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园重生之王牌少〕〔钢骨之王〕〔孤儿大帝〕〔傲游仙凡间〕〔修真狂少〕〔重回八零小辣妻〕〔皇叔宠妃悠着点〕〔都市全能医皇〕〔龙魂特工〕〔史上最强血脉〕〔王者时刻〕〔神级选择系统〕〔超凡世界的神级偶〕〔王国血脉〕〔六渡之逆斩苍穹〕〔猎仙迷域〕〔精灵之天王训练家〕〔英雄联盟之最后王〕〔魔本为尊〕〔八云镇魔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 第九十七章 苏倾楣气病
    当日,苏梁浅受封乐安县主,同时被赐太子妃凤冠一事,在京城传开。

    苏梁浅第二天回去,苏府上上下下的,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苏府的风向,在不知不觉间逆转,虽完全不至于倒向苏梁浅这边,但她有了足以和萧燕一房抗衡的绝对实力。

    单凭自己,依靠自身,就能在苏家立足的实力。

    “小姐!”

    桂嬷嬷和苏老夫人身边伺候的连嬷嬷在门口候着,除了他们,还有不少看热闹的百姓。

    看到苏梁浅的马车停下,桂嬷嬷一扫之前几天的愁容,几个箭步跑了上去。

    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桂嬷嬷这身子骨,看着比在云州还要利落些。

    在她看来,苏梁浅嫁给太子,压了苏倾楣好几筹,在苏克明等人面前,可是扬眉吐气了。

    身份尊贵,才不会被人轻贱,欺负了去。

    还有沈家的事,她作为沈家的老人,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在她看来,所有的一切,都朝好的方向发展,苏梁浅,沈家,这都是苦尽甘来了。

    “老夫人想您的紧,让您一回来就去见她。”

    桂嬷嬷都追出去了,连嬷嬷还站在原地。

    她看着缓缓走下马车的苏梁浅,阳光下,那张对着围观百姓的脸,带着微微的笑。

    温和,从容。

    举止间,更有种亲和又让人仰望的尊仪,让人觉得太子妃,就该是如此的。

    连嬷嬷眼前浮现出的,却是苏梁浅浑身腥血,拿刀杀死杜嬷嬷的画面,清晰的仿佛就在昨日。

    从云州回来,她半点根基都没有,用最短的时间,一步步在苏府站稳脚跟。

    之前夫人将她从沈府叫去参加永定侯的庆功宴,她还什么都不是,前途未卜。

    前几日,她还因为担心老爷责罚,称病在沈家不回来。

    现在,她已经是县主,还成了公认的准太子妃,老爷纵是被夫人她们挑唆对她不满,也不敢不能像之前那样肆无忌惮,任意惩罚。

    这个少女,简直颠覆了以往她对厉害的认知。

    苏倾楣在她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我也想祖母的紧呢。”

    苏梁浅笑容甜美,嘴巴也甜。

    “秋灵,影桐,把东西带上,茯苓,你带降香回院休息。”

    “那个叫降香的,就是和苏大小姐一起去永定侯的宴会,被萧家的小姐诬陷偷了东西的那个丫鬟。”

    苏梁浅这么一提,原先看热闹的百姓很快议论了起来。

    “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东西从自己身上掉出来了,把到场的夫人小姐都得罪遍了。”有人讥笑着接话道。

    “恶有恶报,苍天饶过谁,永定侯一世英名,我看是要栽这个女儿手上。”

    ……

    福寿园内,萧燕,从萧家回来的苏倾楣苏泽恺,几个姨娘小姐都到了,在床上静养了大半个月胎的六姨娘都来了。

    济济一堂。

    “祖母!”

    苏梁浅人未到,声先至。

    苏老夫人听到声音,由徐嬷嬷搀着,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苏梁浅掀开帘子出现在了门口。

    “祖母的小心肝儿。”

    苏老夫人那个欢喜热切的,笑的眼睛完全眯成了一条直线,眼角的皱纹都堆了起来,将走到身前的苏梁浅牵住。

    “让祖母好好瞧瞧。”

    苏梁浅含笑,任由她打量,苏老夫人上看下看看了半天,心疼,“看着怎么瘦了?”

