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沈卿然楚洛寒〕〔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漫威的公主终成王〕〔豪门废婿〕〔第一章穿越成肥婆〕〔云千悦景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三十五章 打草惊蛇 一切就绪
    . ,最快更新风华于晋最新章节!

    修无际奉司马景文之命去广陵郡,如今也与游击将军王庆,带着琅琊王的亲兵来到了吴郡城外。

    无际让王庆先在城外五里扎营,他自己先行进城去见琅琊王。

    第二日,司马景文换上金丝莽袍,外穿金色鳞片筒袖甲,头带三珠冠,顾荣也换上了官服,早早的驾着顾府的车出了城。

    王庆派人到吴郡府衙向胡冲通报琅琊王的到来,胡冲听闻琅琊王到了,慌乱的整理官服,与李肇一起出城迎接。

    到了府衙,司马景文坐在正堂之上,修无际、顾荣、王庆分别立于左右。

    而李肇、胡冲及李肇的主簿、副将、府衙各主簿、都尉等分别立于下面两侧。

    司马景文开门见山的对胡冲道:“胡太守,本王奉旨到江南查案,听闻胡太守治下各郡县的田户闹事,拒绝纳征,有甚者抢夺征粮,便过来看看情况如何?”

    太守胡冲听闻慌忙下跪:“回琅琊王,下官治下不严,确有几个刁民因不满朝廷征粮,拒绝纳征,与官兵有了些许冲突,不过下官已经派右督尉处理了。”

    “胡大人起来说话。”

    胡冲抖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低着头,用衣角擦着额头上的汗。

    “听说,还请石历派兵进行镇压了?”

    “回琅琊王,那些刁民目无王法,公然违抗朝廷命令、聚众闹事,抢夺官仓,下官怕引发民变,与李大人协商,是李大人建议请求刺史大人派兵进行镇压,以防世态扩大。”胡冲小心翼翼回道。

    “胡大人也算尽责,但是如果强行镇压,一旦引起大规模暴动,那可真是引发民变了。如今朝廷北郡边关战事吃紧,西北流民又需要安抚,倘若江南再出事端,各位怕是成为朝廷的罪人了!”

    “是、是,琅琊王说的极是,下官无能,下官治下有失,请琅琊王降罪责罚。”胡冲应承道。

    李肇最是看不上胡冲这副怕事的窝囊样,眼里尽是鄙夷之色,他嘴角微微一扬道:“琅琊王此番是奉旨前来查案的,而本官是朝廷亲派的督粮御史,琅琊王此番贸然来到吴郡插手朝廷征粮,怕是不合适吧?”

    “积驽将军此言也怕是不妥吧,琅琊王乃世袭的安东将军,宣帝(司马懿)曾孙,就算石崇、石历在此,怕也不敢如此讲话!”

    看着李肇仗着有贾后做靠山的气势,对司马景文言语中尽是不敬,顾荣大声斥驳道。

    胡冲深知李肇为人,听到顾荣如此说,恐怕生出事端,忙站起身来:“顾大人所言极是、所言极是。”

    随后,顾荣又缓和了语气说道:“琅琊王虽是奉旨查案,若扬州治下郡县发生民变,琅琊王身为安东将军,朝廷问责下来,怕是也难免被人质疑琅琊王失察、负有督管不利之责。”

    李肇听闻不再说话,而胡冲不断的点头称是。

    司马景文瞥了李肇一眼,又看了看胡冲道:“麻烦胡大人派人下去,到各县将煽动田户闹事的首恶拘押回府衙,其余田户已按朝廷规定纳征者,既往不咎!”

    “下官遵命,下官马上安排左右都尉!”胡冲应道。

    “胡大人还是亲自下去吧,下面的人有时不分轻重,就麻烦胡大人亲自跑一趟,切以安抚为主。”

    “是、是,琅琊王说得是,下官亲自督办,不麻烦、不麻烦,!”胡冲擦着额头上的汗道,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李肇看着胡冲唯唯喏喏的窝囊样,狠狠的瞪了他一下,没有作声。

    “王庆带一队人马跟着一起去吧,且注意分寸,不可将事态扩大。”

    “属下遵命!”王庆说完。

    便走到胡冲面前道:“胡大人,请前面带路。”

    “好好,王大人,请!”说着便走在前面,而左、右都尉及相关武将也跟在后面一并离开。

    司马景文问道:“官驿在何处?”

