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夫人,你马甲又掉〕〔我真是实习医生〕〔我在万界当演员〕〔文明之星神劫〕〔超神宠兽店〕〔权宠之惑世妖妃〕〔万古第一龙〕〔悍卒斩天〕〔超级商业帝国〕〔我从太古到未来〕〔豪门猎爱:宝贝儿〕〔神帝止戈〕〔当杠精男遇上作妖〕〔食睡道〕〔将门崛起之凰女倾〕〔亲爱的绵羊先生〕〔于休休的作妖日常〕〔三爷你画风又歪了〕〔重生之嫡女有点毒〕〔穿书之我家霸总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 第一百四十二章:设计,布局
    收藏下次继续看:””。

    苏梁浅和秋灵一行人,还没到苏如锦的院子,就撞上了二姨娘的心腹嬷嬷。

    “姐这是去见姨娘吗?”

    苏梁浅点头,听到她面上流露出些许的喜色,继续道:“姨娘命奴婢老找您,要见您。”

    苏梁浅到苏如锦的院子时,静悄悄的,那是种让人心情发涩的安静。

    苏如锦的屋子,依旧只开了两扇门帘拉起来的窗,光线略有些昏暗,二姨娘坐在外屋桌旁的椅子上,望着窗外的方向,出神发呆。

    她头发凌乱,脸上的泪痕还没干。

    二姨娘身边的嬷嬷,朝着苏梁浅点了点头,随后走上前去,凑到二姨娘跟前声道:“姨娘,大姐来了。”

    二姨娘转过身来,眼睛红肿,再加上脸上未好的伤,已不是狼狈二字可以形容的了。

    她含泪看向苏梁浅,眼睛相比于以前的黯然,反而显得明亮,但是这种明亮,却没有光泽,更没有活力,散发着不出的沉沉死气。

    就这样一眼,苏梁浅觉得自己仿佛预见了二姨娘的心境结局。

    二姨娘就那样坐着,只是微微的颔首,并没有起身向苏梁浅请安。

    秋灵看了苏梁浅一眼,上前道:“老爷从院子离开的时候,碰到了回来的二姐,刚找大姐算账去了。”

    苏克明和苏倾楣的事,就发生在苏如锦的院外,他们了那么久,二姨娘虽然不知道他们具体谈了些什么,但知道是有这回事,但她并不知道,苏克明去找苏梁浅了。

    不过想想,这好像也不奇怪,没什么可意外的。

    二姨娘看了眼近身的嬷嬷,“你出去吧。”

    她一离开,二姨娘便看着苏梁浅问道:“他找你什么了?”

    秋灵撇了撇嘴,“还能什么,不就是对姨娘您的那一套。”

    秋灵话落,将在凉亭的事情,基本告诉了二姨娘。

    “锦儿的事情,传出去了?”

    苏梁浅嗯了声,走到二姨娘身侧坐下,二姨娘面上闪过憎恨,“肯定是苏倾楣干的。”

    二姨娘心里生出几分对苏梁浅的愧疚,还有担忧,正色道:“我会替姐澄清,不会让姐给罪魁祸首背负这样的罪名!”

    “这种捕风捉影,没有证据的事情,我不会放在心上,这更不会影响我们的合作。”

    二姨娘看着苏梁浅淡然的模样,不明白她为什么还可以做到这般冷静。

    “老爷毕竟是这个家的一家

    家之主,大姐就这样和老爷闹翻,真的没事吗?传出去名声不好听。”

    苏梁浅眉梢微挑,“我不和他闹翻,他也不会向着我,为我考虑着想半分,还不如将话挑明,也省得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他找麻烦,也能绝了苏倾楣的不良居心,至于名声——”

    苏梁浅似真的不甚在意,“民间的百姓,最是健忘,人云亦云。我活着,是为自己,有自己的意义和目的,我是要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而不是他们口中的。”