    “祖母心疼我,想我胖些,看我总是瘦的。”

    苏梁浅笑意盈盈,说的话,也和从前一样,十分讨巧,让苏老夫人喜欢。

    苏老夫人想着自己从前对苏梁浅的那些不好,还担心她成为太子妃后,会和她生疏了呢,完全没有。

    她心中的大石放下,十分高兴。

    她现在看苏梁浅,哪哪都好,哪哪都满意,甚至比苏泽恺还要喜欢些,拉着在自己身边坐下。

    萧燕绷着脸,面色阴沉沉的,苏倾楣昨日回来,腿上还受着伤呢,第一时间就向苏老夫人请安了。

    苏老夫人倒也是关心的,萧燕当时不觉得有什么,但现在和苏梁浅一比起来,苏梁浅就是嫡亲的孙女儿,苏倾楣就像是从外面捡来的,简直是天壤之别。

    这十几年来,可是她的楣儿一直在苏老夫人跟前伺候,每日请安,这样的结果,萧燕实难接受,看苏老夫人,是越来越不顺眼,尤其是那笑,简直就是扎眼。

    不就是太子妃吗?就太子那蠢笨样,不被四皇子拉下来才怪。

    几个姨娘小姐,包括苏倾楣,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上前向苏梁浅请安。

    “小姐看着是瘦了些,下巴尖了,越来越好看了。”六姨娘笑着道。

    上次滑胎的事,六姨娘和萧燕算是彻底撕破脸皮了,她之前听说苏倾楣要成为七皇子妃,还惴惴不安了许久,怕她们得势了,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都保不住,这几日都没睡好。

    现在这样的结果,是大快她心。

    苏倾楣嫁给七皇子,也算高攀,但和皇上太后亲封的乐安县主又是太子妃的苏梁浅一比,就有些惨淡了。

    苏梁浅再怎么厉害,那也是女子,总是要娘家做靠山的。

    苏家现在就苏泽恺一个,苏泽恺和萧燕她们才是一伙的,苏梁浅根本就指望不上,六姨娘现在就想着能抱住苏梁浅的大腿,将来再生个儿子,苏梁浅帮扶帮扶,她也就可以母凭子贵,一飞冲天了。

    苏老夫人瞪了眼满是谄媚的六姨娘,看着苏梁浅劝道:“你可别听她的,女孩子下巴尖尖的,看着就刻薄没福气。”

    “好。”

    苏梁浅应的很快,她不会再因为任何人,让自己的脸被毁了,但也没打算为了耳又悦男人,刻意改变。

    “外祖母和舅妈她们收到祖母亲自备下的年礼,十分高兴,她们也准备了回礼,让我给您带回来。有雪莲山参,燕窝灵芝,那根山参,都上千年了,是太后当年赏给外祖母的呢。她说,这个年纪吃这些东西好,盼望祖母长命百岁呢。”

    苏老夫人这些年也吃了不少好东西,千年的山参还是第一次,又是太后赏的,一下就感受到了沈老夫人的诚意,尤其苏梁浅那句,盼着她长命百岁,她的心是妥帖无比。

    对苏老夫人来说,她现在对金啊玉啊的虽然爱,但身体好,长命百岁,才是她最想要的。

    这个年纪,最怕的就是生老病死,尤其她还是极度惜命的人。

    想到之前苏梁浅回来苏家没多久就得了王家老夫人的青眼,她还担心苏梁浅去沈家和她疏远了,苏老夫人觉得自己太过小家子气了。

    “这么贵重的东西,你外祖母怎么不自己留着?”

    太后赏的?太后!沈老夫人都舍不得,她哪儿舍得,苏老夫人想着自己要供起来,等将来她回了族里,给那些人长长眼。

    当初,苏克明就是做了个三品官,整个村子里的人都说她有福气,这要知道她还有做太子妃的孙女儿,苏老夫人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族里的第一人。

    “我外祖母说,都是一家人,礼来礼往都是心意,谁用都一样。”

    苏老夫人轻拍着苏梁浅的手,“你母亲有远见,当年将你送到云州。”

    这要在苏家,不定被萧燕养歪成什么样呢。

    本来就已经黑了脸的萧燕,听到这话,更气的不轻。

    “皇上不是赐了姐姐太子妃的凤冠吗?能不能拿出来给妹妹们开开眼?”

