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 第一百一十七章:事情传开,萧有望的反常
    夜傅铭和苏倾楣走的慢,萧有望在他们走后没多久跟着就从琉浅苑离开了,追着而去,在离开苏府的途中遇到。

    苏倾楣站在夜傅铭的身边,眼睑低垂,咬着内唇,也不知在诉说什么,委屈又难受,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倒是自然,看不出矫揉造作,是一般男人会怜爱的那种。

    萧有望看了眼温情脉脉的夜傅铭,他显然不在一般男人的行列。

    萧有望皱着眉,轻咳了两声,上前。

    苏倾楣看向走过来的萧有望,嘴唇咬的更紧,想走又不甘愿,更加委屈的看向夜傅铭,眼中柔情荡漾如水,仿佛她的眼里就只有他,和萧有望一点关系都没有,无声的解释。

    心中却暗恼。

    她这表哥,从来都是最聪明有眼力劲的,怎么这时候凑上来?

    苏倾楣再想到荷包的事,对他更加恼火,看着夜傅铭,眼睛斜他的时候,神色都是不快的。

    “萧公子这是要回去了?”

    萧有望点了点头,萧镇海现在京城,今天苏家发生的事情,肯定会很快传到他那里,他准备在这之前找他说清楚。

    “苏二小姐刚刚不也说要去萧家?”

    夜傅铭将目光投向苏倾楣问,温和的模样,温柔的声音,让人如沐春风。

    苏倾楣怔了下,不管是苏克明,还是萧燕,今天对她的态度,都让她觉得脸上倍感无光,她为了挽回几分颜面,刚和夜傅铭提起了萧镇海。

    本来,苏克明在朝廷的大势,也远不能和萧镇海相提并论。

    她是打算去的,萧镇海本来准备对付苏梁浅,一次次的落败,让她更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但她和萧有望才刚发生这样的事,苏倾楣觉得应该保持距离,她并没有和他一起去的打算,但听夜傅铭这口气——

    “你同我一起去。”

    说这话的是萧有望,苏倾楣猛地扭头看他,脸上面对夜傅铭的温柔不在,整张脸都是沉的,那双眼睛,也是对萧有望的不满。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萧有望和夜傅铭对视了眼,夜傅铭一脸信任,“我和你兄长也算认识多年,我相信他的为人,也信你们的清白,你们是表兄妹,光明正大的来往,也可堵住悠悠之口。”

    苏倾楣听夜傅铭这样说,也全然没有要和她退婚的想法,悬着的心微松。

    萧有望和七皇子认识多年,想必对他有一定的了解,她刚好向他打听打听,借此机会了解一番,应了下来。

    苏家前门,依旧围满了人,苏倾楣和夜傅铭萧有望同行到侧门,分别上了马车,各自离开。

    “你和七皇子认识多年,和我说说他的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上马车后,苏倾楣和萧有望分别在马车的两侧坐着,苏倾楣张口就向萧有望打听夜傅铭的事。

    她向后靠在车壁,看向萧有望,端着姿态,不像是打听,俨然就是高人一等的询问。

    萧有望脸上依旧带笑,却不再温和亲切,而是沉沉的冷,有种说不出的邪佞,昭示着他并不怎么愉快的心情。

    这要在从前,苏倾楣就收敛了,但她现在正恼萧有望呢,自感背后有萧镇海撑腰的她,也没有丝毫畏惧,直接不快质问道:“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和我摆脸色?我居然没听出来,七皇子只是客套,他怎么会和你这样的人结识相交?”

    苏倾楣并没有发现,自己在说这几句话时,萧有望黑眸中深不见底的讥诮。

    马车缓缓行驰。

    萧有望也向后靠在车壁,他两条大长腿伸直,越过马车正中摆放着的小茶几,要不是马车足够的宽敞,那脚,都能碰到苏倾楣。

    苏倾楣看他这不雅的坐姿,更加嫌弃恼火,“萧有望,你能不能好好坐了?别碰到我了!”

