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婚蜜宠:老婆亲〕〔不朽龙帝〕〔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沈卿然楚洛寒〕〔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漫威的公主终成王〕〔豪门废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五十六章 曲水流觞 易雪献艺
    宣华公主举行诗会的芳林园,有个天然的水池,名唤灵芝池,顺着灵芝池又人工开凿了水渠,以便专门举办春禊、诗会之用。

    已经有大半的宾客到了,大多是这洛阳城里的世家公子和小姐,还有几个年青的王爷,只见众人席地而坐,各式底部有托的木制酒杯、装着各种精美食物的菜碗,浮于水中,顺流而下。

    客人们欢声笑语,难得有这样的机会闺阁中的小姐们可以出来与男宾同席,这些世家公子们尤其尚未婚配的,个个犹如发了情的雄孔雀,或自吹自擂,或相互吹捧,或清谈卖弄,或即取即饮。

    而这些小姐们,个个精心妆扮,既想引人注目,又怕失了身份,偶尔掩口而笑,又不时眉目传情。

    而宫人们则鱼贯而穿,或候于上游服侍,或低头哈腰传递口音。

    宣华公主还未到,众人见琅琊王和贾谧来了,不时有人站起身过来寒暄、献媚。

    一声“宣华公主到!”

    一个十四五岁身着华服的女孩,款款走来,后面跟着两个十五六岁的俊俏的宫女。

    众人皆站起身来,齐声贺道:“拜见公主,并祝公主殿下福寿无疆、长乐无极。”

    只见宣华公主,粉色华服,螺髻凝香,略施粉黛,容貌虽不算俏丽,举手投足之间却是极和善的,只是这公主有些瘦弱,一看便有不足之症。

    “免礼平身,大家不必拘礼,今日本是春禊,诗酒歌舞一并开心即好。”

    宣华公主笑盈盈的说道,说话间还带着些许孩子气。

    伴着笙箫琴瑟、节鼓弦乐,只见一群穿着红色轻纱罗裙的宫中舞伎,面带欢喜之色,袅袅婷婷,从盛开的牡丹花圃中摇身而出,玉手云舒,相和而舞,甚是曼妙。

    一曲《相和舞》作罢,宾客的兴趣被调动起来,此时贾谧说道:“有歌有舞还应有曲呀,今日公主特意请了易雪姑娘,不知易雪姑娘为公主准备了什么曲子?”

    易雪起身给宣华公主行了礼,看着眼前的宣华公主,不禁想起当年一次与母亲进宫时,也是这芳林园,一个四五岁的可爱的小姑娘,轻手轻脚的逮着蝴蝶,小心翼翼的对身边的小宫女说道:“你们不要太大声啦,会吓到小蝶的。”

    宣华见易雪神思不属,以为易雪因为初次进宫,有些拘谨所以放不开,格格笑道:“我知道你,你叫穆易雪,琴弹得甚好,所以特别请你来,你长得真美。”

    易雪忙收回略微游移的神情,嘴角上露出一丝浅笑,轻轻的说道:“公主谬赞了,民女且先献上一曲《鹿鸣之什》,祝福公主如月之恒,如日之升。”

    此时琴已经摆好,易雪柔指一拔,凝神注目,在满园牡丹的衬托之下,更显得清丽不俗,一曲《鹿鸣之什》更是弹得美妙绝伦,和缓相宜,让宾客听得如痴如醉,贾谧更是盯着易雪,一刻都舍不得离开。

    一曲作罢,宣华开心的说道:“怪不得都说易雪姑娘是这京城最好的琴师,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

    “易雪姑娘,再来一曲吧!”宣华公主一脸的可爱。

    就在此时只听一声“皇后娘娘驾到”董猛搀着贾后缓缓而来。

    众人叩地拜道:“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金安!”

    贾后笑道:“都起来吧。”

    “谢娘娘!”

    “今儿是宣华的生辰,本宫也来凑个热闹,你们继续,不必拘束。”

    说完环视了众人,随之看到立于琴边的易雪,笑着问道:“宣华,母后刚刚听到有人弹琴,甚是惟妙,可是这位琴师?”

    “母后,这是易雪姑娘,琴技着实了得,刚刚我还想让她再奏一曲呢。”

    “哦?看来本宫来的正是时候,那就请易雪姑娘继续吧!”

    “是,娘娘!”

    易雪见到贾后,内心难免起伏,只见她复坐琴边,轻吐了口气,平复了一下,打定了主意,缓缓抬起手。

    以慢商调开指,细腻柔和,初时犹如静中消遣,却带着一丝悲壮,随之渐渐自有一股肃杀之气,而后琴声铮铮,亦有怒发冲冠,慷慨搏杀之意.....

    易雪弹完,竟然迟迟无人说话.......

    而贾南风边听边端详着易雪:这女子虽然相比当年那个小姑娘已然长成,但眉眼简直跟杨袭之妻刘氏一样,莫非这女子真的是杨家小女?

    再听所弹之曲,激昂慷慨,让人不由心生敬畏,贾后虽然不通音律,却也觉察出此曲的不同。

    贾南风的脸色开始变得复杂起来。

    “这是什么曲?好激昂呀。”宣华的问话,打破了沉寂。

    贾南风的变化被慕容迦看在眼中,只见他站起身走了过来,一副无拘无束的模样道:“易雪姑娘得化外高人亲传,有一本神秘古谱,里面皆是失传的曲子,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打什么赌?”慕容迦的话引起了宣华和宾客们的兴趣。

    “若是有人识得此曲,本王子就跳一曲胡舞为宣华公主贺寿,若是无人识得………”慕容迦故意买了个关子。

    “无人识得该怎样?”宣华忽闪着眼睛。

    “若是无人识得,就请公主给易雪姑娘一个恩典。”

    “好!就这样。”宣华公主一脸的灿烂。

    众人一听有机会看到慕容王子的东胡舞,皆兴致盎然,努力的搜索着记忆:

    “是呀,如此绝妙之曲,竟然不曾听过,这是什么曲子?”

    “你们猜出是何曲了吗?”宣华有些急了,她可不想堂堂大晋国的人们被一首曲子难倒。

    稍许片刻,只见陆机忽然一拍大腿惊呼:“这曲子,这曲子竟是.......?”

    陆机本想说《聂政刺韩傀曲》这一旷世名曲,却忽然想到此曲因聂政刺韩相而缘起,因嵇康受大辟刑而绝世,今日乃宣华公主寿宴,若是如此说,怕引得贾后不快,甚至让易雪姑娘惹祸上身,所以迟疑了。

    “此曲怕是《广陵散》吧!”陆机改口道。

    “陆学士,你听过?”贾后问道。

    “回娘娘,即是失传,在下也没有听过,只是根据此曲的节奏,忽然想到大概只有《广陵散》的气魄方能配得上易雪姑娘的琴技,故作此判断。”

    “陆学士果真高才博学,此曲确为《广陵散》。”易雪肯定道。

    “《广陵散》是何曲,没听过呀。”众人不由得窃窃问身边之人。

    虽然陆云自知此曲,但是看到陆机改口当下明白此为何意,故默不作声,而司马景和慕容迦则向陆机投来了赞许的目光。

    贾后一副不愿扫大家的模样,笑着的问道:“易雪姑娘如此才艺,连本宫的乐师都较之不及,民间竟有如此妙人,以后可常来宫中走动。”

    “民女穆易雪谢过娘娘!”

    随着,她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用一种令人难为捉摸的声调问道:

    “不知易雪姑娘是何许人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纵意人生秦浩〕〔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世子很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求婚〕〔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