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爱百分百:校草〕〔陈黄皮叶红鱼〕〔陈黄皮宋妙妙叶红〕〔战神狼婿〕〔林清雪〕〔武炼乾坤〕〔乘龙快婿〕〔大秦帝国之二世皇〕〔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叶辰肖雯玥〕〔修真弃少叶辰〕〔超级走私系统〕〔破法之眼〕〔和影帝协议结婚之〕〔谁都不可能比我更〕〔战神王爷乖乖受宠〕〔迪迦的传说〕〔僵尸帝王〕〔唯我正邪之路〕〔开局站在人生巅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一一五章 蹛林结束 回鸾棘城
    慕容涉归的营帐内。

    慕容迦、慕容廆、慕容吐谷浑、慕容那圭、慕容耐屏气凝神,等待着随行的大医官的诊断结果。

    好一阵,医官紧绷的神情才有所放松。

    “大单于没有性命之忧,只是他心脉受到重创,加上之前的旧疾,身体虚弱,恐怕要调理一段时间,切勿操劳。”

    “心脉受到重创?”慕容迦和慕容廆、吐谷浑兄弟三人几乎同时发出惊呼。

    医官点了点头。

    “难道是丘不勤?我好像看到他压在父王的身上,但是没看清。”

    慕容迦正想说当时正巧王叔受伤叫了他,被王叔打了岔,便再也没瞧见了,可他当他将目光瞥向慕容耐时,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虽然他觉得这事哪里不对,但也不能妄自猜测,如果这样说,王叔必会多心,王兄和大宗司也会斥责他。

    “父王什么时候能够醒来?”这时慕容廆开口了。

    “世子放心,大单于的头部受了创伤,不过也只是暂时晕迷,很快就会醒的,只是大单于心脉受损严重,接下来的日子一定要注意静养,不可操劳。”

    医官又嘱咐了一遍。

    “有劳大医官了,大单于就由我来调理吧,我在玉山同师父学了一点药理,懂得做一些药膳。”

    “对对,这事交给师妹最好了。”慕容迦赞同道,接下来的照顾他再也不放心任何人的,见杨韵竟然自告奋勇,慕容迦当然欣喜的应允

    而就在此时,一个卫兵进来禀报:“世子,段部的大王子前来求见。”

    “就鹤誉大王子一个人吗?”慕容廆问道。

    “还有其他部族的头人。”

    “好,我马上就过来。”慕容廆吩咐道。

    “既然王兄需要静养,接下来蹛林议事就让我和世子一同去吧,不能让王兄再操劳了,大单于的身体才是最要紧的事。”

    而慕容耐不失时机的,将话题引到了蹛林大会上。

    “蹛林大会事关各部族的前途,尤其是一些小部族的生存,还是要继续开下去的,后来的事就由世子来主持吧。”

    说这话的是慕容那圭。

    随后他又看了看慕容耐:“虽然大单于没有性命之忧,但为防意外,还需早日回鸾大棘城。此事就交给谷蠡王和小王子了。蹛林大会的事,有我与大王子协助世子。”

    慕容耐刚想说话,便被慕容迦岔开了,咧着嘴道:“王叔,你的腿也受了伤,伤筋动骨养百天,我们还是一同跟着父王回大棘城稳妥。”

    慕容耐被眼前这个嘻皮笑脸的小侄儿竟堵得哑口无言。

    “就这么定了。”

    慕容那圭用不容质疑的口吻说着,他是慕容氏的宗族之首,又是慕容耐的堂兄,慕容耐心里这个恨呀,可他又能怎么样?

    ........

    由于慕容涉归的伤不能太过颠簸,回鸾的速度并不是很快。

    慕容涉归的车架之上,慕容迦和杨韵在照顾着他。

    慕容涉归虽然醒了,只是之前的旧疾经这次创伤,被引发了起来,精神不似从前。

    “慕容迦。”慕容涉归轻咳了两声,他的胸口有些发闷。

    “父王,你感觉如何?”

