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风华:邪医七〕〔爱得比你深〕〔魅罗〕〔九劫轮回〕〔陌路柔情〕〔原来爱你那么疼〕〔甜婚蜜宠:老婆亲〕〔不朽龙帝〕〔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四十六章 案发现场 几无线索
    案发现场是在距离刺史府官邸大约五百米的地方。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来具尸体,尸体上覆着一层薄薄的雪,每个人的颈部都被割了一刀,地上的一滩血红,已经凝固了,原本清爽的空气,如今却夹杂着血腥味。

    见琅琊王等人到了,一个参将模样的人走了过来。

    “校尉李甘参见琅琊王!”

    司马景也没客套,只一句:“现场可查到什么了?”

    李甘也是个爽快的人,他打开了车驾:“王爷请看!”

    只见石历被牢牢的钉在了车上,胸前插着一把剑,石历睁大了眼睛,似乎是不相信,又或许是不甘心,总之他就这么死了。

    而他的车驾内,钉着一支袖箭,李甘指着箭道:“这箭上留下了一个帛书,已经被下官取下。”

    说着李甘便拿出了帛书,此时有士兵提过来一支火把,司马景借着火光打开帛书,只见上面写着:了二十年之前仇,孙氏后人!

    司马景看完,将帛书递给了王导和顾荣。

    司马景抬头看着这现场,他不知这孙氏后人为何意,更不可理解的是:

    这个地方离刺府官邸不远,为何凶手选择在这动手,而刺史府的人竟然一点声音都未听到。

    此时仵作正在认真的翻看着地上的尸体,或者石历的尸身没什么可验的,一看就是一剑穿心而死,他倒是对地上士兵的尸体有些兴趣。

    司马景指着仵作道:“把仵作叫过来。”

    “是”李甘应到。

    仵作听到琅琊王叫自己,没等李甘喊他,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直起了身子,来到了司马景的面前。

    “小人是这扬州刺史衙门的仵作,参见琅琊王。”

    “见你看得仔细,你可查到了什么?”

    “这些士兵仿佛没有任何抵抗,好像先是中毒,然后才被一刀毙命了,除了石大人的尸身,其余尸身还需带回义庄细细查验!”

    “先是中毒?”对于这种杀人的方式,倒是第一次听说。

    不过如今也理不出什么头绪来,于是司马景道:“好,就按仵作说的办!”

    这时长史将一个打更人模样的人带到了司马景的面前。

    “琅琊王,就是这个更夫发现刺史大人遇刺,并报到了刺史府。”

    “你可看到了什么?”司马景问道。

    打更人第一次与王爷说话,难免战战兢兢的,话说得磕磕绊绊:

    “回琅琊王,小的...小的,什么也...什么也没瞧见,小的过来的时候,这些人就...就已经都死了,小的识得这是刺史大人的车驾,小的不敢...不敢怠慢,就立即到刺史府禀报了。”

    “你没有听到打斗声?”

    “没..什么也没听到,小的过来的时候,已经现在的模样了!”

    “你去忙吧!”司马景见也问不出来什么,便吩咐打更人下去!

    只见打更人如同大赦一般,给琅琊王行了个大礼,便退了下去,拎着更鼓跑开了。

    “王爷,下官接到信便过来了,来的时候,士兵的尸体还是热的,这不像是一般的江湖高手所为,这种手段定是一流的杀手。”李甘说道。

    司马景点了点头。

    顾荣拿着帛书上走了过来:“王爷,既然是了二十年前的旧怨,恐怕一时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还是让他们收了吧。”

    司马景见也没什么可看的,便命令军士们再好好查看现场,石历的尸身先送回他的府邸,其余人等各司其职便可。

    而他眼下最紧要的是,要将石历之死上奏朝廷。

    石历的死着实给司马景带来了一些困扰,来到刺史公廨,他和王导先各自写了一份奏折,连夜六百里加急,送到洛阳,回到驿馆的时候,已经是五更天了。

    而王导回到驿馆,又立即写了一封私信,他叮嘱展鹏,一定要派人在奏折朝议之前送到王衍手中。

    王导虽然与司马景交好,但琅琊王氏的利益也是需要他来谋求的,这注定王导与好友司马景的心态不会完全一致,石历的死,他的心底是开了花的。

    这雪下了一夜,下得人心里白茫茫的,可是这样的雪夜,驿馆的梅树却绽放得更艳了。

    易雪和周蓉起得有些迟了,刚刚梳洗完毕,正打算去吃早餐,便听有人敲门。

    门开了,司马景进来了。

    “参见琅琊王!”易雪给司马景福了个礼。

    见易雪给自己行礼,司马景本来已是疲倦的脸上,增加了一丝忧郁。

    “石历死了,昨天夜里,就在从谢家回府的路上!”

    司马景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盯着易雪,他想看看易雪的反应。

    只见易雪淡淡一笑:“我们知道了,昨天夜里慕容师兄过来说的。”

    听到慕容迦夜里来易雪房间,司马景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一种不爽由心底升了起来。

    此时只听周蓉道:“死得好,这样的狗官,他在扬州一天,扬州百姓就多受一天的罪。”

    “周蓉,休要胡说。”

    “姑娘,琅琊王也不是外人,再说了,此番征粮案,没能将他一并治罪,这到了朝廷,顶多训斥一番,很快就会脱身了,如今他倒是死得彻底了。”

    司马景见心直口快的周蓉,如此的口无遮拦,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露出一丝苦笑,而她的这句“琅琊王也不是外人”,着实受用得很。

    随后司马景又带着歉疚道:“我一早来,也是想跟韵儿说石历的事,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恨.....本来我是想帮这个忙的,只是官场之上,有些事不可强来.....”

    易雪听到这,心中暗想,原来他是放心不下,怕此事与我有关,故来试探于我。

    想到这,易雪的脸上难得的冲着司马景大展欢颜,只见易雪笑盈盈的说道:“石历的死,对我来说的确是个好消息,我心中确实痛快,若是我知道是谁做了这等好事,定要去谢他。”

    听到易雪的意思是此事与她无关,司马景紧绷的脸上有了一丝轻松之色:

    “恐怕原定的行程要有所改变,我已经向朝廷提了奏折,且等朝廷的旨意了。这几日事情多,你和周蓉就在建邺城里多走走吧。”

    “嗯,想着王爷这几日是脱不开身的,我和周蓉会照顾好自己的,王爷就不必挂怀了。”

    说到这,易雪见司马景脸上尽是倦意,她难得的柔声说道:“王爷的气色不太好,切要保重身体,莫要过于劳累了!”

    听到易雪关心自己,司马景原本心里白茫茫的一片,如今却是瞬间开了花。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