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 第六十九章:大佬齐聚
    “是王家的人,王家的少爷!”

    王家的少爷,王承辉?

    “快迎!”

    苏克明疾步往外走了几步,眼睛黏黏的才想到自己方才被扔了个臭鸡蛋,脸上身上都是,根本就不能见客,对一旁的苏管事道:“我去换身衣裳清理一下,你去将王家少爷迎进来,一定不要让他被那群贱民伤了!到会客的正厅,好生招待,不要怠慢了。”

    王承辉再怎么顽劣纨绔,那也是长荣侯府唯一的嫡子,皇后唯一嫡亲的侄子,随便一个身份,他都得罪不起。

    他亲自造访,对苏家来说,也是荣耀。

    这万一要在他家门口被扔个臭鸡蛋烂叶子什么的,惹的他爷不高兴,有他吃不了的兜着走,对他的现状来说,那就是雪上加霜,毕竟这个人,连皇上的面子都不给。

    “把少爷叫来。”

    勿论人品,就王承辉这样的权贵,能结交,对苏泽恺,百利而无一害。

    苏管事带着一群的下人,将王承辉迎了进来。

    王承辉到的时候,苏克明换衣裳还没到,王承辉刚坐下,送茶端点心的,鱼贯而入,都是年轻漂亮,身姿窈窕的丫鬟。

    王承辉翘着二郎腿坐着,身后站着王家随行的下人,手上满满当当的东西。

    他托着下巴,眉梢上挑,打量美人,带着调戏和勾引。

    那姿态有些轻佻,偏他长的好看,衣着又华贵,通身有种说不出的富贵,不但不让人觉得讨厌,反而将那些未经人事的小姑娘看的脸红心跳的。

    “苏克明挺会啊,他人呢?不是没出门吗,怎么还让我爷等?”

    王承辉直呼苏克明的名字,没有半分敬意,将那纨绔发挥的十成十。

    “老爷马上就到。”

    招呼的是苏管事,他家老爷被扔臭鸡蛋这么丢人的事情,他自然是不能实话实说的。

    苏克明没到,苏泽恺先到了。

    苏泽恺在苏府,也算是眼线遍布,不待苏克明的小厮亲自去通知,他就已经得到了消息,即刻就跑过来了。

    “王少!”

    苏泽恺极是热情的打招呼,王承辉挑眉看了他一眼,腿翘的很高,还不如之前送茶水的小姑娘呢。

    苏管事看到这一幕,心道,外界传言果然不假,王家少爷爱美色。

    够纨绔,也够任性!

    苏泽恺的积极性并未因此打消,在王承辉身边下首的位置坐下,各种找话题搭讪。

    “你老子呢?怎么回事,让我等这么久?我等会还约了美人游船呢,别给爷耽误了!”

    “我今日刚好无事,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和王少爷同行?”

    苏管事看着苏泽恺狗腿的样,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一面。

    和老爷,还真像。

    “我和美人相约,你去做什么?和我抢女人吗?”

    王承辉的身子稍稍坐直,他的声音并不大,懒洋洋的,随意恣然,但就是让人觉得凶凶的,不敢得罪。

    这是想往上爬的人最忌惮的权势之气。

    苏泽恺尴尬干笑,“不敢不敢。”

    他笑的僵硬,这是他的家,王承辉上门拜访,但半点面子都不给他,苏泽恺觉得丢人,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这样巴巴的赶过来了。

    人没巴结到,还吃了一肚子不能发泄的火。

    苏克明姗姗来迟,一来就各种赔罪。

    “苏大人这一身,比女子会情郎还精致,也太久了。”

    苏克明无比尴尬,那鸡蛋实在是太臭了,他换了衣裳,擦干净都有味,他让下人将衣服熏了香,几乎是一路跑过来的。

    王承辉语出惊人,就是在皇帝面前也不收敛,苏克明在他说出让自己在下人面前更难堪的话之前,直接切入主题问道:“不知小侯爷上门有何事?”

