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风华:邪医七〕〔爱得比你深〕〔魅罗〕〔九劫轮回〕〔陌路柔情〕〔原来爱你那么疼〕〔甜婚蜜宠:老婆亲〕〔不朽龙帝〕〔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一二三章 雪夜逃亡 宇文截杀
    雪下了小半夜,已经停了,东边的天空露出了半轮月亮,抬头望望天空,并没有云层遮挡,看样子已经放晴了。

    虽然月光有些昏暗朦胧,但是依然将草原上的皑皑白雪照得反着银光。

    远处的群山也是朦朦胧胧,被白雪压着的树木和灌木林,借着月光,也是依稀可见。

    一阵寒风吹过,竟然可以听到远处树林里,传来扑腾腾的声音,不知是野兔,还是狐狸,随之便会传来老鸹的扑腾声,以及干鸦的叫声,总之在这空旷的雪原上,可以听得真切,听得让人心里发慌。

    三匹人马在这茫茫的雪原上,勒紧了帽子,夹紧了皮袍,牵着马趟着雪,踉踉跄跄的行走。

    正是向乌候秦河方向逃去的慕容廆和慕容迦、杨韵三人。

    他们见后面已无追兵,便将马停了下来,马跑得累了,他们也实在是太冷了。

    腊月的辽东草原,不是说滴水成冰,而是撒泡尿也会马上结冰,下来走走明显的要比骑在马上舒服。

    “师兄,你的伤如何?我们先停下来把箭拔了吧。”

    走了一会,杨韵见慕容迦的表情似乎很不自然,她想到慕容迦的箭还没有拔,于是关切的问道。

    “不碍事,还能坚持。”

    “三弟,杨姑娘说的对,还是处理一下吧,先把箭头拔出来。”慕容廆也赞同着。

    “王兄,还有多久到大王兄的金帐?”

    慕容廆抬头望着东边天空挂着的半轮月亮,慕容廆道:

    “看着月亮的方位,现在应该是丑时了,差不多一百里地,这雪地不好行马,你又有伤,走不快,想必还需两天的脚程,还是听弟妹的,把箭头拔出来吧。”

    慕容廆说着,停了下来。

    杨韵与慕容廆一起扶着慕容迦坐了下为,慕容廆准备翻开慕容迦的皮袍。

    就在此时,“嗷~呜~~”远处传来一阵狼嗥的声音。

    比起树林里传来的瘆人的老鸹声,这才是让人心生恐惧的,杨韵不由的紧张起来,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头皮发麻,她还没有遇到过狼。

    “师兄,这是狼叫吗?”杨韵的声音已经发颤。

    “没事,草原空旷,声音传得远,听这狼叫,离我们还远着呢。”慕容迦握着杨韵的手安慰着。

    而慕容廆就像没有听到狼叫一样,他翻开慕容迦的皮袍,血已经染透了内衫,由于箭留在身体的时间有些久,伤口已经红肿发炎。

    “杨姑娘,围过来挡住风,别让伤口冻了。”

    杨韵赶紧将自己的外袍脱下,围了过来,她怕慕容迦有任何闪失,哪怕自己被冻得瑟瑟发抖。

    “三弟,忍着点。”

    慕容廆说着,还不等慕容迦回应,他迅速的将箭杆掰断。

    “啊!”慕容迦大叫一声。

    慕容廆的动作虽然利落,但是这一用力,让慕容迦疼得脸都快拧在了一起,他倒吸了几口气。

    慕容廆没有立即拔剑,他让慕容迦缓了一会。

    “师兄,你怎么样。”

    见慕容迦脖子上的青筋暴起,痛苦的模样,杨韵着实的心疼,她擦着慕容迦额头上的虚汗。

    慕容迦咬着牙,没有回答,此刻,他是真的很疼。

    就在慕容迦的注意力被杨韵吸引之时,慕容廆将箭头拔了出来。

    慕容迦吃痛得脸纠在了一起,但这次他却没有叫出来。

    “很疼吧?箭拔出来就好了。”杨韵一边擦着汗,她的手已经开始抖,因为实在太冷了,可她依然颤着声音安慰着慕容迦。

    慕容迦缓了一会,没有那么疼了,他慕容迦勉强露出一丝不太自然的微笑:

    “有一点疼,不过这点伤没关系,你不用担心。”

    杨韵扶着慕容迦坐好,给他重新包扎,帮他穿好衣服,虽然被杨韵给的外袍围住了,但这伤口仍然不能暴露太久,不然会冻坏的。

    他咬着牙笑了笑,将外袍给杨韵披上,就这么一会功夫杨韵已经冻得牙齿打颤,发出咯咯的声音,已经说不出话了。

    看着眼前这个跟自己没过几天好日子的女人,慕容迦心中满是愧疚。

    她曾经受了太多的苦,他答应要好好照顾她,守护她,可如今却连累她跟着自己逃亡,未来的路又未可知,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她。

    可当着慕容廆的面,他实在也说不出对不住杨韵的话来,他怕这话一说出来,让慕容廆不好受。

    慕容廆向四周眺望着,在一片白茫茫中寻找着方向,忽见右前方仿佛有人影从雪坡上下来,他指着雪坡道:“三弟,你看那些人是不是大王兄来接我们了?”

    “难道是大王兄得到了什么消息前来接应我们?”

    慕容迦不由得有些振奋,他顺着慕容廆指着的方向望去,忽然他发现那群晃动的人影,头皮在月光之下泛着亮光。

    “不好,是宇部的人!”慕容迦惊道。

    “没错,是宇部的人,看来慕容耐是宇部勾结在了一起,他们忽然出现,恐怕是为了断我们的后路。”

    看着一群梳着髡头的人从雪坡上下来,慕容廆当即做出了判断。

    “快上马!”慕容廆喊到。

    三人迅速的上了马。

    而慕容迦已经拿起了剑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三弟,你带着杨姑娘快走。”

    “二王兄,我与你一起杀出去。”

    “三弟,他们的人太多了,你有伤在身,我们现在无法抵挡,我们不能都死在这里,他们的目标是我,就算我死了,我们慕容氏还有你,还有大王兄,你不能让杨姑娘跟着我们一起死在这里。”

    慕容廆焦急的言语中带着恳切,他知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所以还不等慕容迦反应,慕容耐用手中的马鞭抽向了疾风。

    疾风是个有灵性的马,他仿佛已经领会了慕容廆的意思,扬起蹄向着左后方奔了出去。

    “杨姑娘,三弟就拜托你了。”

    杨韵明白慕容廆是对的,她没有说话,追着慕容迦而去。

    慕容廆扬起手中的马鞭,策马朝着相反的方向奔去。

    而宇部的骑兵下了雪坡之后,便“哦、哦、哦”的呼叫着朝着慕容廆奔来。

    慕容廆还未奔出几百米,他的前方出现了几匹高头大马,慕容廆想调转马头,其中一人飞出绳子将他从马上拉了下来。

    慕容廆被拖出了几百米,他的头上始终套着绳子,为了防止自己被绳子勒死,慕容廆用双手拉住绳子,给自己可以呼吸的空间。

    宇部的人很显然将慕容廆当作了取乐的对象,慕容廆的身体像个破麻布一下,在这月光下的大雪原上,被任意的拖着,随意的摆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