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今夜星辰似你〕〔我爱你上瘾〕〔颜汐封司夜〕〔唐楚楚〕〔江辰唐楚楚〕〔黑龙帅唐楚楚〕〔龙王医婿全文免费〕〔山村小农民〕〔龙帅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战神龙婿黑龙唐楚〕〔安七〕〔唐楚楚江辰最新全〕〔唐楚楚江辰全文免〕〔暴君团宠三岁半〕〔李承乾小翠〕〔我真不是盖世高人〕〔毒医世子妃〕〔杨玄苏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六十八章 鲜卑王庭 王子修书
    这厢慕容迦安排好了皇孙,那厢慕容迦的修书很快就到了鲜卑王庭。

    而贾谧的动作也不慢,拿着礼部起草的联姻国书,派六百里加急到辽东太守张叔辽,同时又写了一封私信与张叔辽。

    张叔辽收到国书,看了贾谧给自己的信,半刻也不敢怠慢,带着一队亲兵及节仗,便来到了鲜卑王城大棘城。

    如今的慕容鲜卑已逐步告别田畜射猎,随草放牧,居无常处,穹庐为宅的时代,变成了现在半牧半农的经济形式。慕容涉归政事修明,广招人才,教以农桑,法同晋国,同时也发展了部分商业和贸易,这大棘城已然发展成为比较繁华的城市,初具一个都城的模样。

    鲜卑王庭的白虎殿。

    虽然是宫殿式建筑,除了家具由汉人工匠仿照汉人宫廷风格以外,里面的陈设、挂饰是完全带着鲜卑人的特点和习惯,这种汉胡的结合,别有一番风情。

    慕容涉归坐在铺着虎皮的镂雕盘龙木榻上,身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位身长八尺,身着半胡半汉服饰,有着魁岸雄杰风度,相貌方正,年约三十多岁的男子,这便是鲜卑世子慕容廆。

    而另一位则是穿着传统戎服,头戴鸡冠垂裙帽的长者,他是鲜卑的大宗司慕容那圭,也是慕容涉归的堂兄。

    慕容涉归看完小儿子慕容迦的信,笑道:“迦儿信中说,晋国宫廷生变了,皇后把皇帝唯一的儿子给杀了,现在晋国上下各派势力都在暗朝涌动,你们如何看待此事?”

    慕容涉归喘着气说完,便是气短的一阵猛咳,他这病有些时日了,虽然以前也因旧伤引发过旧疾,但是都很快就好了,而这次一直不见好转,慕容涉归隐隐的感到自己怕是不太好了。

    旁边的慕容廆和慕容那圭几乎同时关切道:“父王(大单于),感觉如何?”

    慕容廆赶紧给父王一倒了杯水,递了上去,并在后背轻拍着。

    慕容涉归因咳嗽而涨红了脸,他喝了两口水,稍微平复,摆了摆手,示意慕容那圭继续说。

    慕容那圭见大单于好些了,便继续说道:“这晋国的朝廷一向是女人做主,如今刚平了羌人和氐人的叛乱,晋国的皇后就迫不及待的杀掉了太子,看来晋国的天要变了。”

    慕容廆道:“这倒是奇了,既然晋国的朝廷一向是皇后说了算,她又无儿子可争皇位,为何还要杀太子呢?”

    “世子,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一个位置坐久了,就会觉得无味,会生出更多的痴心来,总是想着再要些什么,犹如草原上的狼,你每天给它一只羊,它却想要整个羊群。”

    “晋国局势不稳,或许是件好事,虽然晋国国强势大,但太子之位的争夺就是皇位之争,司马氏宗族庞大,搞不好晋国就要引发内乱了。晋国一旦内乱,被平定的羌人和氐人定会再次南下,甚至西北一带的其他各族都会一呼而起。父王,或者我们的机会就来了,如今我们只需静观其变。”慕容廆分析道。

    “世子说得是,当年晋武帝背信弃义,与宇部勾结,使我慕容部在昌黎一战中,近万勇士被斩杀。后我们主动示好再次结盟,且助晋武帝平乱,才得以休生这么多年。晋国虽然表面与我们交好,却总是压着我们,倘若晋国内部出了问题,皇位不稳,也未必不是我们慕容鲜卑一雪前耻的机会。”

    慕容廆听了之后,连连点头赞同:“大宗司所言不错,我们慕容氏如今兵强马壮,实力早已今非昔比,我刚接到江南淮漕的总舵主查镛的书函,要拿五万石粮食跟我们交换三万件铁器,由此可见,有人已经暗中做了准备了。”

    慕容那圭听闻,脸上尽是欣喜之色,而慕容涉归却没有作声。

    慕容涉归对当年晋武帝封自己为鲜卑大都督一直耿耿于怀,看似晋国的恩典,也正是说明了慕容鲜卑的从属地位。也就是惠帝登基后,贾后的专治使晋国实力大减,再加上近年北郡胡人的起兵,为了北方边境的安定,晋国朝廷才对鲜卑慕容氏以盟友看待。

    慕容廆看到父王的神情没有欢愉,反而有些凝重,心中自然明白,父王不是不想脱离晋国,而是担忧自己的身体等不到那一天。

    慕容廆见父王神色不太好,便岔开话题:“三弟现在如何,他何时回大棘?”

    慕容涉归咳了几声,随后笑道:“迦儿说他在洛阳喜欢上一位女子!”

    “哦,三弟有喜欢的女子了,是哪家的小姐?”

    虽然鲜卑对于女子出身并不是很看中,但是慕容廆知道洛阳各世家高门的待嫁的女子也不少,三弟慕容迦在洛阳难免与各世家公子、小姐们往来,所以有此一问。

    “信上倒是没说明是哪家的女子,只说这女子是跟他一起在玉仙真人处学艺的同门师妹,是这世间最好的女子,希望本单于成全他。”

    “哦?这世间最好的女子!”

    慕容廆和慕容那圭听闻哈哈的笑了起来,慕容涉归也想跟着笑,却是一阵咳嗽。

    慕容廆看着父王因剧烈的咳嗽而胀红的脸,不由的说道:“父王,要不要让三弟马上回来,父王这是忧思三弟了!”

    慕容涉归看着自己这位即有韬武略,又极尽孝顺的继承人,他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作为父王唯一的嫡子,你素来平稳谦和,对兄长礼敬有加,对弟弟爱护亲和,就算大限到了,为父也心满意足了,且再看看晋国的局势再说吧。”

    “父王的身体只是一时的寒疾入体,导致了旧伤复发,之前也有过几次,父王都是很快的恢复了,父王再调养些时日定会好的,等三弟回来,又可以同父王上马引弓了。”

    慕容涉归苦笑着摇了摇头。

    此时只见一个军士前来相报:“大单于,辽东太守来了,还带了晋国的国书和节杖,已经入了城了。”

    “哦?此时晋国派辽东太守来递国书,这是何意?”慕容涉归道。

    “若是其他事都有得商量,倘若是贾后提交与我们结盟,要求派兵支持她,这事恐怕不好办。”慕容廆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先看看张叔辽带来的国书再说吧!”慕容涉归于是向军士吩咐道:

    “你且去通知谷蠡王、大王子,以及大臣们去大殿迎接晋国使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