    二姨娘看向苏梁浅,脸上有了歆羡的神色。

    以前,她也会羡慕,羡慕萧燕有苏倾楣那样的女儿,但苏梁浅的这番话,让她觉得,苏倾楣那样的人生,目的性太强,实在累的很。

    越是和苏梁浅接触,她就越是喜欢欣赏苏梁浅。

    年纪轻轻,就有仿佛看透世事的豁达通透。

    是的,通透,二姨娘觉得,苏梁浅活的很明白。

    二姨娘有些遗憾,如果苏梁浅一回来,她就主动和她走近,让锦儿也多和她走动走动,学习学习,她的锦儿,应该就不会被苏倾楣蛊惑了。

    二姨娘似乎也有些明白,为什么苏梁浅在苏克明苏倾楣等人都极其在意的贵人面前,可以从容淡定的让人任性。

    “我找姐过来,是为绿珠的事。老爷和二姐,现在肯定到处探找绿珠的下落,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消息,我的人,威逼利诱,各种方法都用尽了,绿珠还是不愿意站出来指证苏倾楣,虽然我们手上有证人证据,但是根本就扳倒不了苏倾楣,二姐有什么办法?”

    苏梁浅一只手放在桌上,轻轻的敲了敲桌面,“如果姨娘想要的方式是一命抵一命,我也没有办法。”

    二姨娘明亮的眼眸暗了暗,不过很快恢复如初,这样的结果,完全就在她的预料中。

    不要绿珠咬死了不肯供出苏倾楣,就算她供认不讳,苏倾楣依旧有各种狡辩的辞,并不能将她置于死地,只是心里的那股恨,让她忍不住就抱了这样不切合实际的幻想。

    “我没想过,锦儿的事情,就能够要她的命,我知道,这不可能。我想问大姐,您和二姐夫人是不是有仇,这仇,是不死不休,还是能够化解的?”

    二姨娘身子前倾,盯着苏梁浅,眼睛里面的光亮炽热,极是期盼。

    苏梁浅也往前斜了斜,反问二姨娘,“二姨娘觉得呢?不管是我,还是苏倾楣,要么是她看着我死,要么是我看着她落魄,生不如死,不然的话,我们的战争,永

    永远都不可能休止,也不可能化解,天生的宿敌,的大概就是我们。”

    二姨娘盯着苏梁浅的眼眸,里面的火,燃烧的愈加旺盛,明亮异常,脸上也有了笑。

    这种笑,开始只有一点,随后荡漾开来,最后,二姨娘直接笑出了声,欢愉满意,心情舒畅至极。

    这个答案,太让她高兴了,二姨娘听着,只觉得自己没有遗憾和放不下的了。

    二姨娘停止了大笑,深浓愉悦的笑意还在,她看着桌上的茶壶,倒了两杯茶,将其中一杯递给苏梁浅。

    “我希望也相信,最后的胜利,必定是属于大姐的。”

    苏梁浅在二姨娘的目光下,端起桌上二姨娘刚倒的茶。

    “姐。”

    秋灵不放心,试着要拦,苏梁浅和二姨娘碰了碰,将茶水放到嘴边喝了一口,清冷的眉眼间,有种不出的颜色,淡笑着笃定道:“我也这样觉得。”

    二姨娘将刚倒的茶水,全部喝完了,“大姐有自己的思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不用现在一命抵一命,我和锦儿都能等,只要最后的结果,能如大姐所言,大姐想让我怎么做?”

    苏梁浅将茶杯放下,“将绿珠转交给祖母。”

    “交给老夫人?”

