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河霸血〕〔倘若地球能修仙〕〔池念傅庭谦全文免〕〔天门神幻〕〔不遇倾城不遇你〕〔佛剑〕〔盛宠军婚:腹黑老〕〔霍海云晴〕〔狼牙狼王于枫〕〔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第一兵王〕〔战龙觉醒〕〔神医狂婿〕〔战神无双九重天〕〔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超级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六十三章 愍怀太子 惺惺贾后
    公元300年,惠帝登基的第十个年头,在贾南风的建议下,改元康为永康,取永远平安之意。

    又到了阳春三月,与往年不同的是,这年的春天来得格外的早,琅琊王府灼华院的牡丹早已盛开,蝶花相映成趣,低柳俯仰成姿。

    谢鲲、谢褒兄弟正在教杨结练习书法,慕容迦、司马景、修无际、青鹘、周蓉则一起在一旁的靶场比试箭法和暗器。

    易雪坐在亭中,看着结儿,一脸的关爱与满足,不时的又看向靶场,此时的杨结又长高了,已有了青年才俊的模样。

    从慕容迦不时得意的神态,明显看出慕容迦的箭术比司马景好了许多,司马景深知这慕容王子心性,由着他不时的抢白自己也未去计较,而一旁的无际则是笑而不语。

    另一边青鹘比试暗器,周蓉的暗器便是青鹘教的,可周蓉偏偏一脸的不服气,青鹘也由着她,远处的易雪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此时顾荣急匆匆的进来了,众人见他如此神情,怕是有大事发生,皆放下手头上的事,来到了院中亭下。

    顾荣确实带来了一个即令人震惊又意料之中的消息:“废太子死在金镛城了。”

    随后将朝堂上贾后听闻废太子死讯后的精彩表演,讲述给众人:

    朝堂上,贾南风掩面而泣:“忽闻太子殇,本宫内心悲痛不已,废太子自幼于我膝下长大,虽然行事荒唐,也是聪明的孩子,废太子虽然有错,囚于金镛城,可本宫与陛下也是期待着他能自醒,迎还东宫,有朝一日可以承陛下膝下之欢,让陛下享天伦之乐呀,谁知他竟......”

    说着说着竟能哭的眼泪鼻涕直流,一副说不出话的样子,而一旁的惠帝司马衷也是嘤嘤的抽泣着。

    “陛下、娘娘节哀,废太子不明陛下和娘娘的苦心,心怀怨怼,自裁于金镛城,辜负了陛下和娘娘,陛下和娘娘还当以社稷为重,保重身体呀!”贾谧上前劝道。

    贾谧说完,朝臣们面面相觑不敢随意表态。

    此时张华已是悲愤不已,太子虽然不争气,但作为他的学生,也是这江山社稷的唯一合法继承人,如今却惨死金镛城,听闻贾谧如此说,强忍悲伤上前道:“前几日有人得了一只大鸟,不识,便送与老臣,老臣见之,竟是海凫毛,娘娘可知此鸟出现,意寓为何?”

    “为何?”见张华忽然如此说,贾后一脸疑惑。

    “此鸟出世,意味着天下即将大乱呀!”

    “大胆张华,你贵为司空,三公重臣,竟行如此狂悖,行大逆不道之言,难道你质疑太子一事是陛下、娘娘错了吗?”贾谧反问张华。

    只见张华长叹一声,指着贾谧:“你就是我大晋的海枭毛?”

    随后张华在大殿上,一阵肆无忌惮的大笑:“天下乱矣......”

