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沈卿然楚洛寒〕〔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漫威的公主终成王〕〔豪门废婿〕〔第一章穿越成肥婆〕〔云千悦景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华于晋 第一二五章 宇文鲜卑 素延部落
    同样在这片茫茫大雪原,一队人马悠哉的走在通往宇部的路上。

    一匹毛色黑亮,四蹄皆有白毛的马上,坐着一个头戴黑色皮帽,穿着黑色大氅的男人,他的表情甚为得意。

    他的马后面拖着一个人,这个人双手被绑住,举过头顶,模样有些狼狈,双眼紧闭,不知是晕死过去,还是真的睡着了。

    马匹走过的地方,被他的身子滑出了一道长长的平平的印迹。

    男人回头望了望昏睡中的慕容廆,脸上露出来笑容。

    今天这个结果,是他最想要的了。

    等慕容廆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快到中午时分了。

    慕容廆本能的挣扎着,他试图抬起头看看拖着自己的是什么人。

    或许是慕容廆的动作引起了骑马之人的注意,马停了下来。

    一个的硕大身形出现在慕容廆的面前。

    “慕容廆,你的王叔让我截杀于你,你觉得如何?”

    宇丘不勤说这话时,得意之中,又透着一丝的讥讽。

    慕容廆坐了起来,被拖了一路,实在是太难受了,他的双只胳膊已经僵直麻木,血液仿佛快凝固了,他转了转头,将手臂放到了前面,试着活动着肩膀和胳膊。

    等感觉有些舒服了,慕容廆才回答丘不勤的话:

    “哦,好像我现在还活着,那你为何不杀了我,怕是我还有用吧!”

    丘不勤看着成为阶下囚的慕容廆竟然还很自信,不由的笑了,这人有点意思,看样子比他那个草包叔叔慕容耐强多了。

    “你死了,我宇氏便少了一个劲敌,你有何用?”丘不勤依然保持着他的傲慢。

    “若是果真如此,你应该早将杀了我吧。”

    慕容廆搓着两只被绑在一起的手,头也不抬的说着,他实在不喜欢丘不勤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

    随后,慕容廆站了起来,他要再活动活动自己的双脚。

    活动的差不多了,他又向四周瞧了瞧,他望着远处一个个冒着清烟的毡包,吸了吸这夹杂着牛粪味的煮羊肉的味道,

    自言自语道:“好久没闻到草原人的气息了。”

    在大棘城他们住着宫殿,已经有些日子没有闻到这烧牛粪的味道了。

    随后他又不紧不慢的说道:“看来马上就到宇部的营地了,马上要有顿饱饭了。”

    看着眼前死活不知的慕容廆还有这份闲情逸致,丘不勤脸上的表情不由也松了下来,这人的确有点意思。

    他颇有玩味的说道:“死活不知的家伙。”

    “你是不会让我死的,只有我那个愚蠢的叔叔才会认为你会杀了我。”

    慕容廆将目光转到了宇丘不勤的脸上。

    听到慕容廆竟然笃定自己不会杀他,丘不勤被慕容廆的话给吸引了,这人太有意思了。

    他哈哈的笑了起来。

    “哦,说来听听?你可别忘了,我们可是有些世仇的。”

    “看着这些炊烟,若我猜得没错,慕容耐定是许了你粮食和牛羊,助你宇部度过这个冬天,若是没有这些粮食,恐怕你们部族这些毡包,至少有一半不能生火烧饭了。而你的承诺是断了我去往乌候秦河的去路,同时阻截我大王兄。”

    “嗯,你猜的没错,不过这样的布署也不算什么稀奇,只可惜我没等到慕容吐谷浑来救你,你就自行送上门了,不知道是吐谷浑没找到你,还是压根就不算救你。”

    丘不勤说这话时,语气带着讽刺。

    慕容廆没有回答,因为慕容迦没有提起是否提前派人通知吐谷浑,而他此时的心愿是两个兄弟都平安。

    他用同样轻蔑的语气对丘不勤说道:“若是你果真杀了我,恐怕我那王叔很快就会翻脸了,你们的生意怕是就只此一笔了。只要我没死,我那王叔便得不到大宗司的支持,同样他还会时刻担心你与我达成协议,以丘不勤王子的智慧,我是死不了的,至少现在不能死。”

    丘不勤听闻哈哈大笑:“不愧是慕容廆呀,你果真是个有趣的对手,我们合作怎么样?”

    丘不勤忽然话锋一转。

    “合作?你不是与我王叔慕容耐合作了吗?现在坐在大棘城王庭的是他。”慕容廆略带讽刺的语气道。

    “可是我更欣赏你,更想与你合作。”

    “哦,怎么个合作法?”

    “你给你的哥哥慕容吐谷浑写信,说你已经与我宇部达到协议,与他一起打回大棘城,助你重回王位。”

    “代价呢?”

    “你将乌候秦河以西的草场归我宇部,我得了这片草场,我就会成为宇部的世子。”

    “有这么简单?”

    “对,就这么简单。”

    “我不是我那个愚蠢王叔,为了王位亲手将草原上的饿狼喂饱。我若与你合作,在我们与慕容耐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之时,你要的就不是那一片草场了,怕是整个辽东草原吧。”

    “难道你不怕死在这里吗?”

    “慕容氏不只我一个,我若是死了,我还有兄弟,我不会为了活着而出卖慕容部的。”

    “你当真要这样吗?”

    丘不勤的眼里透着凶狠与不甘。

    慕容廆白了丘不勤一眼,没再说话。

    而丘不勤指着前面的部落,冲着身边的人命令道:“你去通知宇素延,将慕容世子领回去,不要将他与其他奴隶关在一起,不要给弄死了。”

    “是,王子!”

    就这样,慕容廆被丘不勤的士兵押送到了素延部,推到了宇素延的面前。

    与草原上其他壮硕的男子相比,宇素延个子中等,身形消瘦,脸颊更瘦,显得颧骨有些突出,眼神敏感而犀利,透着精干与老练。

    宇素延对慕容部一向仇视,若非宇丘不勤交代,宇素延此时最想做的,就是弄死慕容廆。

    不过虽然慕容廆没有性命危险,但活罪却是难逃了,这也是丘不勤让慕容廆落在宇素延手里的原因。

    宇素延果真不像丘不勤那样客气,他用马鞭抵住慕容廆的下巴,阴郁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慕容廆,这阶下囚的滋味如何?”

    慕容廆知道宇素延是个狠角色,心里知道自己落在他的手里怕是要受些罪了,只是不知他会怎样对待自己。

    他同样冷笑着看了看宇素延,没有说话。

    宇素延被慕容廆的傲慢激怒了,他上去就是一鞭子,这一鞭子竟然狠狠的抽在了慕容廆的脸上,顿时就是一条深深的血痕。

    打脸是慕容草原的大忌,是一种对人侮辱的惩罚,慕容廆也被激怒了,他上去也是一拳,同样打在了宇素延的脸上。

    宇素延见慕容廆竟然还手了,他抹了一下嘴角被磕出来的血,攥紧了拳头,手指关节被捏的“咔咔”作响,眼神中透出凶狠,恨不能一口将慕容廆活吞了。

    宇素延发了半天狠,最后冲着手下的士兵道:“打他的衣服扒了,打二十鞭子,丢进马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纵意人生秦浩〕〔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世子很凶〕〔凰妃演技太高超〕〔求婚〕〔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