    二姨娘闻言,有些迟疑,“老夫人虽然偏疼大姐,但在她心里,老爷和苏家还在首位,老爷一心向着二姐,锦儿已经死了,老夫人她内心也不会愿意,再赔上一个二姐。”

    二姨娘甚至担心,自己前脚将人交给苏老夫人,转身她就让人将绿珠处死。

    “如果让祖母觉得,我们只是想要知道事实的真相,并不会真的将这件事闹大,找大妹妹报仇,你处理三姐的后事,让祖母代为看管绿珠几日,想来祖母应该是不会拒绝的。而且,徐嬷嬷不同于一般的下人,祖母正伤心,心中应该也有怨气,想必不会给父亲面子,苏倾楣若真的心虚,不会坐以待毙。”

    苏梁浅的肯定,二姨娘点了点头,随后冷笑道:“她向来喜欢借刀杀人,就算是要动手,也不会自己出面。”

    苏梁浅却不甚在意,没有半分的失望,含笑问道:“不自己出面,姨娘觉得她会找谁帮她做这件事呢?”

    二姨娘的脑海,很快浮现出了人选,脸上跟着有了笑,“那就依姐安排,老夫人那边——”

    “我自会服祖母。”

    苏梁浅将事情应承下来,看着一脸期盼,甚至跃跃欲试的二姨娘,“二

    姨娘有想过今后吗?你有什么打算?”

    二姨娘怔了下,没回,但那双红肿的眼眸,流露出的坚定亮光,分明是已经有了决定主意。

    有想过今后,但那是没有今后的今后。

    “姚大人姚夫人他们都还在,你有想过和他们团聚吗?”

    “我这个样子,又是这样的处境,就是去他们身边,也是给他们丢人,他们不会开心。”

    因为丢人,所以不会开心。

    这种明明该是最亲密却让人觉得冰冷的关系,真是多的让人心惊。

    二姨娘扯着嘴角,那张狼狈的脸,一片苦涩凄寒。

    “而且我这个样子,也无颜面对他们,是我没将女儿教好,让他们沦落至此,他们锦衣玉食多年,想必现在的日子,定然很不好过。锦儿现在已经死了,她对大姐的冒犯,还请大姐不要再放在心上,若是将来——”

    二姨娘本想让苏梁浅放过姚家,想想还是没开那样的口。

    “我父亲兄长有错,但我侄儿还有侄孙儿却是无辜的。”

    二姨娘唯恐让苏梁浅为难,点到为止,没再继续下去。

    “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二姨娘嘶哑的声音,有种不出的平静,那张脸,那双眼睛,明明是有光亮的,却让人觉得她是生无可恋。

    “我与二姨娘是交易,二姨娘的任何请求,都可以提出来,我力所能及,又合理的,自当会满足。”

    关于姚家的事,二姨娘都没有张口,苏梁浅相信,她此时提出的请求,想来是不会太过过分的。

    二姨娘闻言,看苏梁浅的目光,竟是无比的和善,仿佛苏梁浅没有做任何伤害苏如锦的事,她们是关系不错的亲人。

    二姨娘是长辈,苏梁浅是晚辈。

    “苏府这个地方,我呆够了,我生不想再做苏府的人,死亦不想做苏家的鬼,主要是锦儿,我想让她和我一起。”

    她现在在苏家,早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对这个自己呆了几十年的地方,二姨娘只有厌倦,没有任何留恋牵挂。

    她想,这样冷冰冰没有人情味的地方,任何人都不会想要再呆吧。

    她想离开这个地方的心情,和以前一样的急迫。

    若是以前,她张口提出让苏克明休了她,苏克明必是欢欣鼓舞,不会有任何的犹豫,但现在,自己提出任何细的请求,他怕是都不会同意,尤其,她还要带走他胁迫自己的苏如锦。

    “好。”

    苏梁浅没有太久的迟疑,略微思索了片刻后,直接将事情应了下来。

    而这样的思索,也并非是出于犹豫,而是她思量着,如何帮二姨娘得偿所愿。

    接下来,苏梁浅又和二姨娘商量了下事情的具体计划,二姨娘听后,泱泱的人,精神似乎好了许多。

    “我先去祖母那里。”

    二姨娘看着起身的苏梁浅,认真提醒道:“大姐,老爷最是记仇绝情的人,不管她将来如何,您都不要心软。你心软,就是养虎为患,给他反咬你一口的机会。”

