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风华:邪医七〕〔爱得比你深〕〔魅罗〕〔九劫轮回〕〔陌路柔情〕〔原来爱你那么疼〕〔甜婚蜜宠:老婆亲〕〔不朽龙帝〕〔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一零七章 刁蛮汐月 可怜婢女
    见慕容耐如此说,慕容廆和慕容吐谷浑仿佛也有了兴致。

    他们也想见识一下慕容迦口中这世间最好女子,到底有怎样的才华。

    吐谷浑笑着道:“既然王叔都说了,弟妇就演奏一曲,让我们见识见识!”

    杨韵笑着看向慕容迦,只见慕容迦点了点头。

    “既然大家兴致如此,那杨韵就献丑了。”

    因琴音单一肃穆,与鲜卑音乐的热闹有所不同,怕大家听不惯,为了增加气氛,杨韵看向青瑶:“青瑶,可否与我再合奏一曲?”

    青瑶站起身道:“我也好久没与姑娘合奏了,青瑶也献丑了!”

    慕容廆见青瑶也要献艺,眼神瞬间被青瑶吸引了,他知道青瑶在洛阳是以艺伎身份潜伏,且很有名望,他充满期待的看向青瑶。

    很快周蓉便将琴架好了。

    只见易雪一身白色的素衣坐到琴旁,衣边、领口和袖口皆压镶着,寸宽的红色的滚花锦边,一个红色的梅花绦系在腰间,既素雅大方,又不太显单调。

    一双泉水般的眼睛含蓄着柔和的光亮,红润的嘴唇,好似两片带露的花瓣,挂着笑意,沉静的神态,既亲切又端庄。

    而青瑶也是一身白色素袍,光洁黑亮的长发梳着均匀的小发辩,点缀着异族风情的配饰,素雅中带着些许的妩媚,眉眼之间尽显风流。

    杨韵与青瑶此番合奏的是《梅花引》。

    琴音旷古悠远,笛声婉转悠扬,琴音包容着笛声,笛声由琴音穿出。

    这时一阵婉转舒缓的箫声和了进来。

    只见慕容迦吹着洞箫,深情款款的走到了杨韵身边,而杨韵则抬起头,也是满眼含情的回应着慕容迦。

    原来慕容迦见杨韵和青瑶演奏的投入,自己竟也起了兴致,取出洞箫加了进来。

    慕容迦在玉山时,每当想念母亲玉伽大妃,便会吹起箫,但是他在洛阳却极少吹箫,以免贾谧他们卖弄风雅时,也让他表演。

    而这边慕容廆的眼光一直没有离开青瑶,他见慕容迦合着箫起身,他也来个兴致,打起了手拍。

    众人兴致盎然。

    只见慕容耐眯着眼睛合着节拍,很是享受。

    而吐谷浑则是一脸的兴奋,看着两个弟弟。

    查镛虽然不通乐理,但是也是被眼前的景象所感染,尤其见慕容迦和杨韵合鸣的默契,大家皆是一脸的欢喜之色。

    只有查汐月抿着嘴,使劲的搅着衣角,暗暗的发着狠。

    酒席上散后,慕容迦和杨韵各自回房休息,他们还没有成亲,虽然杨韵住在慕容王子府,却并未与慕容迦同房。

    她和周蓉、青瑶住在主院的西厢房,而慕容迦则住在主院的东厢房。

    查镛一行人则被安排在了王子府别院。

    “这鲜卑人都是睡大坑的,小娘子怕是要睡不惯的!”

    婢女珍儿将坑上的毡子扫了一遍,然后铺上被子。

    查汐月一脸的不痛快,她气呼呼的坐在桌边,根本没有听到婢女在说什么。

    此时查镛进来了,他见女儿情绪如此,便劝道:“月儿,阿耶知道你看上了慕容王子,你娘去得早,从小到大你要的阿耶都尽量满足你,唯独情爱不可勉强。”

    “阿耶,我要睡了!”查汐月不想听父亲在耳边唠叨。

    “月儿,听阿耶的话,慕容王子与杨姑娘情意深厚,看得出慕容王子的眼中是容不下任何人的,你且不要自讨苦吃!”

    “阿耶,我都累了一天了,我要睡了!”查汐月不耐烦的将查镛向外推。

    见女儿发了脾气,查镛也不忍心再惹她生气,便摇着头离开了。

    查镛走后,珍儿打了盆水过来:“小娘子,洗脚休息吧。”

    说着跪下来给查汐月脱鞋子。

    只见查汐月抬脚就将珍儿踢倒在地,随后将水盆踢翻,虽然水不是太烫,却实实在在的都淋在了珍儿的身上。

    珍儿吓得赶紧收拾脚盆。

    只听查汐月骂道:“不中用的贱婢,今日就在外面跪着,别在我面前碍眼。

    珍儿哭着端着脚盆离开了房间,一个人跪在了查汐月的屋外。

    此时八月,辽东已经步入秋了,夜里更深露重,加上浑身是水,后半夜开始,珍儿便发起了高烧,珍儿辛苦的强撑着,终是抵不住晕倒在地。

    最先发现珍儿的是与查镛一起随行的田管家,他不敢贪睡,怕一早有事安排,但早早起床等候。

    他来到院中见珍儿晕倒在查汐月的房门前,心知又是查汐月拿她出气,怕是被罚了,又怕被慕容王子府的人瞧见,他唉着气,赶紧命人将珍儿抬下去。

    老管家的举动,还是被王子府早起的婢女看见了,她走过来问道:“阿大,是不是有人生病了?”

    田管家赶紧笑着迎道:“无妨,是我们的一个婢女在路上染了风寒,估计是昨夜加重了。”

    婢女关切的问道:“可要请医官来看一看?”

    “呵呵,不麻烦了,只是伤寒而已,婢子粗陋,很快就会好的。”

    田管家笑着回应。

    随后田管有示意随从赶紧将珍儿抬走,婢女望了一眼珍儿,却从她垂下来的手臂上,看到了明显的伤痕。

    婢女见老管家并不愿意麻烦王子府,似有遮掩之意,便退了出去。

    她思来想去,担心那婢女有个三长两短,觉得还是要跟府里打个招呼,于是便将此事告之了周蓉。

    周蓉见杨韵起了,洗漱完毕,便端来了早点。

    “我瞧着王子一早便和查镛出去了,他知姑娘累了,让你多睡点,但没打扰你!”

    周蓉将盛了碗粥递给杨韵,随后自己拿起了一个烙饼。

    杨韵接过粥,吹了吹,见有些热,便放下了。

    “师兄这几日要陪查镛,恐怕还有很多重要的事谈,一会儿我们去瞧瞧查家小娘子,陪她在大棘城转转吧。”

    听到要看查汐月,周蓉翻着白眼,语气中带着反感:“这个查汐月不是什么善类,我瞧着她好像看上了我们王子。”

    杨韵自信的笑道:“查镛的这个女儿,怕是被他娇纵坏了,性格有些跋扈,师兄不会看上她的,这个不用担心。”

    “可不嘛,凭她还敢对我们王子有想法,她哪里比得上姑娘你。”周蓉一脸的不屑。

    随后她忽然想起刚刚婢女跟她说的话:“哦,对了,方才府内一个婢女禀报,查汐月身边的婢女生病昏倒了,那婢女身上仿佛还有些伤,怕也是不被待见受着罪的。”

    杨韵听闻,叹了口气道:“那我们一会更要去瞧瞧,在她们眼中婢女命贱,却也是一条人命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