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民国盗墓往事〕〔神级狂兵〕〔超品小神农〕〔基本剑术〕〔盛夏婉歌〕〔洪荒世界之九龙金〕〔玄门遗孤〕〔万神星河〕〔一念吞天〕〔诸天神帝〕〔无限挑战游戏〕〔末世全能黑科技系〕〔诸天执道〕〔第一豪婿〕〔疯狂炼妖系统〕〔重生80医世学霸女〕〔宠妻入骨:四爷请〕〔洪荒之圣道煌煌〕〔五行御天〕〔溺宠神医狂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 第一百二十六章:嫁妆清单
    二姨娘先前放狠话离开,萧燕原以为,那就是最糟糕的,没想到现实这么快就又给她上了一课。

    她现在遭遇的,没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

    “二姨娘这时候去找苏梁浅做什么?她是不是准备用那些东西和苏梁浅谈判?要那些东西落到苏梁浅手上——”

    将自己的全部希望,甚至是苏泽恺未来都压在苏倾楣身上的萧燕,一下就慌了,她看着苏倾楣猜度,声音都是发颤的。

    要苏倾楣也完了,他们就全完了。

    苏倾楣拧着眉,神色凝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搭理萧燕。

    萧燕忐忑不安,越发六神无主。

    “早知道,我就不该让她和苏如锦活到现在。”

    萧燕慌乱到极致,咬牙切齿的,口气森森。

    “先不要吵!”

    苏倾楣手拍在桌子上,冰冷的眼眸,朝萧燕射了过去,警告意味十足。

    “不让她们活到现在?二姨娘和苏如锦,你现在谁也杀不了,还有苏梁浅,你就是再后悔,时间也不可能退回去,给你动手杀她的机会,这样假设性的话,你不要再说,每次出事就说,能改变什么?”

    苏倾楣现在也烦躁的很,萧燕一点忙也帮不上就算了,还说这样的话,在苏倾楣听来,就是火上浇油雪上加霜。

    要早知道的话,她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让苏梁浅死在云州,而不是回来处处和她作对,而且是被她骑在头上的作对。

    萧燕一时心头更加憋屈难受,五味杂陈,最近诸事不顺,谁都不将她放在眼里,事事处处作对,气的她想杀人。

    苏倾楣沉下心来,手扶着脑袋,微闭着眼,将这段时间自己做的事情,来回往复认真想了几遍,她确定,自己应该不会留下任何把柄才是。

    萧燕在一旁,偷偷观察她的神色,见她眉头微松了些,建议道:“我们也去琉浅苑,将二姨娘要对苏梁浅的话拦下来,等二姨娘离开,我们再找下手的机会。”

    萧燕稍顿,继续道:“你祖母早上不是提出让她带苏如锦离开吗?你父亲现在对她们母女更不待见,你在他面前提提,只要她们离开了苏家,一切就都好办了。”

    萧燕越想,越觉得自己这提议可行。

    苏倾楣睁开眼睛,“要万一二姨娘只是凭着猜测,来炸我们呢?她手上根本就没什么证据,我们现在这时候过去,那就是坐实她的猜测了。她恨我们,对苏梁浅也是一样,苏如锦现在这个样子,她巴不得我们和苏梁浅斗的你死我活,怎么会帮着苏梁浅把我们斗死?”

    虽然苏倾楣的分析很有道理,但萧燕还是不能安心。

    “那万一她就帮着苏梁浅呢?虽然在苏如锦的事情,苏梁浅和我们都有责任,但二姨娘就后我一步进苏府,身份也不低,她一直不甘心屈居于我之下,这些年,我们明争暗斗,我将她压的死死的,积了不少仇怨,比起苏梁浅来说,她肯定更不想我好。”

    萧燕怎么想,都觉得不能安心。

    苏倾楣看了神色依旧慌乱的萧燕一眼,招了李嬷嬷进来,“你去查看一下,二姨娘离开福寿院后,到倾荣院前,做了什么,和谁见了面,还有,琉浅苑,算了,你就去探听一下,二姨娘做了什么。”

    苏倾楣本想让李嬷嬷想办法,盯一下琉浅苑,转念想到,她和萧燕安插在琉浅苑的人,在上次巫蛊事件中,已经被苏梁浅连根拔起了,现在那些人,在下午的时候,被全部发卖出去了。