    苏梁浅点头,苏克明是什么样的人,她比二姨娘还要清楚。

    苏梁浅离开,留下了秋灵给二姨娘。

    二姨娘目送着苏梁浅的背影,送她出了院子,心头却是百感交集,万千唏嘘,还有对苏梁浅的心疼怜惜。

    若是没有足够的伤害寒了心,谁会对自己的父亲,如此绝情。

    她忽然觉得,苏府人人都是可怜之人。

    她可怜,锦儿可怜,其他的姨娘姐,甚至是最得苏克明宠爱的苏倾楣,作威作福多年的萧燕,谁又不可怜?至于造成这一切的苏克明,他又何尝不是一样?

    这个家,苏克明的做派,让所有人都变的不幸。

    二姨娘脸上浮出苦笑,她竟然还有心思同情其他人,她有什么资格?

    她只是后悔,自己没早点想开看开,如若不然,现在必定也是另外一番结果。

    “老爷没去找老夫人?”

    良久,二姨娘收回目光,看向秋灵。

    秋灵摇头,“二姐装可怜蛊惑人的手段一流,老爷最是吃这一套,直接气冲冲的就找我家姐算账去了,后面有没有找老夫人,我也不知道。”

    秋灵见二姨娘和苏梁浅话,都自称我,不再是贱妾,明白伴随着苏如锦的死,她心里已经不再将自己当成苏府的人了,秋灵也没称自己奴婢。

    二姨娘点头,“你晚点守着绿珠,别在去老夫人那之前,出什么变故。”

    秋灵也是这样想的。

    秋灵这一走,屋子里就只剩下二姨娘和苏如锦。

    有个死人的屋子,空荡荡的,再加上光线昏暗,有风吹来,窗幔床幔飘起,二姨娘又是瘦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的样子,有种让人心里发毛的阴沉。

    二姨娘再次走到床边,伸手抚着苏如锦已经彻底变的冰冷僵硬的脸蛋儿,“锦儿,姨娘很快就能带你

    离开,离开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了,你走慢点,不要怕,姨娘马上就去陪你了。”

    良久,二姨娘缓缓站了起来,“你素来干净爱美,肯定不喜欢自己这个样子,姨娘给你好好打扮打扮。”

    二姨娘话落,让人打了热水进来,自己也从苏如锦的衣柜里面,拿了件崭新干净颜色靓丽的衣裳素来。

    ****

    苏梁浅到福寿园的时候,刚好撞上苏克明从院子离开。

    苏克明沉郁着脸,面色难看,还有些气怒,一副不甘心的样子。

    苏梁浅太了解苏克明了,看他这样子,就猜到大概发生了什么。

    苏克明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才发现苏梁浅,看到她,本来就黑沉的脸色,更是黑的透亮,“你来这做什么?”

    苏克明不快的口气透着质问,俨然就是将碰壁的不满,都怪罪到苏梁浅身上了,一副苏梁浅就不该来的口吻。

    苏克明真的是气坏了,他来,是想求着苏老夫人开口,让苏梁浅不要插手苏如锦这次的事情,但一开口,就被苏老夫人狠狠的指责训斥了一顿,更让他恼火的是,苏老夫人到最后都没答应他帮着在苏梁浅面前情。

    以往,苏老夫人都是以他为重,以苏府为重的,现在却鬼迷了心窍似的偏心苏梁浅,屡屡碰壁挫败的苏克明只觉得自己诸事不顺。

    这时候撞上苏梁浅,他不给苏梁浅脸色看才奇怪了,如果不是之前凉亭闹的那一出,再加上苏梁浅身后一直跟着的和鬼煞似的影桐,苏克明都要对苏梁浅动手了。

    苏梁浅服了服身,随后出的话,却更让苏克明上火担心,“父亲来做什么?我和父亲所求,应该是同一件事。父亲从来是最讲究孝道最孝顺的,祖母的话,可千万不能违逆了。”

    苏克明气的冷哼,“徐嬷嬷的死,是不是你捣的鬼,然后嫁祸给楣儿的?”