    他一进来,就看到王承辉身后捧着厚礼的随从,心中不由欢喜。

    “我祖母让我来看看贵府的大小姐。”

    王承辉稍顿,很快补充道:“就那个为了救祖母被毒蛇咬的,我表哥内定的太子妃,这是我们王家的一点心意。”

    苏克明有些愣,他没想到,王承辉是为了苏梁浅而来,而且刚刚王承辉说什么,内定的太子妃?这不就是承认了苏梁浅的身份了吗?

    苏克明很快又想起萧燕之前和他说的,皇后想退了这门婚事,莫不是觉得苏梁浅熬不过去,所以才会如此?

    王家这样做,是因为中意苏梁浅,还是迫于苏梁浅孝贤的名声不得而为之?

    苏克明越想越多,不由走神。

    王承辉站了起来,走到发愣的苏克明面前,“还愣着干什么?带我去见人啊,我好亲自把这些东西送过去啊。”

    苏克明闻言,下意识的回道:“浅儿她现在正昏迷着呢。”

    “我知道她昏迷,她院子里管事的,也不至于全都昏迷了吧?”

    苏克明面色僵硬,想到外面的流言,还有王承辉完全不给面子的性子,他们就算脸皮再厚,也说不出让萧燕代收这样的话来。

    “王少爷,请。”

    苏克明弓着腰,做了个请的动作。

    苏泽恺在后面,对自己的小厮道:“告诉小姐,苏家来贵客了,让她去琉浅苑!”

    苏泽恺叮嘱完,快步跟上王承辉。

    苏家的后院,因为王承辉的到来,女人间,一场较量拉开。

    “父亲,兄长!”

    一行人走到一半,苏如锦从另外一个方向,相互碰上。

    苏如锦提着裙摆,跑向苏克明苏泽恺,少女的动作活泼娇俏,温静的脸,是讨人喜欢的书卷气。

    她朝着苏克明和苏泽恺服了服身,像是才发现王承辉,轻呼了声,向后退了两步,羞怯又讶异,垂着脑袋道:“我不知道有客人。”

    苏克明对苏如锦的表现倒是满意,倒是常年和苏倾楣接触的苏泽恺,一眼就洞察出苏如锦的刻意,他扯着嘴角笑了笑,并不介意。

    苏家的女儿嫁得好,对他来说,并无坏处,他甚至是乐见其成的。

    苏梁浅之所以成为那个例外,不单单是因为她不受掌控,更多的是,她和萧燕,甚至与他为敌。

    “这是长荣侯府的小世子,这是我三妹妹,苏如锦。”苏泽恺站出来,主动替两人介绍。

    “三小姐。”

    王承辉并没有直呼其姓名,比对苏克明还客气一些,端的是恣意风流。

    北齐的男女之防,虽不若之前那般严格苛刻,但官家公子和小姐,多保持距离,二姨娘管的严,苏如锦眼界也高,除了拜年时姚家的表兄弟,并不怎么与外男接触。

    她听了不少外面对王承辉的流言,不想竟如此好看,尤其是那双凤眼,写意风流,苏如锦这样被他看着,倒是真的有几分少女的害羞,粉颊若桃。

    “父亲和兄长这是去哪里?”

    苏如锦倒还算守礼,站在苏克明的一侧,和王承辉保持距离,很是小声的问道。

    “去浅儿的院子,王小侯爷代表王家来看她。”

    苏如锦虽然一早就猜到王承辉是代表王家来看苏梁浅的,要不然也不会选择在这个地方,和王承辉他们偶遇,但真的从苏克明口中知道,她还是忍不住气怒嫉恨。

    苏梁浅,又是苏梁浅,简直比苏倾楣还讨厌!

    苏如锦的小手紧握成拳,她真希望,苏梁浅在昏迷中死去。

    苏如锦垂着脑袋,看不清脸,但满身温柔的书卷气,因为嫉妒,变的阴沉,但毕竟有外人,她很快就收敛住了。

    “我也准备去看看大姐姐。”

    王承辉看着她,勾着唇,脸上依旧是轻佻的笑,但似乎又有什么不一样了。

    几个人还没走多久,又碰上了也是去看苏梁浅的苏涵月。

    苏涵月看到苏如锦,脸上毫不掩饰的气恼,两人相互较劲。

    “苏大人的几个女儿,还真是姐妹情深。”

