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神极兵王〕〔一直觉醒一直爽〕〔万兽朝凰〕〔我的佛系田园〕〔黎隐传奇〕〔盛世娇宠之名门闺〕〔我真的只想跟个风〕〔天后的绯闻老爸〕〔冲出穹顶〕〔医武兵王〕〔总裁爹地超凶的〕〔重生之苍莽人生〕〔都市雄杰〕〔诸天之主〕〔福满农门〕〔主播哪里跑〕〔少年他曾勇敢过〕〔大明之雄霸海外〕〔豪门甜婚:给总裁〕〔倾墨染夜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霸道总裁宠上天 第1795章 人傻钱多
    祁轩如遭电击一般,整个人怔在原地,双手垂落在两侧,无处安放。

    唇上的柔软夹杂着一丝淡淡的芬芳气息。

    他这是在做梦吗?

    如果这是个梦,但愿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

    直到,凌若薰松开他的唇,双目带着怨憎凝视着靳痕。

    祁轩的梦也在此刻醒了。

    她只是为了气面前这个男人,这个吻并不代表什么。

    靳痕清冷的眸光在凌若薰和祁轩身上留恋了几秒,然后若无其事的转身离开。

    望着他的背影,凌若薰绝望又难过的蹲在地上,嘤嘤大哭了起来。

    为什么她都这样做了,他依然无动于衷。

    失忆了也不该对她一点占有欲都没有了啊!

    她委屈,她难过,她恨。所有的负面情绪涌上来,瞬间击垮了她,导致她像个孩子一般蹲在地上不顾形象的大哭起来。

    祁轩赶紧蹲下身子拍了拍她的肩膀:“薰儿,别哭了,我带你回去好吗?”

    “他真的彻底把我忘了,他真的一点都不在乎我了。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双手枕在膝盖上,任由眼泪啪嗒啪嗒的掉。

    看着她掉眼泪,祁轩自然是心疼到了极致,原地将她抱了起来。当着宴会厅这么多大人物的面。

    “放心,有我在,我会一辈子都在你身边,他不在乎你没关系,我在乎你。我保护你。”

    祁轩的声音很柔,在她耳畔响起,她浑浑噩噩窝在他结实的胸膛里。

    忽然觉得她也没有那么的委屈,至少她还有一个深爱着她的人陪伴在她身边。会纵容她的小性子,甚至纵容她在婚内去找别的男人。这样大度的男人哪里找?

    至于靳痕这个混蛋,她不要他了,说到做到。

    接下来的日子,靳痕几乎是备受煎熬。

    他坐在车内,透过车窗,总是能看见凌若薰像个蜜蜂一样围绕着祁轩转。

    周一,她拎着她做的点心去公司找祁轩,公司上下各个艳羡夫妻二人感情和睦。

    周二,她挽着他的手去高档西餐厅共享烛光晚餐,餐桌上,上演着你喂我我喂你的浓情戏码。

    周三,一家三口一起去了儿童乐园,祁轩陪圆圆玩的满天大汗,她还贴心的给他擦拭额头上的汗珠。

    ……

    周天。他带她去打高尔夫,因为凌若薰技术不够精湛,祁轩更是站在她背后胸膛贴着她的后背,双手握着她的双手,手把手教她如何握杆。

    他们果然成了一对相敬如宾的恩爱夫妻。

    可靳痕却被伤的体无完肤。

    他们每一次的亲密接触,都仿佛在他的心间划上一道口子。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给他开车的助理实在是心疼他这般模样。

    他们连续跟踪了凌若薰一周,可每天少爷都伤痕累累的回去。

    “少爷,我们还是回去吧?”助理好心规劝靳痕。

    “回去?为什么回去?”靳痕紧紧盯着不远处的两人,眸光深邃黯淡,又透着一丝犀利。

    “您这样下去只会让自己的身体越来越……”

    “反正都活不长久了,顾那么多做什么?”

    “那您也不能自暴自弃啊。”

    “我什么都没有了,还不允许我自暴自弃?你管的很宽啊?”靳痕把所有的消极情绪都发泄在这个助理身上。

    助理委屈的撇撇嘴,不敢再多言。

    “开车。回去。”

    过了一会儿,靳痕似乎是自己想通了,要求助理送他回去。

    “好的,少爷。”助理为他突然的开窍而感到高兴,立即发动车子离开。

    回到靳家。

    门口停着一辆车,见到靳痕的车回来,那辆车门打开,齐韵从车上钻下来拦住了靳痕的车。

    “靳痕。”

    坐在车后座的靳痕冷漠的凝视着齐韵这女人,并没有要下车跟她攀谈的意思。

    齐韵见车停在门口,赶紧走到车窗边敲了敲他的车窗。

    车窗打下一半,露出靳痕俊逸的脸。

    “什么事?”

    “靳痕,有时间吗?晚上我想请你吃饭。”

    离婚之后的她感觉自己就可以正大光明跟他约会了一样。

    她知道靳痕在躲避凌若薰,况且凌若薰现在结婚了,他更加跟她不可能了,现在是她最好的机会,她又怎会轻易错过。

    “没空。”

    “靳痕,你是不是还是嫌弃我,我已经跟李子安离婚了,我现在是单身了,你能不能再考虑考虑我?我知道我配不上你,可是你需要有个人陪在身边!”