    提起徐嬷嬷,苏克明反而有几分对苏如锦也没有的感情。

    苏克明是在苏老夫人身边长大的,那自然也是徐嬷嬷照顾着长大的。

    “父亲觉得是便是吧,反正我再怎么解释,您也不会相信。”

    苏梁浅懒得解释,也不愿和苏克明在这里纠缠,“我先进去了,父亲就不要跟着了,免得她见了你生气。”

    苏梁浅话落,径直从苏克明身边经过。

    苏克明气的胸口剧烈起伏,转身跺脚,手指着苏梁浅,往前走了几步,影桐也跟着转过身来,往苏克明的方向上前两步,同时抽

    抽出了剑鞘里面的剑。

    宝剑锋利的银芒,刺的苏克明眼疼,还有影桐脸上冰冷的杀意,让他瞬间怂了胆。

    影桐继续跟在苏梁浅身后,苏克明看着影桐的背影,醒过神来的他为自己被一个丫鬟震慑住了大感恼火,跑着追上前去,苏梁浅已经进屋了。

    苏梁浅一进去,就看到苏老夫人坐在软榻上,面色也没好看多少,连嬷嬷边给她顺气边低声劝导,但对苏老夫人的作用甚,苏老夫人还在数落苏克明的不是。

    想来,母子两,刚闹的极不愉快。

    “祖母。”

    苏梁浅轻轻叫了声,苏老夫人抬头看见苏梁浅,脸色也没和缓多少,但很快就停止了对苏克明的怒骂,也不让连嬷嬷再。

    ps:书友们我是作者妖重生,近期由于很多读者反馈找不到读书入口,现良心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几乎能找到网上所有的书,详情请花半分钟时间关注微信公众号”找书神器”(微信右上角点”+”号->添加朋友->选择”公众号”)->输入:”” 搜索并添加公众号,然后按提示操作即可,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苏梁浅上前,也没提起刚刚自己进来的时候,撞上苏克明的事情,直接明了来意。

    苏老夫人看着苏梁浅,叹了口气,轻声着无奈道:“浅儿,我是你的祖母,同时也是楣儿她们的,更是你父亲的母亲,作为家里的长辈,我希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尤其最近,苏家的事就没停过,一直都在风口浪尖,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但你父亲……哎,我现在也管不住他了,我谁都管不了,家丑不可外扬啊,起来,你大妹妹的婚事,当初还是你极力促成的,凡事留有余地,不要闹的太难看了。”

    苏老夫人虽然和苏克明吵了,也言辞拒绝训斥了他,但面对着苏梁浅,还是帮他话了。

    苏梁浅点头,“祖母的话我也赞同,我刚找过二姨娘,二姨娘念着和父亲多年的情分,答应不将此事闹大,但不能让三妹妹白死了,必须得给她一个法,现在父亲和大妹妹他们四处找绿珠,绿珠在三姐的院子,一点也不安全,二姨娘想将绿珠暂时放在祖母的院子几天,等她办完三姐丧事,再处置了。”

    苏梁浅见苏老夫人没再拒绝,继续道:“而且如果徐嬷嬷和三姐的死,真的和大妹妹有关的话,父亲又这般偏袒,大妹妹必然会更加无法无天,也需得有人借着这次的事情提点,让她适可而止,有所收敛。”

    苏老夫人想了想,觉得二姨娘的要求,完全合情合理,而且只要不将事情闹大,苏老夫人还是愿意帮忙的,而且苏老夫人现在对苏倾楣也是不满到了极点,想要惩大诫,应了下来。

    “还有,二姨娘希望祖母帮忙,让父亲休了她,并且带三姐一起离开苏府。”

    此事,苏老夫人也很快同意。

    “可以,你让她将绿珠送来。”

    域名:””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