    苏克明笑,他又不是傻子,如果之前苏如锦,可以说是巧合,现在又碰上苏涵月——

    要她们几个感情真的好也就算了,但事实并不是。

    而且,苏梁浅才从云州回来没多久,又不是从小一处长大的,有什么感情可言。

    他心里这样想,便觉得王承辉这话颇有深意,充满了讥讽。

    苏克明干笑,“血浓于水。”

    苏涵月瞪了苏如锦一眼,她倒是不避讳,直接走到王承辉的一侧,然后一路到琉浅苑,都是她和王承辉的说话声,绝大多数都是她在说。

    苏克明见苏涵月和王承辉相谈甚欢,心里既希望她能得王承辉的青眼,又觉得她这样太不含蓄,完全没有身为女子的矜持,没有教养,丢了他的脸。

    苏泽恺虽然和王承辉接触没几次,但毕竟一起去过飙风寨,他也亲眼见过几次,他在女人面前是怎样的放浪形骸,对这种主动送上门的,不管什么身份,他从不拒绝,但事后也不负责。

    她倒希望苏如锦能这样主动一点,毕竟,有外家支持的她,若真的和王承辉有点什么,说不定还能做个妾。

    一行人各怀心思,到了琉浅苑。

    院子里,苏梁浅的闺房,苏倾楣正陪着苏老夫人,正给苏梁浅擦拭手背。

    “父亲怎么将一个外男,带到妹妹的房间?”

    苏倾楣微皱着眉,开口有些责怪。

    王承辉身份尊贵,他要见苏梁浅,苏克明除了答应,倒是没想那么多。

    苏泽恺看着举止端庄的苏倾楣,有些意外她在这里,又觉得她就应该在这里。

    目的达成,却不刻意,要说手段,苏家上下,除了苏梁浅能够和苏倾楣抗衡一二,他别的妹妹,差的都不是一丁半点。

    “小世子是代表王老夫人探望妹妹,将来都是一家人,更何况,我们还有这么多人呢。”

    王承辉自己亲口承认苏梁浅内定太子妃的身份,那自然是一家人。

    “这就是外面有赛观音之称的苏府二小姐吧,今日一见,长得果然……还不错。”

    他托着下巴,有些吊儿郎当的,漂亮的凤眼带着审视,微微的眯起,只有一段缝隙,并不能窥探到里面的情绪。

    好一出热闹的大戏!

    那漫不经心带着调戏意味的轻佻,让苏倾楣皱眉,“请公子自重。”

    和苏如锦苏涵月不一样,王承辉这样的身份,注定就不是她的目标,她之所以来这里,一方面是对王承辉好奇,更多的是想让这样的人,认证她的品格,同时,也是想博得苏老夫人的好感,弥补萧燕的失利。

    而且,很不错这三个字,对自诩美貌的苏倾楣来说,实在算不得夸赞。

    “真是无趣。”

    王承辉砸了砸嘴,将东西交给了桂嬷嬷,前来的下人,还宣了礼单,都是极其昂贵的药材,有价无市,还有不少是滋补养颜的,听的苏涵月脸都青了。

    这些东西,随便哪一样,她都想要。

    苏如锦的心情比她更不了多少,那嫉恨的情绪,甚至是加倍。

    王家出手,定然不是凡品,如果现在管家的是二姨娘的话,这些东西,就可以有她的份。

    苏倾楣看向苏老夫人,这要以往就算了,现在这些东西,除非苏梁浅死了,不然苏家上下,谁都别想要。

    苏克明和苏泽恺也有些眼红,这些都是送礼的上品啊。

    这些人的那点小心思,自然逃不过王承辉的法眼。

    他看着床上闭目昏睡的苏梁浅,一个让祖母都赞不绝口的女子,他总觉得她不会就这样轻易倒下。

    王承辉给身后同行的使了个眼色,很快有个背着医箱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这是刘御医,是我祖母特意请来给苏大小姐看诊治病的。”

    苏克明和苏泽恺只看到和王承辉同行的人,身上都带了东西,王承辉并没有特别去介绍,他们先前见人背着个箱子,还以为里面装的是王老夫人给苏梁浅的东西,没想到是宫中的御医。