    其中一个吴郡府衙的主簿忙上前道:“琅琊王,小的这就安排驿丞迎接!”

    司马景文道:“不用了,你且前面带路。”说完起身便离开,顾荣和修无际跟在后面,留下李肇在那干瞪眼。

    是夜,太守府内院的书房,李肇将主簿、三个录事尽数叫到近前。

    李肇慢悠悠的喝着茶,不时的环视着面前的几个人,半晌不说一句话。

    主簿和录事们都不知李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气氛紧张的皆是大气不敢出。

    主簿憋了半天,终是忍不住,壮着胆子干嗑了两声,想要说什么,李肇抬头瞪了他一眼,他吓得嘴角抽动了一下,把话咽了回去。

    李肇放下茶碗,目光留在了躲在最后面的张超:“张录事,听说昨日你出去了一趟?”

    张超低着头道:“是,小人出去买了些膏药回来。”

    “可是本官听说你去了如意布庄,进去有一刻钟的时间,这是要买布做衣裳吗?”

    “回大人,小人是去做了双护腿,小人这腿上的寒疾犯了,夜里疼得睡不着。”

    “哦,那什么时候去取呀?”

    “本来今日就可以取,但是琅琊王到来,小人就不敢出去了。”张超一副惶恐不安的模样。

    “嗯,张录事跟着本官出来,也是辛苦,这几日琅琊王在此,就别出去了,我派人去如意布庄将张录事的护腿取回来。”

    “那就麻烦大人了。”张超恭顺的说道。

    “琅琊王此次怕是来者不善,除了高主簿,你们三个皆是石大人派过来的,当初石大人为何派你们来,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不用本官提醒想必你们也是一清二楚。所以该说不该说的,各位要心里有数,否则一家老小元辰节无法团圆就不好了。”

    李肇说到这,眼里闪过一丝凶狠,他的目光在每个人的脸上都扫了一遍,又做了短暂停留,仿佛在告诉录事们,你们胆敢多说一句,就休怪我不客气。

    几个人被李肇的气势着实吓到了,立刻指天发誓保证定会守口如瓶。

    李肇随后又换了一副似笑非笑的脸色,拿出了几个金锭子,让高主簿分给三个录事,录事们千恩万谢的下去了,只留下了高主簿。

    录事走后,李肇用手将门打开一道缝,向外看了看,见三个录事已经走远,关上门对着高主簿低声说道:

    “老七,你自荆州跟着我小二十年了,你应该清楚这琅琊王与我的宿怨,当年杨袭死在我手里,杨袭之女本来聘了琅琊王妃的,此翻怕是要置我于死地。”

    “你是担心琅琊王查到什么,还是担心他知道你身份?”

    “当年杨氏灭门,那个余孽杨征前几日跑来杀我,哪有如此巧合之事,我怀疑这是琅琊王在故弄玄虚,怕是要借机查案,并刺破我的身份。”

    “当日我没在场,事后听录事说了,也没见你提起,只当是一般的寻仇。”

    “此事不好声张,所以我也便没再提及。征粮用斛这事,琅琊王想查是瞒不住的,这吴郡是顾荣的老家,他的素衣宗本就由孙吴暗卫组成,杀人和刺探情报很是擅长。而今日琅琊王派王庆下去,无非是要拿官斛和人证,怕是闹事的刁民里早已有了素衣宗的人。”

    此时李肇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傲慢和凶狠,完全是一副谨慎的模样。

    “如今我们该当如何,要不要先把账册毁掉,除了那三个录事?”高主簿问道。

    “且先等等看,若是我们急着除了那三个录事,便是不打自招,他们现在只有官斛还不能拿我怎么样,至于我的身份,他们也无什么证据,你且留心着便是。”

    “明白,大人放心。”

    “去吧,万事小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纵意人生秦浩〕〔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世子很凶〕〔凰妃演技太高超〕〔求婚〕〔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