    她声音有些尖锐,大有将自己今日的委屈不痛快发泄在萧有望身上的架势。

    萧有望悠然自得,正色道:“这是我的马车,要不痛快,就给我下去。或者,声音再大一些,马上就要出府上街了,也好叫京城的百姓看看,那个有赛菩萨之称的苏二小姐,未来七皇子的侧妃,真正的德性。”

    萧有望并没有丁点的怜香惜玉,但这一招,却很奏效。

    苏倾楣却很快紧闭上了嘴巴,眼圈红红的,一副无比委屈恼火的样子。

    “今日的事情,我一定会告诉舅舅的,你就等他收拾你吧。”

    苏倾楣搬出萧镇海,威胁萧有望。

    萧有望将脚收了回来放好,身子前倾,看着苏倾楣,“我以前一直都觉得你很聪明,能忍会装也有手段,但今日一见,你和乐安县主,实在相差甚远。”

    苏倾楣最听不得有人说她不如苏梁浅。

    如果是苏梁浅刚回来京城时,处处不如她的时候,那还要好些,她讥讽一笑,嗤之以鼻,但现在,这已经成了所有人眼中既定现实的事,就好像是一根扎在她心尖上的刺,谁提起,就能让她捉狂。

    萧有望看着苏倾楣一副随时要发作的样子,也板起了脸,正经道:“我相信,如果有人对乐安县主说,她不如你,她绝对不会是你现在这样气急败坏的样子。”

    萧有望盯着苏倾楣,说的肯定,“你现在认真仔细的回想一下,她今天像你一样失态了吗?”

    萧有望见苏倾楣张口,似乎是要脚边,轻哼了声,“你觉得她成功将计就计,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中,所以她才会不慌不忙,那她是如何做到无声无息将计就计的,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她从头到尾,都没有露出像你们那样觉得敌人会倒霉的得意神情,苏如锦将事情全部揽在自己身上,指控她的罪行,这也是她能提前预知到的吗?她慌了吗?乱了吗?你就是不如她!”

    苏倾楣瞪着萧有望,气的想撕烂他的嘴,眼泪掉了出来,“那你还不是被她设计了,赔上马场,还掉进了她的陷阱里面!你是不是觉得那荷包是苏梁浅的?你说那荷包是你心上人的,你喜欢她?”

    “那样的女人,没几个男人会不喜欢。”

    苏倾楣本就嫉妒她和五皇子季无羡王承辉他们交好,还有让苏如锦要死要活的谢云弈,也喜欢她,她还是太子妃,现在听萧有望这样说,心里更酸。

    “她有什么好的?冷血无情,心如蛇蝎,而且还……恶心的没有一点女人样,只有心思变态的男人才能接受的了,她不过就是运气比我好点!”

    “运气?你是败在她手上一次吗?一次是运气,这么多次也是运气吗?不要说这不仅仅只是运气,就算是,运气,那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她有,你有吗?如果你不能改变这种想法,正视她的实力,趁早收起自己的野心,然后向我父亲说清楚,让他不要在你身上再寄托无谓的希望,萧家族中,有不少适龄又聪慧的女子,他可以慢慢挑选。”

    苏倾楣听了这话,脸色都吓白了。

    萧有望双手交叉,继续道:“她恶心?难道像你们这种在男人面前装柔弱扮可怜,用眼泪博取同情的手段就高明了?苏倾楣,你的目标是什么?你嫁的不是像苏家这样的门楣,你入的是皇室,嫁的是皇子,现在皇子们都在干嘛,谋夺皇位!”

    “什么冷血无情,心如蛇蝎,他们现在想要的绝对就是苏梁浅这种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有勇有谋,完全能独当一面的女子,作为自己的贤内助,而不是一遇上点事,就哭哭啼啼委屈不已还得让你费心安慰的女人,听明白了吗?”

