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风华:邪医七〕〔爱得比你深〕〔魅罗〕〔九劫轮回〕〔陌路柔情〕〔原来爱你那么疼〕〔甜婚蜜宠:老婆亲〕〔不朽龙帝〕〔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六十章 鲁国公府 怪事频生
    自贾后首次废黜太子失败后,便经常邀请友人、朝臣宴饮,之前少有来往的王爷和重臣,也不时的请到家中或者石崇的金谷别苑。

    每次都要请易雪、凤翎、凤珠等人前来助兴。

    这日贾谧又借口新得了一把名琴,设宴请大家鉴赏。

    大家或是听曲,赏舞,或者诗令,偶尔也一起互相敬酒,闲话玩笑,不时还与侍女们调笑。

    大家正兴之时,石崇提了一句:“好久没听易雪姑娘的《凤求凰》了,今儿在国公府上,易雪姑娘是不是应该特弹奏一曲《凤求凰》来献给鲁国公呀?”

    “好呀,国公爷有意易雪姑娘,易雪姑娘可不要推辞哟!”有人开始起哄了。

    琴台上的易雪,没有任何表情,即没有拒绝也没有回应,而是直接就开指,弹了起来。

    而贾谧听易雪弹了凤求凰,一脸陶醉,拎着酒壶吟诵道:“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边说吟诵着,边故作微熏之态,摇摇晃晃从座位上起身,准备向琴台走去。

    忽听贾谧一声“哎哟”,易雪的琴声戛然而止。

    众人错愕之余,皆将目光朝贾谧方向看去,只见贾谧不知为何,狗啃屎般的趴在了地上。

    一旁石崇和潘岳赶紧将他扶起来:“国公爷怎么样,摔到没有,刚刚怕是踩空了。”

    原来贾谧的位置走下来,有个小台。

    贾谧见易雪和众人皆看着他,自觉破坏了大家的兴致,又见自己的衣衫被酒水喷湿了大片,便道:

    “没事,是踩空了,各位对不住,我先回内室换身衣服再来,你们且不要因为这点小事影响了兴致。”

    又特意冲着易雪笑眯眯的交待着:“易雪姑娘,你继续抚琴,稍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

    易雪则起身微微福个礼!

    易雪见贾谧离去,便从琴台走了下来,而凤珠则开始为大家跳舞,众人继续玩乐、喝酒。

    易雪来到了慕容迦和司马景的位置上稍作休息。

    跟在易雪后面的周蓉却发现青鹘不见了。

    周蓉冲着慕容迦道:“青鹘呢,刚才还见他在一旁,王子遣他出去了?”

    慕容迦小声道:“他去找丑奴了!”随后坏坏的一笑。

    “他去找丑奴了?”周蓉重复了慕容迦的话。

    “嘘!”慕容迦示意周蓉别问了。

    一旁的司马景看慕容迦的神情,又听慕容迦如此说,也浮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笑容。

    其实司马景并不知青鹘去做什么,但是以他对慕容迦的了解,怕将有好事发生了。

    易雪见慕容迦和司马景的表情,呻怪道:“还挺神秘的!”

    “来,先吃些东西,这贾谧人虽不怎么样,他府上的东西还是很好吃的!”慕容迦说着,将特意留给易雪的豆汁鱼羹放到了易雪的面前。

    “别说,我还真是有些饿了。”易雪看着自己最喜欢的豆汁鱼羹,顿时来了胃口。

    “来,把这个也吃了。”慕容迦又切了几块小香猪肉,放在易雪面前。

    并小声道:“贾谧怕是回不来了。”

    易雪看了一眼慕容迦,心想:“这八成是憋着坏呢,看来贾谧是要倒霉了。”想着眼中不禁浮出了笑意。

    大约两柱香的时间,见贾谧还未回来,有人道:“鲁国公不会是吃醉酒了吧,要不要去瞧瞧!”

    孙秀道:“怕是吃多了,更衣之时抓住哪个美娇娥回不来了!”

    众人听闻哈哈大笑。

    此时只见一个小厢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大叫道:“不好啦,不好啦,国公爷,他、他被砸晕啦!”

    众人听闻皆惊讶不已,石崇抓着小厢问道:“你说什么?”

    “国公爷他在更衣之时,被书房倒下来的横梁砸晕啦!”

    石崇一听,忙跑向贾谧的书房,众人跟着石崇一起呼呼啦啦的跑向贾谧书房。

    刚进贾谧的内院,只见丫头小厮跑来跑去,此时的贾谧已经被下人抬到了卧室,贾谧的几个小老婆则哭天抢地的跟着,还有刚进门,连贾谧面都没看到便开始嚎上的,真是呜呜嘈嘈的乱成一团。

    众人又来到贾谧的内室,管家贾六引了宫中的太医进来了,太医见到眼前的混乱,对贾六道说道让无关的人都出去,于是贾谧的小老婆,还有一些人都被劝了出去,只留下石崇、孙秀、潘岳。

    太医为贾谧诊脉,说贾谧伤了肩背,头也被碰了一下,不过没有打中要害,需要静养些时日,并开几副药调理。

    而这边司马景、慕容迦及一众人来到书房看了现场,只见书房内一个撑梁的柱子塌陷在地上,导致梁掉了下来,司马景和慕容迦对视了一下,慕容迦嘴角露出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坏笑。

    忽然有人大叫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顺着那人指的方向,借着微弱的月光,众人看到书房外的树上,挂着一件袍子,袍子空荡荡的在夜色中随风荡着,像一个吊着的人,又像一个飘着的魂,让人顿觉恐怖非常。

    “那个、那个像是鲁国公的朝服!”

    “是,没错,是国公爷的朝服!”

    “快、快,把鲁国公的朝服取了下来!”

    于是又是一阵手忙脚乱,贾谧府的小厢们将贾谧的朝服取下来。

    此时众人已是议论纷纷,有人说鲁国公是不是撞邪了,也有人道鲁国公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被人刻意报复。

    大家七嘴八舌,原来赏琴的雅事已经被眼前的怪事所代替,这转身的功夫,竟连出两件,要说贾谧被砸是意外,可这朝服是如何被挂在了树上?

    带着疑问,众人散去,有的一犹未尽三五相约寻了去处继续喝酒,有的则打道回府,还有的人跟着孙秀与凤翎、凤珠去了昭凤台。

    而易雪和周蓉如看戏一般,远远的望着发生的一切,直到有人开始散去。

    回来的路上,周蓉问易雪:“姑娘,这鲁国公府怎么会出如此怪事,那书房的柱子怎么会塌下去?”

    易雪嘴角轻轻一扬:“如果连贾谧的屋子都会地陷,怕这整个洛阳都要塌了!”

    “你是说有人故意弄的?”

    “肯定不是天灾,就算他贾谧得了报应,也不是现在。”

    “那朝服是为何要挂到树上去?”

    “这个就不清楚了,想必有人故弄玄虚吧!”

    此时杨征咳了一声,又想到宴会上慕容迦的表情,易雪和周蓉顿时明白,此事怕是杨征和青鹘做的。

    “征叔,此事是与你有关?”周蓉明知故问。

    “是我和青鹘!”

    原来自贾谧表示要纳易雪之后,青鹘深知慕容迦对易雪的感情,得了慕容迦提醒贾谧怕鬼后,青鹘就找到杨征,两人谋划着如何教训贾谧。

    接下来一段日子,贾谧府上怪事不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