    苏如锦看苏梁浅,态度反而比之前友好。

    她羡慕嫉妒不假,但苏梁浅成了太子妃,自然就不能和谢云弈在一块了。

    苏梁浅看向苏老夫人,“我想给祖母看看,带过来了,秋灵!”

    秋灵将东西搬了进来。

    苏涵月看着她手中的箱子,面色期盼,满是跃跃。

    秋灵将箱子放在屋子的正中,打开,苏涵月在开口的苏如锦前,抢在了苏老夫人的前头,冲了上去。

    苏老夫人看着苏涵月那没见过世面的样,轻哼了声,三姨娘也被眼前的凤冠吸引住了,忘记了将苏涵月扯开。

    妾,是不能凤冠霞帔的,作为陪嫁丫鬟抬的小妾,她更是没那个资格。

    苏涵月就蹲在箱旁,瞪大着的眼睛发亮,她忍不住伸手,惊叹着去抚摸凤冠上面的翠羽,珍珠,宝石,流连渴望。

    要她能戴上这凤冠,少活二十年,她都愿意。

    “这就是当今皇后曾经佩戴过的受封太子妃的凤冠吗?是不是只要戴上,就能成为皇后了?”

    苏涵月被眼前的东西迷了眼,没经过大脑的话,脱口而出。

    苏倾楣垂着眸,手扶着椅子的扶手坐着,听到苏涵月的这句话,落在凤冠的阴森冷光,射到了苏涵月身上。

    苏涵月的全部心思都在凤冠上,没感知到苏倾楣那隐忍着的恨的要杀人的目光。

    苏倾楣能忍,知道她心意的萧燕听到这句话,却炸了毛,一巴掌打在苏涵月的脸上,苏涵月完全猝不及防,倒向了搀着苏老夫人的苏梁浅身上。

    萧燕站在完全懵逼的苏涵月面前,居高临下,横眉冷怒,“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不知道吗?皇上正值壮年,这样的话,你也敢说,你是要把我们所有人都害死吗?没脑子的东西!”

    萧燕声音很大,呼哧呼哧的,眼睛和鼻子仿佛都要喷出火来。

    苏涵月捂着自己被打的生疼的脸,眼底兴奋的亮光,变成了弥漫着的水雾,她抬头看着怒气腾腾的萧燕,她都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三姨娘也有些傻眼,冲到苏涵月身边,萧燕这一巴掌打的狠,苏涵月的脸上,有手指印浮了出来,半张脸都肿了,尤其是那无辜疑惑的神情,她看的心疼。

    既怨苏梁浅,又恨萧燕。

    自从苏梁浅回来,苏涵月就变的多灾多难,接二连三的倒霉出事,就没停过,萧燕这么大的火气,和她脱不了关系,她不敢找苏梁浅出气,就当着她的面借机将火发泄在苏涵月身上。

    苏涵月根本就是无妄之灾。

    三姨娘搂在苏涵月,跪在萧燕面前,“涵月还小,就那么随口一说,夫人息怒,不要和她计较。”

    三姨娘苦着脸求情,心里忍不住生出悲凉。

    苏若乔也走上前来,在三姨娘身后跪在萧燕跟前求情,“求夫人看在姨娘这么多年跟着您的份上,网开一面。”

    萧燕火气未消,骂骂咧咧,“没眼力见的东西,白养了这么多年。”

    有苏梁浅这样的珠玉在前,苏老夫人是看不上苏涵月,但再看不上,那也是流着苏家血的孙女儿,再加上还有个她印象不错的苏若乔也跪下了,苏老夫人看着萧燕怒火腾腾的嘴脸,堵心上火。

    “你养谁了?她是吃萧家的大米,用你萧家的东西了,还是怎么你娘家了?你身份高,你有眼力见,但要不是浅儿,你能这么近的见着这东西?她说错什么了?你这是借题发挥,存心想要给我添堵是不是?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前段时间,萧燕温柔小意,再加上萧家立了功,苏克明完全站到了萧燕的阵营。

