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今夜星辰似你〕〔我爱你上瘾〕〔颜汐封司夜〕〔唐楚楚〕〔江辰唐楚楚〕〔黑龙帅唐楚楚〕〔龙王医婿全文免费〕〔山村小农民〕〔龙帅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战神龙婿黑龙唐楚〕〔安七〕〔唐楚楚江辰最新全〕〔唐楚楚江辰全文免〕〔暴君团宠三岁半〕〔李承乾小翠〕〔我真不是盖世高人〕〔毒医世子妃〕〔杨玄苏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八十七章 孙秀怀恨 山雨欲来
    凤翎和青鹘兄妹离开后,慕容迦又想起一个人,那就是狼卫首领达罗什。

    慕容迦担忧道:“石崇身边的贴身护卫达罗什,此人原是郝元度的狼卫首领,其武功得天竺僧人真传,招式凌厉怪异,出手狠绝,此番恐怕贾谧恐怕会让石崇派达罗什出手相助,而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

    “那我们联手呢?”庞清问。

    “贾谧也还会派出其他高手,我们还最好想个万全之策,让达罗什无法出手。”

    庞清听说慕容迦如此说,陷入了思考之中,随后道:“或许可以利用孙秀,来牵制住石崇,让达罗什暂时脱不开身。

    凤无忧一直在一旁听着慕容迦与庞清的对话,当她听到慕容迦的想法,心中暗自思忖了一番,然后建议道:“尊主,属下倒有个主意,或许可以牵制住石崇。”

    “哦?你说说看!”

    “这孙秀看上了我们凤珠,而石崇也有意纳了凤珠,为此石崇还准备在金谷别苑建一座凤珠楼,不妨利用他们的矛盾。”

    听了无忧的话,一旁始终未开口的凤珠说话了:“孙秀虽被封为会稽公,但因其是孙权的侄孙,其实颇受这京中世族的排挤,石崇一向不把他放在眼里,有几次我正与孙秀作陪,被石崇强行叫走,孙秀虽然敢怒不敢言,却对石崇怀恨在心。”

    “以孙秀的处境,石崇霸道,恐怕他也是无可奈何。”慕容迦道

    “不过,无忧感到近日这孙秀的态度明显变了,他没那么谨慎,甚至越发的狂妄起来,虽然没有与石崇冲突,但是私下却多次表示早晚会让石崇加倍奉还。”凤无忧补充道。

    “这倒也不足为奇,如今司马伦野心渐露,可真正为其谋划的却是这孙秀,以现在的情形,孙秀最想除掉的恐怕就是石崇了。”慕容迦赞同着。

    “这样说来,凤珠可有办法让孙秀牵制住石崇?”庞清问道。

    “尊主放心,凤珠自有办法,无忧去请孙秀即可。”

    于是一切计策商量完,大家开始各自行动!

    孙秀接到凤珠的邀请,欣然来到昭凤台。

    孙秀一进昭凤台,便被无忧引到了一边道:“请会稽公这是来找凤珠的?”

    “啊,是凤珠捎信于我。”孙秀一脸的欢喜,心情相当不错。

    “还请会稽公见谅,凤珠怕是不方便再与公爷见面了。”

    “我说凤无忧,你这话何意?”孙秀的脸色顿时变了。

    “唉,这个死丫头,都到这时候了,还敢如此任性,若是被乡侯知道了,这可怎么是好哟!”

    凤无忧一副生怕惹祸上身的模样,责怪着凤珠。

    “无忧,你可说要清楚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又跟那石崇有关?”

    孙秀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一听到乡侯石崇,火便上来了。

    “唉,罢了罢了,既然公爷已经来了,那就上去吧,你自己问凤珠吧。”

    无忧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带着孙秀来到了凤珠的房间。

    凤珠一见孙秀,眼睛红了,却强作欢颜道:“今日恐怕是凤珠最后一次请会稽公喝酒了,就让凤珠好好陪陪公爷。”

    “凤珠你这是怎么了?是否有人欺负你,难道又是那个石崇?”