    与此同时,是苏梁浅借着苏老夫人的名义,下发的红包。

    苏府上下,每个人都有,包括笙辉苑和倾荣院的下人。

    苏梁浅这一招恩威并施,既树立了自己的威信,同时也赢得了人心,现在府里众人提起她,都是一片敬畏赞誉。

    不要说之前那些墙头草般喜欢观望的下人,就连对萧燕苏倾楣还算忠心的那一批下人,他们也开始动摇。

    除非萧燕苏倾楣主动问起,不然,主动献殷勤的都没几个。

    一个是刚拿了苏梁浅的好处,有道是拿人手短,不好意思,另外就是惧怕苏梁浅,不想和她作对。

    这要是以前,苏府的风吹草动,哪里能瞒得过萧燕苏倾楣,二姨娘的动向,她们早就知道了,但现在,苏梁浅都知道那么久了,两人还被蒙在鼓里。

    不过,萧燕苏倾楣到底在苏府多年,没多久,李嬷嬷就探听到消息回来了。

    “二姨娘在徐嬷嬷离开后,安排了马车,偷偷出了府。”

    苏倾楣恍然,已经大概猜出了缘由。

    二姨娘突然将矛头对准她,应该是徐嬷嬷和她说了什么,但徐嬷嬷是怎么知道的。

    苏倾楣很快想到有一次,徐嬷嬷去找苏如锦要宁神香,当时自己也在,苏如锦朝她问了句,宁神香呢。

    虽然当时苏倾楣机警,回了句什么,但徐嬷嬷还是发现了端倪,应该就是那次,但这并不算什么证据。

    那苏老夫人呢?

    徐嬷嬷被苏老夫人送去了庄子,苏倾楣是知道的,她并没有多想,毕竟苏老夫人生病期间,徐嬷嬷的处事,苏老夫人肯定是不满意的,会惩罚并不奇怪,而且就算被苏老夫人察觉出什么,她觉得徐嬷嬷肯定也不会将她招供出来。

    徐嬷嬷告诉了二姨娘,和苏老夫人说了吗?

    虽然那不算什么明确的证据,但要徐嬷嬷在走前告诉苏老夫人的话,苏老夫人肯定会相信。

    说没说呢?

    苏倾楣觉得,徐嬷嬷不会那么傻,毕竟被中邪的苏如锦诅咒比起来,对苏老夫人投毒的罪名明显更大。

    而且,以苏老夫人现在对她的态度,她要知道她这次瞎了这么久,又不能说话,是被她设计害的,早就叫她去问话了。

    “你去打听一下,徐嬷嬷被送到了哪个庄子,做的隐蔽些。”

    苏倾楣吩咐时,端庄秀美的容貌,划过一丝狠厉。

    李嬷嬷很快明白了自家小主子的意思,徐嬷嬷她,是不能留了。

    “苏如锦她也知道你的事情,不能留了。”

    萧燕在苏倾楣后道,她打算送苏如锦和二姨娘一起上西天。

    苏倾楣不由看向满是怨愤的萧燕,在这点上,她倒是和她不谋而合。

    徐嬷嬷知道的事,苏如锦也知道,而且知道的比徐嬷嬷多,比徐嬷嬷深。

    徐嬷嬷能对二姨娘说出这些事,难保苏如锦不会有天也改口,只有死人,才能够永久的保守住秘密。

    如果可以不用自己脏了手,苏倾楣乐得自己感情,而不是惹一身臊,就算那个人是萧燕,也不会例外。

    不过萧燕现在心浮气躁,她做事,苏倾楣还不怎么放心,具体怎么做,还得她来想法子。

    萧燕不会出卖她,就算刀架在她脖子上,这一点,苏倾楣很肯定,所以对萧燕,她虽然偶尔会怒其不争,但用起来,却是十分放心安心。

    “母亲。”苏倾楣盯着萧燕,忽然叫她。

    萧燕嗯了声,认真的看向苏倾楣,就见她一脸信任倚赖的看向自己,萧燕的心一下就软了下来,伸手摸她的头发,沙哑的声音,也变的温和柔和,“怎么了?”

