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沈卿然楚洛寒〕〔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漫威的公主终成王〕〔豪门废婿〕〔第一章穿越成肥婆〕〔云千悦景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七十一章 贾谧劝酒 从容面对
    贾谧这边也很快收到了鲜卑王庭同意联姻的消息,他即刻兴冲冲的进宫回禀此事,顺便陪着贾后又去看了宣华。

    两国联姻如此大事,公主出嫁需要准备的嫁妆、礼仪、规程多而繁杂,所以贾后对次年季春之月成婚并未多想,尤其是宣华听到鲜卑王庭已经同意,更是满心欢喜的准备着出嫁。

    贾谧安排了迎接鲜卑使团一应事宜,商谈着大婚的细节,一切安排妥贴之后,总算有了空闲,又得知慕容迦被贾后宣进了宫,便立刻派管家贾六来到雅庐接易雪。

    易雪见贾谧没有下请帖,而是派贾六来接,并特别交待只允许周蓉一人跟着,料到贾谧终此举的目的怕不言而喻,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贾六稍等片刻。

    易雪对杨征交待了几句,杨征虽然劝易雪不要去,但见易雪仿佛有了自己的主意,也知道贾谧如此,拒绝恐怕不行,便直奔慕容王子府报信。

    杨征走后,易雪取出玉镂雕花云凤金簪插在了头上,穿着一身素衫,腰系素带,将慕容迦的玉佩放在了腰间,一脸的从容坚定,上了贾六的车。

    车驾穿过易雪所住的巷子,来到了铜驼街,迎面走来一个身着蓝白窄袖短衫麻布衣、下着袴裤,腰间束着穗带的年轻男子。

    男子与贾六擦身而过之时,用手中的石子作暗器弹向贾六的马,马儿被惊得扬起前蹄,贾六对于忽来的状况始料不及,被马掀了下来。

    只听年轻人哈哈大笑,并冲着贾六高声说道:“好来好去不好收,多财多宝也多忧,门前红灯高高照,户内空囊度春秋。唉,怕是白白忙忙空欢喜,可惜喽、可惜喽!”

    贾六见有人冲撞了他的马,摔得他挣扎着半天起不来,又说了这没头没脑的话,不由的骂道:“哪里来的沷皮,你可知道小爷我是谁?”

    易雪和周蓉听到车外的声音,都掀开的车帘循声看去,二人脸上皆是惊喜之色,周蓉惊呼道:“姑娘,是庞庄主。”

    只见庞清并未理会贾六,径直走向易雪的车前,从怀里取出一小包东西飞进了车内,速度快的让人根本无法察觉,随后便消失在了人群中。

    贾六被几个随同的小厮拉了起来。

    “哎哟,我的腰,你轻点、轻点.......”贾谧呲着牙,咧着嘴,看样子摔得确实不轻

    “贾管事,你伤得如何?要不要紧?”一个小厮表现出了关心。

    贾谧气急败坏的正想让小厮们去教训撞他的人,一转身发现人没了,便气急的吼道:“人呢,人呢?”

    小厮们环视了一圈,却并不见庞清,纷纷道:“回管事,我们也没瞧见,那人一下子就不见了。”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贾六气结,冲着身边一个小厮捶打了几下,出着气。

    打完又骂道:“大白天的,真是见鬼了,哪里冒出来的泼皮,神出鬼没的,哎哟,摔死我了。”

    这时刚才那个关心贾六的小厮见四周围着不少看热闹的人,又见贾谧还能动,便提醒到:“贾管事,快走吧,国公爷还在等着我们呢!”

    “娘的,大白天见鬼了。”说着朝着地上啜了一口,便被小厮连扶带推又上了马。

    马车又走了起来,易雪和周蓉打开包着的锦帕,只见里面有一小瓶东西,帕上有一行字,上面写着:“此药可解百毒,珍重。”

    易雪看后,眉头紧蹙,表情十分的凝重。

    “姑娘,庞庄主怎会到洛阳,还为姑娘送解药?”

    “我也不太清楚,想必庞庄主是得了什么信息。”

    “姑娘,庞庄主所言何意?”

    易雪轻轻叹了口气,打开了车帘向外看了看,小声道:“看车驾行驶的方向,不像是去鲁国公府,倒像是去金谷别苑,庞清担心贾谧对我做手脚,所以给了此药。”

    易雪说到这里,手里不经意的摸了一下自己头上的金簪,表情无比坚定。

    而周蓉想起曾经在昭凤台和金谷别苑,看到贾谧、石崇等人与各色女子调笑的丑态,周蓉虽然心生厌恶,却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

    经过半个时辰,马车进了这号称洛阳八景之一的金谷别苑。

    金谷别苑易雪来了几次,但是都在外院的紫气凝阁,而此次易雪和周蓉却被引到了的内院兰园之中。

    易雪被两名轻衣薄纱的妙龄女子引进了芳华紧簇、珠石点缀的兰堂。

    周蓉想跟着进去,却被一个管事模样的人将她和贾六一同拦在了门外,易雪见状轻轻的拍了拍周蓉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兰堂中只有贾谧、石崇、潘岳三人一起饮酒,每个人身边都有两名轻衣袒胸的年轻女子侍候着,见易雪走了进来,贾谧顿时站了起来,迫不及待的迎上前去。

    “穆易雪见过鲁国公!”易雪见贾谧走到了面前,便微微一拜,却被贾谧扶住。

    贾谧打量着易雪,眯着眼睛,笑中带色的说道:“有些时日未见到易雪姑娘了,真真让本国公思慕不已!”

    易雪不由的向往退了一步道:“鲁国公说笑了,朝事繁杂,国公爷身心都在朝堂之上,今日请易雪前来,也是雅性,易雪为国公爷弹奏一曲如何?”

    贾谧见易雪还是如此生份,忍着不悦道:“你的琴我当然要听,不过今日本国公想让你陪我小酌几杯。”

    说着示意侍酒的婢女退后,将易雪拉到自己的座位旁,半搂着让易雪坐下。

    石崇见状笑道:“要说这思慕却是不假,我们当真是思慕易雪姑娘的琴,而国公爷却是把易雪姑娘放在心尖上的。”

    这贾谧听石崇如此说,不由得把脸凑得更近了,贾谧虽然长得风度翩翩,此刻却是一副猥琐之相,令人生厌至极,见贾谧越发的放肆了,易雪推开贾谧的手顺势拿起酒杯,强颜展笑敬道:“易雪感激国公爷的厚爱,敬国公一爵。”

    “好好,你敬的酒我一定要喝。”贾谧一边接过酒,一边不忘摸了一下易雪的手。

    “来,我们一起敬易雪姑娘一爵!”潘岳说道。

    “先等一下,我这有珍藏的杜康玉液酒,今儿难得如此高兴。”说着石崇便招了招手。

    只见一个婢女手持鸡首壶,将贾谧和易雪面前的酒斟满。贾谧端起酒杯,与石崇、潘岳一同敬向易雪,并一饮而尽道:“嗯,此酒幽雅醇厚,回味悠长,真是好酒呀!”

    易雪勉强假意尝了口酒,随后偷偷在袖后将酒倒掉。

    贾谧又给易雪续了一杯,只见易雪冲着贾谧莞尔一笑:“国公爷,民女不胜酒力,一杯酒已是有些头晕了!”

    “既然易雪姑娘不胜酒力,那也不可勉强,来呀,上一盘西域特贡的蜜饯给易雪姑娘尝尝。”

    石崇吩咐道,随后给了贾谧一个眼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纵意人生秦浩〕〔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世子很凶〕〔凰妃演技太高超〕〔求婚〕〔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