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河霸血〕〔倘若地球能修仙〕〔池念傅庭谦全文免〕〔天门神幻〕〔不遇倾城不遇你〕〔佛剑〕〔盛宠军婚:腹黑老〕〔霍海云晴〕〔狼牙狼王于枫〕〔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第一兵王〕〔战龙觉醒〕〔神医狂婿〕〔战神无双九重天〕〔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超级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五十九章 首废太子 凤珠出场
    翌日,太极大殿。

    贾南风一副心痛难当的表情说道:“太子平素不思进取,蝇营狗苟,行为怪诞,本宫只当是太子年轻。本宫虽知太子表现恭顺,实则腹诽心谤,早就听说他要灭了贾氏一门,但本宫念及与陛下的夫妻情份,也并未与他计较。如今看来,本宫若再容他,这命怕是真要被他拿了去!”

    说完嘤嘤的哭了起来。

    贾谧假意劝道:“太子虽然荒诞,但毕竟是陛下唯一的儿子,就算再有错,娘娘也要包容于他,莫要气坏了身子。”

    “我还不包容于他?皇长孙生病,太子却说是与本宫冲撞所致,竟在东宫行厌胜之术。如今持剑要杀本宫,太子屡次忤逆不敬,恐难堪大任,天下交于这样的人,怕是危矣。”

    而此时几位重臣相互看了看,他们此次如同商量好一般,皆不约而同的持反对意见。

    首先说话的是王衍,太子是他的女婿,他当然要第一个替太子说话:“陛下、娘娘,太子乃国之储君,虽然有错,却不可擅动,储君之位关乎着江山社稷的安稳,一旦擅动,怕是引来宗室之祸。太子妃刚刚失去了孩子,太子是忧伤过度,神思不属,还请陛下、娘娘三思!”

    只见张华跪在地上,语重心长的说道:

    “尚书所言极是,自西汉武帝废太子刘据以来,每一次废黜太子,都会引起朝廷动荡,而我朝开立不过数十年,氐人叛乱初平,而关中饥荒未除,并州胡人一直虎视眈眈,再加上诸王都是血气方刚,朋党如果再起异议的话,恐怕天下大乱,储君之位切不可擅动,望陛下、娘娘三思呀。”

    张华和王衍的话,立即得到一众老臣们的支持,而蠢蠢欲动的几位亲王也觉得如若此时支持贾后,恐引起他人疑有异心,故也进行了附议。

    只见赵王司马伦为表明自己对东宫之位并无私心,也上前奏道:“太子固然有些荒唐,姑且念及太子尚且年轻,心性未定之故。我等臣子定当尽心竭力辅佐太子,为陛下和娘娘分忧!”

    贾南风第一次公开讨论废太子一事,在宗亲大臣的反对之下流产,可贾南风怎会是轻易放弃之人呢?

    自孟观安定北郡之后,洛阳城着实太平热闹了一阵。

    这日穆易雪接到了昭凤台的帖子,说昭凤台新来了一个舞伎,名作凤珠,善吹笛,又善跳明君舞,特请易雪前去。

    易雪带着周蓉到了昭凤台,此时慕容迦、陆机、陆云、潘岳、贾谧、石崇已经到场,这种场合一般是不会请司马景的,而慕容迦只要易雪去的地方,他会想办法凑过去。

    此番来人中还有一个叫孙秀的,赵王司马伦面前的红人。

    易雪到来后,凤无忧那银铃般的嗓音道:“今儿虽请了易雪姑娘,不过今日唱主角的却不是易雪姑娘,是我们昭凤台新来的凤珠,她可无忧特从江南重金请来的,大家可要仔细听好了!”

    “哦,昭凤台又来了新人?”

    “昭凤台的姑娘,当真是个个色艺俱佳,无忧就别卖关子了,快请进来!