    苏倾楣摇头,随后有些可怜道:“觉得现在可以依靠的人越来越少了,希望将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您都可以无条件的爱护我。”

    萧燕看着苏倾楣眼底的期盼,想到远慧来的那日,自己因为苏泽恺,在七皇子跟前,对她的呵斥,还有这段时间自己对她的忽视,心里有些愧疚。

    还有,一遇上事,就分寸大乱,冷静不下来,不再像从前那样,什么都能帮着苏倾楣,不需要她出面,萧燕大肝惭愧,觉得自己不是个称职甚至是失败的母亲。

    “当然。”

    萧燕应的肯定,“可怜天下父母心,你父亲我不知道,但不管发生什么事,你母亲都会以你和兄长为先,为了你们,母亲可以拼命,也可以连命都不要,我知道我最近因为恺儿对你有所忽视,那是因为恺儿现在情况比较特殊,在我心里,你们都是我的孩子,我对你们的关心都是一样的,母亲希望你们兄妹能够相互扶持。”

    萧燕一番肺腑之言,但因为最后一句话,苏倾楣却觉得,她是想自己帮扶苏泽恺。

    ***

    另外一边,琉浅苑:

    天已经黑了,琉浅苑廊下的照明灯都点亮了,在夜风中前后左右摇摆。

    苏梁浅坐在靠窗的小榻上,正中的小茶几上放着两盏灯,她盘腿坐着,正在翻看季夫人早上送来账簿。

    她准备去季家前,把这些都看完了去。

    秋灵在一旁守着,看着苏梁浅明亮生辉的眼眸,还有脸上始终没淡下去的浅笑,迷之疑惑。

    看个账簿,有这么高兴吗?从老夫人处回来后,小姐交代了几件事后,就一直这样坐着,都没休息,不累吗?秋灵觉得要换成自己,早趴桌上睡着了。

    小姐对银子的喜欢程度,有个超乎想象啊,刚好,她家公子,最不缺的就是银子,数都数不清。

    门帘被掀开,有下人躬身走了进来。

    下午,苏梁浅着桂嬷嬷,将之前站出来指证她的那些下人全部打发了出去,随后,将影桐秋灵提了一等,而那些打发出去的丫鬟嬷嬷,比较重要的位置,则由原先的下人替上,很快,从牙婆子那里买的人,又会顶替她们的位置。

    几日前,苏梁浅就让桂嬷嬷找相熟的牙婆子,明日牙婆子就会带她们挑选过的丫鬟登门,而现在,人少了大半的琉浅苑,安静的有些冷清。

    “小姐,二姨娘在院外,她要见您。”

    苏梁浅的目光,从那一串串的数字离开,抬头,眨了眨酸胀的眼睛,用手按了按同样有些沉的脑袋,将账簿合上,递给秋灵,“把棋盘端来。”

    秋灵觉得,苏梁浅的爱好,还真是和谢云弈相投,喜欢一个人下棋,而且,喜静的有些过分。

    苏梁浅吩咐完秋灵,转而对进来的下人道:“请二姨娘进来吧。”

    秋灵意外,苏梁浅这么轻易的就让二姨娘进来了。

    “小姐,您坐一下午了,脖子不酸啊?”

    秋灵将账簿放好,依着苏梁浅的意思,端来了棋盘,放在她面前。

    苏梁浅笑笑,心情很是不错的样子,“确实有点。”

    她从小榻下来,稍微动了动,很快就又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其实,苏梁浅并不觉得脖子酸痛,她上辈子一整天发呆的时日太长。

    二姨娘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苏梁浅坐在靠窗的木榻上,正中将两边隔开的小岸几上,是个玉质的棋盘,上面并没有放棋子,光滑的一整块,对喜欢下棋或者喜欢收藏的人来说,绝对就是难得的稀罕物。

    棋盘对侧的两角,是琉璃质的期钵。

    桌上的两侧,火烛罩着,临着的窗户,并没有密丝合紧,开了两指的缝隙,有风吹了进来,被保护的烛火一点也不受影响,随风摇摇晃晃的伤眼。

    苏梁浅的身后,那个阖府上下都有名的丫鬟秋灵站着,躬着背,给她按摩脖子双肩,苏梁浅冰冷潋滟的眸闭着,一副享受的样子,眉宇舒展,还有些肉肉的小脸,乖顺柔婉,当真没有半点攻击性。

