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今夜星辰似你〕〔我爱你上瘾〕〔颜汐封司夜〕〔唐楚楚〕〔江辰唐楚楚〕〔黑龙帅唐楚楚〕〔龙王医婿全文免费〕〔山村小农民〕〔龙帅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战神龙婿黑龙唐楚〕〔安七〕〔唐楚楚江辰最新全〕〔唐楚楚江辰全文免〕〔暴君团宠三岁半〕〔李承乾小翠〕〔我真不是盖世高人〕〔毒医世子妃〕〔杨玄苏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五十五章 易雪受邀 丑奴车夫
    话说宣华公主乃贾南风最小的女儿,名司马彦,生来便有不足之症,身体羸弱,所以贾后对这个女儿格外的珍视。

    虽然是贾南风最宠爱的女儿,贵为金枝玉叶,这宣华公主却并不刁蛮任性,反而单纯可爱,与人为善。

    宣华公主的请贴很快送到琅琊王府、慕容王子府以及一些簪缨世家的才俊和名媛手中,当然也少不了易雪的。

    听到易雪也接到了请帖,慕容迦便约司马景一同来到了易雪的雅庐。

    “师妹,你当真要参加宣华的生辰宴,你宣华并无交集,恐怕此事是贾后的阴谋!”

    “可是宣华公主的请贴已经送到,我一介平民之身,是没有理由请辞的!”易雪一脸的无奈。

    司马景忧虑道:“董猛起疑,贾后必派贾谧调查韵儿的来路,怕是已经派人去了玉山。”

    “这倒是不必担心,贾谧恐怕查不出所以然,师父在我上山之时,已经对外宣称我是玉山穆家邨穆员外的女儿。”

    慕容迦补充道:“穆员外是玉山附近有名的大户,穆员外供养玉仙宫,与师父经常一起修习,并且这个穆员外确实有个女儿叫做雪儿,但是不幸夭折,故师妹上山后,师父与穆员外对外称,其女拜高人上山修习,这两年经常遭遇流寇,穆员外的宅院也被烧个精光,所以没人能说清了。”

    景仍旧担心道:“如今贾后借宣华生辰举办曲水流觞诗会,特别邀请了易雪,以贾后的行事作风,即便没有证实韵儿的真实身份,怕也不会轻易放过,找个由头对韵儿下手,还是想办法辞了为妥。”

    易雪道:“既然贾后起疑,若是请辞,无论何等理由,都不免有逃避之嫌,反倒让贾后认定我的身份。”

    “师妹说的是,请辞确实不是个办法。”慕容迦道。

    “大家不必忧心,既然已经被贾后怀疑,她定不会放过我的,与其身处黑暗,不如提灯前行!”易雪坚定的说道。

    慕容迦又对司马景道:“景,你也要小心,恐怕贾后会借机向你发难,所以不论贾后如何,你且要稳住。”

    “嗯,既然一定要狭路相逢,那就将计就计吧,我会小心的,她还不会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明目张胆的对付一个王爷!”

    司马景点头道,目光中也透着坚定。

    很快就到了三月三,正是洛阳牡丹盛开之时,无论是贵族世家,还是寒门百姓,临水祓禊、水滨宴会活动都在这天进行。

    在举行祓禊仪式后,人们会席坐水渠两旁,引流引觞、递成曲水,咏诗论,赏花赏景,彼此相乐,故称“曲水流觞诗会”

    司马景和慕容迦带着无际、青鹘相约一同来到阊阖门,已然有不少宾客在此或下马或下车,阊阖门旁边的角门则是各家的礼车鱼贯而入。

    四人下马,上来几个内侍,慕容迦将疾风交给内侍的时候交待了两句。

    此时贾谧和石崇也乘车而来,这石崇已经从江南回来了,看他的状态,仿佛并未受石历一事影响。

    只见石崇下车后,对一个提着什么物件侍从特别交待几句。

    慕容迦问道:“乡侯又是得了什么稀罕贵重之物送于宣华公主做为寿礼呀?”

    石崇故作神秘道:“不可说,不可说,到时大家就知道了。”

    “切!”慕容迦翻了个白眼!

    石崇则是一脸的得意,他今天特地把自己打扮的粉头粉面,仿佛套着一袭华丽长袍的猪。

    四人正准备进宫,贾谧忽然留意到一辆马车远远的停在阊阖门十丈外,下来的竟是易雪和周蓉。

    贾谧转过身,望着远远走过来的易雪和周蓉,仿佛自言自语:“这易雪姑娘怎么把车停那么远呢,她的车夫看着好像是个鲜卑人。”

    石崇也停下来扭过头:“嗯,是个鲜卑人,瞧着好像还带着面具。”

    “嗯,鲜卑人怎么啦?本王子送的!”慕容迦一副你管得着嘛的表情。

    “想着也是慕容王子送的”石崇干笑着说到。

    “可这车夫怎么还带着面具,莫不是无法示人?”贾谧一脸狐疑。

    “确实不好示人,那个车夫被狼撕掉半边脸,所以带着面具!”

    “被狼撕掉半边脸?”石崇不由的吐了吐舌头。

    “嗯,草原狼多。”

    “乡侯要不要去我们辽东见识一下草原狼群?”青鹘见慕容迦故事编的可以,他憋着笑,补了一句!

    “还是算了,我们中原人比不得你们东胡。”石崇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粉嫩的脸,生怕少了张皮。

    “可我没听说慕容王子府有个带面具的车夫呀?”

    “怎么我慕容王子府有何人,还要向你贾谧报备吗?”见贾谧没完没了,慕容迦有些不耐烦了,斜着头瞟了他一下,翻了个白眼。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好奇、好奇!”贾谧讪笑着。

    “元辰前父皇给我送了十几车皮子、肉和奶酪,这车夫随着车队送货来的,我见此人甚会训马驾车,也有些功夫,便留了下来。恰巧易雪姑娘还没有马车,我便连车带人一同送给了她,也好护得她日常安全。”

    慕容迦边说边目光温柔的跟着易雪。

    随后慕容迦又转向贾谧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诶,我说贾谧,我不是还差人送了两块上好的皮子给你吗?”

    “嗯,有劳慕容王子记挂,辽东的皮子确实难得,我正差人做貂裘大氅,今冬就可以穿了。”

    说话间易雪已经走了过来,慕容迦故意冲着车夫用鲜卑语喊了几句,车夫也用鲜卑话回了两句。

    易雪向司马景福礼道:“民女穆易雪见过琅琊王!”

    同时又向慕容迦、贾谧、石崇行了见面礼。

    慕容迦对易雪说:“易雪姑娘,我刚刚让车夫先行回去,不必在宫门外等候,两个时辰后再来接你,顺便把给我做的马鞍拿过来。”

    易雪笑道:“怪不得这几日我见丑奴在做马鞍,原来是给慕容王子做的!”

    “别看丑奴样子吓人,但却生的一双巧手,惯会训马,只要是跟马沾边的,他都极是擅长。”

    慕容迦说着,心下却想着,唉,丑奴又是劳烦颜伯了。

    贾谧见易雪,一副殷勤之态道:“易雪姑娘柳弱花娇,为何将马车停得那么远,莲步而来?”

    易雪道:“民女只是一名琴师,虽有幸承蒙宣华公主厚爱,诏令入宫献艺,却不敢忘形造次,与贵人们并驾。”

    此时司马景道:“我们就站在这里说话吗,让宣华公主等侯你我?”

    “哦,对对对,还是先入宫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