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风华:邪医七〕〔爱得比你深〕〔魅罗〕〔九劫轮回〕〔陌路柔情〕〔原来爱你那么疼〕〔甜婚蜜宠:老婆亲〕〔不朽龙帝〕〔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八十八章 谢氏兄弟 见劝赵王
    孙秀从昭凤台回来,便直接来到赵王府,一脸的怨气。

    司马伦见他如此,便笑着问道:“你怎么这般模样?”

    孙秀谎称与石崇等人一起吃酒,就因为多看了几眼石崇身边的一个花魁娘子,被石崇骂了一顿。

    随后又哭丧着脸说到:“我孙秀投在王爷门下,是仰慕王爷的声威,承蒙王爷不弃向先帝举荐,让孙秀得圣眷封为会稽公,孙秀无以为报,当尽心竭力以报王爷的知遇之恩。可在他石崇眼中,竟然变成了趋炎附势的小人了。”

    司马伦一边听着孙秀的话,面色有些阴沉,孙秀继续说道:“石崇骂孙秀是小人,孙秀尚可认下,可是却连累王爷也被编排.......”

    见孙秀欲言又止,司马伦抬头瞥了孙秀一眼:“石崇他能编排本王什么?”

    “石崇他说王爷您一把年纪了,见到贾谧还不是恭恭敬敬,朝堂之上连步子都不敢多迈一寸,就算见到他石崇也要给几分面子,说我孙秀攀附您这样一个只会自保的王爷,能让我坐下吃酒,已是天大的脸面。”

    司马伦听完愤怒的将面前的红珊瑚摔倒在上。

    见司马伦动怒,孙秀登时跪在地上道:“孙秀自觉愧对王爷,害得王爷也失了颜面。”

    司马伦黑着久久不言语,而孙秀则立在一旁,斜着眼睛瞄着司马伦。

    就在此时,管家走进来道:“王爷,谢鲲和谢褒兄弟求见!”

    说着递上了拜贴。

    “他们来做什么?”

    司马伦从未与二人有所交集,拿着拜贴一脸的奇怪。

    “谢家兄弟是琅琊王府的掾吏,想必是琅琊王授意而来。”

    孙秀站起身来,提醒到。

    “请他们在隆庆堂稍等,本王随后就来。”

    “是,王爷。”

    原来,青鹘在慕容迦的授意下,潜进琅琊王府与司马景说了皇孙一事,并提醒他此事非同小可,弄不好会引火烧身,不由将此事交给赵王,同时也将营救易雪的计划告之。

    司马景听后大喜,当即叫来谢家兄弟。

    隆庆堂是司马伦常用的会客厅,此时已经有人将茶奉上,谢鲲和谢褒兄弟却不敢坐下喝茶,双双毕恭毕敬的站在厅中等侯司马伦的到来。

    见司马伦和孙秀进来了,双双上前行揖首礼道:“拜见赵王!”

    司马伦见谢氏兄弟一表人才,不由的夸赞了几句:“本王一向赞赏谢祭酒的才华与风骨,早闻谢祭酒的两位公子颇有乃父风范,章品学斐然可观,琅琊王能将你兄弟引入王府做掾吏,也算慧眼识人呀。”

    “多谢王爷的溢美之词,我兄弟二人万不敢当,谢鲲自愧与父亲相差甚远,承蒙琅琊王不弃,幸得赏识,只盼能为琅琊王分忧。”谢鲲道。

    “这么说来,你二人此行是为琅琊王分忧的?”

    “王爷明鉴,琅琊王目前的确遇到了非常棘手之事,琅琊王尚在禁足之中,无法亲自登门,特命我兄弟二人前来!”

    “那你说说所求之事如何棘手,本王且要看看如今情势下,能否帮得上忙!”

    谢鲲看了一眼司马伦身后的孙秀,司马伦笑道:“这是会稽公孙秀,无妨!”