    苏克明一听是御医,态度都殷勤起来,亲自上前帮忙他替将药箱放下,同时心里对苏梁浅的重视,也上升了几个台阶。

    御医正诊脉时,有下人小心潜了进来,凑到苏克明耳边道:“西昌伯府的大夫人在外面,要见大小姐。”

    西昌伯府,苏克明自然是知道的,西昌伯府的大夫人,正是苏梁浅的表姐。

    虽然是沈家的人,但已经嫁到了郑家,而且苏梁浅这个样子,她表姐要探望,苏克明自然不可能说不。

    而且,一直以来,不管荆国公府好坏,他都感觉被压着,心里憋着气,现在有王承辉这样身份的人在,还有御医,苏克明就想给沈家的人看看,他苏克明没荆国公府扶持,混得很好。

    “让她进来。”

    沈睦茵是疾步跑进来的,和她一起的,还有她的儿子郑成明。

    他一身深色衣裳,表情紧绷,在看到床上躺着的苏梁浅时,更是仿佛整个人都提了起来,难以抑制的哀恸。

    屋子里,挤满了人,其热闹程度,丝毫不逊色于苏梁浅刚被毒蛇咬。

    御医诊脉,王承辉就在一旁坐着,本来诊了脉,他就准备回去复命的,但御医被苏老夫人还有前来的沈睦茵围住,他也就没有走人。

    他看着站在沈睦茵身后,从进来后,一双眼睛就没从苏梁浅身上离开过的郑明成,勾了勾唇。

    郑明成,西昌伯府的嫡长孙,就这门第的话,不算高,但郑明成会读书,又作的一手好文章,就连皇帝都夸赞过,是明年科举拔得头筹的热门人选,还很擅长骑射,耍的一手漂亮的花枪,可谓是能文能武。

    比他身份高想结交的人不少,但郑明成为人沉默寡言,不喝花酒不逛窑子,更是独来独往,就好像块捂不热的石头,又臭又硬,从来不笑,经常有人议论他。

    这样性格冷酷独特的郑明成,长得还好看,是京中不少权贵的理想佳婿,皇室都有他的暗恋者。

    王承辉结友广泛,想不知道都难,王老夫人对他也颇为欣赏,不止一次的夸赞,说他将来必有大成,王承辉几次主动,结果都碰了软钉子,没想到今日居然撞上了。

    他这紧张担心焦灼的样子,还真是有趣。

    又有下人神色更加匆忙着急的跑了进来,激动的几乎都跌跌撞撞的。

    “我平日是怎么告诉你们的?如此毛躁,到底何事?”

    苏克明压低着声,绷着脸训斥。

    王承辉的目光稍稍从郑明成移到苏克明的身上。

    “季——季家老公爷——公爷,小——小公爷来了。”

    进来通禀的下人,手指着外面,结结巴巴的,舌头都捋不直,苏克明就听清公爷两个字,只以为是季家小公爷来了,眼睛明亮,“季家小公爷来了?”

    王承辉看着他惊喜的样,就好像是被天上的馅饼砸中似的,不爽,“他一个外男,来干什么?也不怕辱了人姑娘清名?”

    王承辉家的封号是比季无羡低那么一点,但王家更得皇帝敬重,又是皇后太子的外家,地位上来说,还略胜一筹。

    王承辉霸道纨绔,季无羡也是个混世魔王,季无羡没离开京城前,两人没少杠,打架都是常有的。

    “还有老——老公爷也——也来了。”

    “你说谁?老——老公爷?”

    苏克明那个激动的,差点站不稳,也跟着结巴起来。

    本来,王承辉毕竟是苏梁浅定了亲事的太子表弟,当着他的面,他又发了声,季无羡要见,苏克明还有些犹豫,这一听季家老公爷都来了,他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七年前,季老公爷退位,公爷这位置,由他儿子季言祖承袭,但季老公爷的位份在那里啊,那是就连当今圣上都要给面子的主,这简直就是天大的荣耀。

    “愣着干什么,将人迎进来啊!”

