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沈卿然楚洛寒〕〔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漫威的公主终成王〕〔豪门废婿〕〔第一章穿越成肥婆〕〔云千悦景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五十二章 上元佳节 贾谧宴客
    元辰到上元佳节休沐期间,不时有人请易雪,皆被易雪挡了回去,就连琅琊王府的请贴也被易雪回绝了,最后易雪只答应上元节去贾谧府助兴。

    上元佳节(元宵节),洛阳城热闹非凡,各世家豪族、朱门大户皆是一派欢乐,街上各式花灯、彩灯,游人如织,一身鲜卑车夫打扮的杨征驾着一辆马车,来到了鲁国公府。

    此时鲁国公府已是热闹非凡,宴客大厅里已经坐满了宾客,除了石崇去江南以外,包括陆机兄弟、潘岳等金谷友人,司马景带着谢氏兄弟、顾荣、王导、慕容迦等悉数到场。

    众人喝酒、诗令好不热闹。

    鲁国公贾谧坐于上位,心情大好。

    只听有人问道:“太子舍人,当阳侯世子杜锡怎么没来?”

    另一人道:“听说是吃醉了酒,不小心摔倒了,需要休养几日才行!”

    只听一旁的潘岳故意大声回道:“唉,大家有所不知,杜舍人哪里是摔到了,他是被伤了!”

    “哦,被伤了?这话怎讲?”

    “还不是前几日,太子在宫中效仿民间在东宫开集市,杜舍人劝谏不听,太子竟然命人在杜舍人的毡里放了几只长针,听说杜舍人当即便被扎鲜血直流,疼的直跳了!”

    “哦?原来竟是这样,唉.....”

    众人叹息着,但是毕竟储君不可妄议,所以也没敢说什么。

    只听贾谧道:“唉,我前去看过杜舍人,当真是伤得不轻呀,那太子不但不宣太医,还取笑羞辱杜舍人,你们说这太子怎得下如此狠手!”

    平时惯于奉承贾谧的,听到贾谧如此说,纷纷附和着:

    “杜舍人毕竟是杜老将军的长子,当阳侯府世子,虽然侍奉太子,可再怎么说也是一品军侯之子,却被太子如此戏弄,唉!”

    “听说东宫竟然布置得跟大集市一般,卖肉的、卖鸡的、卖菜的,还有卖米面的,这吆喝声都快传到宫外了。”

    “我们这位殿下,真是令人一言难尽呀......”众人在贾谧面前,似乎不再那么顾及不可妄议储君,话也越说越多.....

    贾谧也跟着叹息,一脸无奈:“太子如今是越发的荒唐,我们这些太子身边的人可真是越来越不好过了!”

    司马景冷眼看着众人,听贾谧与潘岳等人一唱一和,面无表情。

    而慕容迦则一副听戏的神态,看着眼前的表演,心中暗想:太子如此荒唐,还不是你贾谧一手安排的吗,太子身边的内侍哪个不是你贾谧的人,平时惯出坏主意。

    此时管事贾六来到贾谧身边,胁肩谄笑着说道:“国公爷,易雪姑娘到了。”

    贾谧听到易雪来了,马上终止了话题,急忙站起身来,竟然亲自来到门口相迎。

    只见易雪仍是一身青色素衣,外着青色斗蓬,一根云纹簪简单的绾着发,脸上略施粉黛,挂着浅浅的笑,款款的步着了大厅。

    “哎呀,我的姑娘,你可算来的,我真怕你又借口推了我!”

    “民女穆易雪给鲁国公贺岁!”易雪拱手福了个礼。

    众人见状哈哈大笑,不时有人调侃道:“听说易雪姑娘近半月身体不适,连琅琊王的请贴都给辞了,还是国公爷有面子。”

    贾谧听闻更是得意的开怀大笑。

    司马景冷着冰块一般的脸,死死的盯着贾谧。

    而他身旁的慕容迦,则是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一切,嘴里喷出了一个:“切~!”

    易雪又向众宾客示意:“易雪来迟,请众位见谅。”

    众人皆道:“能见到易雪姑娘,也是沾了国公爷的光,易雪姑娘可不能让我们失望哟!”

    易雪轻笑着,没有说话。

    只听陆机道:“易雪姑娘此番准备了何曲?”

    又见易雪淡淡的笑着,示意周蓉把琴放下。

    “今天为大家弹奏一曲《上元佳引》”。

    “好!”众宾客齐声欢迎。

    只听贾谧一声:“慢着!”

    众人被贾谧的给惊住了,不明其意,纷纷的看向他,等待着下,整个大厅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只见贾谧拍了三掌,说了句:“抬上来”。

    只见两个美姬小心亦亦的抬着一个非常精致的琴匣,来到了琴案上,将琴从匣中取出。

    琴匣撤去,一个通体黑色的古琴展示在众人面前,只见黑色之中隐隐泛着幽绿,有如绿色藤蔓缠绕于古木之上,

    只听陆机惊叹道:“绿绮,这是司马相如的绿绮!”

    只见贾谧一脸的得意:“陆中侯不愧是太康之英,不错,正是绿绮!”

    众人啧啧称奇:“鲁国公真是好手段,传说这绿绮早已不知所踪,如今再世相见,实乃三生有幸呀!”

    “怎么样,易雪姑娘,此琴配你如何?”贾谧得意之中带着一丝殷勤。

    易雪仍是浅浅一笑,冲着在座的众人道:“既是名琴绿绮,当不负司马相如,易雪就送上一曲《如玉赋》吧!”

    “好好,《如玉赋》是司马相如的佳作,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易雪款款走到琴旁,注视着眼前的这把绿绮,轻轻的将手指放在上面,凝神注视着。

    众人皆禀住呼吸,伴随着第一个音节,绝妙的音色在每个人的耳中悠扬,大家陶醉在这空灵的琴声之中。

    虽然琴好,曲子好,可贾谧此刻更被是被易雪所吸引,他的眼中放着别样的光,目光在易雪颀长雪白的颈部和优美的胸部曲线之间游移,手不由的在自己的腿上摩挲着,内心骚动不安。

    贾谧的表现被司马景和慕容迦看在眼里,司马景心里憋着气,脸色甚是难看。

    此时正巧有个侍女在为贾谧倒酒,慕容迦偷偷的从面前的干果盘中拿出一个干果,弹向侍女,侍女被打得吃痛,不由的手一抖,将酒泼到了贾谧身上。

    贾谧被吓了一跳,又见易雪弹得投入,故忍着未并发作,只是气急败坏的小声骂道:“下贱的奴才,下去、下去。”

    侍女赶紧下去。

    易雪一曲作罢,起身示意,而众人则纷纷叫好,贾谧也已经顾不得刚才的不愉快,站起身来大声叫好,连声叫妙。

    就在此时,只见一小厮跑进来,来到贾谧跟前:“国公爷,宫里来人了!”

    “是谁?”

    “宦者令董大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纵意人生秦浩〕〔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世子很凶〕〔凰妃演技太高超〕〔求婚〕〔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