    凤珠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眉宇间满是哀伤。

    “唉呀,你可急死我了,你和无忧今儿个都怎么了,有什么不能说的?”

    凤珠摇了摇头。

    “那你倒是说呀!”

    凤珠给孙秀倒了酒杯:“公爷,凤珠先敬你,谢公爷这些日子以来的照顾。”凤珠轻声细语的说着。

    “难道有人替你赎身了,还是?”

    “凤珠很快就要进金谷别苑了。”

    “金谷别苑?”

    “乡侯石崇已经跟无忧说明要为我赎身,石崇也是对凤珠一片真心,为此还特意准备在金谷别苑建座凤珠楼。”

    “既然如此,凤珠姑娘当真是有了好去处呀!”

    孙秀心中憋着不快,一口将酒干了下去。

    “会稽公,你当真觉得凤珠是得了好去处吗?”

    凤珠眼神中的哀怨更深了,又为孙秀斟了一杯酒。

    “这石崇是天下第一巨富,又是朝廷钦封的乡侯,能入他的金谷别苑,是这京中多少女人的梦想。”

    孙秀又是一口将眼前的酒干了下去,心中满是嫉妒。

    “话虽如此,可这石崇美妾无数,据说石崇宠幸姬妾以身轻者为佳,为此这些姬妾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身轻如燕,入了这金谷别苑,恐怕还不如在昭凤台自在,何况.......”凤珠欲言又止。

    “何况什么?”

    “何况凤珠已经心有所属了”。

    “心有所属,凤珠姑娘当真快活,一边是石崇,一边又是什么才子佳人的故事呀。”

    孙秀话中带着揶揄,又一饮而尽。

    “是呀,又是一段才子佳人的故事。”

    凤珠苦笑着,眼泪却不由得漱漱的落下来。

    见凤珠这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孙秀即刻慌乱了,哄着凤珠道:“珠儿,别哭,只要珠儿喜欢就好。”

    说着孙秀拿出锦帕替凤珠擦拭泪水。

    凤珠顺势扑在孙秀怀中道:“在凤珠心中,你就是我的才子呀,凤珠一直心属于公爷。”

    孙秀听闻凤珠如此说,不由内心得有些激动,紧紧的搂住凤珠道:“珠儿此话当真,你心里的才子当真是我?”

    “我的公爷,你能为我那明君曲落泪之际,凤珠心里便认定你了,只是凤珠在这烟花之地,身不由已呀。”

    凤珠梨花带泪的说着,她的眼中透着痴情。

    “既然这样,如果珠儿愿意,我现在就去找无忧将你赎了身,纳你入府。”孙秀当即也表了决心。

    “可是石崇已经跟无忧说为我赎身了,无忧也是没有办法,石崇他明知我心属于你,却依然向无忧求娶于我。”

    “你已向石崇表明心属于我?”

    “当石崇要纳我入府之时,我便向无忧告之我钟情于会稽公,哪知石崇听闻竟然骂我没有眼光,他还骂你是........”凤珠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石崇他说什么?”

    “石崇一向骄横,他的话不听也罢,免得徒增烦恼。”

    “但说无妨,你钟情于我,为何竟是没有眼光的,我倒要听听他都说了什么!”

    “石崇说我竟然看上一个在赵王府混饭吃的奴才,还说你身为孙吴宗室,却没有半分皇室的尊严,甚至连一点江南名士的风骨都没有,就是一个卖祖求荣的小人,说你是阿谀奉承向上爬的孙貉子。”

    貉子是一种又短又粗的土狗,这孙秀本来就是从江东流亡过来的,在曾经的晋人的政权里求生存,所以为人敏感,尤其忌讳有人叫他“孙貉子”,所以听凤珠如此说,登时气得青筋暴露,紧握拳头,指节咯咯作响。

    “哼,珠儿,你放心,如今是山雨欲来,这天迟早是要变的。”孙秀的脸上露出阴狠之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