    苏倾楣看着面色冰冷的萧有望,只觉得他一字一句,都绝情无比。

    她好像不明白,又好像听明白了,心中涌出强烈的危机不安感。

    “七皇子在所有皇子中,没有任何的优势,你想让他参与进来,就努力给他创造条件,多向你姐姐学习,想要得到自己最想要的,就要足够沉得住气,忍常人所不能忍。”

    苏府邀法师上门驱邪一事,萧镇海是知道的。

    他知道这是萧燕针对苏梁浅的手段,也想要知道事情的结果,早早的就从军营回来了。

    苏倾楣和萧有望离开的早,他们回到萧府时,事情还没有传开。

    他们到萧府时,萧镇海正在练武场上,一柄银色长枪,在朗朗晴空下,挥划带电,气势如虹。

    远远的,看到萧有望,见他身后跟着苏倾楣,浓眉竖了起来。

    他几个旋身,将银色的长枪插回了摆放兵器的架子,很快有随身跟着他的将士,送了毛巾和水上来。

    苏倾楣看着萧镇海那张呼呼威严的国字脸,有些后悔跟萧有望来了。

    事情的前后经过,萧有望都是知道的,自有他一五一十的告诉萧镇海,萧镇海要不高兴,也只会向他发泄,她这不是自己送上门来遭殃吗?比起这个,她更怕萧镇海对她失望。

    萧家本就是她最大的靠山,但苏克明苏家,她一直都拽在了手心,但苏梁浅回来后,苏家就成了不确定因素了,她现在最能倚赖的,就只有萧家了。

    两人上前,向萧镇海行礼。

    “事情怎么样了?”

    萧镇海直接的很,开口就询问结果。

    苏倾楣低垂着脑袋,看了萧有望一眼,萧有望拧了拧眉心,垂着的眼睑,敛着迟疑,垂着的手,不自觉的握成拳头,抬头将今日发生的事情,逻辑分明,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萧镇海。

    “你说什么?”

    萧镇海看向萧有望,声音洪亮,将自己刚擦了汗的毛巾,摔在萧有望的脸上。

    萧镇海是武夫,正值壮年,力气又大,萧有望被这毛巾甩的都站不稳脚。

    毛巾掉在地上,萧有望脸上被毛巾甩过的地方,有一道道红痕,眼部都肿了起来,更不要说脸上了。

    萧有望动了动被打的发麻僵硬的脸,将事情的结果,重复了一遍,“是巫蛊之术,但东西并不是从乐安县主的院子里搜出来的,而是苏府三小姐和表弟,苏府的三小姐,因为攻击县主,被季公子带去的晋獒咬断了腿,昏迷不醒,苏泽恺也在昏迷中,不过并没有大碍,但是被四皇子剥夺了科举入仕的资格,四皇子已经进宫向皇上回禀此事去了,相信很快,皇上很快就会得知此事。”

    萧镇海脸上的肌肉一抽的,将手中剩下的茶杯,朝着萧有望砸了过去,没砸中脸,砸在他身上,那力度,让他后退了两步,痛的闷哼出声。

    苏倾楣气萧有望,想到她竟然喜欢苏梁浅贬低自己,被萧镇海这样对待,只觉得出了口恶气,痛快的很。

    她想到萧有望和夜傅铭交好,打算求情,但见萧镇海那样子,又将话吞了进去。

    话吞咽回去后,她忍不住想到苏梁浅,若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她,她会说什么?又会怎么做?

    “你和楣儿呢?为什么要将她牵扯进来!”

    苏倾楣见萧镇海这时候最在意的还是她,心头暗喜,也松了口气,听得萧有望解释道:“表弟见我对县主有兴趣,他也想帮表妹做件事,所以诱了县主身边的丫鬟,弄巧成拙!”

    萧镇海气的络腮胡都要飞起来了,恼的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他愤愤的骂了句,随后看向苏倾楣,“我不是和你说了,不要轻举妄动的吗?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苏倾楣不敢反驳。

    萧有望擦了擦被打破的嘴角的血,“远慧登苏家做法一事,闹的沸沸扬扬,父亲会不知情?您没阻拦,不就是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您当初是默认了的,您不满意,是因为事情的结果,没像您预期的那样发展。”

    萧镇海眼睛瞪的圆圆的,怒视萧镇海,“你给我闭嘴!你还有脸说,你为什么不经过我同意,就将萧家那一片的马场农庄都送给苏梁浅,你是要翻天了吗?还有那个远慧,你不是他的恩人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关于远慧,萧有望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苏梁浅是怎么将他策反的。