    苏老夫人气苏克明,但苏克明是她亲儿子,她自然不会记仇,但对萧燕,她会。

    她以前就不喜欢萧燕,最近接二连三发生了这么多事,苏老夫人对她的不满,到了极点。

    苏涵月撞萧燕枪口上了,而萧燕,则撞到苏老夫人的枪口上了。

    萧燕浑身都是火,烧的理智都没了,她本来还想拿三姨娘一家三口,在苏梁浅面前好好出口恶气的,完全没考虑到苏老夫人,这会听她开口,她也不惧,挺直着腰杆道:“儿媳怎么敢针对母亲,她说错了话就要教,幸好现在没外人,不然的话,所有人都要被她害死!”

    苏老夫人觉得萧燕就是危言耸听,并没有被她吓到。

    “你还说她说错了话,不是她说错了话,而是这顶凤冠是皇上赏给浅儿的,不是给你宝贝女儿的,要这是楣儿的,那涵月就没说错,非但没错,还说的好,有赏!你就是见不得浅儿好,更见不得她比楣儿好,我看你还不想苏家好!但有些人,有些事,她就得认命,不服都不行,浅儿的命,就是好!”

    苏倾楣抬头,看着振振有词捧着苏梁浅的苏老夫人,眼神沉沉如暴风雨来临前的夜空,是让人心惊骇然的冷森,那端庄的脸也是,让人觉得毛毛的。

    距离她最近的苏泽恺,都有些被吓到。

    他扯了扯苏倾楣,苏倾楣扭头,那样子就像着了魔,她看着苏泽恺眼中倒映着的自己,慌忙低垂下了脑袋,呼气吐气。

    萧燕见不得苏梁浅好,皇后之位,是苏倾楣想要的,她觉得就该是她女儿的,就算不是苏倾楣,说什么也不能是苏梁浅。

    苏老夫人心疼苏梁浅,也盼着她有出息,光耀苏家,苏涵月那话,她听着非但没错,还觉得十分妥帖舒坦。

    “三姨娘再怎么说,都是你的陪嫁丫鬟,涵月这么多年,也都是在你身边长大的,几十年的情分,你遇事不顺,半点情面不顾,我都看不下去了,你要耍主子主母的威风,别在我的院子,碍我的眼!”

    萧燕哆嗦着嘴唇,气的浑身都在颤抖。

    “我还没教训你呢,找你们萧家的人算账呢。楣儿在苏家多年,举止端庄,什么事都没有,为什么就去萧家参加个宴会,就失态成那样,你知道现在外面的人是怎么议论的吗?她能做侧妃,就已经是苏家的祖上冒青烟了,你还想拿她和浅儿比,有什么可比较的!”

    萧燕最不想听什么,苏老夫人就说什么,一下下的,在她鲜血淋漓的伤口撒盐,萧燕一下就炸了,手指着苏梁浅,大声道:“什么失态,就是她搞的鬼,要不是她,楣儿根本就不会出事,母亲您的心都偏到天上去了!难道您看不出来吗,在您身边搀着的,就是只无情无义,六亲不认的小毒蝎,您再这样袒护纵着她,整个苏家,才会被她害了!”

    萧燕歇斯底里,扑过去就想打苏梁浅,她想用手上戴着的护甲,把她的脸挠花了,看她还怎么嚣张猖狂,还没行动呢,就被影桐制止住了。

    苏梁浅扶着苏老夫人后退了两步,苏老夫人看着被影桐制止住的萧燕,有些被萧燕方才仿佛要吃人饮血似的眼神吓到。

    “闭嘴你,一有什么事就怪别人,你现在为了害浅儿是什么话都敢说,无所不用其极了,我要再不管你,整个苏家,才真的会被你害了!”

    心有余悸的苏老夫人也被气的不轻。

    “祖母,是我的错,您要罚,就罚我!”

    苏倾楣站出来跪下,替萧燕求情,“是我不争气,辜负了祖母,父亲母亲的教导厚爱,母亲她是太过关心在意我,才会如此,祖母您就饶了母亲这回吧。”

    苏倾楣跪着,头伏地,替萧燕求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