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婚蜜宠:老婆亲〕〔不朽龙帝〕〔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沈卿然楚洛寒〕〔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漫威的公主终成王〕〔豪门废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四十七章 江南之地 朝堂之争
    这边石历一出事,石历的家人便即刻派人给石崇送信。

    洛阳城内,石崇府上依旧是灯火通明,嬉声浪语。

    石崇正与贾谧、潘岳等人饮酒作乐。

    只见门隶带着一位信使急冲冲的奔了进来。

    信使一身素镐,见到石崇便哭跪在地:“乡侯,我们主公他....他....”

    说着便将信双手奉给了石崇。

    贾谧见事情不妙,即刻轰散了舞姬:“下去、下去、都下去!”

    舞姬们见情况不对,连同乐师们一起逃也似的,散了!

    石崇看完信,心疼的差点晕了过去,大呼:“七弟呀,我的七弟呀,是谁,是谁,是谁杀了我的七弟,当真是疼死我了。“

    说完便是一阵捶胸顿足,与其他兄弟不同,这石崇和石历是一个娘的亲兄弟,石历死了,石崇当真是悲痛万分。

    贾谧听到石历死了,赶紧从石崇手中接过信,看完之后,他也是极尽的表现出自己的难过,抱着石崇,跟着掉了几滴眼泪。

    见石崇哭的也差不多了,自己也劝的有些累了。

    贾谧道:“乡侯保重,请乡侯放心,我定向娘娘请旨,下令严查此事。”

    随后将话题一转,攀扯道:“此事怕是与琅琊王等人脱不了干系,刚收到琅琊王关于粮案的奏折,李肇已死,高宾认罪,石历大人转交朝廷定夺,莫不是这琅琊王无法将石大人定罪,便出此下策了!”

    而潘岳也附和道:“琅琊王居心叵测,此事一定大有蹊跷,一定要娘娘另派人选去彻查此案,还石大人一个公道。”

    此时石崇听到二人如此说,抹着眼泪道:“初闻噩耗,我实在是悲痛难当,脑子也混沌了,就有劳鲁国公了!”

    “唉,乡侯哪里话,我们交情如此,乡侯的事就是我贾谧的事。乡侯保重,我们就不便打扰,先告辞了!”

    “唉,今日怕是怠慢了!”说完,石崇又是一阵难过。

    送走了贾谧和潘岳,送信的人又拿出了一个拓下来的帛书,石崇一看:了二十年之前仇,孙氏后人。

    不明其意,向送信之人问道:“这是凶手留下的?”

    “是现场留下的,我家主母让我将这个给您看,特意交代小的让你仔细斟酌二十年前的旧事,所以刚才未敢拿出。”

    石崇看又看帛书上的字,细想着石历夫人的话,脸色不由一变:“你做的好,先下去休息吧!”

    一整夜石崇独自将自己关到书房,不许任何人打扰。

    下人们只当石崇是悲伤过度。

    而石崇则回忆起二十年前的事:

    当年老琅琊王司马伷破孙吴之时,曾上表厚待孙权后人,吴主孙皓之子孙鲁,本是得了先武帝的特赦,并给了爵位的。

    可是孙权有一笔巨额的财富,藏在了荆州,当时自己还是荆州刺史,他和石历为了得到这笔财富,不顾先武帝的昭令,囚禁了孙鲁,逼他说出这宝藏的下落。

    这孙鲁受不了虐打,便将宝藏说了出来,自己才有了这泼天的财富,而石历为了防止事情败露,便杀了孙鲁,这帛书所提之事,莫不是指这件事。

    石崇想到这,心中不由的惊恐万分,不由的仰天长叹:

    “唉,七弟呀,你恐怕是要白死了,哥哥我为了石家阖族的性命,恐怕要辜负你啦。”

    石崇自觉对不住石历,扑跪在地,悲痛难当。

    与此同时,王衍也得到了石历被杀的消息,心中却是大喜。

    只见他高兴的对着身边一位年轻人道:“这江南一直在石历和石崇手中控制,本来是想借征粮案打压石阀,好乘机插手江南,不想这石历竟然是个短命的,哈哈,这可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年轻人听闻也是开心不已:“兄长,如今扬州刺史之位空缺,而王导正在江南,不如就让他留在江南了。”

    说话的年轻人是王衍的弟弟王敦。

    “嗯,你即刻派人去把你二哥请来,再把左右仆射等人一并请来,明日亚岁休沐结束,该议一议扬州之事了。”

    “是,兄长!”

    朝堂之上,惠帝司马衷慢吞吞的向众臣问道:“各位爱卿,琅琊王和王导的奏折大家都看了吧,有何意见?”

    尚书令王衍上前道:“启禀陛下、娘娘,刺史别驾高宾对淮阴失粮一案供认不讳,李肇业已伏法,吴郡太守胡冲也上表请罪,刑部已对一应证据复查完毕。依臣之见,高宾等人依律由刑部审判即可。而胡冲,虽然有失,但念其无甚大错,更是忠臣之后,朝廷下旨苛责一番便可。”

    司空张华、尚书监王戎、左右仆射等皆进行了附议,就连贾谧也进行了附议。

    此时贾南风点头道:“好,就依尚书大人所言。”

    说完看了看贾谧,又看了看石崇,嘴笑泛起一丝令人不易察觉的笑意,贾南风向大家抛出了一个问题:

    “这琅琊王第一份奏折说明休沐结束,便可回京复命,扬州的差事本应记他一功,可如今扬州刺史石历出了事,众爱卿议一议如何处理此事?”

    此时只见贾谧上前奏道:“娘娘,现在主犯皆已伏法,虽然石历有失察之责,但已经向朝廷请罪,如今他还在扬州刺史的任上被杀,此事不止是朝廷命官遇害,损伤的更是朝廷的颜面,臣请陛下和娘娘下旨,定将此事彻查到底。”

    “嗯,虽然石历有过,毕竟是朝廷钦封的刺史。他遇害确实要追查到底,如今琅琊王人在江南,是否还需要他来继续追查?”

    贾后问这话的时候,她对司马景是有戒心的,毕竟石历一死,司马景从此留在江南,这是她不愿意的,她唯恐琅琊王在江南豢养势力,但是碍于情面,她还是需要问询一下的。

    只见贾谧继续道:“臣以为不可!”

    “哦,你且说说看?”

    “臣以为,石历遇刺,琅琊王恐怕脱不了干系!”

    “你可有证据?”

    “臣听闻,谢家大宴,本是欢喜之事,但是在回程的路上,除了石历,其他人皆同乘坐一船,而偏偏就只有石大人出事,此事或许是琅琊王刻意为之。”

    “鲁国公,此言差矣!”说话的是王衍。

    “鲁国公,朝堂之上,没有真凭实据,不可妄加揣测。琅琊王的奏折里明确,凶手留字是了二十年前的旧怨,并且声明自己是孙氏后人,而这旧怨是什么,也许只有乡侯知道吧?”

    石崇听闻不禁一怔,强睁着一副红肿的双眼道:

    “二十年前是老琅琊王破吴之时,当时我在荆州,臣想不出是何人与石历结下如此大仇,依臣看或许是凶手为了混淆视听,故弄玄虚吧!”

    贾谧见王衍将话题转到了石崇身上,立即道:“娘娘,臣以为此事就由乡侯自己亲自来查为好,同时也好处理石历大人的后事。”

    正当贾后想点头同意之时,只听一人大声说道:“臣以为不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纵意人生秦浩〕〔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世子很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求婚〕〔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