    “您现在最看重的那块庄园,在交到我手上之前,就是块无人问津的贫瘠之地。他能有今天,是我辛苦多年,一手打造出来的,我最开始买下他的银子,用的也不是公中的银子,他是我的,我有权利将他送给任何人,而且,父亲说不给县主便能不给了吗?既然皇上已经有那么意思,到最后肯定都是要给的,还不如痛快些,也免得皇上不快,进而影响表妹和七皇子的婚事。”

    “萧家今非昔比,父亲也不是当年一文不名的穷小子,该舍的要舍,眼光应该放长远些!”

    萧镇海本来就在气头上,见萧有望居然敢对他说教,火气更大,尤其是看着萧有望隐忍乖张的样子,只觉得叛逆难驯服,再想到整日里不知悔改,要死要活要向苏梁浅寻仇的萧意珍——

    “这个家,什么时候轮到你对我指手画脚了?就是你母亲将你们教坏了宠坏了,你既然不能像你弟弟那样和我一起建功立业,就该帮着你母亲,管好家中的事务,经营好府中的产业,这是你的本分!你是我儿子,你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你就不能多向你弟弟学学!”

    萧有望看着一直将他拿来和萧凭望做对比的萧镇海,手握成拳,眼睛都是红的,里面暗沉沉的,涌动着不甘愤恨的情绪,“既然父亲觉得您的二儿子好,那就让他打理府中上下的事!”

    萧有望红着脸说完,转身离开。

    “以下犯上,目无尊长,把他给我拦住,打十军棍!”

    萧镇海手指着萧有望,看着随行的副将,用将领发号施令般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道。

    萧有望被拦住了去路,他没有抵抗,很快被扣住按在板凳上行刑。

    十军棍,打得他后背屁股血肉模糊,苏倾楣隔着段距离看着,都觉得后背发痛,但萧有望却仿佛不会痛似的,从头到尾,哼都没哼一声。

    十军棍执行完后,执行的士兵想去扶他,手被他挥开。

    萧有望忍着痛,自己站了起来,然后以乌龟般,极其缓慢的速度,离开。

    苏倾楣看着萧镇海目送萧有望离去的背影,那张冷硬的脸,依旧有怒意,却又多了复杂的满意。

    良久,萧镇海收回目光,看向苏倾楣,“楣儿,你真是越来越让我失望了。”

    ****

    萧有望忍着疼,刚走出萧镇海的练武场,就看到迎面而来的萧凭望。

    身姿挺拔,清隽的脸,带着几分笑意,如沐春风,仿佛是有什么好事,有种说不出的英气勃发。

    萧有望停了下来,让自己挺直脊背,本就裂开的伤口,一下更加撕扯开了,痛的他不由倒抽了口冷气,发白的脸,不住有汗往外喷。

    萧凭望察觉出萧有望的不对劲,跑步上前,“大哥,你怎么了?”

    他面露关切,丝毫不假,萧有望看他的眼神,却冰冷无比,奋力将他的手甩开,“收起你的怜悯。”

    因疼痛而虚浮的脚步不稳,跄踉着差点跌倒,萧凭望忙将他扶住,同时担心萧有望再有过激的反应,待他一站稳,便很识时务的主动松开了手,向后退了一步。

    萧凭望很快发现萧有望的伤,皱了皱眉头,那句父亲又让人打你了这样会让萧有望生出误会同时不快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你今天不是去姑母家了吗?那个大师厉害吗?现在事情如何?”

    萧凭望并不知道萧有望也参与了这次的事情,他也不知道这次事情的阴谋,他更不知道,顾忌萧有望心情才说的这话,却是在他的伤口撒盐。

    萧有望看着一脸诚挚的萧凭望,觉得他就像个傻瓜,更可笑的是,在父亲眼里,他居然事事都不如这个人。

    “好奇?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萧有望冷冷的说完这句话,招了个小厮过来,让他扶着,回了自己的院子。

    萧有望前脚才回自己的院子,趴在床上,正处理伤口,就听到外面传来的萧夫人心疼的呼喊声。

    “盖上!”

