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今夜星辰似你〕〔我爱你上瘾〕〔颜汐封司夜〕〔唐楚楚〕〔江辰唐楚楚〕〔黑龙帅唐楚楚〕〔龙王医婿全文免费〕〔山村小农民〕〔龙帅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战神龙婿黑龙唐楚〕〔安七〕〔唐楚楚江辰最新全〕〔唐楚楚江辰全文免〕〔暴君团宠三岁半〕〔李承乾小翠〕〔我真不是盖世高人〕〔毒医世子妃〕〔杨玄苏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四十章 重返建邺 迎接圣旨
    李肇死了,头被杨征砍了下来,在吴郡的城门上,挂了三日。

    也到了王导要入建邺的日子。

    司马景选了一百名亲兵做为卫队,带修无际、周蓉快马离开吴郡前往建邺。

    王庆留在了吴郡府衙,与胡冲进行善后,高主簿自知李肇已死,还未用刑便如实招了供,而三个录事也是据实招供。

    王庆处理完一干事务,便带着余下卫队押着高主簿的囚车,账册、以及证物等先行回了洛阳。

    胡冲人虽胆小糊涂却无甚大错,被司马景责令处理征粮带来的问题,同时被关押在吴郡大牢里的乱民,在录完口供后皆放归于家。

    胡冲尽心尽力的处理完一干事宜,便向朝廷提交奏折及请罪表,并等侯朝廷的圣旨。

    当天傍晚,司马景、修无际、周蓉到了建邺城外,顾荣、穆易雪、慕容迦已在入城的官道旁等候。

    司马景李肇已死之事告诉了穆易雪,易雪听闻,静默片刻,便转向官道旁的神道柱跑去。

    只见易雪靠着石柱,肩膀抽动,似在痛哭,周蓉见状刚想上前,被顾荣拉住,顾荣冲着周蓉摇了摇头,又朝着司马景那边努了努嘴,周蓉会意。

    此时司马景来到易雪身边,向易雪递上自己的锦帕,轻轻的将易雪揽在了怀里,易雪靠在司马景的肩上抽泣着,司马景深邃的眼神中透出忧伤,没有说一句话,他只希望易雪能够痛快的哭一哭。

    慕容迦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他也想上前去安慰易雪,但是见司马景过去了,他将头扭向一边,眼眶犯了红......

    第二日午时,有人来向司马景通禀,符节御史王导到了城外,石大人已经前去迎接,午时过后,请琅琊王听旨。

    于是司马景换上了冠服,带着顾荣、王庆来到刺史公廨等侯。

    不多时,王导带着贴身护卫展鹏及其亲兵卫队被石历引进了公廨。

    王导与司马景许久未见,自是客套了几句,却也不方便多说,王导便宣读圣旨。

    王导读罢将圣旨奉于司马景,随之强调道:“此番陛下和娘娘体谅琅琊王江南督察之辛苦,赋予了琅琊王便宜行事之权,并特命本官作为符节御史,协助琅琊王督察淮阴失粮、扬州征粮。”

    司马景叩首拜道:“臣司马景叩谢天恩!”

    而此时石历也是一脸的附和,:“陛下圣明,娘娘圣明,琅琊王此番着实辛苦,我等下官定当竭力配合。”

    石历派出跟踪高宾的人早已回来了,他已然了解一切,此时能寻求最好的自保方法,就是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高宾和李肇身上,只要不影响家兄石崇的地位,来日方长。

    大家各自就座,顾荣大致说了一下拘捕高宾的情况,司马景也未多问,只是明确道:“高宾的囚车一到,便升堂审问。王大人你看如何?”

    王导客气的回道:“琅琊王是此案的主审,一切悉听尊便!”

    “刺史石大人呢?”

    “石历不敢,一切皆听琅琊王的安排!”

    “那好,就明日升堂审高宾!”