    “久闻会稽公大名,今日有幸得已相见,晚生有礼了”谢鲲和谢褒双双行了见面礼。

    “谢公子客气了,算来我们也是同乡,王爷雅量,谢公子但说无妨!”孙秀端出赵王亲信的身段。

    “王爷,谢鲲此番前来,就是受琅琊王之托,告之您皇孙的下落。”

    “皇孙?”司马伦听闻不由得精神为之一振,与孙秀对视了一下。

    “皇孙?早闻皇孙由于宫人疏于照料,不是身染了热症不治而亡吗?”孙秀惊讶道。

    “皇孙还活着。”

    “你的意思是皇孙在琅琊王府?”

    “本来这孩子生母死后,太子妃想将这孩子带到尚书府,怎奈皇后娘娘不允,太子妃念及与太子的情份,故托琅琊王将皇孙救出,并安排在一个安全稳妥的地方。”

    “原来如此,琅琊王还真是有胆量,竟敢私藏皇孙!”司马伦脸上笑着,可话说的却有着弦外之音。

    “王爷严重了,琅琊王受太子妃之托救了皇孙,却并非私藏,否则谢鲲就不会登门特将此事告之王爷!”

    “这事又与本王有何干系,难不成琅琊王是想让本王保护皇孙?”

    “琅琊王确实有此想法,琅琊王思量再三,觉得可托之人非赵王不可!”谢鲲道。

    “这可是有谋反之嫌的烫手山竽呀。”一旁的孙秀接过话道。

    “会稽公所言不错,此事虽险,但王爷不觉得这也是个机会吗?”谢褒也笑着说道。

    “机会?什么机会?”司马伦故作不懂。

    “谢二公子难道是想让王爷学曹操挟皇孙以号令天下?可是你别忘了,当今的朝堂之上可是有皇帝的!”孙秀道。

    “当然不是,会稽公说笑了!既然太子是以亲王礼下葬,说明朝廷已经恢复了太子的皇子身份,皇孙是陛下的长孙,贾后要立皇太弟便不符合礼法。所以琅琊王请王爷迎回皇孙还朝。”谢褒进一步上前道。

    “既然琅琊王手上有皇孙,为何他自己不亲自来做成此事?”

    “赵王爷,琅琊王思虑再三,认为此事只有王爷处理才最得人心?”

    “此话怎讲?”

    “琅琊王现在被禁足,他的一举一动都在皇后娘娘的掌控之中,而王爷您是高祖宣皇帝之子,德高望重,您的号召力无人能及。一笔写不出两个司马,这天下是司马氏的天下,皇后立皇太弟此举欲意何为,想必王爷心知肚明,难道王爷真的甘心这朝堂由一妇人掌控?”谢褒说到这,顿了顿。

    “这.....”赵王故作犹疑。

    “倘若王爷能迎回皇孙,立为皇太孙,效仿周公旦行摄政之权,则即能让众王爷信服,也能安天下人之心,到时王爷可就是流芳千古的一代贤王呀。”谢褒道。

    “如今东宫位缺,社稷危如累卵,外有胡人虎视眈眈,内有各王爷摩拳擦掌,只有王爷才能救万民于水火,天降大任于王爷呀!”谢鲲补充着。

    见兄弟二人轮番劝着,一旁的孙秀此时不失时机的问道:“二位公子认为,当下该如何做能既让各位王爷支持赵王,又让天下人信服呢?”

    谢鲲道:“太子如何命丧金镛城,想必赵王心中有数,谢鲲就此告退。”

    “谢褒也就此告退!”

    就在谢鲲、谢褒兄弟转身退出,一脚踏出隆庆堂时,只听赵王道:“请转告琅琊王,让他做好准备。”

    谢氏兄弟走后,司马伦放下端了半天的架子,摸着他的山羊胡开怀大笑:“真是天助我也,这大好的机会如今竟送上门来,正如箭在弦上,非发不可了!”

    “王爷,既然已经提到太子之死,恐怕就要牺牲我那侄儿孙滤,让他指证太子乃贾后授意所害,然后我们就以“罢黜皇后,迎立太孙”为名,行这定天下的大事。”

    “好,就按你说的办,罢黜皇后,迎立太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