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河霸血〕〔倘若地球能修仙〕〔池念傅庭谦全文免〕〔天门神幻〕〔不遇倾城不遇你〕〔佛剑〕〔盛宠军婚:腹黑老〕〔霍海云晴〕〔狼牙狼王于枫〕〔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第一兵王〕〔战龙觉醒〕〔神医狂婿〕〔战神无双九重天〕〔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超级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三十章 螳螂捕蝉 静观其变
    . ,最快更新风华于晋最新章节!

    自玉春楼回来,查镛、章师爷与许掌柜回到了查家米铺的后院。

    这丰恩堂也算是查镛在江都的别院,许掌柜给查镛上了壶解酒,查镛便让他先行回房休息,他还有事与章师爷商量。

    许掌柜上完了茶,又担心总舵主夜里冷,这霜降时节的江东,晚上也是阴冷的,所以命人给查镛和章师爷的房间加了炭盆。

    别院的书房中,查镛心情是矛盾的,他既为能与琅琊王氏和鲜卑慕容氏搭上关系进行合作,而沾沾自喜,又为琅琊王查到了山阳王墓,已经竟然派人袭杀而惴惴不安。

    查镛啜着茶,首先向章师爷问与慕容部的生意:“对于慕容王子的十万石粮食,师爷如何看待?”

    “十万石,恐怕有些为难呀,以目前情况来看,除非........”师爷没有说下去。

    “除非什么?”

    “除非我们提高收粮的价钱,如今是一斗糙米五钱,谷三钱。去年糙米七钱,谷五钱,倘若我们真要做这笔生意,恐怕在价钱上,至少要与去年相当。这样佃户们才能把口粮拿出来卖。”

    听到这里,查镛不免愤愤道:“石历和李肇这两个黑了心的老小子,他们用十四斗的斛来做官斛,按此次朝廷四万石的征粮,就要多征出一万六千石。这多征的粮食虽说入了查记,可是却比去年还高一钱卖给我。回头给佃户的定价,却比却年低两钱。”

    “按朝廷的制度,丁男课田五十亩,丁女二十亩,次丁男二十五亩,每亩纳粮八升。按普通人家一百五十亩来算,需要纳粮一千两百升,合十二斛,倘按十四斗一斛来算,一户至少多出了四百八十升,这差不多就是一家人一年的口粮呀。十四斗的斛是过于黑心了。”

    章师爷算着帐,不由的也深吸了一口气。

    “淮漕的兄弟们,大多都是佃户出身,这样下去,我们恐怕难与各堂的兄弟交待。”查镛不由有些担忧。

    随后他又问道:“还有一事,倘若我们以去年的米价来收粮食,恐怕绕不过石历,该当如何?”

    “这个.......”章师爷思忖了片刻,也没给出答案。

    过了一会,师爷眯着眼睛,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总舵主,先不论慕容王子这十万石粮食如何避开石历,属下愚见,就今日之事,恐怕大有蹊跷呀!”

    “嗯?哪里不对劲,你且说来听听。”

    听到师爷觉得事有蹊跷,查镛的神经有些紧张起来。

    “今日那个修无际开口就提了山阳王墓的事。仔细思量,属下担心怕是冲着总舵主您来的。”

    “何以见得?”

    “若果真如我们所见,王丘子、慕容王子、琅琊王的关系匪浅,穆公子与修无际选在我们与王丘子见面之时来玉春楼,恐怕未必就是巧合,此事不得不防呀!”

    听到章师爷的话,查镛猛然警醒:“你说的不无道理,看这般情形,那穆公子与修无际怕是来谈凤符的事,那修无际见面便提及山阳王墓另有玄机,就是在告诉我们琅琊王已经知道了一切!”

    查镛的神情更加紧张了。

    “联想这几日忽然出现粮户大闹府衙之事,那些佃户平素都忍气吞声,就算征粮也只是偶有不服者闹一闹,关一关也没出什么事。此番却因为粜米上告,又偏偏是在我们与王丘子见面这几日,怕是有人故意安排,要将官斛一事闹大呀。”

    查镛面露焦急之色:“可我们眼下情形,怕也是身不由已了,对方来头太大了!”

