁的两个小孩,都需要李子安来照顾。

    “我也要吃饼干,可以吗?”李子安蹲下身子,握着齐韵的胳膊问。

    齐韵立即把饼干再次藏到身后“不给,你那么大人了,还跟小朋友抢饼干,不要脸。”

    李子安被弄的哭笑不得,“好好好,你们一起吃,我不吃。”

    叩叩叩。

    管家敲门进来了。

    “少爷,外面有人拜访,好像是您的战友,他说要见您,让我交这个给您。”

    李子安站起来,接过管家手里拿过来的照片。

    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那个时候在军营里的战友合照。

    每个人穿着笔挺的军装,精神抖擞,而站在他身旁的靳痕却是唯一一个能引起他注意的人。

    难道是他?

    他回来了?

    心底闪过一丝不安,李子安把照片丢在地上便出去了。

    齐韵以为是什么好东西,赶紧蹲下身子把照片捡了起来。

    “哇,好帅啊。”

    看到这些兵哥哥,齐韵花痴般的端详着其中每一个人。

    最后她的目光留恋到靳痕的时候,目光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她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憎恨,又带着一丝不一样的情感。

    “这个是爸爸。”李晗儿指着靳痕旁边的李子安大声说道。

    小女孩一下便认出来了。

    而齐韵的眼神还停留在这个靳痕身上“他是谁?”

    “这个叔叔好帅啊!”

    女儿跟着把注意力放在靳痕身上。

    “我好像认识他哦。”

    齐韵自豪的告诉女儿。

    “妈妈,他是谁?”

    “不知道。我的脑袋好痛。”齐韵把照片一扔,抱着头蜷缩在沙发上喊着头疼。

    有佣人进来了,立即赶到她身边“少夫人,您怎么了?”

    “头好痛。走开,走开,别碰我。”齐韵疯了一样的推开他们,情绪似乎受到了巨大的刺激。

    门外,李子安带着几个保镖走出去。

    看见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那,他的手放在口袋里,大衣的口袋里放着一把黑色的手枪。

    如果车上的靳痕下来。一定要他的性命,他一定会先发制人,要了他的命。

    靳痕望着门口站在那儿的李子安。

    打开车门,迈下大长腿,从车上下来。一并摘掉了墨镜。

    李子安看到靳痕这张消瘦又苍白的脸,还是震惊了一番。

    整整四年,没有人知道他是否还活着,可如今他又好好的站在了他面前,莫不是来寻仇的吧,他李子安定然会奉陪到底。

    “我的好战友,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靳痕嘴角挂着一丝阴邪的笑,不屑的睥睨着李子安。

    “我很好,倒是你,没想到你还有命活着回来。”

    “阎王老子不收我,我也没办法。”

    “呵呵,今天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是来找我报仇的吗?不过你也太高估自己了,就带了个司机就赶来找我?”

    “我可没说今天来找你报仇,我只是想看看,当年破坏了我的家庭和感情,你是否过的很自在。”

    “那当然了,我现在不知道过的有多好,有妻子有孩子,谁跟你一样一无所有了。对了,我听说,你的未婚妻薰儿嫁给了祁家的大少爷,还生了个儿子呢,她现在也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呢,倒是你,就可怜了呢。”

    李子安嘲笑着靳痕。

    当年的这场战争。他可谓是取得了全面性的胜利。

    “你不觉得现在的你几乎全身上下都是我可以用来威胁你的软肋吗?而我,靳痕,再也没有软肋被你威胁了,不是吗?”

    现在的他孑然一身,谁也不能威胁他了。大不了就搏了这条命。

    “靳痕,我告诉你,四年前我能赢了你,现在我照样能。”

    李子安掏出了枪对准了靳痕。

    现在不出手,他以后恐怕就没法出手了。

    “这么着急就想杀我灭口?你别忘了你的枪法可远不如我,根本杀不了我,四年前我是为了救薰儿才会被你占了上风。”

    “呵呵,你就算现在掏枪也根本不可能比我快,靳痕,去死吧。”李子安毫不犹豫的开了枪。

    靳痕非常淡定的躲开了这枚子弹。

    一枪没打中,他还想来第二枪。

    管家又匆匆忙忙的冲出来“少爷不好了,少夫人说她头疼,一直在沙发上打滚呢。”

    “怎么回事?”李子安紧张的蹙眉,收起了手枪。

    靳痕倒是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可以让这个深不可测的李子安这样方寸大乱。

    “您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走。靳痕,下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李子安回别墅之前,还专门回头警告了靳痕一句,丢下一句狠话。

    靳痕无所畏惧的耸了耸肩,他是不打算直接一枪毙了李子安的。

    他要把四年前他给予他的伤害一点一点还回来。

    “少爷,我们接下来怎么打算?”

    “把他那个少夫人绑来。卑鄙的手段他会我也会。”

    “好。我想办法下手。”

    “上车,走。”靳痕拉开车门,钻上车离开了。

    李子安回到房间,齐韵已经疼的滚落到地上,医生想要给她诊断,却都被她踹翻在地。

    她本身身手就比一般人厉害,然后谁也不敢动手对她,这才导致了谁也无法靠近她。

    李子安回来了之后,紧紧抱住她“韵儿,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你快告诉我。”

    “啊!是谁,那个人是谁?”齐韵抓着他的肩膀用力咬了一口。

    “啊……”李子安疼的大叫了一声。

    “你说谁?”

