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今夜星辰似你〕〔我爱你上瘾〕〔颜汐封司夜〕〔唐楚楚〕〔江辰唐楚楚〕〔黑龙帅唐楚楚〕〔龙王医婿全文免费〕〔山村小农民〕〔龙帅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战神龙婿黑龙唐楚〕〔安七〕〔唐楚楚江辰最新全〕〔唐楚楚江辰全文免〕〔暴君团宠三岁半〕〔李承乾小翠〕〔我真不是盖世高人〕〔毒医世子妃〕〔杨玄苏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四十五章 祥和之夜 不祥之事
    回到众人回到驿馆之时,街上传来了“梆、梆、梆”三更鼓响。

    随后便是打更人的声音:“天干勿燥、小心火烛.......”

    众人也是忙了一天,已经有些疲惫,各自回房间洗漱,准备睡觉了。

    “姑娘,这江南看着比洛阳暖和,其实却是阴冷的让人有些受不住!”周蓉边用汤婆子暧着被子边说着。

    好在屋里有驿丞命人送来了早就烧好的炭盆,易雪正在将炭盆里的火拨弄了一下,又加了两块炭。

    听到周蓉说起天气冷,她朝窗外看了看,廊下的灯笼被风吹的左右摇摆,从笼布投出昏蒙蒙的光,也跟着乱晃着,透过窗户的楞纱影影绰绰的看着飘起了雪花。

    “是呀,外面好像下雪了。”易雪说起,便将窗户支开一道缝,向外瞄了瞄。

    正瞧着雪花漫天的飞扬着,却见一个军官打扮的人,急匆匆的向驿馆里冲来。

    易雪见来人行色异常,便注目瞧着。

    “姑娘,天冷.....”周蓉想说天冷,还是不要开窗,却被易雪制止住了。

    周蓉见易雪神色有些不对,便也凑到窗前。

    只见军官找到了驿丞,这驿丞因为琅琊王的缘故,没有回家过节。

    军官跟驿丞耳语一番,驿丞的神情即刻变了样。

    远远的瞧着,驿丞得了消息仿佛颇为紧张,好像出了什么大事,立即带着来人急匆匆冲着琅琊王的房间走去。

    易雪瞧不清情况了,便将窗户关了下来。

    “姑娘,看样子是有大事发生,莫不是.........”

    易雪示意周蓉不要说下去。

    “姑娘,我去瞧瞧吧!”

    易雪淡淡的说了句:“莫急,很快就知道了!”

    这边,司马景正准备熄灯休息,便听驿丞轻轻的敲着房门,小心问道:“琅琊王,小人有要事求见!”

    “何事?”房间里传来司马景的声音。

    “刺史石大人,被人....被人刺杀了!”

    “你说什么?”旁边的房门打开了,出来的是修无际。

    “石大人遇刺身亡了,就在、就在从谢家回府的路上。”来报告消息的军官说到。

    此时,司马景的门也开了,只见他披着一件大氅,从房间里出来。

    “参见琅琊王,下官是刺史府的长史,石大人在回府的路遇刺身亡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赶快去通知符节御史王大人和军司顾大人!”

    “是!”修无际应声!

    唉,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呀,本以为可以顺利回京复命,就算不得恩赏,至少也是完成了皇命。原是听了王导的话,并未深究石历之责,回京的奏折都已经拟好了,如今竟出了这事,恐怕石崇和贾谧,甚至贾后对自己怕是有所猜忌了。

    司马景想到这,不由得有些郁闷,重重的叹了口气。

    此时慕容迦和青鹘闻声过来,听到石历死了,知道大事已成,心中不由暗自欢喜。

    但是戏还是要做的,慕容迦一脸的难以置信:“晚上夜宴之时还好好的,怎么一分开便出了这档子事,你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长史见来了两个胡人模样的人,虽然不识却也不敢怠慢,肯定的回着。

    “你去过现场没有?”司马景问道。

    “还没有,现场离刺史府官邸不远,已经通知校尉李将军过去了,一得到禀报,下官便来通知琅琊王了!”长史恭恭敬敬的答道。

    “我们回来之时,还特意让石历与我们一同乘着灯船,可他说府邸离谢家不远,府上的车驾已经来接了,谁知这才分开多久,竟然......唉!”

    慕容迦又是一阵絮叨。

    “是呀,怎么会出这样的事!”

    王导和顾荣也赶来了,对于分开不足一个时辰就出了这样的事,也是大感惊讶!

    “走,我们且去瞧瞧现场吧,通知仵作了吗?”司马景问道。

    “回琅琊王,一接到消息便通知了。”

    “嗯,前面带路吧!”

    又见慕容迦想跟着一起,司马景皱了皱眉头:“慕容王子累了一天,且歇着吧。”

    慕容迦见司马景如此说,心中一想:也是,毕竟出事的是这晋国的封疆大吏,他的身份着实不合适!

    于是打了个呵欠,故作疲惫之态:“唉,玩了一天也是累了,走,青鹘,睡觉去,我们不打扰琅琊王了!”

    司马景走后,慕容迦和青鹘便兴冲冲的来到了穆易雪的房间。

    “师妹,庞清动手了,石历死了,刺史府的人刚刚来报过了。”

    “庞庄主的动作还真是快,这样的亚岁大礼送给石崇和贾谧,不知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听到庞清得手了,易雪一脸的痛快。

    “嗯,真想亲眼见见石历的死状倒底有多难看。”周蓉的兴奋中带着一丝遗憾,仿佛她只有亲眼看见方能解恨。

    “现在琅琊王他们去现场了,明天不就知道了。”青鹘见周蓉的模样,觉得有些好笑。

    “听人说和亲眼见能一样吗,若不是为了万无一失,我和姑娘真想亲自动手。”

    “你呀,跟了姑娘这么多年,姑娘的沉稳你是半分都没学到。”

    见青鹘抢白自己,周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好啦、好啦,不管怎么说,又了却一件心事。”易雪看着这对欢喜冤家笑道。

    “不过此事万不能让景、王导他们知晓!”慕容迦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为何?”周蓉瞪着眼睛问道,“此事不让琅琊王知道,他岂不是又要查下去了吗?”

    “不论他查还是不查,如何查,此事都不能让他们知道,这才是万无一失的。”

    “如何讲?”易雪听到慕容迦如此说,她也好奇了。

    “扬州刺史遇刺身亡,此事非同小可,景和王导都要给朝廷上奏折的,他们不知晓此事,奏折才会更加真实,若是他们知晓了,难免要避重就轻,反而让贾谧、石崇怀疑。”

    “那若是朝廷下旨查下去呢?”易雪问道。

    “扬州刺吏之位不可空缺,马上就要元辰了,就看朝廷让景继续留在江南督管,还是让他回京复命了,以这位贾娘娘的心态,恐怕根本不放心景留在江南吧。”

    “嗯,师兄说的有道理,且看朝廷如何处理此事了。”

    对易雪来说,她的目的达到了,此事若是司马景来查,知道了背后的隐情,恐怕也会帮忙遮掩。倘若朝廷另派御史钦差,又不是她动的手,恐怕也查不到她的头上,而庞清那边,自然有脱身的法子。

    至于日后这江南是否由司马景继续督管,到底由谁来管,也不是她能够操心的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