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宋景灏和林辛言目〕〔庞飞安瑶〕〔极品上门女婿秦浩〕〔农家丑妻〕〔婚后被大佬惯坏了〕〔第九特区〕〔顶级高手〕〔苏厨〕〔鲜妻撩人:寒少放〕〔姜星楚容霆〕〔总裁爹地惹不起〕〔夺爱帝少请放手〕〔攻心为上老公诱妻〕〔衣角沾星斗〕〔林辛言宗景灏〕〔他的温柔〕〔张玄林清涵小说〕〔总裁爹地请温柔免〕〔我有一个如意棒〕〔刁蛮甜妻不好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 第十六章:不平
    “小姐,就是这里了。”

    苏梁浅抬头,‘琉浅苑’三字映入眼帘,字迹苍劲,大气规范依旧符合时下权贵的审美。

    苏府院落的题字,是花费了高价请当时的大书法家陈显写的,以苏府当时的门第是不够格的,靠的还是荆国公府的面子,不过苏梁浅现在看着,却觉得着实一般,太过死板,灵活不足。

    “太太还等着奴婢回去复命呢,奴婢告退。”

    紫鹃屈了屈身,不待苏梁浅应允,转身离开。

    茯苓上前,将门推开,原先似有若无的梅香,一下窜了出来,苏梁浅抬脚走了进去,看着曾经熟悉的摆设,前尘旧梦,如潮水般涌上心头,让她有种如梦似幻的不真实感。

    苏梁浅扫了眼院内的下人,他们似忙着手上的事,对她视而不见,苏梁浅也不在意,从她们身边经过进了屋。

    因为是冬天,入门处悬着厚实的布幔,隔绝外面的冷气冷风。

    屋内,左右两侧,各放置了一个炭火盘,里面的炭火是烧着的,一进去,身上顿时就有了暖意,左边临门的位置,放了一块屏风,繁花盛开的图案,富贵华丽,屏风旁是张小桌子,两边墙上的千层阁上,摆放着的物件,皆是价值不菲。

    临窗是张小榻,正中间的小几上是个香炉,窗户正对着院子,可以看到院子里越过墙头的梅花,此时开的正好。

    上辈子,她经常坐在上面,看着盛开的梅花,想到梅的高洁,更觉得自己肮脏,自怨自艾,不得开怀。

    再往里一些,则是她的床榻,是一张雕工精致的梨花木床,还有同色的梳妆台,窗幔是淡紫色的,和外室用一道珠帘隔开。

    房间的布置,奢华雅致,一看便是用了心思的,这是萧燕对她用心的证明。

    她上辈子,也是承情的,现在想来,这无非是她想要全方面掌控自己的手段罢了,还能用来堵住别人的嘴,换一个贤良美名,一举数得。

    她向来心机深沉,擅长伪装,对自己,更是从不做无用功。

    若非自己今日打的她一个措手不及,她也不会失态。

    茯苓收起眼底的惊叹,给苏梁浅倒了杯水,茶水还是热的。

    “小姐,您也累了,且先歇着,我和降香去打些水来替您梳洗,再让她们准备些吃食。”

    苏梁浅在屏风旁坐下,点点头,心里却知道,刚发生这样的事,她想要好好休息,是不能的。

    茯苓都往外走了几步,降香却还是站在原地不动,茯苓见状,轻扯了扯她,她才收回目光,她重重的甩开茯苓的手,看向苏梁浅,眼底还残留着惊艳满意,“小姐好心,就该让那些人自食恶果,通通被蛇咬死!”