    李子安都不知道她突然怎么了,情绪会发生这么大的改变。

    “爸爸,这个。”女儿捡起那张照片递给李子安,然后指出了靳痕这个人。

    李子安瞬间明白了,齐韵是看见靳痕了,所以才受了刺激。

    自从跳江之后她的脑海里就潜意识把靳痕这个人彻底抹去了。

    现在见到他的照片自然是刺激了神经和记忆。

    该死的,他当时就应该把这张照片处理掉的。

    四年来,他不准任何有关靳痕的东西出现在她面前。

    现在倒好,就因为一张照片就让她方寸大乱,这可如何是好。

    “他是个混蛋,韵儿我们不要去想他好不好,你看着我,你看着我,我是你的丈夫,是我陪着你这么些年,我们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李子安搂着齐韵,试图安抚住她的情绪。

    “丈夫?什么是丈夫?”齐韵突然抬起头询问他。

    李子安凑过来亲吻住她的唇“就是可以亲你抱你的人就是你的丈夫。”

    “你走开,我不要你抱,不要你亲。”齐韵狠狠将他推开。

    “害羞干嘛啊!我们亲的还少吗?”李子安看她的思想渐渐被他转移,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走开,你走开,我不喜欢你。”齐韵像个娇纵的小女孩把李子安推开。

    李子安却把她公主抱起来,然后抱到了楼上的卧室。

    医生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从地上爬起来。

    看来少爷比他这个医生还管用。

    到了楼上卧室,李子安把齐韵抱到床上,然后帮她脱了鞋“你休息一会儿好不好?”

    “不好。我不想睡觉。”

    “那你不睡觉,想干嘛?难道我们干点别的?”

    “什么别的?”

    “就是我们每天晚上做的那种事啊!很舒服那种。”李子安趴在床沿,笑眯眯的望着她。

    “不要脸。”齐韵大骂了他一声然后撇过了小脸。

    这么久了,她早已对那件事很熟知了。

    “那你乖乖睡觉哦,不乖乖睡觉,我们就做那个事?”李子安故意吓唬她。

    齐韵只好乖乖的盖住被子闭上了眼睛。

    李子安坐在床边看着她睡着,他才稍微安心。

    终于让她安定下来了,如果再这样下去,她真怕她突然恢复神智和记忆,这样的话,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靳痕,一定要除掉。

    攥紧拳头,暗暗下了决心。

    过了两日。

    院子的上空突然飞着一只漂亮的风筝。

    带着女儿玩耍的齐韵看到风筝,十分的好奇。

    “妈妈,风筝。”

    李晗儿也仰起头指着那只风筝。

    风筝渐渐飞远,齐韵走到院子门口,亲自打开了门,追了出去。

    “少夫人,您不能出去。”佣人和管家匆忙追出去。

    齐韵当做没听见一样,跑的很快,就为了去追那只飞远的风筝。

    跑了很远,那只风筝最后掉落在地上。

    齐韵跑过去捡起了那只风筝。

    风筝的上面印着一个丑陋的骷髅头。

    怪吓人的。

    齐韵捡起来的时候也被吓的赶紧把风筝丢在地上。

    “少夫人。”

    后面追来的人还在呼唤着齐韵。

    突然,身后出现两个人,往齐韵身上套了个麻袋,把她捆来扛起就跑。

    “唔?好黑,我怕怕。”齐韵拼命拍打着他们的后背。

    “坏蛋,坏蛋,坏蛋!”

    扛着齐韵的两个人一脸懵逼。

    这个人难道是个弱智吗?为什么跟正常人不一样。

    他们本来是想用风筝引李子安的女儿,可是没想到竟然引出来了这个女人,而且她身后的人追着她喊少夫人。

    他们便知道这肯定是李子安的妻子了,没抓到他女儿,能抓到他老婆带回去交差也不错。

    只不过这女人貌似脑子有点问题,真的是李子安的妻子吗?如果抓错了他们回去可得挨骂。

    把人扛上了车,身后李子安的人追了上来。

    “快把我们家少夫人放下,你们这些混蛋。”

    车子发动,远远的甩开了这些追逐的人。

    把齐韵带回靳痕居住的地方。

    靳痕从楼上下来。

    “少爷,我们没抓到他女儿,倒是抓到了李子安他老婆,您请过目。”

    “把麻袋掀开。”

    “是。”

    几个人把麻袋松开。

    靳痕居高临下的望着这个晕过去的女人。

    看见她的第一眼,靳痕震惊的睁大了眼眸。

    “齐韵?”

    “少爷,您认识她吗?其实我们也不确定她是否是李子安的妻子,而且我们发现一个问题,这女人貌似脑子有点问题!”

    “把她弄醒。”

    “好。”

    “喂,醒醒。”几个人蹲下来拍了怕齐韵的身体。

    齐韵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当她看见靳痕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吓的往后挪了几步。

    “齐韵,你没死?”靳痕冷漠的盯着她。

    他似乎有些明白李子安为何对他这么大的敌意了,原来都是因为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