    萧有望面色阴沉,冷声命令后,继续闭眼趴着。

    门被推开,萧夫人从外面冲了进来。

    “望儿!”

    萧有望和萧凭望都有望,但萧夫人只有称呼萧有望才叫望儿,对自己的二儿子,则叫凭望。

    萧夫人走到床边,想要看看萧有望的伤势,手都伸向被子了,萧有望轻咳了两声,她又缩了回来。

    萧有望每次被打,脾气都会变的很暴躁,他不想她做的事情,萧夫人一般都不会做,怕触怒他,惹得他更加不高兴。

    绝大多数,应该说几乎每次,他都不让萧夫人查看他的伤势。

    萧夫人知道,萧有望是怕她看了心疼。

    这般孝顺的儿子,为什么老爷就是看不到呢?

    萧夫人抹了抹眼泪,抱怨道:“珍儿伤还没好全呢,又把你打的躺在床上,每次他一回来,你们兄妹两,就被他整的一身伤,珍儿不懂事,也确实犯了错,他要教训也就算了,为什么对你也这样?你身体本来就不好,这到底是父亲还是仇人啊?下次他再要对你动手,先把我打死算了,我两眼一闭,眼不见为净!”

    萧夫人本来就气,再看到萧有望那张苍白的脸,心里更加窝火。

    “我听说,楣儿也来了,你今天不是去你姑母家了吗?发生什么事了?”

    萧夫人猜测,萧镇海打萧有望,应该和今日苏府发生的事情有关。

    “他对这个侄女倒是看重,宝贝疙瘩似的捧着,牺牲自己的亲生女儿也在所不惜。不过我看这苏倾楣,却是没良心的,这些年,你父亲不在京城,她母女多少事,都是你出面帮忙的,今天你父亲打你,她就在身旁,居然也不帮着求情,她那个刚回来没多久的姐姐是能耐厉害的,今后有得苦头吃!”

    提起苏梁浅,萧夫人更是咬牙切齿。

    萧夫人和萧镇海这么多年夫妻,萧镇海对苏倾楣按的是什么心思,她一清二楚。

    她也盼着,苏倾楣出人头地,甚至是一飞冲天,这样对萧家来说,也有好处,尤其萧意珍。

    她脾气不好,要想在婆家过的顺遂如意,更得有强大的靠山。

    所以,苏倾楣在一些事情上,将萧意珍当傻瓜,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次,自己的放纵,几乎让她将自己的女儿毁了,甚至给萧家也带来了灾祸,萧夫人对她的想法,也发生了改变。

    她不能也不会对苏倾楣怎么样,但她倒是盼着她能多吃些什么,最好和苏梁浅斗的你死我活,两败俱伤。

    萧夫人在萧有望耳边抱怨了半天,都是一些萧有望听的耳朵都起茧的陈词滥调,和之前相比,萧有望今天的心情,格外不好,受不住她的念叨,有些烦躁道:“在苏府发生了什么,很快您就会知道了,我不舒服,想冷静休息一下!”

    萧夫人闭了嘴,轻拍了拍萧有望的背,“那你好好休息。”

    她稍顿,很快又道:“母亲刚刚只是恼你父亲,心里不舒服,才会和你抱怨这些,你父亲这些年为了这个家也不容易,他从一无所有,走到今天,更不容易,他对你是严厉了些,但心里是爱你的,因为想你成才才会教育你!”

    萧有望眼也没睁,轻哼了声,冰冷讥诮至极,满是恨意道:“那怎么不见他打萧凭望!他心里根本没我这个儿子,他就是偏心,我倒是要看看,萧凭望会不会一辈子都能如他的期盼那样,事事都让他顺心满意!”

    萧夫人听出萧有望满满的不平衡,在心中无力的叹了口气,低着身子,凑到他耳边道:“你好好养伤,你父亲最近在家呢,盯着萧家的人也多,你收敛着些,别犯浑惹事,过段时间,母亲给你说门好的亲事!”