    还有沉默寡言,抱剑站着,几乎没什么存在感的影桐。

    但画面,异常的和谐。

    “大小姐。”

    二姨娘上前,规规矩矩的,向她请安。

    苏梁浅睁开眼睛,看了二姨娘一眼,嗯了一声,随后对着身后秋灵的方向摆了摆手,秋灵会意,停了下来。

    二姨娘起身,苏梁浅也没问她来做什么,对跳下小床的秋灵道:“给二姨娘搬条凳子。”

    秋灵搬了条凳子过来,二姨娘坐下,看着苏梁浅,同时打量着屋子里的陈设,也始终没开口说明来意。

    “给二姨娘沏茶。”

    苏梁浅俨然就是一副正常的待客之道,并无冷落轻视,却叫二姨娘心里五味杂陈。

    这段时间,她遭受的冷待太多,就连府里最低贱的下人,都没将她放在眼里。

    秋灵沏了茶上来,二姨娘接过,再向苏梁浅看去时,她已经将装着黑白棋的琉璃碗盖打开了,一手黑子,一手白棋,开始下的很快,后来略微思考,似乎是在恢复棋局,很快,棋盘上,就都是黑白的棋子了。

    那棋子,也是玉质的,颗颗打磨的都很光滑,和棋盘相称,都是难得的珍品。

    二姨娘是个才女,琴棋书画,她最擅书画,也因此,由她教导的苏如锦,书画比名师培育的苏倾楣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棋的话,二姨娘也略懂皮毛。

    棋盘的局面,黑棋占了上风,白棋远不能及,苏梁浅是自己和自己下的,二姨娘也不知道她的角色是白棋还是黑棋。

    苏梁浅左手托腮,右手空无一物,目光落于棋面,完全无视了她的存在。

    二姨娘看着气质沉静的苏梁浅,暖橘色的灯,洒在她略略沉思的脸上,让她有种说不出的干净聪慧,二姨娘不由低头看了眼自己,一日仆仆,她裙子的下摆,染了不少赃物,她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干干的,有些些的刺手,也不知道是脸还是手太干。

    二姨娘忽然就觉得自卑,再想到苏如锦——

    都是如花似玉的年纪,苏梁浅还在怒放,她的锦儿,却和要凋谢了没什么两样。

    作为母亲,她怎么可能平衡?

    “大小姐就不好奇,我来找您做什么?”

    二姨娘的初衷,就是来琉浅苑坐坐,主要是震慑苏倾楣,然后让她们提心吊胆。

    在来之前,二姨娘还担心苏梁浅不会见她,没想到苏梁浅直接就让她进来的,同样出乎她预料之外的还有现在的局面。

    以苏梁浅现在的本事,二姨娘不相信,她会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苏梁浅却不闻不问,仿佛一点也不好奇她去找苏倾楣做什么,又对她来找自己的目的,一点也不感兴趣。

    苏梁浅拿了一枚白棋放下,居然成了平局,只一子,二姨娘大感震诧,看向苏梁浅。

    她没想到,苏梁浅还是下棋的高手。

    苏梁浅放下棋子后,抬头,扫向二姨娘,“二姨娘若是想告诉我,自然就说了,若是不想说,我好奇,你就会告诉我了?”

    二姨娘被苏梁浅明亮的眼眸盯的不自在,移开目光。

    自然不会。

    她若是不想说,苏梁浅越是好奇,她越是不会告诉她。

    她想苏倾楣提心吊胆,同样的,也不希望苏梁浅好过。

    显然,苏梁浅是知道这一点的。

    “大小姐还真沉得住气。”

    不是沉得住气,只是不想做让针对自己的敌人如愿的事情。

    苏梁浅抿着的唇微勾,提醒道:“二姨娘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和三小姐的处境吧。”