    “张华,你......”贾谧顿时脸色铁青。

    贾后此时并不想将事情闹大,给了张华一个台阶:“张司空身为废太子师,顾念旧情,神思不属。来人,将张司空请下去,回家静养些时日。”

    就在张华被内侍拉下去之时,只见赵王司马伦一惯的抖抖衣衫,端端正正的执着笏板,一步一步的迈到离贾谧两尺的地方,规规矩矩、恭恭敬敬的上前奏道:“陛下、娘娘,如今废太子已经自裁于金镛城,如何下葬还需要陛下、娘娘明示。”

    “娘娘,废太子畏罪自裁,且其生前已经被贬为平民,应以平民身份安葬。”贾谧道。

    因刚才张华的一幕,此时众朝臣皆附合贾谧道:“应以平民身份埋葬。”

    此时贾南风又惺惺作态起来,她站起身,上书司马衷:“陛下,臣妾乃太子嫡母,初闻愍怀太子噩耗,悲痛不能自已。虽然愍怀太子之罪未赦,尚为平民之身,但是臣妾私心以为,身为天家子孙,以平民安葬不妥,故臣妾斗胆以母后的身份请求,让太子按广陵王的王礼安葬。”

    惠帝见贾南风如此大度,哪有不准之理:“还是娘娘有慈母之心,就按娘娘的意思办吧!”

    听完顾荣的讲述,众人义愤难平。

    “这贾娘娘还真会演戏呀,怕是演给天下人看的吧。”慕容迦首先开口。

    “古往今来,但凡被废的太子,有哪一个会有好下场的?”司马景感叹道。

    “是呀,太子着实死的惨呀,陛下并未有杀太子之意,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是贾后矫诏命太医程据配了毒药掺到杏仁果子中,派孙虑送到金镛城,太子坚决不吃,那孙虑竟然命人用铁杵将太子活活的打死。”顾荣边说边叹息着。

    听着太子的遭遇,想到司马氏前途未卜,身为琅琊王的司马景更是一脸的悲愤。

    “如今太子已死,不知贾后是要立他那假儿子韩望祖为太子,还是像她所说的要立皇太弟。”慕容迦道。

    “贾后想再立太子恐怕没那么容易,虽然陛下糊涂,我司马家的王爷有几十个,她若是动了立太子之心,恐怕会引火烧身吧!”

    司马景悲愤的脸上又多了一丝的恨意。

    “这孙虑是何人,此去金镛城传诏的怎会是孙虑,为何不是宦者令董猛?”易雪问道。

    “这孙虑是孙秀的本家侄儿,贾后为废掉太子拉笼司马伦,这孙秀作为司马伦的亲信,到处散布大臣和禁军中有人打算逼宫废了贾后,迎接太子回宫。不时的借着与贾谧喝酒之时,鼓动贾谧向贾后进言,早日除掉太子,以杜绝朝廷某些人迎回太子的念想。”顾荣解释道。

    “这赵王本就是众王爷中最为位高权重的,他怂恿贾后除掉太子的目的,恐怕不只为迎合贾后这么简单?”慕容迦猜度着。

    “他的目的还未可知,但是他和孙秀假借贾后之手除了太子却是真的,这天下恐怕又要不太平了!”顾荣叹惜道。

    “这怕是一箭双雕之计!”司马景道。

    “景,如今情形,你是否也要争一争?”慕容迦试探着问道。

    “诸王封国,实际上只是法同郡县,大多无成国之制,只有我琅琊国与平原、扶风、汝南、齐并为五大封国,就算我不争,别人不见得放过我,赵王司马伦一向野心勃勃,此番就看贾后如何处理,而我如今只能静观其变。”

    “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看来天下又不太平了,如今还是要想个法子避免日后兵戎相见为好,否则这遭殃的又是平民百姓!”易雪忧心的说道。

    她虽然与贾南风有血海深仇,但她却不愿意看到天下大乱,生灵涂炭。

    “若是能相安无事自当是好,倘若有人逼迫于你,让你不得不争他一争,我们鲜卑王庭必全力支持于你!”

    慕容迦拍了拍司马景的肩膀,给了他一个支持的眼神。

    “这天下终究是姓司马!”司马景说着眼里冒着火,一拳锤在了石台上!

    就在此时,只见化作丑奴的杨征引着颜伯急匆匆的进了灼华院,朝着书房走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重生之一世枭龙〕〔我的治愈系游戏〕〔穿梭在轮回乐园〕〔全球迈入神话时代〕〔从红月开始〕〔纵意人生秦浩〕〔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地龙魂〕〔神国之上〕〔极品暧昧〕〔重生长白山下〕〔超级走私系统〕〔平常人类的平凡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