    苏克明都不消问,就知道,季老公爷肯定是来看苏梁浅的,跟着小厮前去迎人,苏泽恺愣了愣,跟在苏克明的屁股后头,也追了上去。

    “老公爷是谁?身份很高吗?”

    苏老夫人虽然来京城多年,但常年都是呆在苏府,对爵位封号,知之甚少,也搞不明白。

    “我们北齐,最厉害的就只有两个公爷,一个呢,是苏大小姐的外家,荆国公,擅打仗,另外呢,就是永晋公,富可敌国,季家小公爷以前打人用的都是金子,比我们王家的爵位都高。”

    王承辉这句比我们家爵位都高的解释,可谓是言简意赅。

    在苏老夫人眼里,王家就已经是高不可攀了,比王家还厉害,她这辈子居然能见到这样的人物,想想都激动,而且比起会打仗,爱财的她,自然更偏向于富可敌国。

    王承辉看着眼睛发亮跃跃欲试的苏涵月苏如锦,笑着继续道:“季家最近一直在给季小公爷物色公爷夫人呢。”

    这一句公爷夫人,差点没让苏如锦苏涵月激动的心都跳出来,苏涵月忍不住笑出了声,那开心的样,就好像已经被相中了似的。

    王承辉笑的邪肆,据他所知,季夫人在季无羡刚回来的时候还挺积极的,但最近好像消停了。

    但他是不会说的。

    相比于苏涵月苏如锦的雀跃,苏倾楣意外的同时,也有些郁闷。

    季无羡来,她能接受,但她没料到,季家老公爷也会来,季家人对苏梁浅已经满意到这程度了吗?

    苏倾楣看了眼整理头发衣裳的苏涵月和苏如锦,只觉得这屋子人多的,乌烟瘴气,季老公爷既然要来,怎么不早点?

    郑明成还站在床边,看了眼苏倾楣她们几个,少年好看的眉微皱着,看着在床上躺着的苏梁浅,眼神比之前更加坚定。

    ****

    “你们怎么来了?谁让你来的?”

    季老公爷季祥化看着从后面冒出来的季言祖还有季夫人,吹胡子瞪眼训人,尤其是对季言祖,恨不得将他一脚踹走。

    季祥化和季言祖早从季无羡的口中得知,谢云弈的心上人是苏梁浅,至于季夫人——

    季言祖知道的事,离季夫人知道还远吗?为了让季夫人不要打草惊蛇,他可是还费了不少唇舌。

    昨天,苏梁浅中蛇毒的事,在外面传开,季家自然也知道了,几个人没少担心。

    季无羡依着谢云弈的命令,上了趟沈家后,很快想起来自家的那几个祖宗,他们东西都备好了,要不是他拦着,昨天就都来了。

    季无羡看着身后窃窃私语的几个人,偷瞄了谢云弈一眼,欲哭无泪,队伍是不是太壮观了点,他们明明答应了他,不会来的。

    长辈们都是这样言而无信的任性吗?

    “你能来我们怎么不能来?您老比我们还扎眼呢。”季言祖小声反驳。

    “我就是关心少主夫人的情况。”季夫人的声音也很小声。

    季老公爷手指着季言祖,胡子都飞了起来,“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收拾他,他也跟着。

    哎,他还是小的时候抱过苏家这小丫头呢,长大后回来都没见过呢,没想到都成了他家少主的心上人了。

    他也是有好奇心的好吗?

    谢云弈向后看了眼,几个人顿时停了小动作,也不吵了,季夫人更是标准的等候命令的站姿。

    “公子,我昨天真的和他们说清楚了。”季无羡解释。

    要不是他说苏梁浅没性命之忧,过不了多久应该会醒,季夫人白天没来,晚上都得夜探苏府。

    不是他办事不利,而是这几个人,太有想法,不听指挥啊。

    “既然来了,就一起进去吧。”

    季家几人感激涕零。

    “我们备了礼,晚点会有人送过来。”

    季祥化表示,第一次看少主夫人,他们不会空手的。

    “我带了很多银票。”

    季言祖拍了拍自己鼓鼓的胸口,季祥化觉得他忒俗,用眼神藐视他。

    “不用。”

    谢云弈拒绝,“将来有的是机会。等她醒了,你们亲自给她。”

    谢云弈话说完,向后站在季祥化几人的后面,“你们走在前面,别叫人看出端倪。”

    季家的几个人道了声是,站在前面,挺直着脊背,季老公爷还咳嗽了几声清嗓,一派公爷的威严。

    苏克明到的时候,看到季家齐聚的阵仗,脚软的差点没滑倒。

    他瞪了眼通报的小厮,不说只有季老公爷和季小公爷吗,季家夫妇也在这样重要的事情,为什么没人告诉他?