    苏梁浅的声音平静,不带温情,继续道:“你早上尾随徐嬷嬷的马车出府,一回来,就去找二小姐,个中缘由并不难猜,无非就是觉得自己确认了在祖母的事情上,三小姐是为二小姐背黑锅一事,但是你并没有证据。你来找我,并未打算告诉我说什么,就是想让夫人二小姐提心吊胆,日子不好过,然后让她们觉得,你把你掌握的东西,都给我了,和我斗的更凶。”

    二姨娘双手交缠,瞪大着眼,苏梁浅勾着的唇,弧度未减,“我和苏倾楣她们,天生就是敌人,你不用添油加醋,我们早晚也会斗的你死我活。”

    二姨娘明白过来,与其说苏梁浅沉得住气,倒不如说,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你以为老夫人真把你当心肝宝贝吗?在她眼里,她最看重的还是苏家和自己的利益,你对她再好,就是把命都搭进去了也没用!”

    提起苏老夫人,二姨娘口气愤然。

    “她为了不让外人知道,她之所以得病,其实是被二小姐下了毒的真相,将陪伴在她身边几十年的徐嬷嬷送走,还毒哑了她!同样都是孙女,同样的事,凭什么我的锦儿要付出这样大的代价,换成苏倾楣,就什么事都没有,还有老爷,你看看你的父亲,他的眼里就只有苏倾楣,根本就没你这个女儿,你就是再本事,他还是更看重苏倾楣!”

    二姨娘盯着苏梁浅,眼睛带火,强烈挑拨。

    “作为苏家的老夫人,为家族利益着想,有什么不对?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自己着想,又有什么错?二姨娘这样愤世嫉俗,不过是因为遭难的是三小姐,而你是三小姐的母亲,不过是立场不同而已!哪来那么多为什么,这世上的事,从来就没有公平可言!”

    和口气强烈的二姨娘不同,苏梁浅相当平静。

    二姨娘看着苏梁浅恼火的样子,心中对苏梁浅的气,也一下被激了出来,“大小姐现在能说这些风凉话,还不是因为那些倒霉的事情,没落到你头上?我的锦儿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难道你不要负责任的吗?不管怎么说,你和锦儿都是姐妹,为什么你要对她那么残忍,她院子里那个有老夫人生辰八字的巫蛊娃娃,是你做的吗?既然你和二小姐不死不休,为什么不放在她的院子里,要这样对我的锦儿!”

    二姨娘将手中的茶水,往旁边一搁,站了起来,将自己对苏梁浅的满腔怨念爆发了出来。

    “要不是因为你,我的锦儿和那个谢公子,根本就不会认识,她要不认识谢公子,到现在肯定还是好好的,你难道就没有丁点的愧疚吗?”

    二姨娘怒声指责苏梁浅,呼吸都是急的。

    苏梁浅听二姨娘提起谢云弈,同时想到,谢云弈已经离开许久了,却迟迟没消息,心里不禁生出了几分担心。

    苏梁浅皱眉,脸上的笑淡去,“愧疚?我为什么要愧疚?二姨娘不觉得自己这话更可笑吗?一个惦记别人家东西的小偷,去偷东西的时候,因被发现挨打,还能怪主人家打她不成?”

    秋灵咧嘴笑。

    小姐说公子是她家的呢,公子知道了肯定很高兴。

    二姨娘想的却和秋灵不一样,冷声问道:“这有什么关系?”

    “苏如锦惦记不该惦记的,结果落得这样的下场,还能怪罪到别人头上不成!二姨娘纵是想为她脱罪,也找个好点的借口,要说是我的错,二姨娘更应该反省,自己没将女儿教好!就苏如锦做的那些事,我就是要了她的命,那也不过分!”

    苏梁浅眉目坦然,二姨娘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苏如锦对苏梁浅过分,二姨娘是知道的,也是意识到的,所以之前她才会着急担心。

    相比于有些被宠坏的苏如锦来说,二姨娘的三观,想对要端正许多,所以比起苏梁浅来说,她更恨苏倾楣和萧燕她们。

    因为,苏梁浅对苏如锦的狠,是情有可原,而萧燕苏倾楣对苏如锦的利用,却是蓄意不能原谅的。

    “谢公子不来苏府,三小姐在萧家也会和他碰上,有些事,还是避免不了。我让二姨娘进来,是因为在让苏倾楣不好过的事情上,我们的态度一致。”