    师爷沉思了片刻,缓缓的说道:“此事行至此处恐怕已经由不得我们了,不过总舵主莫急,这事未必是坏事,也许正如之前所料,总舵主的机会来了。”

    “哦?且说来听听”

    “看今日之情形,王丘子等人并非恶意,他们除了谈及粮食生意外,慕容王子还谈了他可以把慕容鲜卑在辽东一带的很多生意都委托我们,这怕是大有深意。”

    “这有何深意?”

    “既然王丘子、慕容王子、琅琊王关系匪浅,慕容王子又特别强调琅琊王督管徐州、扬州,漕运码头是在他督管的范围内,似有暗示拉袭总舵主之意。”

    查镛听到这,脸色放松了下来:“今日之事,还多亏了师爷,以保镖之名,向琅琊王的亲随解释,这是个误会。那慕容王子还说有机会让我亲自去向琅琊王请罪。”

    “这是属下该做的。只是属下担心现在案子已露端倪,案子深查下去,那石历和高宾为了脱身,一定会推脱是漕运码头的人以阴兵之名劫了官粮,私藏于山阳王墓,怕是这案子要总舵主和漕运码头来扛了。”章师爷说道这脸色有些凝重。

    查镛听完锁着眉头在书房里度了几圈,长吁了一口气道:“师爷说得没错,石历和高宾让我们对于夜探山阳王墓是琅琊王的人只字未提,竟然让我派堂口的兄弟去杀他们,现在想来还真庆幸折的是我们的人。如果当时得了手,朝廷追查下来,这可是灭族之罪。”

    说想这,查镛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恨得将拳头握的咯咯响。

    “这石历和高宾就是怕我们得知是琅琊王的人,不敢下手。事已至此,眼下还要想个万全之策,保得总舵主的身家性命呀。”

    “话虽如此,若是他们悬赏到凤符,得了钉管钥匙,打开山阳王墓,虽然我们以保镖护墓为借口,但庆恩堂夜袭击琅琊王一事,也是难逃其责。不如我们主动将粮食交出,师爷以为如何?”

    章师爷摇了摇头:“不妥,若是我们主动交出粮食,石历定会反咬一口,说我们漕运码头做了水匪的勾当,届时贾谧再为其开脱,我们恐怕是有口难辨。眼下情形,只能先拖着,拖着看琅琊王将此案办到何等地步。”

    “拖着?倘若琅琊王传唤于我,该当如何应对呀,这不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吗?”查镛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依属下愚见,既然是神仙打架,恐怕他们的目标不是我们,那个穆公子临别时,说他们明日一早要去吴郡,那可是李肇征粮之地呀,恐怕琅琊王的目标是石历、高宾、李肇。”

    听到李肇的名字,查镛脸上露出鄙夷之色:“像高霸这种腌臜之人,如今竟成了朝廷命官,老子虽然也是江湖草莽,但我这漕运码头和查记米铺毕竟是正经营生。”

    “琅琊王、琅琊王氏、慕容王子,他们的目标恐怕是整个江南。琅琊王心下已经明白一切,倘若他们真有拉拢之意,定不会深究,甚至还会跟我们合作,至少眼下情形如此,否则不会与我们相邀玉春楼,庆恩堂夜袭琅琊王的事就可以将我们请上公堂了。”

    “如此说来,这是个活局,既然这样,他们若真的能在吴郡查到什么,未必不是好事。”查镛赞同道。

    章师父想到查镛方才问他的问题,此刻他已然有了答案:“至于我们跟慕容王子合作,此事是否让石历知道,还看形势发展如何,虽说我们与石历合作情非得已,但石崇、石历毕竟在江南经营多年,即便王导和琅琊王似有拉拢之意,也不可意气用事,为了保险起见,总舵主且先静观其变。”

    “嗯,也好,就先静观其变,或许此局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说完查镛望着炭盆里噼啪迸出的火花,黑红的脸上露了出笑意,毕竟这淮漕十二堂也不是浪得虚名的,他已经准备且看好戏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重生之一世枭龙〕〔我的治愈系游戏〕〔穿梭在轮回乐园〕〔全球迈入神话时代〕〔从红月开始〕〔纵意人生秦浩〕〔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地龙魂〕〔神国之上〕〔极品暧昧〕〔重生长白山下〕〔超级走私系统〕〔平常人类的平凡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