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沈卿然楚洛寒〕〔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漫威的公主终成王〕〔豪门废婿〕〔第一章穿越成肥婆〕〔云千悦景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六十一章 七煞相冲 潘岳手书
    且说这贾谧府一连月余怪事不断。

    先是雷雨之时,闪电击中了厢房导致走水,烧了几间屋子。

    接着挂在书房的宝剑,竟然穿屋而出,飞的不知去向,这事被贾谧的管家贾六撞见,差点没把贾六吓死,连呼见鬼了。

    贾谧的一个小妾名唤桂喜儿的,为人有些刻薄,仗着贾谧对自己有些宠爱,便刁难下人,一次她正苛责一位做错事的小侍女,却不知被何人扇了一巴掌,待她反应后,除了眼前的小侍女,不见任何人。

    那日,她被叫去贾谧房间侍寝,二人欢愉之后,留在贾谧房中休息,却不知为何睡着睡着,人竟然半祼着睡到了院中,导致桂喜儿打着摆子,大大病了一场,醒来便有些神智不清了。

    贾谧为了防止他人对府中的怪事进行非议,所以严令下人们对外提起,甚至不许府中之人议论。

    最后就连贾谧自己也遇到了怪事。

    他正在酣睡之时,忽敢身体一阵麻凉,仿佛是有长虫爬进了被子,贾谧大惊坐了起来,慌忙命人掌灯,下人掀开被子,果真是几条菜蛇,弯弯曲曲的盘在了床上,虽然菜蛇无毒,却直接将贾谧吓得生了大病。

    如今自己也变成这副模样,贾谧不得不通知,潘岳和石崇这两个铁杆,把他们唤来商议解决府中之事。

    听闻贾谧病了,二人当然不敢怠慢,第一时间便来瞧着。

    见贾谧病得脸色惨白,有气无力下不得床,潘岳一脸心疼:“国公爷怎么如此模样,是否是上次受伤尚未痊愈?”

    贾谧一脸的愁苦,叹息道:“家门不幸呀,家门不幸呀!”

    “国公莫要这样说,国公正当壮年,权势也是如日中天,何来的不幸?一场意外而已,国公莫要放在心上。”潘岳劝道。

    “唉,潘公,你有所不知呀,这段时日家中可是连生怪事,扰得我全府上下不得安生呀。”

    “哦?都是何等怪事?”贾谧的话引起了潘岳和石崇的兴趣。

    于是贾谧将一应怪事说与潘岳和石崇。

    只听得潘岳直瞪眼睛:“如此一说,还真是怪是连连,国公爷要不要请法师驱驱邪气?”

    而这贾谧惯信鬼神怪力之说,于是点头同意:“此事就交给二位了,不过朝廷是禁止使用邪术的,此事且不可张扬。”

    “国公爷放心,此事就交给我吧!”石崇应承道。

    石崇在贾谧的授意下,重金请了一位自称“天师”的道士来家里驱邪作法,道士在国公府中开坛做法。

    一番折腾后,道士凝视着贾谧的面相,煞有介事道:“鲁国公本有麒麟之相,可命中却与七煞相冲,如今七煞正旺,所以才横事连连。”

    听到自己有麒麟之相,又与七煞相冲,贾谧连忙问道:“天师,何为麒麟之相?”

    “麒麟乃龙之九子,麒麟之人,当有麒麟之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听到道士的话,贾谧当下心生欢喜,却又想到自己与七煞相冲,便问道:“那又何为七煞?”

    只听道士胡诌道:“七煞乃大凶之星,七煞神转世之人,与之相冲者,当地空地劫!”

    “我这麒麟之人也化解不了?”

    “此消彼长,不可共存!”

    道士的一番话听得贾谧心惊肉跳:“天师,敢问七煞在何处?”

    道士向天上指了指:“此人乃天命之人!”

    贾谧不明,但道士却不说了,只道:“天机不可泄露,国公爷自当小心才是!”

    送走道士之后,贾谧开始寻思起来:

    “天命之人是何意?我贾谧的权势不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差不多,还有能让我小心的?只有天子才是天命之人?有姑母在,怎会是天子!”

    “难道指的未来的天子?”贾谧仿佛有了头绪。

    贾谧思来想去,能对他不利的只有太子,贾谧越想越对此深信不疑,在他看来,他这个麒麟之子也是天命之人,既然此消彼长,那就来个釜底抽薪好了。

    于是他当即决定加紧采取行动。

    贾谧打定主意以后,便将潘岳找来。

    贾谧的病虽然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他还是继续假装卧病在床。

    “国内爷不是请了天师吗,难道还不成吗?”潘岳见贾谧还不见好,便想着或许法师没有效果。

    “天师看了家宅,说宅内并无邪祟。”

    “那是为何?”

    “天师说我与七煞相冲,如今七煞正旺,所以我才横事连连,如果七煞不除,恐怕我命不久矣!”

    “七煞?国公可知这七煞在哪?”

    贾谧故作神秘,向外看了看,朝着皇宫的方向指了指,压低声音叹道:

    “起初我还不信,想着虽然他是太子,毕竟他为君,我为臣,即使冲了我,忍耐一时便过了。”

    “国公爷是说七煞是东宫那位?”

    贾谧点点头:“若不是天师明示,我也是不愿意把这些事联系在一起的,可想着那位的种种行为,先是刺伤杜舍人,后又砍杀宫人,就连皇后都被他当作妖孽拿剑追着,唉,看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呀!”

    贾谧说着竟落下泪来。

    这潘岳虽然号称天下第一美男,又腹有才学,却是个于趋炎附势的小人,对贾谧巴结唯恐不及,听贾谧这样一说。

    便明白了贾谧的心思:“东宫那位的确是个煞星,娘娘圣明,可惜张司空一帮老臣过于迂腐。”

    “唉,只怕我命不久矣!”贾谧一阵哀恸。

    见贾谧如此悲伤,潘岳咬了咬嘴唇,下了个狠心:“国公爷莫急,我倒有个法子可否一试。”

    “但说无妨。”

    “也罢,那潘岳就冒天下之大不韪,解娘娘和国公爷之忧了!”

    见潘岳欣然应允,贾谧心中暗喜。

    他不动声色的问道:“潘公有何妙计?”

    “国公爷手中可有太子的手书?”

    “有的,我这有几封太子读书时的字帖,不知可否?”

    “甚好!”说着潘岳便命人笔墨伺候。

    只见潘岳洋洋洒洒,不多时便草拟了一封手书,贾谧拿过来一瞧,喜出望外,“潘公真是我辈之翘楚!”贾谧感叹着。

    贾谧得到这封手书后,派人送到宫中,贾南风欢喜异常:“谧儿真知我心呀。”

    说完递给了董猛:“大监,此事就由你来安排吧!”

    “老奴遵旨!”董猛谄着笑,接过手书揶在袖里。

    在慕容迦的授意下,青鹘这么努力的整蛊,可如今却成了贾谧扳倒太子的借口,不知得知贾谧的结论和贾谧的行动,慕容迦和青鹘是高兴还是失落呢?

    太子司马遹或许就是命中注定的倒霉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纵意人生秦浩〕〔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世子很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求婚〕〔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