    再就是,目前来说,二姨娘对她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她也做过母亲,能够也愿意体谅二姨娘为人母的心情,所以成人之美。

    “苏倾楣那边,应该已经着人去调查徐嬷嬷的事情了,如果徐嬷嬷有所谓证据的话,肯定会去找她,如果没找,那就说明,并没有实质的证据,苏倾楣没如你所愿来琉浅苑拦你,就说明,她对自己做的事情,很有信心,她觉得,你手上,同样没什么实质性的证据。”

    二姨娘不免失望。

    “徐嬷嬷能将她知道的告诉你,难保有一天,三小姐也改变主意,反咬她一口,所以二姨娘还是顾好自己和三小姐吧。”

    苏梁浅云淡风轻,却让二姨娘变了色。

    二姨娘是有豁出一切的想法,但好死不如赖活着,她不想死,也不想让苏如锦再出什么事。

    在从徐嬷嬷口中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她是打算去福寿院找苏老夫人理论的,转念想到徐嬷嬷的下场,很快就歇了那心思。

    在苏老夫人眼里,她不一定比得上徐嬷嬷,她对徐嬷嬷都能痛下毒手,更何况是现在的自己,到时候,苏老夫人非但不会帮她主持公道,说不定还连累苏如锦和她一起遭殃。

    二姨娘当时实在气愤,现在想来,自己贸贸然的去找苏倾楣,实在有些冲动。

    在苏老夫人的事情上,苏如锦的态度,才是最大的证据。

    苏倾楣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人,苏梁浅至少还护短,有自己的原则,而苏倾楣,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却是可以不择手段的。

    什么都可以利用,什么都可以牺牲。

    二姨娘本来就烦,思及这些,一颗心更是乱糟糟的,她站在原地,权衡思忖了好一会,那样子,纠结到不行。

    苏梁浅也不再说什么,继续自己和自己下棋。

    二姨娘纠结的时候,就愣愣的看着苏梁浅下棋。

    比起之前来说,苏梁浅现在的速度,要慢许多,但她每下一步棋,就可以改变棋盘的局面,深思熟虑,布局周祥,更透着凌厉。

    二姨娘看着苏梁浅那张寡淡的脸,想到她回府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忽然觉得,她就是那个棋艺精湛心思缜密的执棋人,步步为营,不管敌人做了什么,都可以反败为胜。

    苏如锦远不能及,苏倾楣也照样比不上。

    二姨娘的暗眸,燃着希望,落在沉着淡定的苏梁浅身上,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其实,这件事,从一开始,她就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就算更过分的是苏梁浅,她能选择的依旧只有她。

    “我想和大小姐做个交易。”

    二姨娘沉沉的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

    苏梁浅仿佛在听,又仿佛专注于棋局,没有接话。

    二姨娘继续道:“你见锦儿一面,帮我好好的劝劝她,让她答应和我一起离开苏府。”

    二姨娘开出自己的第一个条件,对她而言,也是最重要的。

    苏梁浅缓缓抬眸,指出难度系数,“她都恨死我了,怎么会听得进我的话?而且,这事只有靠她自己想通。”

    二姨娘摇头,向苏梁浅的方向走了两步,有些急切道:“我相信大小姐,大小姐能说会道的,你想想办法,帮我好好和她说,她肯定能听得进去的,只要大小姐尽力。如果还是不行,那就是我和她的命,我绑也将她绑走,大小姐给我们一笔能够安置我们母女后半辈子的银两,送我们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还有大少爷那边,我相信如果大小姐想,肯定能将发生的那些事情,传到他耳里。”

    二姨娘想要报仇,但她很清楚自己的能力。

    而且比起报仇来说,和苏如锦两个人活下去,对她来说,更加重要。

    苏梁浅的手指在桌上敲了敲,笑道:“二姨娘的要求还真不少,不是不行,但——”

    苏梁浅顿了顿,直视二姨娘紧张的眼眸,“要看二姨娘手上的筹码值不值得。”

    二姨娘又往苏梁浅的方向继续走了两步,站在她的身前道:“嫁妆清单,先夫人嫁到苏府时,沈家陪嫁的嫁妆清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超级狂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