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汉武挥鞭〕〔无上斗魂〕〔初升烈阳红似火〕〔乡村透视仙医〕〔宋星辰慕厉琛〕〔总裁是个宠妻狂〕〔慕霆萧宋星辰〕〔婚后相爱:总裁太〕〔扎针本妃是专业的〕〔巅峰狂婿〕〔妈咪抢手,爹地要〕〔爹地你别跑安盛夏〕〔重生名门娇妻:厉〕〔凤落西秦〕〔我不是兵王〕〔我有美丽系统〕〔山沟里的制造帝国〕〔上门女婿的逆袭〕〔农门悍妻:带着萌〕〔万兽独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 第四十七章:后盾
    苏梁浅送走谢云弈季无羡后,直奔沈睦茵的茗慎院。

    院子里的下人,被打发的远远的,苏梁浅没让她们通报,踏进院子,一眼就看到站在房门口的郑成明。

    他垂手而立,抬头看着天空,抿着唇,没有表情的脸,绷的很紧,少年忧愁的模样,很是老成。

    他很快发现了苏梁浅,扭过头来,苏梁浅对他笑笑,加快脚步,走到他跟前,他的脸通红,嘴唇却有些发紫,“别在这里站着了,都冻坏了,放心交给小姨,不会有事的。”

    郑成明看着苏梁浅,少年的脊背挺的笔直,嘴唇抿的更紧,极力克制涌动的情绪,深黑的眼眸,有细细碎碎的流光。

    “去吧,别让自己生病了。”

    郑成明看了眼房门口的位置,点头离开。

    屋子里,沈睦茵的哭泣声未止。

    “她是我的孩子啊,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我是没本事,讨不了夫君和婆婆喜欢,但我是她母亲啊!她若是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也就罢了,她知道啊,知道那些人要害死我,她居然还让我低头认错,就为了讨她祖母一个好,她怎么能这样对我!”

    邵青衣温柔小声的安慰着,苏梁浅她多少能明白沈睦茵的心情,能伤自己最深的,往往是交付了信任至亲的人。

    苏梁浅叹息了声,伸手撩开帘子,“脸面?我哪里还有那东西?您让我忍,结果呢?我的两个孩子,夫君都被挑拨的和我离了心,我一个主子,在郑家,地位连个下人都不如,我还要怎么忍?”

    沈睦茵坐在床上靠着,边说边流眼泪,邵青衣坐在床榻边,眼泪也没停,两人通红的眼睛都有些肿,可见在苏梁浅来之前,已经哭了许久了。

    邵青衣词穷,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将沈睦茵搂在怀里,母女两抱在一起,又开始痛哭,沉浸在悲痛情绪的她们,并没有发现苏梁浅的到来。

    一直到她们哭声渐渐小了下来,苏梁浅才上前几步,“舅母,姐姐。”

    她轻柔的声音,让还在啜泣的两个人,止住了哭声。

    沈睦茵擦了擦眼泪坐直,“妹妹怎么来了?坐。”

    她的声音嘶哑就要起身,被苏梁浅制止。

    邵青衣站了起来,却没有和苏梁浅打招呼,表情冰冷的退到一旁。

    苏梁浅看的出来,她对自己不满。

    “今日的事情,是姐姐的家事,我作为妹妹,又是苏家的人,本不该插手的,还擅作主张,让官府介入,闹的姐姐与婆家还有侄女生出间隙,是妹妹不对,但我绝无害姐姐之意。”

    苏梁浅身子笔直,眉目清澈坦荡,看向邵青衣,“今日这事,不管是何人所为,总归是和郑家脱不了干系的,姐姐心善,论手段未必是那些人的对手,但西昌伯府有人想害姐姐的事情传扬开去,他们总会有所收敛,郑夫人他们纵然想苛责姐姐,也不敢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

    将来他们若还是像上辈子那样休了沈睦茵,外人也不会全然觉得是沈睦茵的过错,将责任归咎到她和荆国公府身上。

    “郑家能有今日,也是沾了姐姐还有荆国公府的光的,他们没在荆国公府出事当年,给姐姐一封休书,并非仁慈,而是因为有自己的盘算私心,他们私下如何对姐姐,外人无从得知,但这些年,他们倒借此博了个有情有义的美名。他们一家,都不是懂得知足感恩的人。”

    “官府那边,有季小公爷,郑家的人想走关系,肯定是不能的,他们想要善了此事,还得求到姐姐这里。姐姐若是想回去,无妨在他们四处走动求告无门的时候,高姿态的松个口,若是不想回,荆国公府难道还怕多双筷子不成!”

    “你这是什么话,女人被休,是会被人指指点点看不起的,而且,荆国公府这种情况,谁还敢娶?茵茵年纪轻轻的,你要她一辈子都一个人吗?”

    本来,苏梁浅说的那一番话,字字都是为沈睦茵考虑,邵青衣已经松软下来不怪她了,但听她居然劝沈睦茵和离,当即就炸了,她见沈睦茵没有说话,唯恐她听了苏梁浅的话,劝她道:“茵茵,你想想两个孩子,而且女婿不是已经和你认错了吗?你再给他们一个机会,尤其是明儿,他明年就要科考了,这时候闹出来这些事,对他不好!”

    沈家满门的寡妇,日子没谁是好过的,邵青衣正是明白这种滋味,所以才会劝她一忍再忍。

    可怜天下父母心,苏梁浅明白,所以也没顶撞。

    这件事,本就没有对错,只是性格观念不同。

    而且,这是沈睦茵的人生,就只有她自己能做主,就算是作为能预知后事的旁观者,她也不能替她掌控。

    沈睦茵没有说话,痛苦的拧着眉,神色纠结,显然,苏梁浅的那个提议,她不无心动。

    “船到桥头自然直,姐姐不用急,暂且放宽心在家住上几日,侄子没走,你可以问问他的意见,不管姐姐做什么决定,我都是支持的。”

    苏梁浅低下身,拍了拍她的肩,脸上挂着的浅笑,自有一股安定人心的力量。

    这么多年,沈睦茵第一次觉得,自己是有后盾的。

    这种后盾,不是强大的权势,而是一种精神和心理上的依靠。

    比起自己,她觉得苏梁浅更像姐姐,甚至是能给人指明方向的长辈。

    “不用怕,你还有祖母,舅妈,还有侄子,我们都是你的家人,遇事不必一味忍让。”

    沈睦茵抬头看着苏梁浅,想说些什么,但几次张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眼泪又簌簌落了下来。

    苏梁浅又安慰了沈睦茵好一会才离开,她撩开厚重的门帘,郑成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身上披了个斗篷,就站在原来的位置。

    苏梁浅笑笑,放下帘子,“进去吧,陪你母亲说会话,晚点和她一起再吃点东西。”

    郑成明点了点头,解开身上的黑羽斗篷,披在了苏梁浅身上。

    他目送着苏梁浅离开,一直到她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视线,才撩开帘子进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