    她原本神色还没什么,但一张口,脸部的神情就扭曲了起来。

    降香相信苏梁浅说的,飙风寨的事情,和萧燕有关,她恨萧燕,但又怨怪苏梁浅茯苓她们,如果近身伺候苏梁浅的是她,她脸上长满了红点,那些人就不会也不敢碰她了,尤其苏梁浅和茯苓脸上都好了,一点痕迹都没有,她心里就更加的恼火不甘。

    自从飙风寨的事情后,降香就变的愤世嫉俗,看谁都不顺眼,觉得别人欠了她的,满心的怨气。

    她想要报复萧燕,但同时也想苏梁浅倒霉,最好两个人相互残杀,如果今天苏倾楣被蛇咬了,那她就可以如愿以偿,而且苏府没了嫡女,老爷和老太太就未必会愿意让苏梁浅退了这门亲事,若是苏梁浅能得她们一心扶持,她作为她身边的一等婢女,就能接触皇室的人。

    降香现在心里憋了一口气,一心想要出人头地,将苏梁浅等人都踩在脚下。

    苏梁浅眼风扫了过去,降香瞬时就垂下脑袋。

    “茯苓,你先出去。”

    茯苓离开,降香抬头看了苏梁浅一眼,很快将脑袋垂的很低。

    她现在心里怵苏梁浅,觉得她眼睛澄澈明亮,就和镜子般,能照到人心里的污垢,就是她那样静静坐着,面无表情,也让她倍感压力。

    “收起你那些自以为是的小心思,如果做不到谨言慎行,现在就给我离开,别白白累了别人。”

    “小姐!”

    降香一听苏梁浅说让她离开,猛地抬头,见苏梁浅神色半丝玩笑也没有,慌的跪在地上,“奴婢错了,奴婢该死,奴婢——奴婢只是替小姐不平!”

    在见识了苏府的荣华后,苏梁浅笃定降香不会离开,“不要在我眼皮子底下玩花样,让我后悔带你回来——”

    降香浑身一颤,脸色都白了许多,苏梁浅身子前倾,托起降香的下巴,“只要你听话,我自会给你谋一个你想要的好前程。”

    降香错愕,苏梁浅已经松开她的下巴,“退下吧。”

    降香愣了愣,道了声奴婢告退,起身后,忙不迭地的离开了。

    苏梁浅看着降香离去的背影,直起了身子,手支着脑袋坐着。

    降香前脚离开,桂嬷嬷后脚就回来了。

    “事情已经办好了,小姐放心,没人会怀疑到我们头上。”

    苏梁浅点了点头,并不意外,母亲毕竟做了几年的当家主母,萧燕上位后虽大清洗了,但还是给她留了几个可用的人。

    “这是冬日,苏府每日都有这么多仆婢打扫,怎么会有毒蛇,肯定是有人故意想让小姐难堪。”

    “我知道。”

    苏梁浅看了眼门外时不时往里探的下人,“院里的下人,嬷嬷多费心。”

    桂嬷嬷用鼻孔冷哼了声,还是觉得不舒服,拧眉道:“幸好那蛇没咬到小姐。”

    苏梁浅不语,萧燕只是想给她难堪,以她一贯处事的周全,想必提前准备好了解药,她想她被咬,是想用解药在她这里卖好,博一个无条件的信任。

    茯苓降香两人很快抬着水进来,桂嬷嬷见状,不由皱眉,出门管教奴婢去了。

    苏梁浅刚沐浴完,头发都还是湿的,有下人进来,是老太太身边的人,叫鸣燕,她走到苏梁浅跟前,“老夫人请小姐过去。”

    “好,我换身衣裳。”

    桂嬷嬷在一旁伺候苏梁浅更衣,脸上明显不快,“回来拜见的时候逼着不见,现在却让人来通传,小姐一路舟车劳顿,纵是兴师问罪,也该等小姐用膳小憩片刻。”

    苏梁浅坐在梳妆镜前,随意挑了浅色的珠花插在降香梳好的云鬓上,确定没什么问题后起身,随意的动作,由小小的她做来,竟有种让人移不开眼的风情。

    “她是苏府的老夫人,我的祖母,这是我做小辈应该的,等会去了福寿院,我自会应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超级狂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