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 第三十六章:帕子
    这样的男人,一眼万年,见过了,便不可能忘。

    更何况,他们还有让人印象深刻的初次相遇的经历,并不只是惊鸿一瞥。

    “公子,你也太快了些,疾风都追不上了!”

    季无羡和疾风两人也是从楼上跃下了,吸引了不少眼球,季无羡站在谢云弈身后,抱怨了句,那饶有兴趣的目光,落在了趴在马背的苏梁浅身上。

    她的脸上,都是血,身上也被染红了,就连嘴唇都有,和上次在飙风寨一样,不过也有不同,她那次像个刚从地狱归来的杀神,满身沉沉冷肃嗜血的杀意,让人望而却步,这次,敛了许多。

    总之,那眼神看着,没那么的吓人,但也比他见过的那些京城小姐都锐利许多,就像是一柄无坚不摧的宝剑。

    她没被血洒到的脸上,白白嫩嫩的,不像上次,一脸密密麻麻的疙瘩,丑的吓人。

    对着那样的一张脸,对季无羡这样的颜狗来说,简直是酷刑。

    苏梁浅不喜欢被人这样居高临下的打量,她也不喜欢抬着脖子仰视看人,但身上痛的实在厉害,她现在这娇贵的身体,根本就支撑不住她要立马起身的意志。

    谢云弈取出身上随身带着的帕子,苏梁浅手撑着马背,深吸一口气,缓过来的沈睦茵跑了过来,有些焦急的打量着地上的苏梁浅,感激又担心,“姑娘,您没事吧?”

    “都这样了,能没事吗?”

    季无羡不冷不热的说了句,有些怨气,再看苏梁浅时,有了几分疑惑,这煞神和他家公子一样,不是那种会多管闲事的人啊。

    苏梁浅已经起身,咬着嘴唇,身上都是血,再加上穿的多,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根本就看不出来哪里受伤了,不过那张被血打湿的脸,还是能看出几分苍白。

    “没事。”

    她淡淡的说了句,嘴唇还是抿着的,眉也微微的皱着,“你没事吧?”

    沈睦茵摇了摇头,“多亏了姑娘。”

    苏梁浅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没听到自己叫她表姐。

    身后已经和马儿分开的马车,身着粉色衣裳的少女,哭声还没止住,沈睦茵看了看她,又看向苏梁浅,想要说什么,被苏梁浅打断,“你先去安抚她,有什么事等会再说。”

    沈睦茵迟疑了片刻,还是走向了身后的马车。

    苏梁浅转而看向趴在地上的马,马肚子下一滩的鲜血,比马尾还多,奄奄一息的,完全没了刚才的暴躁。

    她看了谢云弈一眼,用眼神道谢,谢云弈已经上前,将手上的帕子递给她:“擦擦吧。”

    苏梁浅拿出自己的帕子,拒绝,“多谢,就不脏了公子的帕子了。”

    她用自己的擦了擦脸,露出那张白净姣好的面容来,季无羡眼睛一亮,下意识的看向谢云弈,果见他的目光在苏梁浅身上,他又看向苏梁浅,嬉笑的脸,有几分庆幸的样子。

    虽谈不上养眼,但幸好,不是个丑八怪。

    不会污她的眼,也不至于会严重拖下一代小公子颜值的后腿。

    苏梁浅向后看了眼,马车里坐着的沈睦茵的女儿,郑宜玲。

    苏梁浅想到上辈子沈睦茵的下场,蹲下身去,仔细检查惊马的四肢脚蹄,还有口鼻。

    “我是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啊,我受了这么大的惊吓,你居然撇下我关心一个陌生人!”

    “你自己要回娘家就算了,干嘛非拖着我,我都说了,我不回不回啊,你是不是要害死我啊,我刚刚差点就死了,你差点就害死我了!”

    郑宜玲是不哭了,但她说的话,比哭还让苏梁浅厌烦。

    “闹够了吗?给我闭嘴!”

    苏梁浅站在沈睦茵身后,冷斥了声。

    还没闹够的郑宜玲愣住,抬头向苏梁浅望去。

    苏梁浅脸上的血是擦干净了,但身上,尤其是下面的裙子都是血,她沉着脸,明镜般的眼眸一片厉色,虽然和郑宜玲年纪差不多,但是浑身上下却有股让人不敢违逆的威严,一下就把郑宜玲慑住了。

    沈睦茵没有说话,虽然没有哭,眼睛却红红的,神情悲伤,是那种屡屡被伤害,麻木又无奈的伤痛。

    郑宜玲有些气愤自己居然被苏梁浅威慑住了,正要发作,看到苏梁浅身后走来的季无羡和谢云弈,在看到谢云弈的那一刹,她的眼睛就像被定住似的,完全移不开了。

    苏梁浅看了眼四周围越聚越多的人,气愤又有所畏惧,对沈睦茵道:“幸好没出什么大事,你让他们自己清点一下,傍晚去西昌伯府要赔偿。”

    沈睦茵也看到那些人,她的四周围一片狼藉,但想到郑家那些人的态度,她又忍不住忐忑迟疑起来,“赔偿是应该的,我——”

    苏梁浅看她这迟疑畏缩的样,就知道她是准备拿自己的嫁妆私了,“按我说的做,让西昌伯府三倍赔偿。”

    口气强硬,没有商量的余地。

    沈睦茵转身按苏梁浅说的,给那些人交代去了。

    她态度恳切,再加上三倍赔偿,大家的损伤都不大,都很乐意,很快就平息了下来,人群渐渐散去。

    半天,郑宜玲终于从谢云弈的美色中稍稍清醒了过来,知道沈睦茵三倍赔偿那些人,气的面色通红,但有谢云弈在,她碍于自己的面子,忍着没有发作,但对沈睦茵和苏梁浅都没好脸色。

    “有件事需要公子帮忙。”

    苏梁浅突然向谢云弈开口。

    谢云弈嗯了声,朝着她点了点头,“烦请你的人,将这匹马送到荆国公府。”

    沈睦茵听苏梁浅提起荆国公府,不由多了几分戒备:“我已经允诺那些人三倍赔偿,马又死了,你将它送到荆国公府做什么?”

    她的声音紧张,她并不想将荆国公府也牵扯进来,她甚至觉得苏梁浅是想对付荆国公府才出手帮忙的。

    “一般来说,驯好的马不会无缘无故变的暴躁,它这个样子,有可能是身体不适,要么就是受到惊吓干扰,也有可能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第二个原因基本可以排除,至于第一个,他身上看不出暂时看不出伤口,如果是吃的草料有问题,它的胃里,应该还有食物的残留,我需要检查一下,你着人回去和西昌伯府说一声,让他们找个人过来。”

    沈睦茵还是觉得不妥,苏梁浅见她下不了决定,“这里说话不方便,我刚好也去荆国公府,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龙玄传奇〕〔医路芳华〕〔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