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婚蜜宠:老婆亲〕〔不朽龙帝〕〔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沈卿然楚洛寒〕〔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漫威的公主终成王〕〔豪门废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四十一章 扬州公廨 升堂断案
    第二日早饭过后,司马景、王导、顾荣正准备去府衙公廨,青鹘进来了。

    原来青鹘受命押着囚车,只怕途中生变,日夜兼程的往回赶,只待城门一开,便进了建邺城,如今高宾已经入了府衙大狱,由黄靖的卫队长看管。

    司马景让周蓉安排青鹘吃饭休息,便与王导、顾荣带着修无际、展鹏前往府衙大堂。

    而易雪和慕容迦也换上了琅琊王护卫的服装,跟在修无际的后面,比起在官驿等候消息,他们更想看看堂审的情况,慕容迦虽然是鲜卑的王子,可是堂审朝廷命官,他却并不方便参与的。

    此时石历早已等侯,见过琅琊王后,赶紧告之高宾已经押入大牢,正等着提审,又刻意声明道:“琅琊王,臣有罪,自知有失察之责,还是不要听审了吧。”

    司马景见石历如此惺惺作态,心里虽是一阵鄙夷,表面却不动声色的说道:“石大人是朝廷亲封的单车刺史,定要听审的,石大人多虑了!”

    于是下令升堂带高宾,而顾荣则充当书,王导和石历一旁听审。

    高宾跪伏在堂下,司马景问道:“高宾请抬起头来。”

    高宾直起身子。

    “高宾,山阳王墓你是人赃并获,自是抵赖不得,且将淮阴失粮一事从实招来。”

    高宾抬起头,用余光瞥了一眼石历,随后缓缓说道:“罪臣自知死罪,淮阴失粮全因罪臣一时贪念,利用朝廷调粮之机,指使查镛将漕船假扮官船,在淮水大雾之时以阴兵借粮之名将粮食藏匿,以待日后出手。”

    高宾在山阳王城的监狱,已经被石历派去的人告之,他若一力承担,死的是他一个,如若不从,则他的妻儿连发配为奴的机会都没有。

    司马景听到高宾在独揽罪责,清声问道:“你是说淮阴之粮是你与查镛勾结所为?”

    “是!”

    “具体道来!”

    “朝廷下旨扬州府,从官仓调拔两万石粮食运往长安赈灾,刺史大人接旨后便交给罪臣承办。罪臣又听闻李肇也将到达扬州督征四万石粮,于是便动了私吞官粮的贪念,一番盘算之后便修书给查镛,让他准备漕船。”

    “你是如何让查镛听命于你?”司马景继续问道。

    “查镛是漕运十二堂总舵主,同时他的查记米铺又遍布江左各郡县,既有船有人,又有销赃之地,因此也给查镛修书,让其准备漕船运粮。查镛是个唯利之人,我们之前也有过合作。”高宾回道。

    “你在给查镛的信中,是以征用漕船运送官粮的名义,还是将所有计划全盘告之?”

    “因此事非同小可,不能节外生枝,故罪臣给查镛一份正式征调漕船的书,又写了一封私信,强调此次朝廷征粮,必须由他亲自押船。查镛到了建邺,便将计划告之,并与其策划官粮登岸,以及粮食藏匿一事。”

    “这样说来,你是对淮阴失粮之事,愿意承担主谋之责?”

    “此案确是罪臣一手策划,并与李肇、查镛联手做下的,罪臣自知有负皇恩,死罪!”高宾说完又伏下身去,涕泪横流。

    此时石历站起身来,指着高宾道:“高宾,你与我同僚多年,我怎竟不知你如此狭隘贪婪,唉,你呀你!”

    石历作出一副痛心疾首,后悔自己识人不明的模样,后又扑跪到地上道:

    “琅琊王,臣万万没想到高宾竟然如此胆大妄为,臣有失察之罪,臣有负皇恩呀!更没想到李肇身负皇命贪赃枉法,与高宾勾结,使得扬州百姓饱受其苦,此番案情皆是发生在扬州治下,臣有罪呀!”