    “好好好,这就开始!”无忧笑道。

    只见易雪玉手一拔,凤翎玉笛合声而入,琴音和着笛声悠扬开来。

    同时优美的歌声,犹如天籁一般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我本良家女,将适单于庭,辞别未及终,前驱已抗旌......”。

    一个绿衣女子边歌边舞现于众人眼前,女子恍若天仙下凡,妩媚动人,凄凄婉转的歌声,看得众人有些痴了,尤其孙秀竟听得流下了眼泪。

    “凤珠见过各位大人!”曲罢,凤珠与大家礼见。

    只见孙秀感叹道:“小娘子的《明君曲》,竟勾得我愁绪满怀,想起昭君出塞,恨别两相思呀。”

    贾谧则哈哈大笑道:“凤珠姑娘果真是位佳人,这初次见面,会稽公怕是迷上了吧?”

    孙秀此时有些不好意思,笑道:“这凤珠姑娘当真是,淡扫娥眉眼含春,花容娇俏水芙蓉,真真的勾人心魂呀!”

    凤珠听闻,脸上泛起红霞,更是娇俏妩媚,看得孙秀和石崇更是魂不守舍。

    石崇不甘示弱,卖弄道:“凤珠姑娘果真是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改日石某举行雅集,凤珠姑娘如若不弃,可到我金谷别苑一展风采?”

    石崇刚说完,还未等凤珠回话,贾谧又是一阵哈哈大笑:“你们呀,真是见一个爱一个,不像我始终如一,在我心里只有易雪姑娘。”

    说完将手搭在了易雪的肩上。

    易雪赶紧顺势退了两步道:“鲁国公说笑了,易雪蒲柳之姿,国公爷抬爱,折煞易雪了!”

    “国公爷对易雪姑娘倾慕已久,不如将姑娘纳入府中,郎才女貌也不失一庄美谈!”

    贾谧想纳易雪入府作妾,但碍于司马景对易雪的照拂,一直不知如何说起,如今被石崇做个人情给说了出来。

    而慕容迦端着酒壶轻飘飘的转过来,拍了拍石崇,搂着他的脖子,有意无意的向周围指了一圈道:“你看这洛阳城里,有多少世家公子不是倾慕易雪姑娘的,本王子也倾慕,怎不见你帮我做媒?”

    石崇被慕容迦抢白的不知如何作答,脸抽搐了几下,似乎在干笑。

    而众人见气氛不太和谐,便打起了哈哈,首先是陆机兄弟起身给大家敬酒。

    而贾谧似有不甘心,带着微熏的一对色眼,来到易雪面前:“易雪姑娘,可否赏个脸吃我这一杯酒?”

    易雪笑了笑,正在开口拒绝,只见慕容迦神出鬼没般的出现,一把夺过酒杯道:“鲁国公的酒,我尝尝有何不同?”

    贾谧被慕容迦的举动气得咬牙切齿:“慕容迦,你?”

    此时凤翎发现有些不对,忙过来:“鲁国公真偏心,我凤翎与国公爷相识这么久,也见国公爷赏凤翎一口酒,难道凤翎真的就入不得国公爷的眼?”

    陆机也顺着道:“凤翎姑娘都这样说了,国公爷就敬凤翎姑娘一杯吧。”

    “好,那我就敬凤翎一杯。不过凤翎姑娘可要跟本国公交杯而饮哟?”

    贾谧说这话的时候,有意的瞄了一眼易雪,以他肤浅的想法,仿佛在说,你不识相自有识相的人,又仿佛期待易雪能回心转意。

    只见易雪轻轻的向众人福个礼:“易雪身体有些不适,还需早些回去。”

    说完便带着周蓉离开了。

    回来的路上,青鹘恨恨的说:“真想把那个烂了心肝的贾谧绑起来,暴打一顿。”

    慕容迦昂着头向前走去,嘴里说着:“注意点分寸,贾谧怕鬼!”

    青鹘像得了圣旨一般,高兴的赶紧跟上慕容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重生之一世枭龙〕〔我的治愈系游戏〕〔穿梭在轮回乐园〕〔全球迈入神话时代〕〔从红月开始〕〔纵意人生秦浩〕〔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地龙魂〕〔神国之上〕〔极品暧昧〕〔重生长白山下〕〔超级走私系统〕〔平常人类的平凡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