    齐韵也算是彻底放下了面子。

    “陪在我身边的那个人永远都不可能是你。滚吧。”

    靳痕从潜意识里是憎恨齐韵的。

    如果没有她的存在,他跟薰儿不会弄成今天这样。

    她的出现,打破了他们的幸福。

    “靳痕,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绝情?我我到底哪儿对不起你了,我知道我脏,可是这还不都是因为你。”

    “知道自己脏就别在这儿污了我的眼。当初我没求你救我,而且李子安也是你招惹来的,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吗?”

    “什么秘密?”齐韵停顿一下,蹙着眉头问道。

    “我快死了,这一切都是拜李子安所赐,当然,你是间接害我的人,等我死了,我什么都不欠你的了。”

    “为什么?你怎么了?”齐韵显然不敢接受这个事实,瞪大眼睛扒拉着车窗。

    “话我就说这么多,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如果你不想我早死的话。”

    靳痕关上了车窗,助理重新发动车子开进了院子。

    齐韵愣在原地,久久不能平静。

    原来,这就是他不去把凌若薰抢回来的原因!她终于明白了。

    凌若薰接到了新的采访任务,是采访本地一个神秘富商,最近总是以匿名方式到处做慈善。这种做好事不留名的人现在太少了,主编大人让她把这人挖出来。

    最新的一次捐赠仪式上,那个神秘富商并未出名,但人据说入住了附近的五星级酒店。根据内部得到的消息,凌若薰拿到了房号,准备只身前往采访。

    穿着朴素的衬衣牛仔裤,她活脱脱像个女大学生,怎么也看不出来是个四岁孩子她妈。

    敲了敲房门,凌若薰开口道:“您好,客房服务。”

    正好洗完澡的靳痕,穿着白色的浴袍,头发湿漉漉的,他正用干毛巾擦拭着乌黑的短发,头也没抬,便过来开了门。

    站在房门口的凌若薰和他又一次四目相对。

    这一回她的目光流连在他白里泛着红光的胸膛肌肤上,晶莹的水珠从脖子上滑落下来,浑身上下带着一股诱人的味道。

    靳痕见到她也是很意外的,眼神淡漠,没有透露出一丝丝异样。

    “怎么?追我追到这儿来了?真没想到现在的有夫之妇可以这般不知廉耻,拼了命的想爬上我的床?”靳痕本不想说这么难听的话,可这一开口,难听的话便根本压抑不住,自己往外冒。

    凌若薰一股怒火蹭的一下从心底涌上头顶。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自恋,又这么讨人厌。

    她如果知道要采访的人是他,她就不来了好吧。

    可既然来都来了,她还是硬着头皮继续把工作做完吧,她不是公私不分的人。

    “靳先生,我是接到采访任务,特意来采访你的,听说云城出了一个人傻钱多的富商,到处捐赠钱财做慈善。这样的活雷锋应该昭告天下给世人做表率。所以我是特意来采访你的。”

    “人傻钱多?”靳痕唯独从她的这段话中抠了这四个字。

    “可不是吗?拼了命的把钱财往外捐,生怕别人不知道你钱多一样。”

    凌若薰歪着小嘴讽刺。

    按照靳痕这些日子捐的大手笔来看,这个人完全是把钱财当成了身外之物,恨不得全捐了才甘心。

    她虽然不差钱,但看着这样捐下去,她都难免有些肉疼。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我不接受你的采访,你走吧。”靳痕准备把门关上。

    凌若薰连忙用手抵住门框:“喂,我来都来了,你总不能让我空手而归吧?我就问你几个问题而已。”

    “我不接受采访。我不说第三遍。”

    “好,既然我都知道这位神秘富商是谁了,那我就随意发挥了。到时候的新闻稿你要是看到之后,可别气了吐血。”

    凌若薰活脱脱成了一泼皮无赖。

    这样的凌若薰才是他靳痕喜欢的深爱着的凌若薰,她的身上,总是带着那么点令人无法抗拒的可爱。

    靳痕想笑可憋住了:“好奇的问一句,你打算怎么写?”

    “我就写你身患绝症,终于良心发现,觉得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干脆全捐了,再加上靳家家大业大,你人傻钱多,根本不在乎。做点好事,为前世积德,为后世造福。再加上我夸张的文笔润色一番,我保准你上热搜。”凌若薰叽叽喳喳的说了一堆。

    靳痕并未生气,甚至有些想笑。

    只有面对凌若薰的时候,他的嘴角总是不经意的上扬,这是他无法用意志掩饰的情绪。

    “我同意你这么写,拜托你把我写的悲惨一些,求之不得。”靳痕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把拎着凌若薰的胳膊,将她撵了出去,然后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靳痕……你……这混蛋,居然还扔我出去,我告诉你,我还真就这么写,我写到你看了喷血为止。”

    凌若薰在房门外张牙舞爪,靳痕背靠着门板,嘴角勾起。

    就算跟她拌嘴,这心情都莫名变好了。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