    小厮冤枉。

    现实的情况是,季老公爷是在苏府外和季无羡谢云弈偶遇,而季公爷夫妇,是在他们到苏府后,小厮都去通报苏克明才进来的。

    他确实冤枉。

    苏克明觉得自己有点飘,这是一家老小都相中苏梁浅的节奏?他觉得自己都不知道身在何处了。

    比起可能会被废的太子,他当然是更愿意苏梁浅嫁到季家,给他一个完全稳固有保障的后方。

    苏克明尚且如此,苏泽恺就更懵了。

    他没想到,苏梁浅这一晕,居然让这么多大佬上门,如果这些人,可以成为他的助力——

    他惊喜惊讶的同时,心里又忍不住担心,毕竟苏梁浅和他并不是一条心。

    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季祥化等人跟前的,全程都是傻眼的状态。

    季家和沈家是邻居,季祥化和以前的荆国公颇有交情,苏克明以前的所作所为,他都知道,一直到现在,都是极看不上的。

    此刻苏克明那狗腿完全端不住的样子,比以前更让人瞧不上眼。

    如果苏梁浅没被谢云弈看上,他们是不会登门的。

    最后季家人一致得出结论,苏克明唯一做对的一件事,就是给少主生了个喜欢的女人。

    苏克明年纪轻轻就成了盛极时沈家的女婿,顺风顺水,自是意气风发,他又自诩清高,自然在谁面前都会端着,但多年官场,他不多的棱角已经被磨平,没有荆国公府,他这个官位,是几乎没有机会接触到季家的,他在侍郎之位多年,一心求上,现在情况特殊,他有所求,自然更加小心。

    一路上,苏克明左一句季小公爷,右一句季小公爷,极尽夸赞,季无羡看不惯他那姿态,玩味笑问道:“你认识季小公爷吗?”

    “不就是您旁边这位吗?”

    苏克明看向谢云弈。

    谢云弈长得实在好看,和季无羡比起来,绝对是气质脱俗款,很难让人忽视,苏克明看到的第一眼,还觉得苏梁浅好运,就是长得,反而是开口问他的这个人,更像季家夫妇。

    苏克明是有些迟疑的,最后还是认为,季家小公爷,自然是更出众的那个。

    季无羡笑出了声,有些嘲笑的那种,比较圆滑的季言祖觉得这笑实在是有些落苏克明的脸,指着季无羡解释道:“这才是犬子。”

    苏克明那个尴尬,脸都红了。

    “敢情苏大人夸了这半天,都不知道自己夸谁呢。”这话,嘲笑的意味更浓。

    “那这位是?”

    苏克明手指着谢云弈,态度还是很恭敬的,和季家交好的,自是身份不凡,更不要说,谢云弈自带贵气。

    “这是无羡的好友,也是他的救命恩人,是我们季家的上宾。”

    介绍的是季祥化,还挺认真,可见重视。

    苏克明行礼致歉,谢云弈朝他微微颔首,态度疏朗,更让人觉得高不可攀。

    “他也是苏妹妹的朋友,一起在云州认识的,听她出了事,一起过来看看。”季无羡将之前在沈家的那套说辞,也搬了上来。

    谢云弈一个外男,无缘无故来苏家,总的有个缘由,不然也太奇怪了。

    苏克明意外,没想到苏梁浅和季无羡不但是青梅竹马,两人在云州还有来往,难道是已经私定终身?

    他心中这样期盼,但一想到,王承辉还在琉浅苑,又有些头疼。

    ------题外话------

    ps:每次写季家人的情节,都觉得好欢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龙玄传奇〕〔医路芳华〕〔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