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风华:邪医七〕〔爱得比你深〕〔魅罗〕〔九劫轮回〕〔陌路柔情〕〔原来爱你那么疼〕〔甜婚蜜宠:老婆亲〕〔不朽龙帝〕〔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九十四章 斩杀贾谧 大仇得报
    达罗什和张合都被杀死了。

    而此时的贾谧见大势已去,想要乘乱溜走,不料一把剑拦住了他的去路。

    贾谧定神一看,只见易雪将剑横在了自己的眼前。

    贾谧不由自主的向后躲去,随即被后面的人给推了回来。

    贾谧回头一看,只见杨征摘下了丑奴的面具,双手抱胸站在他的身后,眼含杀意。

    易雪的剑向前一步,直接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让你的人住手,不然今天都要死在这!”易雪厉声命令道。

    而此时活着的府兵见贾谧已被挟持,听到易雪的话,不等贾谧开口,便纷纷放下了武器。

    这些部曲出身的府兵,是兵也是奴隶,他们都是门阀的私人财产,如今主子的命都保不住了,他们这些财产当然是谁赢归谁。

    “跪下!”杨征一脚踢了过来。

    贾谧扑通跪在地上,易雪的剑在贾谧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血痕。

    贾谧用手摸了摸脖子,看到手上的血,当即慌乱起来。

    急忙求饶道:“易雪姑娘,有话好好说,我知道你恨我,可我实在是因为喜欢你,我知道你看不上我,所以求而不得才出了下策呀,让易雪姑娘受苦了,是贾谧的错,贾谧罪该万死!”

    前一刻那个高高在上的鲁国公,如今只是一个贪生怕死、乞求苛活的可怜虫。

    易雪心中泛起一阵恶心,她将剑在贾谧的脖子上抬了抬,贾谧即刻闭住了嘴,不敢再出声。

    “我...叫...杨...韵!”

    易雪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眼里的杀意更甚了。

    贾谧听到杨韵二字,刚刚还在乞求的目光,一下子就暗淡了。

    他自知杨韵与自己的深仇,怕是千刀万剐也难解其恨。

    泄气了片刻之后,他抬眼看到一旁的司马景,他的眼神又燃起了一丝希望,他为自己做着最后一丝努力。

    “琅琊王,琅琊王,贾谧罪该万死,罪臣现在就跟你回去等侯陛下发落!”

    与贾谧此刻的狼狈不同,琅琊王司马景一直稳稳的端坐于马上,虽然他武功不弱,此番却无半分出手。

    司马景冷冷的看着贾谧,没有说话。

    “琅琊王,看在你我还有些交情的份上,你把我带回去。姑母现在只是暂时被囚禁在建始殿,倘若陛下与赵王达成协议,姑母还是皇后,贾谧会报答你的今日的大恩。”

    贾谧此刻幻想着只要司马衷还是皇帝,他还有一丝希望。

    司马景看着眼前天真的贾谧,冷笑道:“既然赵王已经挟天子以令诸侯了,若是把贾后再放出来,那我们岂不是自掘坟墓?”

    贾谧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他突然疯一般的向易雪求饶道:

    “易雪姑娘,不...不...杨姑娘,求你放过我,我求你放过我,当年是姑母忌惮杨大人的权势,指使李肇和孟观构陷了杨家,这些都是姑母做的,令尊杨袭大人也是李肇杀的,这些都与贾谧无关呀,我求你饶.......”

    穆易雪已经无法再听贾谧多说一个字。

    她的剑,毫不犹豫的,冰冷冷的,划开了贾谧的喉咙。

    血即刻喷了出去,贾谧本能的用手捂住冒出来的血,嘴里再发不出一丝声音,只有瞪大了一双眼睛,向前扑倒在地,身子死狗一样的抽搐着,带着对尘世的不舍,还未来得及闭眼,便被杨征将头砍了下来。

    此时的石崇、潘岳见贾谧已死,即刻扑倒在地,又被琅琊王府的士兵纠起来,押到了司马景的面前。

    司马景指着二人,冷冷的说道:“押回天牢!”

    而此时的石崇全然没了往日的跋扈,他匍匐在琅琊王面前。

    带着哭腔哀求道:“琅琊王,是小人有人无珠,冒犯了琅琊王,小人罪该万死,小人愿将全部身家都贡献给琅琊王,只求琅琊王放过小人一条生路。”

    而此时的潘岳,竟然有了些人的骨气,他想起曾经在金谷别苑,为石崇写下的诗句:投分寄石友,白首同所归。

    他苦笑着:“石崇兄,今天真可以说是白首同所归了!”

    司马景瞥了石崇和潘岳一眼,没有说话,摆了摆手,示意府兵将其押走。

    随后,他下了马,来到了易雪的面前。

    见易雪一脸憔悴,浑身血迹还有些轻伤,不由得心疼的关切道:“韵儿,你是不是伤到了?”

    易雪的确是很累了,尤其她刚刚杀了贾谧,这十年来的大仇亲手得报,她的精神瞬间松驰了,身体不由得发软。

    一旁的慕容迦赶紧上前扶住她。

    她强撑着,冲着慕容迦挤出一丝笑容:“无碍,我还撑得住!”

    慕容迦长哨一声唤了疾风过来,慕容迦抱住易雪,将她扶上了自己的马。

    冲着琅琊王道:“景,你还有公事在身,我且将师妹带回王子府,先行一步。”

    说完便带着青鹘等人离开。

    司马景看着同乘一马离开的的两个人,胸口隐隐作痛,他握紧了拳头,呆呆的看着慕容迦消失在夜色中。

    修无际将琅琊王眉宇间的痛楚尽收眼底。

    他望着独自凌乱的司马景,安慰道:“姑娘今日亲手杀了贾谧,了结多年的心愿,这不也是王爷的心愿吗?”

    见司马景并不想答话,修无际继续说道:“可是如今朝廷局势忽变,虽然贾后倒了,但是当年杨氏灭门赵王、梁王皆有份,姑娘还是早日随着慕容王子离开才好,她能够过得平安、快乐,不正是王爷一直希望的吗?”

    司马景听到无际的话,深吐了一口气,转身上了马。

    大喝一声“驾”,惊雷疾驰着上了官道........

    而佛图澄带着白马寺的一众僧人,站在山门前,望着山下发生的一切,诵着佛经为死去的人超度着。

    这位远离尘世的高僧,终是目睹了这一场生死,他没有去干预,因为在他看来,尘世间的种种皆为因果。

    只见他双手合十,轻声说道:“阿弥陀佛,天下乱矣,百姓哀矣!”

    “阿弥陀佛,师祖,若是天下大乱,弟子该当如何?”其中一个僧人问道。

    “三千大千世界,无穷无尽,皆在这生死循环之中,乱世之中,世人皆苦,人的心性乖戾不良,良知闭塞,智慧尽失,又不知持念佛号。

    尔等需崇扬礼仪,坚修廉耻,发扬大慈悲之佛心,以慈悲仁德教化世界,以六度万行作为精进之本,勤力修持,趋善却恶,皈正弃邪,普度众生出于苦厄而往极乐平安。”

    “南无阿弥陀佛,弟子谨记!”众僧人双手合十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