    司马景看着伏跪于地的石历,看了看王导,随后转向了身旁的修无际,其实他是在看穆易雪的反应。

    只见易雪冷着面,紧锁着眉头,厌恶的看着戏精般的石历,但是她也只能心中暗恨,于此种情形,她是无计可措的。

    而王导见司马景在犹豫,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石大人之责,待审结此案后,琅琊王和本符节御史如实奏报朝廷,自有定论,石大人不必过份自责,先起来说话。”

    说完王导给了司马景一个不言而喻的眼神,起身去将石历扶了起来。

    “高宾,你对供述还有何补充?”司马景回过神问道。

    “回琅琊王,罪臣没有了”

    顾荣将供词拿到高宾的面前,给他看了看,确认无误后,高宾签字画押。

    此时只听司马景大声说道:“将高宾押到一旁,带查镛。”

    堂外查镛只听到琅琊王传唤自己,赶紧理了理衣服,跟着衙役来到大堂之上。

    原来查镛安排好漕运之事,便快马加鞭赶到建邺,早已在刺史府衙门外堂候审,只等传唤。

    查镛跪到堂上,向琅琊王叩头道:“小人查镛参见琅琊王!”

    司马景道:“查镛,淮阴失粮一事,高宾已供认不讳,念你弃暗投明,助顾大人将高宾人赃并获,你可站着说话,且将淮阴失粮的过程从实招来。”

    查镛又深拜一礼:“谢琅琊王”。

    查镛站起身,开始将淮阴之粮的过程细细道来。

    “小人查镛,是漕运十二堂的总舵主,掌管这淮水及扬州内河漕运之事。

    两月之前,小人收到扬州现史别驾高大人的官函和一封私信,说是有两万石粮食运往长安,要征调漕船走水路,并安排人手转运。小人便调了八艘大型货船,由于私信中强调官府征用非同小可,为了保险起见,必须小人亲自押船前往建邺,故小人按高大人要求如约靠岸。

    到了建邺,见了刺史石大人和别驾高大人,二位大人命令小人将运粮的漕船找个合适的地方上岸,并将粮食藏匿起来。

    小人问二位大人此为何意,高大人说如今北郡大乱,这批赈灾的粮食,到了长安也是到了当地官员手中,层层盘剥之后,那些流民就算得到这些粮食,也是活了初一活不过十五,救了今日还有明日,不如我们发笔横财。”

    “你是说石大人也在场?”司马景问道。

    “是的!”

    “你胡说......”

    石历听闻急的差点从位置上跳起来,刚想说下去,便见司马景抬手示意道:“石大人稍安勿躁。”

    又继续问道:“查镛,石大人乃朝廷命官,又是亲贵,若有半句虚言,你可知此罪不小?”

    “回琅琊王,小人身后是淮漕十二堂兄弟的身家性命,切不敢随意攀咬,小人所言句句属实。”

    司马景点了点头,示意查镛继续说下去。

    “小人接到二位大人的指令后,便与石大人和高宾一同商量漕船如何掩人耳目,寻找最佳的上岸地点,高大人说此事朝廷必然派人追查,只要找不到粮食,等风头一过,粮食便由查记米铺出手。

    我们商定先派一部分官兵与漕船一起行至淮水,利用江上大雾之时,由我漕运庆恩堂的弟兄,假扮成孙曹之时战死的阴兵落到船上,由大雾作掩护,将粮船调转到末口方向,由于运道破坏一直未修复,平时漕运极少,而且山阳湾水流湍急,商船和漕船都从新修筑的南、北斗门转运,北辰埝基本无人管理,所以我们选择末口为最佳的上岸之地。”

    “你是说此计是也由你同石历、高宾一同商量的?”

    “没错,小人对漕运航道非常熟悉,以前也曾有合作,所以石大人与高宾比较信任小人,我们一同商量了此计。”

    “你胡说,你胡说!”石历听到这,又忍不住跳了起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