    晚上回到驿馆,王导让自己的护卫展鹏去找修无际,他自己叫上顾荣来到司马景房间。

    此时只有司马景一人独自烹茶,王导和顾荣径直跪坐下来,司马景将煮好的茶汤盛在三人面前的青釉杯中。

    王导看着眼前的茶,拿起来晃了晃闻了闻,觉得有些热,又将杯子放下,摇头笑道:“景这茶煮的还是不够火侯,顾大人的茶艺精湛,景却未学得半分!”

    司马景瞥了王导一眼道:“只有这茶,不想喝可以不喝!”

    随后问道:“高宾的囚车大约什么时候可以到?”

    顾荣答道:“最迟明日午时。”

    “也就是午时过后,就可以升堂审高宾了?”王导插了一句。

    “嗯,没错。”顾荣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王导想起自己兄长王衍的嘱咐,虽然他自知兄长素来以利为先,但是其自保能力也是极强,他的话不无道理。

    于是对着司马景道:“此时石历怕是已向石崇求救了,贾谧和石崇定会力保石历。”

    “是呀,所以我也在考虑如何将石历定罪。”

    “根据朝廷法令,违令有罪者依律定罪,且士族门阀除不赦之罪外皆可杂抵罪,且我朝八议入律,亲、故、贤、能、功、贵、勤、宾之人皆需上报朝廷。这石历毕竟是武候石苞之子,乡候石崇之弟,封疆大吏、亲贵之人,故切不可强行问罪。”王导建议道。

    司马景听闻也点头道:“此事我也考虑过,石历、李肇、高宾都是朝廷任命的官吏,如今李肇已死,高宾之罪已经坐实,虽然他们是从四品官员,但毕竟不是门阀出身,如何处置想必朝廷不会过问。至于石历且看明日堂审情况,就算他的罪行坐实,也确需上书朝廷。”

    “如此虽好,可是也不能让石历轻松脱罪呀,若其安然无恙,怕是以后在这江南更是毫无顾及,为所欲为了。”顾荣忧心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顾大人担忧不无道理,所以此番堂审,还要提防高宾一力承担所有罪责。”王导赞同道。

    司马景听闻也点了点头。

    此时传来有人比武打斗的声音,司马景站起身,推开窗户,向驿馆院内望去。

    只见慕容迦和易雪正在切磋武艺,二人打斗正酣,而无际、青鹘、周蓉、展鹏,则立于一旁笑着观战,不时的点评。

    司马景默默的注视着院中英姿飒爽的易雪。

    此时王导凑上来,也朝着院中望了望,又看了看司马景,颇有玩味的笑道:

    “这满眼含情地看谁呢,慕容迦吗?慕容王子这武功好像又精进了,唉哟,这易雪姑娘弹琴的手拿起剑来,也是别有一番风情呀。”

    正说着,只见慕容迦故意露出一个极小的破绽,易雪提剑上刺,慕容迦及时收回胳膊,只差将剑下移的功夫,易雪的剑已擦慕容迦的剑刃而过,发出一阵金属摩擦的声音,直直的抵在了慕容的胸前。

    剑微微抖动着,修玉剑闪过的银光仿佛照出了慕容迦略微狼狈的样子。

    慕容迦嘻笑着一副自嘲的样子:“看来师妹的功夫又精进了!”

    “师兄,是你又让着我了。”

    易雪额上已微微出汗,只见易雪青衣自拭,面若桃颜,不由看呆了一旁的展鹏。

    见展鹏盯着易雪,青鹘拍了一下他:“来,展鹏,我们俩个比试一番!”

    展鹏没有回应青鹘,却笑嘻嘻地对易雪道:“没想到易雪姑娘的功夫了得,可否讨教一番?”

    出展鹏的意料,易雪爽快的回应:“那就比比看了!”说完提起修玉剑。

    见到司马景一脸的不爽,王导心知他这是吃味了,不由的想逗一逗:

    “我们展鹏一直是打不过无际的,,就不知道能不能打得过这娇滴滴的美人了!”

    司马景狠瞪了王导一眼,黑着面,关上窗户。

    “诶,我还没看完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