    见父王要起身,慕容迦上去扶住他,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

    而杨韵则倒了一碗温水,端了过来,递给了慕容迦。

    慕容迦接过水,拿给慕容涉归喝了几口,但是由于胸口太闷,所以水下去,倒让他又咳了起来。

    “慕容迦,你的两位王兄呢?”慕容涉归见只有慕容迦一个,他开口问道。

    “父王受伤之后,大宗司担心你的身体,让我们先行回鸾,由王兄继续主持蹛林大会。”

    慕容涉归点了头,随后感觉头有些疼。

    一想到自己差点被砸死,摸着自己头上的伤,脸上不禁浮出了怒意:

    “把草场搭建的高台奴仆都鞭笞五十马鞭。”

    “父王,此事恐怕与草场的奴仆没有关系,是有人蓄意为之。”

    “嗯?有人蓄意为之,你可看到了什么?”

    慕容涉归一听竟然有人要自己性命,精神一下子绷紧了。

    “高台是被写赛场的惊马给撞塌的,但那马不会无缘不无故惊起来的,此事恐怕与宇文素延有关。”慕容迦说道。

    “没错,我在远处看得清楚,宇文素延两次故意撞马头,最后一次还拍了一下受惊的马匹,那马是被拍之后便直奔高台而去了。”杨韵补充道。

    “原来是宇文部想借射红之时,制造意外来要我的命呀。“

    慕容涉归脸上的表情由怒而转为阴沉,部落之间的明争暗斗由来已久,可在蹛林大会期间,这么明目张胆的制造危机,却也是头一次。

    “不过儿臣总觉得此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你可还看出了什么?”

    慕容迦摇了摇头:“父王,儿臣只是感觉不对,具体我也说不清。”

    慕容迦想告诉父王他对慕容耐的怀疑,但又深知慕容涉归对慕容耐的兄弟情谊,他怕自己说了,反而让父王不快。

    “大单于,师兄,我也有一事不明,觉得此事颇有蹊跷。”此时,杨韵也说了自己的疑惑。

    “哦,你也觉得此事有不妥之处?”

    慕容涉归转向杨韵,对于这个准儿媳,他是非常满意的,也正是因为慕容涉归对杨韵的厚爱,所以鲜卑上下都以王妃之礼对待杨韵。

    “按理说草原人惯常驯马,马惊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了,连寻常的牧民都可以驯服,而当时看台之下有那么多卫兵,都是精挑细选的近卫,怎么会被这样的场景而不失所措呢?”

    “父王,师妹说的没错,别说一匹马受惊,就是整个马场的马被惊到,也不足为奇,马奴们都有办法将马赶回来。这事确实有不对之处,儿臣担心我们内部有人与宇文部勾结。”

    “你怀疑谁?”

    “儿臣还不敢断言,儿子只是觉得王叔此番的表现似乎有些不同。”

    慕容迦还是试探着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你是怀疑你王叔?”

    “儿臣只是猜测。”

    “你王叔与我征战数十年,他对我忠心不二,虽然父王也知道这些年他心有不满,但若是说他有不轨之心,父王还是不相信的。”

    慕容涉归说到这,又是一阵胸闷,轻咳了几声,慕容迦上前轻拍慕容涉归:“父王,你感觉怎么样?”

    慕容涉归摆了摆手,喘着气道:“无妨,只是感觉有些憋闷。”

    随后他又把话题转移到了慕容耐身上:“说来,我也有些对不住你的王叔,当年我在与晋国的昌黎一战惨败,将士死伤万余,而我身受重伤,是你王叔将我救下,当时我命悬一线,曾允诺如有归天之时,这大单于之位便传于他。”

    说到这,慕容涉归,喘了口气,胸闷的感觉让他表情略显痛苦。

    “后来父王为了慕容部族的强大,与晋国结盟,学习晋制,这些需要治世的良臣,所以重用慕容那圭、七那楼,才有了现在的慕容鲜卑。再后来你们都成年了,而慕容氏的未来,也摆在了我的面前。

    兄终弟及,在鲜卑也未尝不可,可是你王叔孔武有余,而治世不足,在他们的建议下,我立你王兄做世子。”

    “父王做得没错,王兄的才能,他定会让慕容氏更加强大,父王也是为了慕容氏的未来谋划。”

    慕容涉归笑了笑:“慕容迦,你王叔是父王的亲弟弟,你和你的王兄还要善待于他。”

    “知道了,父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一世枭龙〕〔纵意人生秦浩〕〔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全球迈入神话时代〕〔我真没针对法爷〕〔封晏唐柒柒的〕〔开挂花钱玩转世界〕〔求婚〕〔赘婿当道〕〔重生长白山下〕〔万千世界许愿系统〕〔神国之上〕〔泛人类联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