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沈卿然楚洛寒〕〔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漫威的公主终成王〕〔豪门废婿〕〔第一章穿越成肥婆〕〔云千悦景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六十七章 荒败东宫 可怜皇孙
    易雪和周蓉跟着董猛来到太子东宫,如今的东宫已然荒败的模样。

    两个老宫女带着一个不足两岁的娃娃。

    孩子长得水嫩可爱,又有些淘气。

    一个老宫女在跟着跑:“小殿下,慢点!”

    孩子溜溜的跑得挺快,追得老宫女喘着粗气。

    孩子跑着跑着,忽然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孩子被撞倒在地,哇的哭了起来,却不见此人去扶。

    老宫女跑了过来,刚想说两句,却瞧见董猛阴鸷的脸,吓得管不得孩子,立即伏在地上磕头:“见过宦者令!”

    董猛见孩子还在哭,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老宫女赶紧过去抱孩子,表情慌乱,却又不得不轻声哄着:“小殿下,不要哭了,一会姑姑给小殿下拿蜜糖吃,不要哭了哈。”

    孩子还是哭着,另一个老宫女走过来,冲着董猛谄笑道:“老奴见过宦者令。”

    “嗯!”董猛鼻子里哼了一声。

    随即这个老宫女转向孩子,阴着脸厉声厉色的唬道:“不许哭了,再哭晚上就给你关进小屋子里。”

    孩子立即停止了哭声,憋屈着眼泪汪汪的望着老宫女,抽泣着,不敢再出声。

    董猛见这个老宫女还有些手段,便道:“你是钱姑姑?”

    “是,大监!”

    “你先带着皇孙下去,我有话要与钱姑姑说!”董猛支开了那名老宫女。

    老宫女抱着孩子,赶紧离开。

    “大监有何吩咐?”钱姑姑将老脸堆成了花。

    “你倒是个聪明人!”

    “还请大监明示!”

    “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这孩子虽然是个庶子,却也是皇长孙,娘娘放心不下,怕有人拿这孩子说事,所以......你是这宫中的老人了,你可明白?”

    钱姑姑立即会意:“奴婢明白,能解娘娘之忧,也是我们这些做奴婢的福气。”

    “嗯!”董猛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要留在宫内,要丢到宫外去。”说着递给了老宫女一个令牌。

    “是,奴婢明白!”

    “事成之后,就把你调到娘娘近前服侍。”

    一听到能够离开如冷宫一般的东宫,钱姑姑脸上乐开了花:“奴婢谢过大监!”

    待董猛离开,钱姑姑也进了东宫内殿。

    “姑娘,听他们的意思,怕是要加害皇孙呀?”

    “嗯,我们先离开再说!”

    “姑娘,那这小皇孙......”

    “此地不宜久留,万一被人发现,我们便是死罪。”

    易雪与周蓉急冲冲的离开了。

    宫门外,丑奴杨征见易雪出来了,赶着马车过来了。

    “快,上车,出宫城!”

    见易雪如此急,杨征也不多问,便赶着车离开了。

    而慕容迦和青鹘将易雪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楚。

    “青鹘,我们跟上。”

    “是,王子!”

    出了宫城,易雪从车座下拿出夜行衣:“我们去救那孩子,”

    “姑娘要管这闲事,一旦被发现,可是......”

    “这孩子是太子唯一的血脉,太子的祖母也是我的姑祖母,何况这孩子或许关乎着天下的安定!”

    “好,那就听姑娘的,我们怎么救?”

    “那老姑姑之所以不会在宫内处理,就是因为太子刚死,若是这孩子被害,怕要引起整个王室动荡。”

    “那皇孙不见了,就不怕人来问吗?”

    “如今宫内怕也不太平,谁知哪个内侍、宫女是哪个王爷的耳目,所以贾后是不敢在宫中做的,她可以对外称孩子病死的。就算有人怀疑,只要寻不见尸身,无验明,就算大家心有疑惑,没有证据,却也拿她没办法。”

    “哦!”

    周蓉与易雪换上了夜行衣。

    杨征将马车驶进了铜驼街,转到了兴庆坊,又从兴庆坊掉向宫城方向。

    在离宫城较近的地方,他停了下了。

    观察着一个角门,杨征知道那是下等宫人出入宫城的宫门。

    一直等到亥时,方见一个身着黑色披风,挎着一只大篮子的老姑姑出现在偏僻的宫门边。

    向守门的卫兵出现了令牌,卫兵见老姑姑如此神秘,又持有董猛的令牌,不敢多问,便放行了。

    此人正是钱姑姑,只见她来到宫城外一处偏僻之地,这里也是护城河的最深处。

    而易雪让杨征与马车呆在原地,她和周蓉上前看个究竟。

    只见她打开了篮子,往篮子里加了不少石块,然后又用绳子将篮子捆住,一切妥当之后,她努力的提起篮子,却发现竟然有些吃力,她满意用尽全身力气将篮子狠狠的踢进了护城河。

    只听“咚”的一声,河水溅起了水花,篮子迅速的沉入了河里。

    钱姑姑脸上露出了阴狠而又满意的笑容,从此以后她再也不用呆在东宫,照顾这个令人讨厌的小崽子了。

    周蓉见到这一切,正想上前去杀了这个心狠手辣的钱姑姑,却被易雪拉住了。

    待钱姑姑离去,周蓉和易雪赶紧现身,只是这护城河水多深却并不可知。

    周蓉刚要准备下河,却被一个人给拦住了。

    “青鹘,王子?”

    周蓉一脸的惊讶。

    “先别说了,青鹘赶紧下河,兴许还来得及。”

    “咚”,青鹘跳进河中。

    不多时,他便从河底捞出了篮子。青鹘费力的将篮子举过头顶,慕容迦投出钩爪,将篮子钩住,青鹘托着篮子,二人一起将篮子弄上了岸。

    随后慕容迦拿出短刀,割断了绳子,倒出多半篮子的石头,将孩子抱了出来。

    易雪听了听孩子的心脉,脸上露出了失望难过之色:“没有呼吸和心跳了,怕是不成了。”

    只见慕容迦将孩子放平,将手掌根部置于孩子胸骨之处进行按压,随后又见其一手轻捏孩子的鼻孔,一手掰开孩子的嘴,深吸一口气,迅速口对口吹气,孩子仿佛有了一丝呼吸。

    易雪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师兄,孩子活了。”

    再见慕容迦一腿跪地一腿屈膝,将孩子的腹部置于屈膝的大腿上,使其头部下垂,然后拍其背部,不多时从孩子嘴里喷出水来。

    孩子咳了两声,便哭开了。

    只见青鹘此时已经上了岸,见孩子哭了,上去就给孩子点了穴道,孩子当即睡了过去。

    “青鹘,你干嘛?”

    周蓉狠狠瞪了青鹘一眼。

    “这夜深人静的,又离宫城不远,孩子一哭,你不怕惹来巡防的士兵吗?”

    见孩子救了过来,易雪一脸的心疼:

    “这钱姑姑也太狠了,好在只是下了迷药,若是毒药,这孩子是真救不回来了。”

    “为了生存,宫里的老姑姑大多都从如花的少女,变成了没有人性、面目可憎的怪物了。”慕容迦道。

    “师兄,接下来这孩子就有劳师兄安置了!”

    “嗯,你放心,孩子我会好好安置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纵意人生秦浩〕〔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世子很凶〕〔凰妃演技太高超〕〔求婚〕〔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