    “我不要!”

    萧夫人看着强烈拒绝的萧有望,怔了下,没有回应,转身和伺候的丫鬟小厮交代了几句,离开了房间。

    萧夫人离开,萧有望趴着,脸色更加阴沉暴戾起来,让人将负责院子事宜的小管事刘木找了来。

    刘木来的时候,萧有望的伤口刚包扎好,伺候的丫鬟,替他将被子盖好。

    萧有望摆了摆手,屋子里很快就只剩下他和刘木两个人。

    “大少爷,您找我。”

    刘木面色恭敬,就连呼吸都透着小心,说不出的忌惮畏惧。

    每每这时候的萧有望,是最难伺候的。

    刚刚萧夫人在里面的时候,刘木就站在门口,萧夫人说的话,刘木多少也听了些。

    他伺候萧有望也有几年了,还真是萧镇海不在家,萧有望就是正常的。

    待下人虽然谈不上宽厚,但也不苛刻,算是好说话的,萧镇海回来,整个人就变的阴沉不正常,他更是提心吊胆。

    “给我将上次在萧家马场附近那个农庄碰上的小姑娘带来。”

    刘木一听,在心里哀嚎了声,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他脸色渗白,额头的汗,几乎是以喷的方式流出来,恐惧又为难道:“大少爷,老爷还在家呢,您前段时间才——”

    他伸手擦了擦汗,“上次老爷设宴,来了那么多的人,幸好没人发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夫人刚刚离开的时候,再三交代叮嘱,让小一定看着您,若出了事,就要我的命。她正在给您物色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名门千金,您这段时日先忍忍,而且您身上还有伤呢。”

    刘木是萧夫人在知道自己儿子做的混账事后,指派过来伺候萧有望的,是萧夫人的心腹,就算跟了新主子,对她自然也是忠心耿耿。

    说是伺候,其实就是遮掩善后。

    萧有望双手交叉放在枕头上,猛地回头,视线冰冷锐利,更有种沉沉的戾气,落在张口还要劝他的刘木身上,“你要不给我把人带来,我现在就弄死你,然后让你一家老小去陪你。”

    刘木被吓得,不住道是,应了下来。

    萧有望看着被吓得不轻的刘木,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温和了许多,甚至有种温柔的情意,刘木一副见鬼的样子,听到萧有望继续道:“不用紧张,我现在这样,也什么都做不了,只是让她来伺候我。”

    刘木对这话,并不怎么相信,但不管他相不相信,萧有望这时候的命令和安排,都是不容违抗的。

    当晚,苏府白日里发生的事情,以浇了火油般燃烧的速度,传遍京城。

    酒馆,茶肆,花楼,大街小巷,无一不讨的不是这件事。

    苏克明不同于在人前温雅的暴力,再次给七皇子戴了有颜色帽子的苏倾楣,被牵连的七皇子,坊间对这种桃色事件最是喜欢。

    故事里,苏倾楣和萧有望青梅竹马,两情相悦,七皇子却横刀夺爱,也有不少说苏倾楣是被害的,各种版本都有。

    更不要说苏梁浅,这个原本应该被设计的人,怎么反而独善其身,所有人都在猜测,她是怎么将计就计的,还有苏泽恺,苏如锦,萧燕,都成了炙手可热的话题人物。

    除了苏梁浅,当事的人,都是笑柄谈资。

    当然,不少人都和苏倾楣一样的观点,觉得苏梁浅心狠手辣,六亲不认,冷血无情。

    当晚,苏老夫人能否在五日后康复的赌局在几大赌场开设,火爆空前,连着几天,都没有消退下去,日常的问候由你吃了吗?你最近还好吗?变成,你下了多少赌注?苏府门外,几乎每天都被围的水泄不通。

    而如苏梁浅的预期,远慧,这个曾经在京城无人知道的法号,人尽皆知。

    不单单是在百姓间,因为季无羡的安排,再加上五皇子这个‘大嘴巴’,远慧的名号,在皇宫也传了开来,直抵圣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龙玄传奇〕〔医路芳华〕〔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