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今夜星辰似你〕〔我爱你上瘾〕〔颜汐封司夜〕〔唐楚楚〕〔江辰唐楚楚〕〔黑龙帅唐楚楚〕〔龙王医婿全文免费〕〔山村小农民〕〔龙帅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战神龙婿黑龙唐楚〕〔安七〕〔唐楚楚江辰最新全〕〔唐楚楚江辰全文免〕〔暴君团宠三岁半〕〔李承乾小翠〕〔我真不是盖世高人〕〔毒医世子妃〕〔杨玄苏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四十九章 既无可能 何苦痴心
    回京的日子到了,这天晴朗无云,虽有寒意,空气却清新舒爽。

    建邺城官渡之上,琅琊王的仪仗已经准备好了,三艘大船放下跳板,一艘承载着琅琊王、慕容迦等,另外两艘则是王庆及琅琊王的亲兵,等待下令开拔。

    码头之上,扬州府的官员在王导的带领下给琅琊王送行,谢澄以及谢氏族人也是早早的就来到了官渡。

    众人与琅琊王一一道着别,说着漂亮话。

    谢鲲、谢褒兄弟也分别与叔父及长辈道别,谢澄嘱咐着侄儿。

    此番回程经水路转陆路,官船仪仗,自然有着亲王的威仪,一路山水迢迢,两岸美景与风情也是尽收眼底。

    众人在船上自然也少不了琴棋书画、吟诗作赋,偶尔靠岸休憩,沿途查镛不时派人前来补给。

    船离洛阳城越来越近了,河面开始封冻了,就要转陆路了,而易雪的心情也越来越沉了,接下来她还有更难的路要走.......

    穆易雪独自立在船头甲板之上,一动不动的注视着翻滚的水花,仿佛若有所思,目光虽然透着清冷,却依旧面若桃颜,在斜阳的照耀下,泛着红晕,这侧影真真的是极美的。

    司马景默默的痴痴的注视着易雪。

    “韵儿对我一直恭敬有礼,总是有种生疏之感,难道在她的心中,当真并无半点我的位置?”

    想到这,司马景满心的不是滋味........

    此时周蓉见易雪迎着风,一件淡青色的斗蓬,看着有些单薄,于是劝到:“姑娘,这船头风大,我们回去吧。”

    易雪点了点头。

    见易雪要回到舱里,司马景箭步走上前去。

    周蓉见琅琊王走过来,给司马景行个礼便悄悄退了下去。

    司马景将自己身上的大氅解下,披到了易雪身上,关切的说道:“韵儿,船头风大,如今已经腊月的天气,当心着了风寒!”

    穆易雪微微躬身,给司马景拂了个礼,嘴角浅浅的挂着笑:“谢王爷,易雪也是习武之身,这点风着实不打紧。”

    见易雪恭谨客气,司马景一脸的不自在:“韵儿,这江南一程,你对我始终礼敬有加,刻意保持着距离,你我自幼相识,算得上青梅竹马,你何必如此?”

    “王爷贵重,船头风大,着了凉就不好了,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易雪不想与司马景继续这个话题,说着准备便把大氅还给司马景。

    “这些年你一直在我心里,难道你当真不知我的心意?”司马景急切的阻止了易雪的动作。

    江南三月,他们忙着淮阴粮案,如今闲暇了,司马景定要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

    只见易雪嘴角略微上扬,眉眼低垂,刻意避开司马景炽热的目光,淡淡的说道:“易雪多谢琅琊王抬爱,但是王爷的情谊易雪受不起。”

    “韵儿,你我本有婚约,只是造化弄人,自幼时起,我便对你倾心,从未改变,你一直在我的内心深处那个最最重要的位置。”

    司马景说着,用手捶打着自己的胸口。

    穆易雪听到司马景这样直白的表达自己的情感,微微蹙着眉,没再说话,目光移向了远处,两岸江面上倒映着杂草和树木,一道残阳铺在江面上泛着红光。

    静默片刻,易雪放松了神情,微微舒了口气,缓缓说道:

    “王爷,即是造化弄人,何苦痴心于此。当年的韵儿已死,婚约早已做废,王爷且纳了虞王妃,我与王爷之间再无可能。如今站在你面前的是穆易雪。”

    “虞王妃是贾后之母广城夫人作媒,当时的环境,当以保全整个琅琊王室,纳妃也是无奈之举,我与王妃相敬如宾,却无真情。”司马景不安的抓住了易雪的手腕,解释道。

    易雪瞥了一眼抓在自己手腕上的司马景的手,眸色幽深,淡然回应:“琅琊王纳妃本是正常,你并未对不起任何人。”

    易雪的冷漠刺痛了司马景,他捏紧了抓住杨韵的手,急切的说道:“可是我希望一直陪在我身边的那个人是你呀?”

    “杨韵已经是个死人,况且就算杨韵不死,在世人眼中也是个乱臣贼子。如今的穆易雪只是王爷救下的一个孤女,是一个靠卖艺为生的伎娘,琅琊王就算纳侧妃,也必是门阀贵女,易雪的身份怕是入不得琅琊王府。”

    司马景不由的将双手扶在易雪的肩膀上,坚定而真诚的说道:“虽然我不能给你正妃之位,却万不想委屈你,我对你会付出一生的真情与宠爱。”

    听到司马景赤裸的表白,易雪不由得苦笑,凝目问道:

    “王爷何等身份,就算为我付出一生的真情与宠爱又如何?被你无名无份的养在雅庐做个外室,还是进琅琊王府做一名被你宠爱的妾室?即上不了族谱,又入不了宗室,在王爷的正妃与侧妃之间苦等王爷垂爱,王爷当真想要这样吗?”

    易雪的话是他没有想过的,是呀,以她的性格怎会受此委屈,而他当真要这样委屈她吗?

    司马景听到这里内心一阵阵的抽搐,紧得快要窒息,他真的不知该说什么了。

    随后易雪又轻轻舒了一口气,将目光移到司马景的脸上,眼神坚定而从容,语气轻柔却又充满的真诚说道:

    “王爷一定要记得,如今没有杨韵,只有民女穆易雪,易雪与琅琊王并无渊源,机缘巧合为王爷所救,因有几分才艺而受王爷照拂。倘若易雪真的入了琅琊王府,他日被人认出,琅琊王可是要招来宗族之祸,易雪万不可为了儿女之私,让王爷冒宗室之险。

    何况我身负家仇,个人感情之事,早已不放在心上,易雪感念王爷对我的厚爱、感激王爷护我周全,琅琊王终归属于司马氏,既然绝无可能,何苦痴心?不如两相安好,这才是对易雪、对王爷最好的。”

    穆易雪说完微微一笑,向司马景福个礼,便转身离开了。

    “既然绝无可能,何苦痴心?”

    易雪的话深深刺痛着司马景,留下他呆呆的立在船头,独自在冷风中凌乱着。

    而这边船仓里的慕容迦瞥见了一切,心情美得犹如春天里开出了朵朵桃花,得意的竟然哼出了小曲。

    见周蓉与青鹘一副欢喜冤家的模样,他忽然开口问道:“周蓉,为什么今天的景色极外的美呢?”

    “啊?”周蓉被这莫名一问搞得不知如何作答。

    “那是因为今天的青鹘很帅呀。”哈哈哈.......

    “哦!”

    周蓉与青鹘面面相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